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673:举手投降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西地的天气变化一直的都十分的迅速,十月刚过,似乎炎热的夏天刚刚过去,冬天便迫不及待地跑了出来.但比天气的变化还要快的是消息的传播.

  西地的干旱,永平郡是早有耳闻的,而秦风在涔州祈雨成功的迅息传回永安郡之后,永安郡顿时万民沸腾.

  这些年来,永平郡在大明的治下,繁荣富裕直追沙阳正阳越京城等地,百姓们享受着极低的赋税,再也没有徭役之苦,大明的统治在这里已经深入人心,秦风的威望在永平郡是无以伦比的,如果说以前程维高在永平郡亦有极高的威信,对百姓还有着相当的影响力,但在这一次的事件之后,他再也无法与本来就至高无上的皇机对抗了.

  当皇权被蒙上了神权的外衣,对普通的百姓的杀伤力,当真是无以伦比.

  以前程维高为什么有相当的信心与秦风明里暗里讲条件?一来是因为他在秦风覆灭前越的时候,断然率领整个永平郡投奔了秦风,让秦风兵不血刃地拿下了这块富庶之地,更在以后的征战之中,为大明军队提供了极大的后勤助力,而在后来王厚进行的吏治改革以及一系列的政治改革中,他都稳稳地站在朝廷一边,这让他赢得了朝廷极大的信任和尊重.

  他对大明是有大功的,但反过来,他在永平郡亦是根深蒂固的.他是永平郡最大的豪门,在大明极力打击豪门兼并土地的时候,他出售了自己的土地,然后将这些钱财投入到了商业之中,在财富的积聚之上,赚得更多.

  程维高这个人,每一步都看得极准,走得极稳,似乎是一个天生就一直站在赢家这一边的人物,这样的人物,自然是极厉害的.

  即便是秦风,想给他挪一个窝儿,也不得不再三斟酌,小心从事.

  用强自然是不行的,这样会让天下官员寒心,所有人都会想,像程维高这样立下泼天大功的人物,都被朝廷卸磨杀驴,那自己又会如何呢?这显然不符合朝廷的利益.最好的办法,当然是程维高自行同意.

  不过程维高在永平郡的利益太多,程氏几乎要与永平郡结为一体了,但凡这样的人家,又有谁敢说自己的屁股就是干净的呢?程维高自然知道大明监察御史的厉害,自己在永平郡,当然可以做得滴水不漏,但自己离开了呢?后来者会为他顶这些锅,当然不可能.

  所以他不想离,不愿离开.

  这才有了秦风刚刚露出一点点口风,他便立即要求告老还乡反将了秦风一军,这让秦风是相当的恼怒.

  让程维高在永平郡呆了十多年,这已经是破例了,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如此的不知足,但也由此可见,程氏在永平郡的确有些问题.

  这也让秦风更坚定了将程维高调离的决心.一郡封疆大吏,在一个地方呆得太久了,就算他不结党,也有党了,就算他不拉帮结派,人们自然也会将这里的人看作是一派,这于朝廷不利,当然,对这个官员也是不利的.

  所以大明朝廷一向执行的是轮换制度.在一个地方最多执政三五年,便会给你挪一个窝儿.而唯一例外的,现在也就只有几个面临齐国的边境州郡了.不过在哪些地方,军方势力同样强大,这些地方官员,根本做不到一家独大.

  程维高起得极早,当他裹着一件披风站在院子里,仰望着屋顶树梢之上那一层淡淡的白意的时候,仆人们还一个都没有起来.

  这几天他并没有回家,而是住在了官衙之中的公房里,似乎只有没日没夜的处理公务,才能让他忘掉心中的那些隐忧.更重要的是,他心中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或许自己呆在这间公房里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当秦风在西地祈雨成功,一举解决了涔州等地的干旱天灾的时候,程维高就知道,自己手中握有的资本更少了.

  胳膊扭不过大腿,这就是他眼前心中最真实的感受.

  侧面厢门的门吱呀一声被拉开了,一个老者打着哈欠,一边后着脸郏一边走了出来,看见程维高站在院子中,先是一楞,接着大步走了过来,”程公,怎么起得这么早?”

  程维高看了他一眼,苦笑了一声:”子明,不是起得早,我是一夜都没有睡.”

  “还是因为那件事?”被称作子明的人姓柴,是程维高的幕僚,跟了他数十年了.

  程维高点了点头:”就如同这天气一样,现在心里也是凉透了啊.子明,没办法了.”

