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43:走回去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今天去页面看了一下,突然发现自己有了一个盟主,泪流满面啊!感谢书友泛蓝ph,自2003年开始在起点写书,到现在十五年了,你是我的第一个盟主呢!鞠躬感谢,你让现在的我,浑身充满了力量啊!)

  樊昌凝视着站在眼前的两百名新兵,眼神从他们的的面孔之上一一掠过.这便是接下来三年里,要与他朝夕相处的战友了.

  “樊大胡子,人交给你了啊!二百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送新兵过来的军官重重拍了一把樊昌的肩膀,笑嘻嘻地看着他.

  樊昌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很有问题.

  一把抓住那个准备开溜的军官便拖到了一边.

  “说,怎么一回事?”他回头扫了一眼那边站得笔挺的二百条汉子.

  “什么怎么回事?与过去不一样吗?”军官一脸的无辜.

  樊昌恶狠狠地狼一般地盯着他,”你他娘的是不是以为我是瞎子?这里头,起码有二十个,是他娘的新兵吗?新兵被老子瞅一眼,一个个差不多要酥半边身子,这些人他妈的从哪里来的.”

  军官干咳了一声,压低了声音:”樊大胡子,跟你说明白话,我不知道,只是奉命行事,反正他们是以新兵身份进来的.你呢,就当新兵管着不就行了呗!”

  樊昌呸地一声重重地吐了一口唾沫,”真他娘的让人恶心.这日子没法过了.”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了呗!”军官苦笑着道.

  樊昌斜了他一眼,”老子发现你去了新兵训练中心之后,以前的那股子血性他娘的也没有了,以后千万别上战场了,去了你会死的.”

  “操你娘的樊大胡子,你什么乌鸦嘴啊,就不盼我点好是吧?”军官大怒.

  樊昌气呼呼地转身走到了二百新兵面前,眼光长久地停留在其中的一些人脸孔之上,那些人脸上毫无表情,与樊昌直视,丝毫不惧.

  这是新兵?樊昌只觉得自己的大胡子一根根都快要向上竖起来了.

  “跟老子走.”他怒吼了一声,本来应当还要说点什么的,但这一刻,他是什么心情也没有了.

  抚远营装备仓库,士兵们正在往一辆辆马车之上装着物资,这些都是配发给新兵的武器以及相应的装备,各部领了新兵之后,都会在这里将属于本部的一些物资顺便带回去.怒气冲冲的樊昌带着闵齐和两百名新兵一直走到了这里,便如同钉子一般地扎在一边,看着其它部队在哪里忙活着.

  “樊将军,我们的马车呢?”致果校尉闵齐走到了樊昌身边,低声问道.

  樊昌斜了他一眼,冷冷地道:”没有马车.”

  闵齐一楞,看着别人马车上那高高垒起的装备,有些吃疑地问道:”没有马车,我们怎么将东西带回去?”

  樊昌这一次是看都懒得看他了,”没有马车,东西就带不回去了吗?我们没长手长脚?”

  闵齐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樊昌.

  一个个樊昌熟悉的军官们赶着马车离开这里,笑嘻嘻地与樊昌告辞,看着他麾下的那些新兵,眼中都流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很显然,他们都知道樊昌想要干什么,事实上,这也是樊昌这些年来一直的规矩.

  抚远营下,练兵最凶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樊昌,另一个就是驻扎在湘溪的绰号覃野猪的将领了,当然,与之相对应的是,这两支部队的战斗力也是最为强悍的,要不然,也不会是这两支部队一个驻扎在昌渚,一个驻扎在湘溪了.这两人可是抚远营将军王筠的心头肉.这一次覃野猪麾下没有退役的老兵,要不然,这两支部队在回去的路上,必然还是要明争暗斗一番的.

  守备仓库的军官似乎也早就知道樊昌的习惯,也不理会他,等到其它人都离开之后,这才走了过来,指了指一边空地上堆集着的大堆物资,笑道:”跟以往一样,都给你放在哪里了.”

  “多谢.”樊昌冲他点了点头,回头横眼看了一下自己麾下的这两百新兵,冷然道:”跟我来.”

  带着两百人走到那小山跟前,这才转过身来,看着他们道:”在新兵训练中心,想来你们该接受的训练也都接受了,也该知道怎么做,我就不废话了,现在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从这里到昌渚,二百三十里路,没有马车,没有马匹,你们只有一双脚板.不要以为你们通过了新兵训练中心的筛选,便已经成为了大明军队的正式一员了,你们还有关口要过,过不了这些关口,老子才不会要你们,会直接把你们退回去.”

