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32:享福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看着秦风一直趴在地毯之上写写画画,闵若兮有些奇怪.

  “你在干什么?”

  “设计一个卫生间!”秦风头也不抬地道.

  “什么?”闵若兮直接就没有听懂.

  “哦,准备设计一个茅厕.”秦风抬头看着闵若兮笑了一下.

  “啥?设计一个茅厕?”闵若兮卟哧一声笑了出来,”你是多么地闲地慌啊,一个茅厕还值得你写写画画了这么久?再者了,不过一个茅厕而已,你还能设计出花儿来?”

  “我就是准备设计出花儿来啊!”秦风咯咯地笑了起来,”你稍等一会儿,我快要完工了.”

  闵若兮靠在斜枕上,眯着眼睛道:”要是你的大臣们知道他们的皇帝陛下躲在后宫里搞这些事儿,不知道会怎么想?他们已经吵了好几天了,只怕就等着你去最后拍板呢!”

  “这一次我不去拍板.”秦风摇头道:”金景南的想法也不错,更重要的是,我希望借着这一件事,能让他确立自己的权威,这样,等到以后我去征伐齐国的时候,我的后方能做到稳定有序而不会陷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之中去.”

  听到秦风说到正事,闵若兮也郑重起来,坐直了身子,盘腿坐在床上.”政事堂现在金景南还无法完全控制局面?”

  “哪有这么简单.”秦风笑了笑,”其实政事堂还好说一些,下面各部各衙的官员以及地方官员的的抵触心理要更重一些,金景南以前毕竟是都御史,得罪的人海了去了.”

  “这样下去,会不会造成不必要的内耗?当初如果让方大治上会不会更好一些?”

  秦风摇了摇头:”非常时期用非常人.方大治的性子,注定了他不可能是一个杀伐果断的首辅,而现在,不论是融合楚地,还是推行我们的民生改革,以及接下来的征伐齐国,我都需要一个杀性重的首辅.”

  闵若兮叹了一口气:”可是这样一来,以后金景南的日子,只怕不好过.我是说咱们大明一统天下之后.”

  “作为一统天下过程之中立下大功的首辅,我会让他没有下场?再说了,当年王厚作下如此安排的时候,我也是承诺过他的.”

  “世事岂如你所想的那样时时顺心?很多时候都是迫不得已.”闵若兮道:”现在金景南替你干了那么多的脏活儿,到时候,你还不得不拿他来堵天下悠悠之口,这样的事儿,我可是见得多了.”

  “我与你见过的那些人不一样.”秦风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将手里的一叠稿子递给闵若兮:”来来来,看看我的设计,别说这些子事情了,越说越黑了,没的让咱们的孩儿在你肚子里听得胆战心惊.”

  闵若兮哈的一声笑了出来:”还在哪里那呢?只怕现在都还没有一个人样子?”

  秦风两根手指头一下子夹住了闵若兮的鼻子,左右摆了摆,”你敢说我的儿子没有人样子?”

  两人调笑了一阵子,只到闵若兮有些乏了,这才停了下来.喘息着的闵若兮靠在斜枕上,拿起秦风画的稿纸,看了起来.

  “这是什么?是茅厕吗?”闵若兮瞪大了眼睛.

  “当然是.”秦风得意洋洋地道:”我早就重新弄一个这样的卫生间了.你想想啊,我出个恭,旁边站着几个人,捧着毛巾的,拿着厕纸的,捧着温水的,就算他们不瞪着眼睛滴溜溜地看着我,我也拉不出来啊!”

  闵若兮大笑:”这个我早就知道,每一次你不都是将人赶出去吗?当了皇帝,还是不习惯这些,你也真是个没福享受的.”

  “我可没你那样好的心态.”秦风悻悻地道:”再者说了,以前用那种净桶,哪怕他们马上就收拾得干干净净的了,这屋里,不是还有股味儿吗?”

  “屋里熏了香的,能有什么味儿?”闵若兮有些恼了,绷着脸道.

  “我鼻子比较灵.”秦风摸了摸鼻子.”所以啊,我弄了这个.”

  “这是什么?”闵若兮指着稿纸上的一个东西问道.

  “马桶!”瞟了一眼,秦风道.

  “叫什么?”

  “哦,净桶.就是坐在上面出恭用的啊!”秦风指着上面的图纸给闵若兮解释了一遍,”是不是比以前的净桶要舒服得多,更重要的是,完事之后,一扳这个开头,哗啦啦一阵水来,便冲得干干净净.”

  闵若兮扁了扁嘴,”那这个又是什么?”

  “莲蓬头!”

  “干啥用的?”

  “淋浴啊!”秦风笑咪咪地道:”你吃过莲蓬吧?瞧瞧像不像,到时候开关一扭,水就从莲蓬头里这些小洞洞里喷出来,人就站在下面,想一想,那温润的水流过你嫩嫩的肌肤,是不是很爽快?”

