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676:非黑非白之中的游走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马车在宽阔坚固的水泥铺就的大道之上缓缓前行,秦风拉开车窗,有些贪婪地欣赏着外面的美景.天地之间正在零散地飘落着雪花,看来再过上几天,大雪便会如期而来了.田地里,青青的冬小麦已经冒出了头,大雪降下,便等于给他们加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棉絮,好让他们平安地渡过这个寒冷的冬季.不时能看到一段一段地正在施工的轨道车,这是自越京城通往永平郡的轨道干线,到了冬季,便也进入到了施工的旺季了.大明本土的人力成本已经愈来愈昂贵了,也只有到了冬季农闲时节,才会有大量的闲置劳力,此时的用工成本也会下降不少,所以一到冬季,总是大明各类大工程大干快上的时候.

  从还很贫穷的西地回到了永平郡,秦风这才感觉到自己进入到了一个正常的世界当中,西地的贫困,仍然是触目惊心的,比起大明本土,宛如两个世界.这也更加坚定了秦风要修建这条大运河的决心.只有通河,通路,将西地与本土紧密地联系起来,才能从根本之上改变那里的面貌.

  民富则稳,这是秦风坚定不移的信条.

  “陛下,这永平郡的轨道干线,设计的真是有些问题,老奴觉得程维高必然在这里头又捞了不少!”乐公公有些没好气地道.

  “哦,为什么这么说?”秦风好奇地问道.

  “别的地方老奴也曾走过,所有的轨道干线都是沿着现成的大道走的,这样既节省了勘测成本,也节省了不少的路基成本,哪像永平郡这样,弯弯绕绕的,倒是甚少利用现有的基础的.”乐公公有些愤愤不平.

  “这一点我可有不同的看法.”秦风摇头:”这或者正是程维高与众不同的地方.”

  “陛下,这话怎么说?”乐公公不解.

  “很简单啊,你瞧我们正在走的这条路,是不是极好的?”秦风问道.

  “当然是极好的,完全是水泥铺装的地面,不但直,而且宽.”

  “正是如此啊,这条大道的沿线百姓,已经借着这条大道有了长足的发展,如果再在这里修上一条轨道车,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而永平郡的设计,却是恰恰地绕过了这条路线,走的是那些还没有大道的地方,这等于是给了另外一些地方飞速发展的机遇啊.”秦风笑咪咪地道:”程维高这个人,还是有些想法的.光是这一点,很多地方封疆大吏,就不及他了.大部分的封疆大吏们想的都是如何节省下成本,然后拿着节省下来的钱去干些别的事情,程维高呢,想的是如何利用这件事,为以后的发展打下一个更坚实的基础,这就是区别所在了.”

  乐公公楞了片刻,叹道:”老奴以前听人说过一句话,老奴还不以为然,现在看来,倒还真是如此了.”

  “什么话?”

  “那人告诉我,但凡是个贪官,其个人能力总是很突出的,甚至远超一般官员.”乐公公道.

  秦风先是楞了一下,接着大笑起来:”你这话说得倒也没有错,试想一下,不管那朝那代,对于贪污腐败,都是深恶痛绝的,总会有一系列的制度来制衡,监视,但古往今来,贪官又何曾被禁绝过?贪官要是没有几把刷子,怎么可能得手呢?”

  “就像程维高一样?”

  “程维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贪官,这个人还算是有底线的.”秦风摇了摇头:”这也是我不愿深究的原因.所以将他从永平郡调走,拔掉程氏族人赖以生存的基础,一切便自然而然地回到正轨上来.对了,那个柴子明,安全地离开了吗?”

  乐公公点了点头:”程维高没有下手灭口,此人现在只怕快要到楚地了,我们的人一直在关注着他,等他落脚之后,还会关注一段时间的.”

  “如果程维高真下了手,我对他的评价就要低上几分了.”秦风淡淡地道.

  “既然没有在途中下手,看来程维高是真正念旧情的,或者说他对柴子明有着充分的信任.”乐公公道.

  “这事儿就这样吧.后续的事情,交给陈也来做吧,他会不动声色的将事情做好的.”秦风点了点头.

  “就这样算了的话,也真是便宜程维高了.全身而退啊,以后更是可以加官晋爵士呢!”乐公公的语气之中充满了不平之气.

  “不用这么酸酸的.什么事儿都要从大局出发,你以为金景南当真对永平郡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秦风不以为然.

  “金议政那个性子,如果真知道了程维高的事情,会装作不知道?”乐公公诧异地道.

