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671:运河总公司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屋子里的人都是笑了起来,笑容之中更多的却是轻松的意味。毕竟有钱好办事,而现在困挠秦风与大明朝廷的最大问题也就是钱。

  唐惟德站起身来,道:“陛下,现在不仅仅是启动资金有了着落,即便是后续的跟进资金也已经基本没有了问题,光是前期的意向性资金便已经占到了总需求的五分之一,这些天来,根据岳郡守的奏折之中提到的效仿铁路署筹集资金的办法,我等商议之后,也觉得是完全可行的。”

  铁路署最初筹集资金之时,可没有如今这样的踊跃,没有办法之下,在户部耿精明,商业署王月瑶等人的主持之下,发行了铁路股票,向所有大民百姓售卖,一股一两银子,在国家信用的支持之下,才勉强凑够了资金,但到现在为止,这些售出的股票还是从来没有分过红的,因为到今年年中为止,铁路署才刚刚实行了财务上的收支平衡。

  多年未分红还摧生了另外的一些事情,就是这些铁路股票的私下转让。有很多人在多年没有分红而轨道车连年亏损的情况之下,对这些股票完全失去了信心,因此将手中的股票打折出售套取了现金,当然这也只限于那些手中有大量的铁路股票的人,这些人在当初认为这些股票大概跟朝廷发行的国债一样是旱涝保收的,而且铁路股票的购买不像国债有限额,所以一经发行抱着发财的目的大量购买,反而一跟头跌了进去,最后不得不挥泪吐血甩卖。

  至于当初那些抱着为国出一分力的小老百姓,手中最多有个几十股上百股,随着他们的日益富裕,根本就没有把他当成一回事,有些甚至已经遗忘了还有铁路股票这玩意儿。

  秦风沉吟了片刻:“铁路股票的发行让不少人亏了本,这一次民间还会有人买?”

  “陛下,当初卖了股票的那些人现在又要后悔得吐血了。”王月瑶自豪地笑道,发行股票这一件事,她是始作俑者,此时形势逆转,她自然是狠狠地奚落那些目光短浅的人一番。“当初他们打折卖出,现在这些股票可是溢价了,已经有人在民间收购那些散落在外的小额的股票,年中之时,已经上升到了每股一两二钱,到了年底最终盘点出来,一旦轨道车开始盈利,那这些股票的溢价必然还会上升。”

  秦风不由一阵默然,这不就是一种最原始的股票交易了吗?

  “这种交易的规模大吗?”秦风问道。

  “陛下放心。一来这种小额的股票分散极广,想要聚拢在一起并不容易,更何况现在人的嗅觉都灵敏得很,一人开始做这种事情,其它人便会跟风而上,不会轻易地被一人所掌握。二来在当初发行股票的时候,就牢牢地控制了规模,朝廷始终保持着绝对的控制权,就算万一出现最极端的情况,所有的外部股票都集中到一人之手,也无法动摇朝廷的主体地位。”王月瑶解释道。

  钟镇哼了一声道:“如果真出现了这种极端情况,臣觉得朝廷就要对这个人好好地查上一查,摆明了就是居心叵测啊!”

  “这种情况基本上不可能出现的,因为除了这些小股东之外,还有不少的大股东都是实力雄厚的大商人,这些人与朝廷牵涉极深,利益相关,在这样的事情之上,绝对不敢随意妄为。”王月瑶道。

  秦风摆了摆手:“这样的事情,还是要未雨绸谬的好,如今这种股票私下交易到底有多少朝廷并不掌握。据我所知,除开朝廷公开发行的铁路股票之外,还有其它的商会也在自行发行各种名字不一样,但实质意义却一样的股票,鹰巢国内司有密奏,不少人在这上面家破人亡,我认为,这一件事情要规范起来。因为随着铁路署股票的发行成功而且赚到了钱,接下来的运河股票想必也会被人跟风,连带着国内其它一些商会私自发行的股票都会行情看涨的,这件事必须要规范起来,商业署要记着,在这件事情上拿出一个草案来,先提交政事堂会议。”

  王月瑶想了一会儿道:“陛下是想把这些股票交易都规范到一个具体的场所,进行公开的交易?”

