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29:旧人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涔州郡府之内,岳开山干净利落地处理掉了一天的公务.对于现在的涔州而言,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公务可言.一场大旱,让今年的涔州几近于绝收,秦风那近乎神迹一般的祈雨,缓解了旱情,但也只是解决了人畜饮用水的问题,至于庄稼,也只是补种了一些冬小麦,但也要到明年才能收获.

  现在的涔州,全部靠外来的粮食撑着,利用以工代赈的方式,岳开山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挖掘运河的大工程.

  这条大运河并不是完全的无中生有,来自工部的大匠们,在一路勘测了地势之后,最终定下来的方案,将涔州原来那些干涸的河道或者荒废的河道几乎全都利用了起来.所以大部分的工程,其实便是疏竣原有的河道以及将这些河道连接起来,这便大大地减少了工作量.

  涔州地域很广,但人并不多,几十万人这一次几乎是全员上阵了.一大半人在开挖疏竣河道,另一部分人,却是在修路.

  涔州以前的道路是极其糟糕的,从无到有要修一条大道出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自从有了水泥之后,修一条好路,反而成了一件容易的事情.

  涔州大搞工程,这样的好事情,怎么会被大明那些无孔不入的商人所放过呢?无数来自大明本地的大商人们云集涔州,营州等地,哪怕是自己先期垫资也愿意揽上更可能多的工程.

  这些大商人当然不是善人,对于他们来说,像涔州,营州等地在商业之上基本上还是一张白纸,先期进入的人,自然可以在今后分得最大的一块蛋糕,而想要占领市场,自然要先在涔州人面前留下一个好映象,在涔州官员面前留下好映象.还有什么是比现在进入更能在涔州人面前刷好感的机会呢?要知道,现在可是他们最为困难的时候.

  大明本土的商业开发已经很深了,而楚地,一直以来就是商业很发达的地区,而且在这些地方,早就有先行一步的商人瓜分了地盘,留给后来者的空间着实不大,与其跟强大的对手在一个锅里抢食,不如去另外开辟一个新的领地.

  别看现在涔州,营州很穷,可一旦运河挖通,那就又是另外一个场景了.

  现在的涔州,就是一个放大了无数倍的工地.到处都在开工.

  岳开山要做的事情,其实就是关注工程的进度,然后调度从外面进入的各种资源再将他们分配下去.这对于他这样的才能的人来说,的确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工作了.

  所以他更多的时候,是奔波在各个工地之上.他希望能在明年开春之前,将工程的进度往前推进的更多一些.

  粮是人的胆,到了明年开春,就又是一个春播季了,万万不能误了农时的,到了那时候,可就没有这么多可用的人手了.

  总不能一直指望外地的支援.这对于岳开山来说,首先就是自尊心上受不了,当年他在昆凌郡,可是从一片废墟之上重新开始的,真要说起来,现在的涔州可比当时的昆凌郡条件还要好上一些.

  干净利落在地在最后一份文件之上签上自己的名字,边上的长史立即盖上了郡府的大印,将这份文件收到了一边.岳开山便站了起来.

  “马已经备好了,今天跑哪里?”长史问道.

  “去六合.”岳开山简洁地道.

  “郡守对那几台蒸汽机的兴趣还是那样大吗?”长史笑了起来,”这都已经去了三次了.”

  “兴趣如何能不大?”岳开山大笑,”有了这几台机子,我们的进度加快了不知多少倍,原来我以为至少也要在明年中,才能将小汤河与沮河连通,现在看起来,年底就能完成这个任务了.”

  “小汤河荒干了多年,河道几乎已经不存在,沮河本来今年断流了,但一场大雨又让他重新活跃了起来,但却也给我们的施工带来了难度.”长史有些遗憾.

  “不管怎么说,进度我是很满意的,这是一项大工程,三五年内,能全线贯通,我就很开心了.”岳开山笑道:”长史,你就瞧着吧,三五年之后,我们涔州,必然会变成西地江南的.”

  “下官当然相信.”长史大笑.

  “我走之后,郡府一应杂务就拜托长史了,大概十天吧,我就回来了.”岳开山道.

  “郡守尽管放心去,说起来,现在还真是没有什么事儿.”长史点头道.

  正准备离开之时,门外一名郡府卫士却是急匆匆地走了进来,”郡守,有人送来了拜贴,想要拜见您.”

  岳开山微微一怔,”又是那些商人?”

  卫士摇了摇头:”不像,看那模样,像倒是一个读书人.”