  秦风伸出手去,抚摸了一把闵若兮.被闵若兮啪地一声将手打开.

  “还有这个啊,是浴缸,你不想站着冲澡的时候,那就将水放在这个浴缸里,洒上些花瓣,躺在里面舒舒服服的泡澡.看看,这里两个水龙头,一个用来放热水,一个用来放冷水,是不是很方便?”秦风指点着稿纸,逐一给闵若兮解释.

  “热水从哪里来?让人在外面烧?”

  “瞧你说的,以后咱们宫里要安是锅炉里,每时每刻,我们想用热水就可以用上热水.瞧见这些管道没有,等锅炉房建好之后,通过这些管道,热水便可以遍布皇宫的每一个角落.”

  “倒也的确很方便.”

  “当然.我准备马上找天工署要几个擅长建造这些东西的大匠来,要不了多长时间,所有的一切便能布置好了,你就等着享受吧!”秦风笑道.

  闵若兮定定地看着秦风半晌,”我先前说错了话.”

  “啊,你说错了什么?”秦风讶然道.

  “我说你啊,就是个没命享福的.现在看起来我是错了,不过出个恭上个茅厕而已,你为了舒服,就能弄出这一大摊子来,你不是享不了福,而是你要的和我们所想的,完全不一样啊!”闵若兮幽幽地道.

  “要想过得舒服一点,当然就要动动脑筋嘛!”秦风掩饰地一笑,”你要是没意见,那就这样干了.”

  闵若兮点了点头.

  秦风站了起来,准备安排乐公公负责去把这件事情做好,刚刚打开门,就看见乐公公正急步而来.

  “又出了什么事了?政事堂的人把狗脑子打出来啦?”秦风笑问道.他没有出宫,但还是让乐公公一直关注着政事堂这几天来的争议.

  “不是陛下,政事堂那边还争着呢,不过金首辅已经渐渐占据上风了.支持首辅的人倒是愈来愈多了.”乐公公笑道.

  “哦,看起来,还是懂事的人多一些嘛.方大治啊,这心眼儿真还得好好地磨练一下,宰相肚里能撑船,现在他还只能撑个小划子,比起权云来,相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儿啊!”秦风冷笑了一声.”既然没有打起来,你这么急跑来做什么?”

  “是国安部的田康田大人过来求见陛下.”乐公公道.

  秦风摸了摸下巴:”这段时间他一见我,准没什么好事.”将手里的一叠稿子塞给了乐公公,接着道:”去天工署找一些匠人,按图纸的要求马上做好.给你十天.”

  丢下这句话,秦风倒背着双手便往外面走去,剩下乐公公看着手里的稿纸瞪着两只大眼睛不明所以,翻看半天还是没有弄明白,只好拿着稿纸去求教皇后娘娘了.

  “陛下!”田康一脸惭愧地站在秦风面前,这一段时日,他在皇帝面前的主要表情,基本上都是羞愧了.

  “秦厉跑回去了?”瞅了他一眼,秦风淡淡地道.

  “他没有跑回去,我们在他回去的路上布下了天罗地网,他真要往那条路上走,除了落在我们手上,别无他路.”田康低声道:”他的行动,大大出乎了我们的意料之外.他竟然去了宝清,然后乘船出海了.”

  “确定?”秦风也略略有些吃惊,”秦厉是鬼影的重要人物,选择这个时候出海是为了那般?只怕不仅仅是为了摆脱你们的追踪吧?”

  “秦厉那样的人物,自然不会因为我们的追踪就逃往海外.”田康点了点头:”臣以为,他只怕是另外有任务,是想去马尼拉一带给我们找麻烦,此人制造麻烦的本领,不容小觑.”

  秦风皱起了眉头:”马尼拉一带我们已经控制了大局,卡努虽然还没有抓住,但也只是强弩之末,洛一水和陈慈他们并没有尽全力,也是存了利用此人继续与我们讨价还价的意思.雷卫过去之后,已经将卡努的活动范围一再压制了,秦厉过去,就能扳回局面,这是不可能的.”

  “臣担心秦厉策反的目标就是洛一水和陈慈.”田康咬了咬牙,道.

  秦风摇了摇头:”洛一水和陈慈又不傻.这怎么可能?”

  想了一会儿不得要领,秦风走到挂在墙上的地图之前,目光落在那片蔚蓝的海洋之上,看着那边蓝色的尽头,心中忽然一动.

  “田康,我记得上次你曾经有一份关于极西方那边的情报综述交上来,还记得其中的内容吗?”

  田康怔了怔,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记得,陛下.我们大明这些年来,已经有胆大的商船开始自行拓展海外航线,最远的已经到了极西之地,他们回来之后,带回来了那里的一些情报,不过他们也仅仅到了外围而已,所得有限.好像是那片大陆的战争,已经快要结束了,一个被称为猛虎王朝的国家,已经快要统一那片大陆了.”

  秦风眼晴闪亮:”我这位本家的真正目的地,恐怕是这片大陆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