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692:实验场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因为工作上的事情,不开心,真得很不开心.)

  李守贞小心翼翼的从面前的十个椭圆形的陶罐尾部剪下了一小截细细的引线,将他们凑到了火折子上,看着引线哧哧地燃烧着直至成为了灰烬,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抬起头来,看着身边的几个士兵道:”没问题.可以放心使用,但给我记好罗,投掷的时机一定要把握好.”

  “明白,李校尉!”几名士兵齐声答应.一人拿起两个陶罐,走向了各自的位置,李守贞吸了一口气,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目不转睛地盯视着自己的手下.

  每一次试验新武器的时候,他的一颗心都是提在嗓子眼儿上的,因为这几个月来,他带来的一百名麾下,已经有八个葬身在自己手里的这种武器上了.

  这种武器的威力,到现在仍然让他心有余悸.

  李守贞隶属于中央战区大将军黄豪的亲兵营锐金营.作为一名前途远大的校尉,他对自己的未来是充满信心的.刚刚二十六岁,便已经成为了一名校尉,可以说成为一名将军,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当然,前提是他能在战场之上立下战功,而且在战争之中能活下来.

  要知道,一旦战事爆发,损伤率最高的就是他们这样的基层带兵校尉.作为和尚黄豪的亲兵营,他们的消息,总是要比其它的人更灵通一些.眼下大明看似一片平静,但在平静之中,却是在蕴酿着一场更大的爆发.

  明齐之战,不可避免.

  李守贞曾经在轮到自己值勤的时候,亲耳听到中军大堂内,那些将军们在激烈地讨论着一些作战事宜,包括怎样将中央战区的部队,物资以最快的速度投入到战场,兵力如何调配,各部之间如何衔接.这让他明白,高层的将军们,从来都没有懈怠过,这样的讨论,几乎每隔上一段时间就会来上一次.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盼望着这一在快些到来的时候,一道命令下来,他便带着精选出来的一百名大汉,到了这个鬼地方.

  说这里是鬼地方,是因为他们现在所处是在一个深山的峡谷之中,四面群山环绕,中间的谷地,被开辟了出来,在靠近山脚的地方,修建了一排他们居住的房屋之外,其它的地方,便空荡荡的一无所有.

  最开始的时候,他们的训练任务,居然是扔石头.

  锐金营的士卒们个个膀大腰圆,他们平日里的制式装备,便包括了背上背着的几柄投枪,腰里挂着投斧,与敌人战斗之时,最先飞出去的便是他们背上的投枪了.投掷石头,对他们完全没有难度,像李守贞,能将训练时用的那种约半斤重的石头投出去七八十步之远,他麾下的士兵纵然差一些,但投上五十六上步也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李守贞很不解,但一个军人的自律,让他尽力地去约束麾下士兵们的不满.大明士兵的军纪是异常森严的,他们也很习惯这一点,但到了这里,就不能用简单的规纪森严来形容了,简直就是苛刻.李守贞觉得他们就像是一批犯人被关在这里,不能离开围墙圈起来的范围,这里拢共也就只有数亩大小.不能给家里写信,写了也没人给你送.当然,更没有假期.

  士兵们的不满自然是有道理的,如果是执行特殊的任务倒也罢了,可他们到这里后,居然扔了小半个月的石头.接下来,又开始练习仍一些土疙瘩,这些土疙瘩都被做成了椭圆形,比较奇怪的便是土疙瘩后面插进了一条长长的引线,需要点燃之后再扔出去,这个时候就有要求了.

  土疙瘩在落地的时候,引线必须要刚刚烧完.这就有些难度了,每个士兵投掷的远度不一样,这就需要士兵对手里的引线燃烧速度有一个正确的估计.

  这样的训练,持续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到了此时,李守贞确信,他们肯定是在为一种新武器的投入使用而做着准备,而这种新武器,就是投掷使用的.

  只是不知道他的威力如何.不过一看看这保密的架式,便大致可以猜出一个大概来.

  这让他有些兴奋.而士兵们到了此时,也有些明悟了,那颗不躁动的心,才算是安定了下来.这里虽然苦了一点,封闭了一点,但除了薪饷之外,额外发给他们的补助可是薪饷的数倍.更重要的是,他们是这种新武器的第一批使用者.

  但李守贞真得的是没有想到,实验这种新武器,有时候是会要命的.

