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26:归来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越京轨道车站中,与大明皇子,齐王秦武离京时一样,再一次戒备森严起来.与上一次相比,这一次抵达的士兵更多,而且将正在车站候车的乘客全都限定在一定的区域之内.这样的戒严程度,让熟悉大明的人都清楚,即将抵达车站的必然会是大明的皇帝秦风.

  从长阳郡回来的秦风,将在这里为大明的第一列蒸汽轨道车剪彩.经过无数次的试验,大明的蒸汽轨道车终于要正式投入使用了.

  当然,第一次正式运行的这列轨道车,并不会载客.

  午时十分,随着秦风的专用轨道车抵达越京车站的时候,气氛瞬间便掀到了高潮.车站中候车的百姓并不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车站之中那个被用红绸蒙着的长长的家伙是什么,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热情.

  对于他们来说,今天是一个好日子,因为他们有机会近距离地看到大明的最高统治者,圣明的皇帝陛下.

  明国建立的时间并不长,只不过十几年而已,但治下的百姓早就将前越忘得干干净净了,新生一代或者不觉得什么,但那些从前越过渡过来的人来说,两个朝代,不谛于是两个世界.如果说以前他们在地狱之中挣扎的话,现在,他们就完全如同生活在天堂之中一般.

  对于大明本土的人来说,他们已经基本上摆脱了贫困的生活,以吃饱为活着目的日子现在想起来,似乎是一个笑话.

  这十几年时间,他们目睹了一个又一个奇迹的发生,看着一条条水泥铸就的大道将过往的艰难险阻变成坦途,看到全钢铁架构的大架横跨大河,沟通天堑,看着一列列轨道车纵横天下.大明的疆域在一天天的扩大,但对于百姓来说,这天下似乎变得很小了.以前从越京城到长阳郡去,几个月的长途跋涉那就是一场生死的旅行,但现在,坐上轨道车,也不过是数天的时间便可抵达.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他们有了自己的土地,房屋,有了稳定的收入,只要你不懒,在大明,总是能找到自己生存的方式.

  以前一无所有的穷人很满意,因为他们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以前的富人们也很满意,因为他们虽然失去了土地,但朝廷却开拓了更多的财源,让他们赚着比以往更多的钱财,享受着以往根本想象不到的奢侈.匠人们很高兴,他们不再是低贱的代名词,有一技之长,在大明成了有能耐的象征,找老婆都要比别人更容易一些.士兵们很高兴,因为他们拿着高额的军饷,并且受到所有人的尊敬.当兵,已经不再是一种谋生的手段,而是一种保家卫国的荣耀.实行精兵制度的大明,想要成为一名士兵的门槛是相当高的.从去年开始,大明本土招收的兵员,不识字的人,已经被拒之门外了.

  在大明,皇帝的存在感似乎很低,因为普通的百姓,很少能看到皇帝出现在公众的场合,甚至连皇帝的圣旨都很少见,他们更多的看到的是政事堂颁布的一条条律令.但在大明,皇帝的威望却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的人都要高.

  一个能带给百姓安康生活的皇帝,一个从不横征暴敛的皇帝,一个曾经有着传奇故事的皇帝,符合了所有百姓对于英雄的幻想.

  大明本土的百姓对于秦风的爱戴是发自内心的,而随着楚地,西地两地的人往来大明本土逐渐频繁之后,他们对于皇帝的期待也空前高涨起来.

  因为活生生的例子就摆在他们的面前.大明本土百姓的富裕,让他们在感到震惊的同时,也对未来充满了暇想,有朝一日,他们也会过上这样的日子的.

  在这块土地之上,首先发现这一切的自然是商人,比起那些手眼通天的大商人,那些小本生意的商人,那些担担客们,在来到大明之后,几乎就不再想离开了.因为大明给商人们提供了他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宽松环境.税当然是很重的,但除了税,就再也没有需要他们担忧的了,一个好的点子,一个好的商机,便能让你一步登天.

  农民的思想,一般是最为保守的,但大明皇帝却用最简单的手段,将他们拉了过来,那就是将土地分给那些无地的百姓.虽然这些土地最终还是要钱的,不过分年偿还却让每个人都有了盼头.更重要的是,大明农民的负担是真低啊.极低的税赋,不再存在的徭役,都让楚地,西地的百姓简直以为身在梦中.

  每个人都干劲冲天,商人希望自己能赚更多的钱,农民希望自己能获得丰收,收到更多的粮食,早日将这些土地真正地收归自己,士兵们渴望在战场之上建功立业,官员们希望青史留名.

