马前卒 1722:眼见为实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秦风站在葫芦岛船坞的顶层,俯视着脚下那艘已经全副武装起来的最新的战舰,与大明水师主力三层战舰相比,大小虽然相当,但在外形之上却有了巨大的变化。没有了高高耸立的桅杆和风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大烟囱。

  舰首,一门重大五千斤的火炮耸立在炮位之上,黑黝黝的炮管在他们这个位置看来,竟然显得蓝汪汪的。

  战舰的船舷,原本用来安置霹雳火,投石机,强弩这些远程攻击武器的位置现在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门门二千斤左右的火炮,每一层每一边都安装了八门,三层甲板,四十八门火炮安静地呆在炮位之上,再加上舰首和舰尾的两门重炮,整个战舰一共装备了五十门火炮。

  “好东西啊!”看着这一切的秦风满意欢喜。他是秘密从越京城抵达葫芦岛专门前来视察新式战舰的正式海试的。与他一同前来的,还有首辅金景南,户部尚书耿精明,兵部尚书小猫章孝正。

  宁则远专门进京,跑部要钱,效果还是挺显著的,至少他得到了兵部尚书小猫的大力支持与皇帝的默许,户部耿精明自觉得必须要来看一看,宁则远吹嘘的新式战舰,究竟值不值得国家大力投入,在短时间内打造一支新舰队出来。

  每每一想起打造一支新舰队所需要的资金,耿精明就觉得脑壳隐隐作痛。大明每年的财政收入其实是不少的,但问题是,他们花得也是极快的。

  现在的耿精明除了保证大明的正常运转以及大型项目所需要的配套资金之外,还要拼命地攒一点积蓄。大战一旦开始,银钱就会像流水价一般地花出去,到时候如果国家财政支应不过来了,那引起的震荡可不是好玩儿的。

  当然,如果战争能迅速结束,对于耿精明来说,就是最好的结果,因为结束得快,花的钱就少啊!他最怕的就是两个国家打成一场持久消耗战,对就麻烦了。

  小猫和宁则远之所以能说服耿精明支持他们,便是从这一方面着手。宁则远告诉耿精明,如果户部能够大力拨款让他迅速打造出一支新式舰队出来,那么,齐明一旦开战,大明水师有信心在一个月之内,便结束海上的战斗,完全地控制住整个海洋,并且能利用他们的水师陆战队对齐国千里海疆进行无差别的随意攻击。

  这就让耿精明一下子动了心。宁则远或者说话有所夸大,但小猫章孝正,却从来不是一个信口雌黄的人。之所以要亲自跑来看一看,还是秉承了一个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的念头,亲自瞧上一眼,才能放心啊。

  钱砸进去,他必须要听到响儿!

  当然,现在站在船坞的顶端,看着下方的那艘新式战舰,我们的户部尚书还是看不懂的,甚至在心里觉得一路护送他们过来的那些装备着霹雳火,投石机,强弩的战舰要更壮观一些,那家伙,甲板上密密麻麻的武器一水的摆开,看着就有底气啊,这一个个的铁筒子,当真有宁则远吹嘘得那么厉害?

  “陛下,战舰的海试,已经基本上结束了,新式战舰对于风浪的抗击能力,远远超过旧式战舰,现在我可以拍着胸脯向您保证,我们大明水师不日将成为一支全天候的舰队。”宁则远将胸甲捶得咣咣作响,今天,他可是穿上了簇新的战甲。

  秦风微笑点头,所谓的全天候,也不过是一般的风雨海浪天气罢了,真是那种大风暴,别说是现在的这种吨位的战舰了,便是航空母舰那又如何?照样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准备出海测试吧!”秦风看了一眼左右,不管是首辅金正南还是户部尚书耿精明,都有些迫不及待了。秦风也非常想看看,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经历了三十多年的混沌期,完全清醒过后,摇动的第一根金手指。他也想知道战舰的效果如何。

  “遵旨!”宁则远兴奋地躬身:“请陛下与首辅,耿户部,章兵部移步大明号旗舰,第一舰队将担任此次出海测试的护卫任务。”

  “不不不,陛下,臣建议我们乘坐这艘试验舰。”金景南却向秦风拱了拱手,“不亲自体验一番,很难有直观的感受,近距离地了解这艘新式战舰的功能和力量,有助于我们接下来的政策决策。”

  秦风哈哈一笑:“首辅,大明号是五层战舰,这两天风和日丽,海上风浪小,坐在他上面不会有太多的不适,但这新式战舰个头比大明号小,速度又要快很多,我确定你要坐它?”