  “不仅是如此,以后要杜绝大明所有商家私下发行这种股票,因为这会给一些人可乘之机,杜撰名目,大肆圈钱,然后逃之夭夭。现在大明百姓绝大多数对于股票还完全不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的人会了解这个,也会发现这是一个赚钱的行当,必然会滋生更多的不法之事。所以以后任谁想发行这种股票,都必须经过朝廷相关部门的审批,具备一定规模的商会才能发行,不能是个人都可以搞一搞这种集资行为。”

  “那陛下准备把这件事交给商业署来做吗?”王月瑶美目闪动,商业嗅觉极其灵敏的她,已经隐隐约约地感到了这里面蕴藏着的巨大利益链条。

  秦风笑道:“你先牵头把这件事做起来,这可不是你商业署来包办的,以我看来,最终还是会成立一个新的部门,专门经管此事。”

  一听这话,王月瑶不由大失所望。

  秦风回过头,看到唐惟德还站在哪里,不由抱歉地一笑:“扯偏题了,唐郡守,你接着说。”

  “是,陛下。经过这段时间的会议,我们解决了很多问题,但也发现新出了很多问题,而其中一个,臣等认为最有可能会误事的就是各地各部都有着自己的利益和诉求,因此出现了许多的争端。”

  “所以你们想来想去,便准备像铁路署那样,成立一个专门的衙门来办理此事,将修建和以后的运营统一交给这个衙门?”秦风反问道。

  “是,陛下。只有如此,才能事权统一,才能避免各种的推诿扯皮,才能以最高效的速度运转。”唐惟德拱手道。

  秦风点了点头:“说得有道理,既然你们已经达成了共识,那就成立一个比照铁路署那样的衙门吧,嗯,新衙门就叫运河公司吧。”

  屋子里所有人都傻了,看着秦风半晌,王月瑶才弱弱地问道:“陛下,运河公司,前两个字臣是明白的,后两个字可就不明白了。”

  秦风哈哈一笑:“没什么别的意思,就这么随便一叫,运河公司,嗯嗯,不错不错,以后咱们大明可说不准还要修其它的运河,所以干脆就叫运河总公司得了。”

  屋内所有人又是一阵呆滞,掌握着这么一个无数人力资源,天文数字资金的衙门,陛下就随口叫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名字?

  但看着秦风那一脸当然的表情,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事儿算是没得说了,也罢,左右不过是一个名字罢了,叫着叫着,也就习惯成自然了。运河总公司就运河总公司吧。

  秦风很是得意,他终于找回了一点点过去的感觉了。他有种直觉,这个名字会很快会在大明风靡开来的。

  “陛下,那这个运河总公司的级别也与铁路署相匹配吗?”巧手问道。“臣当初兼任过铁路署的署长,不如这一次便继续由臣来当这个运河总公司的......”

  “运河总公司的长官以后就叫总裁。”秦风不在意屋内所有人怪异的目光,继续沉浸在自己的美好回忆当中。“巧手你就别想了,当初让你兼任铁路署署长是因为我们实在找不出人来,那时候不是缺人嘛,你现在是工部尚书,让你去兼任,就把这个运河总司的级别给拔高了,这可不行。所以嘛,这个人选要另外来定。”

  “陛下,臣可以胜任。”一听秦风如是说,王月瑶立时跳了出来,她可比温鹏的级别低:“修建运河,最难的就是资金的调配,而臣在这方面有得天独厚的条件。”

  看着王月瑶满怀希翼的表情,秦风再次摇头:“你也不行,这一次我回越京城之后,很多东西都要变一变,改一改,你商业署是其中的重点之一,以后你身上的担子会更重,责任会更大,你可没有这么旺盛的精力再来管这个运河总公司。”

  听到这话,屋里所有人再一次地震惊起来。

  秦风的话看似随意,但内里蕴含的意味却是深长,要动一动,变一变,动什么,变什么?肯定是部衙设置,官职安排,刚刚陛下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王月瑶要动一动了。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牵一而发动全身,只怕大明朝政要经历一次天翻地覆地改变了。只是不知道在座的各人,会不会被牵涉到其中。

  “各位,这件事情就议到这里吧,你们先挑选一个合格的运河总公司总裁来,只要政事堂同意,便可以走马上任,开始组建他的班子,然后干活了。”

  “是!”所有人强忍着内心的震荡,躬身应是。

  秦风站了起来,看着钟镇道,“钟郡守,你是武将出身,下午陪着我去看看一支部队,品评一下如何?”

  “遵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