  在经过一个月的训练之后,他们对于引线的燃燃速度都有了一个大致的准确的估计,基本上都能做到上面的要求.直到此时,他们终于见到了那种在心中期盼已久的东西.

  一个个椭圆形的陶罐后面垂着一条尾巴.

  李守贞作为领队军官,第一个使用这种新式武器.点燃,在心中默默数了几个数,然后用力投掷了出去.

  在那个陶罐落地的一瞬间,剧烈的爆炸声,火光的爆闪声,伴随着烟雾的升腾让包括李守贞在内的所有人都惊呆了,一个个木雕泥塑般的看着前方作为靶标存在的那些木头人.

  基本上已经个个断折或者四分五裂了.

  那些带着武器来的大匠们,却一个个淡定得很,在爆炸发生之后,他们便一涌而上,冲到了爆炸的地方,有的趴在地上检测着,有的拿着小本本在记录着.连那些折损得乱七八糟的木头人,也被他们当作宝贝一样的收走了.

  从哪以后,他们几乎每隔几天都会带着一些这样的东西来.当然,交到他们手里的这种被他们称呼为投弹的武器,基本上都是花样百出的.

  最让李守贞刻骨铭心的就是那一次的事故.

  整整一个小组八个人,在一场爆炸之中,没有一个能活下来.

  问题就出在引线之上.

  一两个月的训练,使得他们已经熟悉了引线的燃烧速度,然而那一次的引线,燃烧的速度比起他们平时常用的竟然要快了数倍,当几名士兵还在按照往常的速度操作之时,恐怖的爆炸便发生了.

  这个小组所在的投弹点,几乎被夷为平地.

  在那件事情之后,李守贞听说有数名制作这种引线的工匠们被处死.据说是他们违反了制做这种引线的规范造作程序.

  这让李守贞心中的愤怒稍稍平息了一些.制作武器的匠人们如果不认真的话,在战场之上,真的是会害死人的.

  而李守贞不知道的是,数名匠人虽然被处死了,但制作这种快速引线的技术,却被保留了下来.

  从那以后,李守贞便养成了一个习惯,在拿到这种投弹以前,他总会实验一下这种引线的燃烧速度,哪怕送东西来的人再三保证绝不会出问题,他也没有改掉他的这个习惯.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这一次送来的陶弹,又有了新的变化,外部不再是光滑一片,而是刻画成了一个个的圆形的图案,这使得这个陶弹的外观异常的漂亮.

  一次次猛烈的爆炸之后,李守贞陪着那些大匠们到了爆炸的地点.

  在经历过了无数次的实验之后,李守贞对于这些也已经有了相当的经验.

  “这一次的东西要好上不少!”看着镶嵌在那些断裂的木头人身上的一块块瓷片,再在地上寻找了好一会儿子,两手空空的他看着那些匠人道.

  “的确是好上不少!”大匠也显得很兴奋.”李校尉,感谢你多次提出来的建设性的意见,这样制作的弹体在爆炸之后碎烈均匀,既不会出现被炸成粉末,也不会单纯地被炸成两三瓣从而使得杀伤力大减.”

  “能为大匠提供一点点思路,是我的荣幸.”李守贞谦逊地道.

  “李校尉,等一下你跟我们走,秋大人要见你.”大匠一边检视着那些木头人,一边对李守贞道.

  “秋大人?”

  “就是大明兵器研究院的主事秋大人.”大匠笑着道:”你见过霹雳火,弩机这些东西吧?这些便都是秋大人研制出来的,你现在正在用的这些投弹,也是秋大人的杰作.”

  一听到是这些东西的研究者,李守贞顿时肃然起敬.一名上过战场的军官,当然知道犀利的武器对于他们的帮助,战争的胜利,虽然不完全取决于这些武器的厉害程度,但却能在很大程度上增加获胜的机率.不管是霹雳火还是弩机,都曾在战斗之中成为他们手中最厉害的杀手锏.而现在,似乎这位秋大人又弄出了更恐怖的东西.作为一名军人,他当然懂得他现在几乎每天都要用上几枚的这东西的厉害.

  “你上过战场,打过大仗,又在这里呆了好几个月,对投弹的特性的了解,不会比我们这些匠人差,因此秋大人想要见见你与你详谈一下,看看你们前线的军人,对于这种武器的使用有什么建议,说到底,这些东西要你们觉得好用,那才是好东西.”匠人笑着道.

  “秋大人明察秋毫!”听着这话,李守贞对这位秋大人的好感,立时便又上升了几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