  秦风不怀好意地看着他,又扫了一眼耿精明。他与小猫都是乘坐过多次战舰的,秦风甚至还亲自带人出海当过强盗,宁则远就是他在一次抢劫过程中救回来的,而小猫作为兵部尚书,多次视察过水师部队,对战舰自然也不陌生。

  但金景南和耿精明就不同了,这二位,只怕坐坐河船都会晕上一阵子。

  看着秦风不怀好意的笑容,耿精明不由打了一个哆嗦,这笑容太熟悉了,当初皇帝征召他入朝为官时,就是这么一副神情,这里头包含着的意思,就是坑你没商量,下意识地他便想答应皇帝的要求,大明号五层战舰,论起个头,比眼前的这艘三层战舰要大上了几倍左右,看着就让人安心呐。但马上,金南南嘴里蹦出来的话,就打碎了他的这个想法。

  “当然确定!”无知者无畏的金景南坚持自己的意见。水师,海贸,这些词语这些年来都快要将他的耳朵塞满了,当初他任都御史的时候,也亲自去宝清港水师行辕之中查过帐,亲眼看到那些水师官兵,海商等人长年累月地呆在船上,一个个活蹦乱跳的,又哪里想到过想要做到这一地步,需要怎样的经历呢?

  “那就这样吧!”秦风呵呵一笑看向宁则远:“宁侍郎,你来安排吧,好好安排。”

  宁则远苦笑,他还要求着金景南与耿精明呢,到时候将这二位折腾狠了,会不会记恨自己呢?但看着皇帝那促狭的笑容,他又哪里敢说一个不字呢!

  小猫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当年他第一次上舰从宝清到葫芦岛的时候,恰遇风浪,那次可算是遭大罪了,在陆地之上驰骋风云的大将,到了海上,便成了一个连苦胆水都吐出来的软脚虾。不过经历了这么一回之后,再上战舰,小猫便也安之若素了。

  不吐一回,那里知道大海的厉害。隔着窗户看着外面的艳阳天,小猫有些不爽,怎么不来一点风雨呢?也让首辅和耿户部们都了解体验一下咱们这些大兵们的辛苦,以后拨钱更痛快一些嘛。

  在争取经费上面,小猫与宁则远当然是站在同一个战壕里的。这一回虽然是替水师争,但总要过兵部的,雁过拔毛,这是必须的。兵部里用钱的地方也多着呢!

  船坞里,所有的火炮,立时便被舰上的士兵用毡布紧紧地裹了起来,即便是在葫芦岛这个完全的水师军事基地之中,火炮也还是一个秘密。

  一个时辰之后,战舰从船坞之中缓缓滑出,停上了泊位,秦风带着一干朝廷大员,依次登上了这艘试验之中的新式战舰。

  战舰的作用当然是用来作战的,舰上的设备,唯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如何增强这艘船的作战能力,所以舒适性那自然是根本不考虑的。金景南站在宁则远安排给他们的舱房门前,看着内里有些发呆。

  “这就是舰长住的地方?”他瞪大了眼睛问道。一艘战舰的舰长,在大明军队序列之中也算中高级军官了,比起陆上部队的级别,那是要明显高出一个档次来的,至少也要是一名振武校尉,但眼前这个房间,放了一张小小的床和桌子之外,留下的空隙便只能侧着身子过了。屋子里有一股刚刚清洗过的腥味,地板上还是湿漉漉的。

  “是的。”宁则远道。“战舰是用来作战的,不是用来享受的,所以不必要的设施设备和空间,都不在我们的考虑之列。舰长还有一个单独的空间,至于其它人,便只能挤在一齐了。这屋子里前段时间一直是余聪与秋冬野两个人在住,嗯,有些脏,有些乱,所以我让人收拾了一番。”

  听着这话,站在外头的余聪和秋冬野两人不由有些脸红,其实岂止是脏乱差,比狗窝也强不了多少。

  “两个四品大员,挤在这么小的一个空间里。”金景南感慨地摇摇头:“陛下,我大明有如此官员,何愁不兴?”

  秦风点了点头,看着自己的这两个技术官员那憔悴的模样,心中也是很感慨,“这一次试验取得成功之后,二位也该再进一步了。现在你们是四品,品级不好再升上去,但爵位却是可以的,为大明呕心呖血的人,朕决不会亏待他。”

  “谢陛下隆恩!”两个匠人出身的官员感激涕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