  这就是朝气蓬勃的大明,这就是如日中天的大明.

  矛看当然是存在的,阳光再灿烂,也有照不到的阴影,不过相对于那些收获了阳光的地方而言,阴影简直就不值一提了.

  皇帝秦风,露面愈是少,在大明百姓心中的威望就愈是高昂,在百姓的心中,大明的皇帝已经几近于神.

  所以当秦风从他的专用轨道车上走下来的时候,偌大的越京车站之中,立时便黑压压地跪满了候车的百姓.万岁万岁万万岁的颂祝之声,几乎要将车站的顶蓬掀翻.

  秦风离京的时候是悄悄的干活,回来的时候,却是大张旗鼓.在京的大员们,一水儿的到了车站迎接大明的最高统治者的归来.

  秦风微笑着走过车站,向着被卫队隔开的百姓们频频挥手,脸上始终保持着最为平易近人的笑容.

  直到在众人的簇拥之下走近了车站的休息室,他才伸手用力地揉了揉自己快要笑僵的脸庞,一边揉一边对着身边的大员们道:”从来没有想过,笑,原来也是一件挺辛苦的事情,诸位,从现在起,我可不想笑了,你们可不要以为我是在生气.”

  诨谐的语气引得休息室内响起一片大笑之声.与那些远离皇帝的普通百姓不同,他们对皇帝的了解,自然是很深入的,对于有些人来说,也许他们比秦风自己还要了解他本人.了解皇帝的喜好,了解皇帝的脾气,了解皇帝的思想,对于这些大员来说,倒并不是想阿谀奉承,因为只有了解了皇帝的所思所想,才能更好地制定出符合皇帝意愿的政策来.

  秦风虽然极少对如何治理国家发声,但所有大员们都清楚,这个国家是属于谁的,谁最具有掌控力.

  秦风不觉得自己太多的掺合进政事堂的治理便会对大明更好,因为他本身并不擅长这个.像现在大明银行与商业部他们联合搞的那个摧毁齐国经济和货币的计划,哪怕这些人给他讲得很详细了,他还是半懂不懂.

  怎么才能收更多的税而又不伤及百姓根本,怎么让一个地方政兴人和,秦风相信政事堂的那些家伙们以及在各地做亲民官的人,都比他要更强.

  所以,该放手的时候,就一定要放手.自己只要把握住大的方向就好了,像齐国曹云那样事无巨细都要过问的执政风格,秦风一点也不喜欢,皇帝是人不是神,不可能什么都懂,插手太多,只会将事情弄得更糟.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才去做.自己要做的,只是给他们一个施展本领的平台就好了.

  “陛下暂时先休息一下,蒸汽车头正在进行最后的检修,大约还需要半个时辰,就可以请陛下剪彩开动了.”徐来微笑着躬身道.

  “终于要开始了!”秦风感叹地道:”这一次去葫芦岛看了水师的演习,收获很大,回来又看到了真正的列车要投入使用,这个世界,翻天覆地的时候终于要到了.”

  “陛下将轨道车称为列车,又取了一个新名字吗?”一边的金景南笑道.

  “你们瞧瞧,一个车头之后,拖着一节又一节的车厢,是不是像整齐的队列?”秦风哈哈一笑道:”以后就将它叫做列车或者火车了,他不是烧石炭的么?火光熊熊,是不是十分形象?”

  众人无可无不可,左右不过是一个名字而已,而他们也很清楚,他们的皇帝最喜欢的就是取一些标新立异的名字,叫运河总公司,铁路总公司啥的,再出来一个列车或者火车什么的,也无所谓了.

  “徐来,试验了多次,咱们的列车时速多少?”

  “陛下,一个时辰的速度,其实比以前挽马拉的速度也快不了多少.”徐来道.

  “啊?”秦风不由一楞.

  “陛下,现在利用的轨道是以前的,强度,耐压耐磨等水平与蒸汽车的要求还是有距离的,不是不能跑快,而是不敢跑快.但是呢,时间还是节省了下来的,因为我们不再需要每隔数十里就换一批挽马,每一次带动的车厢比以前也更多了,几乎翻了一倍,所以运力还是得到了极大的提升的.接下来,我们必须想办法改进我们的铁轨了.”徐来道.

  一听到要改进铁轨,金景南与耿精明两人便又开始磨牙了,遍布全国的轨道要全部改进的话,要花多少钱,他们简直不敢想象.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