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25:火炮射程之内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尾炮比舰首主炮要小上不少,但仍然威力巨大,金景南与耿精明两人早就甩脱了身边搀抚他们的卫士,目不转睛地盯着远处无名小岛上的爆炸。

  “右转九十,右舷火炮准备。”秋冬野的声音不疾不徐地在众人的耳边响起。实验舰在原地左十度掉头,将右舷对准了远处的小岛。咣当咣当整齐的声音响起,原本看起来没有什么两样的右舷一块块挑板被拉开,数名士兵吆喝着将火炮从炮台上推了出来,火炮黑黝黝的炮口从这些炮门之探了出来。

  “依次开炮。”秋冬野大声吼叫着。

  从舰首附近的第一门炮开始,一股股浓烟冒起,一声声炸响刺激着众人的耳膜,整个实验舰瞬息之间便被青烟所笼罩,而站得高,看得远的秦风一行人等,看到的无名小岛之上此时宛如地狱景象一般,岩石崩烈,假人横飞。

  “右转一百八,左舷火炮准备。”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中,秋冬野的声音显得那样的刺耳。

  金景南早就成了木头人一般,耿精明却是在拼命地揉着自己的眼睛。先前的翻肠倒海早就不知逃到哪里去了,身体上的难受在感官上的强烈刺激之下,完全察觉不到。

  要知道,此身的战舰的晃动,比起早先他们航行的时候,可要剧烈的多,每一声炮响,战舰都会剧烈的抖动以及上下的颠簸。

  其实不仅仅是他们,在实验舰左右两侧担任着保护任务的两艘战舰此时也是鸦雀无声,甲板上涌上了无数的水兵,挤在面向无名小岛的一侧,呆头鹅一般地看着眼前的让人难以置信的场景。

  “陛下,各位大人,固定位置射击已经完成,接下来将进行移动中的炮击,模似海战之中的景象。”秋冬野走了上来,向秦风禀报道。

  “按照既定的程序,依次来吧!”秦风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之情,连连点头道。

  实验舰起锚,开始缓缓加速,而在宁则远的指挥之下,另外两艘护卫舰上的水兵,也在军官们的连人呵斥之下,也被赶回到了自己的岗位。因为接下来的是对照实验,他们也要参与到攻击中来。

  三艘战舰一字摆开,绕着无名小岛开始转悠,伴随着军官们的吼叫之声,前两艘战舰侧舷的霹雳火依次开始发射,天空之中顿时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通红的铁球,落向那些布置在小岛周围的舰船。

  那些船大的能与他们现在脚下的战舰相仿,小的,如同江中捕鱼的鱼划子,稀稀疏疏地被固定在海面之上。

  霹雳火的攻击,顿时让前方的海域沸腾了起来,一股股冲天的巨浪被落下的铁球激起,大船开始熊熊燃烧,小船要么被巨浪高高地抛起,要么运气不好挨上一枚霹雳火,瞬间便被从中击为两截。

  “咱们水师的战斗力还是极强的。”看着前面两艘战舰之上士兵的熟练的操作,秦风满意地冲着宁则远点了点头。“并没有因为在海上没有对手就有所懈怠。”

  “陛下,我们的对手正在飞速成长中,大明水师上下无不枕戈待旦,不敢稍有松懈。”宁则远高兴地道。

  “不错,养兵千日,用在一时,这个养字怎么来写,那可是大有讲究的。”秦风呵呵笑道。“接下来我们看看实验舰的表现吧。”

  话音未落,实验舰侧舷的火炮便逐一开火了。

  当青烟散去,众人的眼前逐渐清明。实验对比的结果,也就一目了然了。

  旧式战舰的攻击效果菲然,在他们攻击的区域之内,基本上所有的目标都受到了极大的损失,不过对比实验舰的攻击效果,则又是大大不如了。

  因为实验舰攻击的区域之内,基本上看不见成型的船只了,只剩下了一片片厚厚的木板,木片以及木桩在海水之上随着水流无助地漂浮着。

  不说战舰的速度,光是攻击所取得的效果,实验舰便已经完胜了旧式的战舰。

  “耿户部,您瞧瞧,咱们水师的新舰可会浪费国家的钱财?”宁则远笑嘻嘻地凑到了耿精明面前。

  “不浪费,一点也不浪费,看起来,一艘新式战舰完全可以当几艘老舰用啊!”耿精明最精于算计,看着眼前的场景,自然立时就做出了价值最大化的比较。

  “这么说来,我们新建一支舰队的计划,您是完全支持的罗?”宁则远立时上前敲钉脚。

  不等耿精明说话,耳边便传来了一声重重的咳嗽,两人转头,便看见了金景南的脸庞。先前腊黄的脸色,因为激动现在已是满面红光,但金景南并没有失去最基本的理智的判断,眼见着耿精明很有可能钻进宁则远下的套子,立时便适时插了进来。