  “程公已经作出决定了?”柴子明的脸色郑重起来.

  “再不主动一点,只怕连最后的体面也不存了.”程维高点了点头:”陛下已经势不可挡了,此事之后,陛下的声望将再度跃上一个新高度,如今永安郡的情况,你也看到了.”

  “不仅是百姓,便连官员都狂热不已啊!”柴子民摇头叹息道:”不过这种事,我是不相信的.或者只是一种巧合而已.”

  “即便只是巧合,那也是天意啊,不然为什么就偏偏在陛下祈雨的时候,雨就下了?子民,天意渺渺,我们这些凡人,真是无法揣择啊!”

  “陛下车驾已经快到有凤县了,程公既已意决,不如就去哪里迎接陛下吧!”柴子明道:”程公既克主动退出了这一步,我想陛下也会不为己甚,我观陛下此人,还是很念旧的.您跟了他也有十余年了,为大明建国立下了汗马功劳,纵然比不得敢死营那些陛下的老兄弟,也差不了多少了.”

  “不过这一次仗着这点老情面过关,可也就将所有的情份磨灭干净了.子民,我去有凤县,你留在郡里,把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吧,善后一定要做好.该处理的迅速处理,然后就离开吧.”

  “明白了程公,这些年来我也小有积蓄,程公替我争取一段时间,我处理完这些事情之后,便去楚地,找一个风景秀丽的小县城,悠哉游哉地去当寓公了.”

  程维高转身,看着柴子民,道:”子明不必担心,你我相处数十年,定然会有始有终,某些事情,程某是断然做不出来的,我不是那种丧心病狂之人,我之未来,就看陛下裁决.”

  柴子明一笑,神情显得更轻松了一些:”要知道陛下是不是会与程公善始善终,就看是谁来接任永平郡的郡守了.”

  “我明白!”程维高点了点头.从怀里摸出一样东西,交到了柴子民手中:”拿着他,程氏族人无不敢奉命,去吧.”

  宽阔的商道之上,车队在军队的前呼后拥之中,缓缓前行,去时还是八月,回返之时,却已是到了十月中了.天气也从那时的炎热到了如今的寒意阵阵,山巅已经蒙上了一层白色,如同戴上了一顶白色的帽子.

  商道前后十里已经被清空,商道之上的人都被远远的赶到了一边的树林之中,直到车驾过后,这才能重新上道.

  树林之中,聚集了无数的商队行人,凝视着皇帝的车驾,每当皇帝车驾路过的时候,林子之中,总是能传来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和称颂之声.

  哪怕是要入冬了,这条商道还是如同往日一般的繁忙.现在正是大量屯货的最后时节,等到第一场雪真正下下来的时候,不管是人力,还是运价,都会大幅度上扬的.

  一匹战马从前方急急驶来,临近车队,已是翻身下马,片刻之后,一名军官急步走到了马车之前,乐公公拉开了窗户,低声问道:”什么事?”

  “乐公,刚刚前方传来探报,永安郡郡守程维高,率领郡府属官,已经全部到了有凤县城迎接陛下.”

  乐公公点了点头,缩回头去,关上了窗户.

  “程维高到了有凤?”秦风笑问道.

  “是,陛下,看起来他是投降了.”乐公公脸上也是笑意满满.

  秦风摇了摇头:”这个老家伙,果然永远都是跑在别人的前面,难怪他能走到今日之地步,历经两朝,谁都很信任他.”

  “陛下,那去不去有凤县城?”

  “既然他已经举手投降了,我自然要去接受胜利果实,他是老臣,于大明有大功,该有的体面,还是应当给的,善始善终吧!”秦风笑道.

  “程氏族人,多有不法事.”

  秦风哈哈一笑,”相信我,等我们抵达永平郡城的时候,该消失的都消失了.程维高是个懂事的人.乐公啊,我现在是深切地体会到,什么叫难得糊涂啊!我当敢死营校尉的时候,那眼里可是揉不得沙子,现在也能做到视而不见,甚至于装作不知道了.”

  “老奴恭贺陛下,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陛下如此驭人之道,正是长治久安之策啊.”

  “年轻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变成这种人,岁月摧人老,岁月也能改变一个人啊.”秦风叹道:”岁月这把杀猪刀,已经把我砍得面目全非了.”

  听着秦风的感慨,乐公公笑而不语,这才是一个成熟的帝王应该有的状态吧,他拉开窗户,对外面的军官道:”车驾往有凤县.”

  记住手机版网址:m.

  1673:举手投降 (第1/1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