  秦风拍了拍乐公公的肩膀:”你可真是小瞧金景南了,他可是我中意的下一任首辅人选,真是一个炮筒子话,那怎么有资格成为一国首辅.你如果仔细地研究一下金景南这些年拿下来的人,便可以发现,他的动作无一不是与大明的发展策略相符合的.他手段虽然酷烈,但可真不是一个直肠子的人呢!我敢说,在他的书房里,关于程维高的情报一定会有桌子哪么高,但等我们回到越京城之后,这些资料,肯定会被他付之一矩.”

  乐公公眨巴了几下眼睛,终于点了点头:”老奴明白了.”

  “这世上,非黑即白的事情,可真不多,特别是当官,治政,扩而广之到治理天下,无不是在模糊当中,黑白之间游走呢,真要剑走极端,那是要坏事的.”秦风幽幽地道:”程维高在我离去的时候已经表态,程氏族人会捐出五百万两银子来修建永平至虎牢的轨道车呢.这条线路预计在三年之后完工,到了那时候,越京城通往永平郡的干线必然已经运行成熟,其便可以与干线接轨,而运河的修建只怕也已经完成了大半,从此西地借着运河和这条轨道,便算是真正紧密联系到一起了.”

  “如此一来,大明对于西地的统治,将会变得更加牢不可破.因为这个有了运河,有了轨道车,西地于朝廷而言,便不再是遥不可及的偏远地区了.”

  “你说得不错,这个世界,会因为交通的大力发展而变得更小了呢!”秦风笑吟吟地道.”你瞧瞧,我们现在从永平郡回到越京城,还需要走上好多天,但等到轨道车修建成功之后,时间便会缩短为三分之一,等到了那时候,人口的流通会更快,财富自然也会流通得更快,大明就愈加富足了.想想涔州,即便我们快马加鞭,现在去一趟也得月余时间,但运河修成,溯河而上,再转乘轨道车,最多只要十余天便能将涔州所产运到越京城销售,乐公,说起涔州,我可以又想起了他们的涔州瓜和沙枣了,当真是齿留余香呢!”

  对于这一点,乐公公是深有体会,他们出发去涔州的时候,天气还热得要死,但回来的时候,老天爷都开始降雪了.一晃眼之间,他们离开越京城,竟然三个月了.

  看着秦风一副游子马上归家的兴奋状,乐公公撮了一下牙花子,小心地道:”陛下,这一次恐怕娘娘会不太高兴呢?”

  “为什么不高兴?小别胜新婚,你不懂的.”秦风不以为然.

  乐公公不由有些尴尬,他一个太监,秦风跟他说这些,自然不好接话.

  “陛下,楚地来的那些女子,特别是谢家的女儿,娘娘可是准备让您纳进宫的,您在虎牢宫金口一开,就将其赐婚给了慕容海的儿子,只怕娘娘会很不高兴,谢家也会不高兴的.”

  秦风嘿嘿一笑,”兮儿哪里,高不高兴的只有她自己知道,就算真不高兴,我也有办法哄得她高兴,至于谢家,哈哈,慕容远配不上他家女儿吗?这小子在楚地做得很不错,短短的时间之内,已经由一个县令做到一府主官了,这才一年时间而已.他的老子是我的亲兵统领,刚刚放出去统领大军,亦是前途无量.谢家还敢嫌弃他们?”

  “话是这样说,不过谢家可是冲着皇亲国戚而来的,当初娘娘也是这么允诺的.”乐公公苦笑着道.

  “皇帝国戚是哪么好当的吗?”秦风冷笑,”谢家要是自己能转过这个弯儿来,好好地辅佐一下慕容远这个潜力股,帮着他在楚地把事情做好,未来不一定差了,真要因为此事而有什么想法的话,嘿嘿,国法无情.”

  乐公公长吐了一口气,心知肚明陛下这是拿谢家作伐呢,先将谢氏女儿赐婚出去,剩下的几个必然明白皇帝的心意决不会更改了.恐怕在皇帝的眼中,谢氏以前还有些用处,现在大明已经牢牢地掌控住了楚地,谢氏比起慕容海慕容远父子而言,份量就大大的不足了.

  重召蛮骑,重用慕容海,不仅仅有军事上的用途,在政治之上也可以说是影响深远,蛮族融入大明之后,到现在还没有一个重量级的人物出现呢,现在出了一个慕容海,未来会有一个慕容远,朝廷这是在向天下昭示大明用人,不分种族,只看能力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