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674:你可知你犯了什么罪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永平郡在前越时期,也是一个很富裕的郡治,但在他下辖的十数个府县之中,仍然有两个穷得响叮当的县治,那就是地处崇山峻岭连通虎牢郡的有凤县,来仪县.

  但在这十多年里,有凤县,来仪县却是以令人难以相信的速度发展着,特别是作为进入大山的起点站有凤县,更是一跃而成为永平郡排名前几位的富县.

  而这,只因为一条通往虎牢的商道.

  程维高在这这件事情上是居功甚伟的.正是他的一力推动,才让大明下定决心修建这样一条通道来沟通与虎牢的联系,后来的事实也证明,这是一件至关重要的决定.

  有凤县的县治所在四面皆是大山,中间只有一块方圆不过数里的平地.以前这里不过千来户人家,不到一万人聚居在此,但现在,这里的常住人口已经超过了五万人,比起以前,足足翻了五番.

  大山里零散居住的有凤人,现在都走出了他们世代居住的小山村,进了县城,现在他们不必再依靠那些贫脊的坡地来收获可怜的一些粮食,也不必再冒着极大的风险进山打猎,采药卖钱以弥补家用的不足.现在的他们,主要便是在县城之中替聚集在这里的无数商户打工,甚至自己可以做些小生意,所得与以前相比,可是天差地别.

  现在的有凤县几乎就是一个新建的城市,灰扑扑的颜色成了整个城市的主色调,这是因为整座城市的建筑基本上就是以钢筋水泥结构为主.有凤县的地方太小,但现在人口又太多,所以这里的建筑便只能往高里建了,说起来这里倒也是大明钢筋水泥高层建筑的实验地和技术成熟地.

  当然,所谓的高楼,最高也不过四五层罢了.

  秦风站在半山坡之上,俯览着整个有凤县城,他身后有着一排排的建筑,却是整个有凤县的各类衙门.

  “陛下,为了将下面有限的平地腾出来给商人们使用,我们将衙门都搬到了半山之上,这样,更有利于商人们平日里活动,有凤县更多的是做的商人们货物的储存和转运,在下面平地之上,便能节省更多的成本和时间.”程维高解释道.

  “不错,不错.官府能想到这一点,相当的不容易啊.”秦风冲着程维高竖起了大拇指,”说到底,官府的职能除了管理百姓,维护秩序之外,更重要的一点是为百姓服务啊.百姓富了,你便能收更多的税,收到更多的税,你才能为百姓做更多的事情,从而得到更多的回报,这是一个良性循环啊.”

  “多谢陛下夸奖.”程维高脸上掩饰不住得意的笑容,这条商道以及有凤来仪可是他最引以为骄傲的资本啊.

  “那些是什么?”秦风指着远处山脚底下那些灰扑扑的所在以及更远处似乎是一个大坝的地方.

  “陛下,当初建设有凤县的时候,工部的官员们便曾担心如果碰到特大的暴雨或者长时间的阴雨的时候,山体会有滑坡因而危及到整个县城的隐患,所以这些年来,有凤县一直在致力于做一件事,那就是建设这些拦土坝,尽可能地将危险阻隔在外,远处的那些,是一座座的漫水坝,是为了控制河水泛滥的.以前有凤县经常会上演水漫县城的惊险,但随着这些漫水坝的建成,已经连续两年没有出现这种状况了,有凤县正准备继续修建更多这样的漫水坝,将有凤县彻底建成一个最为安全的县治所在.”程维高介绍道.

  “好,好,把事情做在前头,有凤县着实做得不错,当为天下官员之表率.”秦风不吝自己的赞扬之辞,这倒不是敷衍,而是像这种能将所有的危险提前想到并做出预防,在这个时代里,的确是极其难得的一件事情.

  “陛下的住所已经安排好了,陛下一路远行辛苦,不若先去安顿下来如何?”程维高问道.

  “也行.”秦风笑道.

  一行人沿着半山腰上的一条宛如玉带的环山大道之上走了大约半柱香时间,转过了一个山凹,一幢幢在半山腰里颜色极为鲜丽的建筑群便出现在秦风的眼前.一幢幢由红色和黄色为主色调装饰的楼房外墙,在绿色的丛林衬托之下,更加显得养眼.

  对于民间装饰而言,黄色原本是有些禁忌的,但秦风本人却并不在意,像西地特产的大漠黄岩,以前是秦国的皇室专用,现在却成了西地的特产,销往大明各地,价格昂贵,却仍然供不应求.有了这样的例子在,黄色便在民间开始渐渐地放开,普通百姓也敢于用了.

