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677:床头打架床尾和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秦风背着手走进了院子,没有看到他希望看到的场面,偌大的院子里,瑛姑坐在廊下一个锦凳之上正在聚集会神地绣着花,听到秦风的轻咳之声,抬起头来,却不说话,只是笑了一笑,又垂下头去.

  秦风踱到她的身边,看着瑛姑正绣着的一幅牡丹,连声赞叹:”大姑的手艺愈发地精进了,这花儿简直就像要活了一样.”

  声音很大,瑛姑又抬起头来,不过笑容却显得很揶揄了.屋里转来了一阵噪动之声,不过随着一声轻轻地咳嗽,一切便又安静了下去.

  瑛姑指了指里面,然后两根手指扒拉着自己的脸庞向下一拉,示意屋里那位很不高兴之后,便又低下头去开始绣自己的花了.

  秦风有些无奈,看来闵若兮是真的生气了.

  丑媳妇终是要见公婆的,小小的踌躇了一会儿,秦风还是推开了门,迈步而入.

  靠窗一左一右,摆着两张书桌,小文小武一边一个,正在提着毛笔写字,见秦风进来,脸上都是露出欢喜的神情,似乎想要跳起来,但却又强自忍住,嘴唇颤动,想要说话却又不敢开口,只是看一眼父亲,又转头瞄一眼母亲.

  闵若兮端端正正地坐在一边的小桌前,一手端着茶杯,一手握着书卷,似乎正自看得全神贯注,完全没有感觉到秦风进来的样子.

  秦风尴尬地笑了笑,走到小武的面前,看了看他面前的字贴,立时大赞道:”好,写得好,几个月不见,小武的字愈发的有筋有骨了,有乃父之风.”

  得到父亲的夸奖,小武笑得眼睛眯了起来.一边的小文立时将自己的字贴举了起来,秦风接过小文的字贴,连连点头:”这一笔小楷,比起你母亲也不遑多让了,厉害,厉害.”

  啪的一声,一边的闵若兮将手里的茶杯重重地放在桌上,寒声道:”不懂乱说什么,还有乃父之风,要是小武写出你那种狗爬字,我非得打断他的腿.”

  两个小家伙立时便收敛起了笑容.

  秦风呵呵地笑着,一手一个将两个小家伙拢到身边,低声道:”父皇给你们带回来了好些礼物,去找乐公.”

  两个小家伙看了一眼母亲.

  秦风立即道:”快去,父皇给你们作主.”

  两个小家伙对视一眼,同时转身,撒腿便向外面跑.

  “站住.”闵若兮嗖地站了起来,想将两个小家伙截住的时候,秦风的身体已经堵在了门边,挡住了闵若兮的去路.

  “两个小祖宗,慢点跑,别摔着了!”外面传来瑛姑的大呼小叫的声音,她竟然也跟着两个小家伙跑了.

  闵若兮没好气地盯着秦风:”都说严父慈母,你倒好,颠倒过来了,每每我教训孩子的时候,你就前来捣乱包庇,将来要是出了一个纨绔皇子皇女,都是你的缘故.”

  “哪有这么严重?”秦风笑嘻嘻地盯着闵若兮:”你这不是教训他们,你这是拿他们作伐,给我脸色看呢!”

  闵若兮气哼哼地看着他,”便是给你脸色看,又能怎样?拿来.”她伸出手去.

  “拿来什么?”秦风有些莫名其妙.

  “小文小武都有礼物,我的呢?不会没有吧?”闵若兮一脸的嗔怪之色.

  “有,怎么会没有?”秦风干笑几声,向前跨出一步,一把便将闵若兮抱进怀里,轻咬着她的耳垂道:”我不就是你最好的礼物吗?”

  不等闵若兮作出第二反应,一弯腰已经打横将闵若兮横抱了进来,大步便向内屋走去.

  “干什么?”闵若兮双拳在秦风身上乱捶,”大天白日的,你想干什么?”

  秦风嘿嘿地淫笑着:”今天朕要做一次昏君,朕要白日宣淫.”

  走进屋内,反脚一踢,啪的一声,房门已经紧紧地关了起来.

  片刻之后,屋内立时响起了一片喘息和娇吟之声.

  小别胜新婚,自然不知有多少激情需要释放.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屋里才终于恢复了平静.秦风满足地斜靠在床头,温柔地抚摸着怀中佳人的柔顺的长发和缎子一般光滑的皮肤.虽然已经年过三十,但闵若兮不论样貌还是身材皮肤,与二八佳人也没有什么区别.

  夫妻之间闹别扭,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多半便是床头打架床尾和,对于这一点,秦风毫不怀疑,更何况这一次的闹别扭,闵若兮表面之上很生气,内心里指不定还甜蜜得很呢!

  “从上京城回来之后,我觉得你与以前有了很大的区别.”闵若兮仰起还红晕满满的脸庞,看着秦风道.