  “新舰的确威力巨大,但对于大明来说,却并非迫在眉睫的事情,大明即便是以现在的水师力量,也足以让齐国人抬不起头来,新舰,只不过是让对手更加的不堪一击罢了,所以,立即上马一支新的舰队,我看是没有必要的,不过可以徐徐补充,宁侍郎,我看一年补充两艘新式战舰,五年之内,你便可以凑一支新舰队出来了嘛。再者,现有的旧式战舰,特别是那些服役已经多年的老舰,可以大修,改造成新式战舰,耿户部,你说是不是?”

  “首辅,改造旧舰花费依然不少。”宁则远抗声道。

  金景南笑咪咪地道:“能节约多少就节约多少嘛!蚊子腿再小,那也是肉不是。宁侍郎,眼下朝廷到处都要用钱啊,不瞒你说,接下来楚地那边,说不定就会有不小的麻烦,到时候怎么摆平,当然是拿钱去。一个接一个的大工程,都需要金山银海呢!光是轨道车的全面换装,需要的银钱就是一个天文数字罗。”

  宁则远气啉啉地看着金景南,敢情自己花了大力气准备的这场演戏,压根就没有打动这位首辅的心,哪怕先前他也被震得三魂离体,七魄出窍。

  “陛下,火炮之威臣已经见识了,臣认为,当在陆军之中大力布署。”金景南已经转过头去跟秦风说话了。

  “火炮太重,虽然我们有轨道车,但在很多地方,转运还是相当不便的啊!”秦风点了点头。

  “纵然有些不便,但相对于他们的威力,臣觉得什么问题都是可以克服的。秋大人,有没有可能将这炮造得小一些,轻一些啊?”金景南问道。

  “首辅,炮造得小了,轻了,威力也就相应的减小了。”

  “减小不要紧,威力小了,咱们数量来凑嘛。这火炮,总不比霹雳火更能于运输吧,霹雳火那么大的家伙,咱们还不是带着他上了战场。”金景南道。“再说了,现在咱们大明的工程修造技术可以说是日新月异,以水泥为原料的筑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便打造出一条通衢出来,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首辅,你这是偏心呐!”一边的宁则远大叫了起来:“章兵部,你说句公道话啊!”

  小猫笑吟吟的却不作声,反正对于他而言,只要肉烂在锅里就好了,至于是水师还是陆军得到,于他而言,却没有什么区别。

  “怎么是偏心呢?”金景南诧异地看着宁则远:“宁侍郎,你说句良心话,这些年来,你水师要大力造舰的时候,我金某人阻拦了没有?一直是支持的嘛。这些年水师打造了四支舰队,花了多少钱,你心中没有数儿?现在咱们大明水师实力远远凌驾于齐人之上,慢慢补充并不是不给你钱造新舰嘛!你想看,咱们大明的陆军的战斗力,与齐人相差并不大,现在齐人攻克了冶铁炼钢技术,弩机,霹雳火,新式投石机,他们都在开始大规模地仿造了,我们的陆军武器不升级换代,如何对齐人保持绝对的优势?”

  金景南叭啦叭啦地说了一大通,宁则远无言以对,但心中却清楚,朝廷之上,特别是政事堂之中,几乎所有人都还是将对齐的主要斗争方向放在了陆上。

  对于手下大臣们这样的争论,秦风照例是不会参与,也不会发言的,除非是遇到了原则性的问题,更何况金景南说得不错,每年给水师添两艘新式战舰,也算是不小的投入了。

  “上岛去看看吧!”他轻声道。

  皇帝这时开口,就意味着结束争论,此事便告一段落,而结果,当然便是以先前的结论为基础了。宁则远黑着脸,余聪也是老大的不高兴。心中只是暗恨,怎么不来一阵大风浪,让这位金首辅再吐个昏天黑地呢?

  当何鹰带着他的第一舰队赶到无名小岛的时候,看到的只是无数的漂浮在海面上的废墟,而皇帝带着一众大臣,在数艘小船的护送之下,已经登上了那座无名小岛。

  岛上因为遭到了持续的炮击,温度似乎都升了不少,一股热气蒸腾着,到处都是碎裂的小石块,登上小岛的最高处,秦风遥望着无垠的大海,心中豪气陡生,指着无尽的远方大声道:“诸位,从现在开始,战舰所到之处,火炮射程之内,皆是我大明领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