  “陛下,这里是有凤县最好的楼馆了,现在已经将里面的人全都清空了.”程维高道.

  秦风有些奇怪地看着这些建筑群,”有凤县来往主要是商人,他们在这里应当都是有点的吧,这里建了这么好的楼堂馆所,平日里有生意吗?”

  “陛下所有不知,以前道路不通的时候,自然不可能有这些,但现在交通便捷啊,有凤县便成了香饽饽,这些楼房除了主楼之外,其它的都是以一家一户为服务对象而建立的,夏天可以避暑,冬天可以来此赏雪,所以甚受欢迎.”程维高解释道.”慢慢地这里便成了很有名的高雅之所了,有些商人附弄风雅,有时候也会包上这里的一幢房子,专门用来接待自己的大客户.一般而言,还是供不应求的.”

  “这天下聪明人果然甚多啊!”秦风也不得不感慨一番.”今日为了我,就清空了这里,不扰民么?”

  “陛下勿忧,现在正是淡季,即便是旺季,陛下来此,他们为陛下让路,那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程维高引领着秦风到了最中心的一幢小楼之后,躬身道:”陛下旅途辛苦,便先休息一下,臣先去准备宴席为陛下接风.”

  “随意即可.”秦风点了点头,”就送到这幢小楼里面来吃吧,其它人就算了,咱们君臣二人小酌一番如何?”

  程维高脸色一紧,躬身道:”臣不胜荣幸.”

  入住小楼,一番洗沐,浑身轻松的秦风坐在小楼的平台之上,俯览着整个山谷之中的有凤县城,有些感慨地道:”乐公,不管怎么说,永平郡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是离不开程维高的贡献的,像这有凤县,以前可是著名的穷县,但你瞧瞧,现在的模样?山清水秀,安居乐业,宁静之中又隐藏着繁华,直如世外桃源啊.”

  “没有陛下,何来如今盛世?程维高有功,也不过是借陛下之势而已,要不然在前越,他怎么做不到这一点?”乐公公笑道.

  乐公公这一记马屁拍得不动声色,秦风心里甚是受用,”程维高是一个知机的人,也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选在这里迎接我,自然也是有其用意的.”

  “无非是向陛下展示一下他劳苦功高而已.”

  “他的确是劳苦功高,所以啊,他算是大节不亏,小节有暇的人,我也就不为已甚了,既然他选择了这里,我便在这里停几天,让他好好地把扫尾的事情做一做.然后就愉快地跟我上京去继续当官吧.”

  “陛下,那个柴子明没有跟在程维高的身边,恐怕便是去做这些事情的了,您看要不要在事后将这个人控制起来?”乐公公低声问道.

  “看看吧,如果程维高有杀这个人灭口的企图,那就将人救下来带回去.如果程维高容此人安然离去的话,那就随他去吧.”秦风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吩咐道.

  “老奴明白了.这便下去安排一下.”乐公公转身离开了小平台.

  夜幕渐渐降临,程维高再一次地出现在了秦风的面前,这一次两人的见面,却是在这小楼的书房之中,所有的侍卫都被赶出了小楼之外,便连乐公公也到了楼下的客厅之中等候.

  秦风居中而坐,亮晶晶的眼睛,注视着面前的程维高.

  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在秦风的逼视之下,心中原本盘算了无数种说辞的程维高一下子便觉得任何辩解都是苍白无力的.他跪伏在了秦风的面前.

  “陛下,臣有罪!”

  这一次秦风没有让他起来,而是声音低沉地道:”程维高,你的确有罪,但你的罪,不在于你的族人利用你在永平郡的声望而做下的不法事情,也不在于你程氏在永平郡疯狂的利用商业敛财的事情,这些,在朕看来,在政事堂看来,不过都是小节而已.大义不亏,小节有暇,这样的你,朕还是能容得下的.”

  程维高脸色有些苍白.他跟随秦风日子长久,了解秦风一个习惯,一旦秦风在亲近的大臣面前不称我而自称朕的时候,那就代表着他是真的生气了.

  “臣知罪.”

  秦风哼了一声:”你知罪,你知道什么罪?说来给朕听听?”

  程维高张了张嘴,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此前满肚子里装得都是那些族人犯下的不法事和敛财事宜,可现在陛下说这都不是罪,一时之间,他竟是想不出来了.

  记住手机版网址:m.

  1674:你可知你犯了什么罪 (第1/1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