  “的确是有些区别了.”秦风点了点头,以前的他是懵懂的,自从上京城看过那些笔记之后,沉睡的灵魂终于完全苏醒过来了,不论是说话还是做事,与以前肯定是有所区别的,别人或者看不出来,但对于天天一个被窝睡觉的枕边人,又如何瞒得过去?

  “是因为李清大帝吗?你和他是一个世界的人是不是,你会不会也和他一样随时准备离去?”闵若兮紧紧地抱着秦风,似乎生怕下一刻,怀中的人便会消失不见.

  秦风沉吟了一下,道:”兮儿,你放心,我要与你白头皆老,生同床,死同穴呢,我才不回去.”

  “你真是那个世界的人?”闵若兮敏锐地抓到了秦风语言中的漏洞,震惊地问道.

  轻轻地拍着闵若兮挺翘的臀部,秦风微笑着道:”也是,也不是.兮儿,这么说我不知你能不能听懂,或者我的灵魂当真来自李清大帝的那个世界,所以我能看懂他的笔记和一些随笔.但我又和他是不同的,我的灵魂到了这个世界,投胎成为了现在的秦风,但灵魂之中的大部分记忆都被封存了,我什么也记不得了,李清大帝的笔记就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这扇封闭的大门,让我记得了前生的很多的事情.也许是前世在黄泉之路上,孟婆忘了给我一碗孟婆汤吧,哈哈哈,这或者便是我的运气.”

  “人当真有灵魂吗?”闵若兮有些迷茫地问道.

  “就我来说,肯定是有的.”秦风点了点头.

  “哪你的前世是怎么样的呢?”

  “我的前世乏善可陈.不说也罢.”秦风笑着拥紧了怀中佳人,”对我来说,前生才是我的最爱.有一个爱我的妻子,两个可爱的孩子,一份可骄傲的事业,一生如此,夫复何求呢?兮儿,什么也不用想,这一辈子,我会陪你一起走完的.等咱们老死了,就让小武给他们做一副大大的棺材,将咱们放在一起下葬,如何?这一世啊,我就疼你,爱你,呵护你.”

  闵若兮突然伸手在秦风的肋下狠狠地掐了一把,”这就是你把谢家几个女儿凉在越京的理由?”

  “疼疼!”秦风嘶嘶的大叫起来,等到闵若兮住了手,不停地抚摸着刚刚掐过的地方的时候,才理所应当地点点头:”当然,我有你就够了,还要那些庸脂俗粉做什么?在你面前,我是兵坚甲利,在其它的女人面前,我可就要兵戈不举了.珠玉在前,你让我在瓦砾面前,如何提得起兴致?”

  闵若兮哧哧地笑了起来:”现在真是与以前不一样了,变得油嘴滑舌的.那谢氏女儿可是千娇百媚,你把他赐婚给了慕容远,可别后悔.”

  “有什么可后悔的.”秦风不以为然地道.

  “谢成很不满意啊,马向南哪边可是来信了,说谢成在他面前抱怨,谢成的夫人本来就住在越京城,更是进宫求见我哭得稀里哗啦,话里话外,都是不愿将女儿嫁给一个蛮人.”闵若兮有些忧愁地道,”强扭的瓜不甜,真不知道你这样做,是好还是坏?”

  “看不上慕容远?”秦风冷笑:”慕容远虽是一个蛮人,但一表人才,更是京师大学堂的优等生,治理一方,政绩着著,前程远大,他的父亲慕容海,是我的亲兵统领,如今已是放出去成为一营统兵大将,这样的亲事,他们还不满意,是眼瞎吗?”

  “都怪我以前说要将谢家女儿纳进宫来,与你相比,慕容远又算得了什么?”闵若兮叹道:”这一次你可是将我给害惨了,食言而肥,在谢夫人面前,实在没脸.”

  秦风哼道:”现在他们该识相一点,我这一辈子,是没准备纳妃了,如果他们拒绝了慕容远,我敢担保,这天下没有一家敢娶他们的女儿,这事儿,谢夫人不清楚,谢成该不会不清楚吧?你放心吧,用不着你多做什么,他们自己会找台阶下的.”

  “也只能如此了,谢家女儿如此了,其它几家,怎么办?”

  “当然会同样办理,等我寻摸一些优秀子弟,都将她们嫁出去,皆大欢喜.”秦风洋洋得意地道.

  闵若兮盯着秦风好一会儿,突然将脸紧紧地贴在秦风的胸膛之上:”这一生遇上你,是我最大的福气.”

  “我也一样呢!”秦风笑道:”没有你,哪有我的现在?兮儿.”

  “嗯?”

  “要不我们再努力一把,替小文小武才生几个弟弟妹妹?”

  “你不在的这几个月,我将舒宛召进了宫中,她正开药方给我调理身体呢!”闵若兮脸庞发烫,腻声道.

  “这就对了.”秦风大笑,两只手不老实地又一次上下游走起来.

  记住手机版网址:m.

  1677:床头打架床尾和 (第1/1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