  此语一出,二百新兵中的绝大多数都是脸上变色,没听说还有这一茬啊!樊昌冷眼旁观,果然,在这些人中,那些一眼就能看出不一样的人,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樊昌心中冷笑,现在他已经看得清清楚了,队伍之中的确有整整二十个人,虽然看起来年龄不大,但他娘的那里就是新兵了,那一身的久在行伍里沾染而出的煞气,樊昌只需要瞅一眼,便能看出来他们的与众不同.

  他们想干什么?无非就是自己身边的这位致果校尉了,现在大明的那些大人物们,当真是神通广大了啊,手伸到够长的.自己刚刚赶走了两个,这倒好,一下子来了二十个,而且还让自己根本就没有法子赶.

  这些人一看就是骄兵悍将,更重要的是,他们的素质,只怕比自己麾下那些家伙还要强出不少.

  “反正老子要针对的又不是你们.”樊昌在心里冷笑着:”你们自然是受得了,没问题的,但老子身边这位细皮嫩肉的家伙,他能受得了?”

  “所有人,着甲,持兵!”指着那小山一般的装备,樊昌冷然道.

  新兵们发着楞,樊昌也不理会他们,自己率先走到了其中,找出了一套盔甲,自顾自地便往身上套去,他的两个卫兵也是有样学样.闵齐在一边楞了一小会儿,也走了过去,找出一套盔甲,一样样地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一柱香功夫过后,两百名新兵便全副武装起来,人人身着甲胄,腰胯佩刀,手持长枪,而那堆小山也减少了一半.

  樊昌看了一眼闵齐:”你是这二百新兵的长官,现在由你来给他们进行分组,然后将这里所有的东西都要扛走,一根针也不能留下来,今天,我们要连夜赶路.当然,如果你们带不下也没有关系,不过路上要是没得吃,没地儿住,那就只能忍着了.听好了,这一路之上,可不要想着住军营,吃现成的了,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闵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樊将军,这是惯例,还是只是这次是这样?我看其它部队并不是这样的.”

  樊昌呵呵一笑:”当然是惯例,老子不管别的部队是怎么样的,老子的部队,一直都是这样的,要是不信,你可以去问问这里管库的军官.”

  接下来他压低了声音,不无恶意地道:”这一路之上,有的是苦头吃,你要是觉得受不了,现在就可以去大将军府哭诉,给你重新安排一个地儿,怎么样?”

  闵齐脸色一黑,默不作声地转过身,走向了那些不知所措的新兵.

  樊昌冷眼旁观着闵齐的安排,不出他所料,那二十个与众不同的家伙很快便聚集到了闵齐的身边,然后很快地,新兵们便被有条不紊地安排了下去,新兵们被分成了十个小队,每队二十人,每一队之中,都安插了两个老鸟.

  地上的物资很快就被分配了下去.

  樊昌走到闵齐跟前,看着身上空无一物的他,冷冷地道:”作为带队军官,首要的第一条,便是身先士卒,你觉得自己两手空空,行吗?”

  两眼扫了一下,一伸脚,将一个箱子扒了过来,”扛上!”

  那是一箱子弩机的弩箭,全铁打制的,每一箱子装着大约两百枚,重量超过了五十斤.

  不看闵齐的脸色,樊昌自己一弯腰,提了一箱弩箭,扛在自己肩上,转头对着管仓库的军官道:”老金,老子的马暂时留在你这里,回头有人来骑回去,好好替老子喂着,别饿着他啊!”

  “每一次接新兵,老子就会成为你的马夫!”姓金的军官笑骂了一声,却仍是去将几匹马都牵走了,当然,也包括闵齐的马.

  闵齐注视着扛着弩箭箱子大步前行的樊昌,沉默了片刻,弯腰也扛起了一个箱子,大步跟上了樊昌.队伍之中,有人想要上前,却被另外一人拉住了,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

  大将军府,野狗与王筠两人正在听着樊昌接兵之后的每一点动静,听到闵齐将要扛着重达五十斤的弩箭箱子走数百里路,都是面面相觑.

  “这樊昌,这么狠?”野狗瞠目结舌.

  “他一直都这么狠,要不然也不会成为我麾下最能打的将军.”王筠点点头:”我只是有些担心,他的花样儿绝不只这些.大将军,要不要我出面制止一下.”

  “既然是惯例,当然不能制止.”野狗摇头道:”齐王殿下本来就是来历练的,让他见识一下如狼似虎的军队是怎么炼就的,也不错.”

  “我就怕齐王殿下就此恶了樊昌,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将领.”

  “你觉得我们大明未来的皇帝陛下就只有这一点肚量?”野狗哧哧地笑着:”虎父岂有犬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