  “读书人?多大年纪?”岳开山接过了拜贴,扫了一眼,脸色都是陡地沉了下来,

  “四十出头吧!”

  拿着拜贴沉吟了片刻,岳开山吩咐道:”告诉那人,我马上要去六合视察工地,如果他愿意,那就与我同行吧,有什么话,路上说就可以了.”

  “是,郡守!”卫士躬身领命,匆匆而去.

  “怎么郡守您认识这人?”长史察颜观色,问道.

  岳开山点了点头:”一个老相识,多年没见了,不想竟然到了涔州.”

  “原来是这样啊!”长史呵呵一笑.

  岳开山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直奔郡府之外而去.

  外面,随行的卫士早已准备好了出行的准备,而在另外一侧,一个四十出头的读书人模样的中年人牵着一匹马,静静地站在哪里.

  岳开山大步走出了府门,远远地看着那人.

  “岳兄,多年未见,风彩依旧啊!”那人抱拳拱手,一揖到地.

  岳开山叹了一口气,还了一礼:”周岚兄,多年未见,你倒是显老多了.”

  “四处奔走,难得有空闲的时候,风餐露宿,自然显老了一些,不过心情却是极好的.”周岚微笑地看着岳开山.

  “一起走吧,边走边说.”岳开山翻身上马.

  周岚点了点头,也不废话,翻身上马,与岳开山并肩而行.

  在岳开山的示意之下,身后的卫士策马缓行,与二人渐渐地拉开了一段距离.

  “你怎么跑到涔州这里来了?”

  “怎么能不来?我们这些世家亡魂,如今除了你和周济云之外,可没有人能上得了台面了.”周岚收敛起了笑容.

  岳开山沉默了片刻,”怎么?你们的计划进行得不太顺利?”

  “的确不太顺利.”周岚苦涩地一笑:”当初我们选择的那一批青年才俊在大齐都是极出色的,但到了大明,明显的有些水土不服啊,大明的取官制度,与大齐完全不同,他们的所学在大明根本派不上用场,一切都得从头学起,但他们差不多已经定型了,虽然很努力,但在一次次的竞争之中,几乎全都败下阵来了.”

  “这一次的秋试考得不好?”岳开山问道.

  “岂止是不好,三十八人参加京师大学堂的考试,过关者只有一人.”周岚叹息道:”他们的文章自然是没话说,策论也不错,不过在格物,算学等科目之上一败涂地.不能进入京师大学堂,便只能去各郡的学堂就读,可这样一来,起点就太低了.”

  “周大将军哪里的人也发展得不顺利?”

  “岳兄,你比我更熟悉大明的军制,大将军哪里,原本的确是安排了不少人的,这些人都勇武过人,如果能在大将军麾下,只要稍加照顾,升迁便很容易,但今年秋上的一次大调动,我们的人被调得七零八落.原本我们以为他们已经暴露了,这是大明兵部有意而为之,后来才发现,大明兵部的这些调动根本就是成例,目的就是不想让一个大将军的麾下形成固定的一些势力.大明军队的各条律令,训练制度都是一模一样的,军队不管怎么调动,对于战斗力的影响力并不大,而且高级军官并没有大的调动.可是你也知道,我们的那些人都只是一些基层军官,到了别的将军手下,那在沙场之上战死的可能性就大多了.”周岚苦涩无比.

  “大明就是这样.想要在军队之中爬起来,就只能依靠实实在在的战功.”岳开山低沉地道.”不能想着走捷径.这一次你来找我,是想干什么呢?”

  看着岳开山,周岚突然兴奋起来:”岳兄,我们的那些人,在郡学里毕业之后,便只能先当吏,但现在有一个好机会啊,大明朝廷不是将郡府以下的选人用人之权交给了本地吗?如果我们的那些人能到你这里来,你岂不是可以简拔他们直接为官?”

  岳开山呵呵一笑:”你是想将涔州变成世家子弟的大本营吗?”

  “有何不可?”周岚压低了声音道:”涔州现在很穷困,但正因为很穷困,愿意来的人就少,空着的位子就会很多.而且运河一旦修通,涔州的条件将得到极大的改善,我听说了你有将涔州变成西地江南的宏愿,我也相信以你的能力,肯定能办到这一点.我们的那些子弟是有能力的,只要有一个供他们施展的舞台就行了,你也知道,跨出第一步总是最难的.他们来到这里为官,也能让你将涔州抓得更紧是不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