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45:夜袭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樊大胡子,这趟活儿看起来有些麻烦啊!”一个脸上有着一道刀疤的汉子,盯着远处一个小小的营盘,摇头道:”看起来防卫很森严,而且很有法度啊,不会是你小子挖了坑让我往里跳吧?”

  看着刀疤汉子那狐疑的眼光,樊昌轻笑道:”驴子拉屎外面光,徒有其表而已.战斗力不堪一击,章晃晃,你带着你麾下一百个身经百战的剽悍之师,不会还收拾不了两百个新兵吧?”

  “老子叫章晃,麻烦你把最后一个字去掉.”刀疤汉子恼火地道.

  “好的,章晃晃!”樊昌连连点头.”我跟你说过了,这支队伍里,他娘的有一个贵公子,背景深得很啊,居然通过什么手段,弄了二十个老兵冒充新兵进来,目的嘛,自然是保护这位贵公子.他娘的,老子们在前线上杀死杀活,可不是让这些贵介公子来渡金的,老子非得将他们赶回去不可.”

  “那小子叫什么名字?”

  “闵齐!”

  “老子在越京城也呆过不短时间,没听说有姓闵的高官贵人啊,不会是皇后娘娘的娘家人吧?”章晃晃突然犹豫了起来,”樊胡子,我看还是算了吧!”

  “是皇后娘娘娘家的人又如何?我们这是练兵,历练,要是这小子受不了苦自己跑回去,那可怪不了我们.”樊昌哼哼道.”我就不信,你看得惯这样的事情.”

  “看不惯是看不惯,不过如果真是皇后娘娘家的人,那二十个老兵,莫不是烈火敢死营出来的吧?”章晃仔细打量了一下那小小的营盘:”娘的,越看越眼熟,这定然就是烈火敢死营的风格.”

  “你是章兵部的亲兵出身,跟烈火敢死营干过架,他们当真有那么厉害?”樊昌有些不服气.

  章晃耸了耸肩:”当真很厉害,真是干不过,演习的时候,咱们整整三千人呐,被他们一千人干趴下了,这不得不服.”

  说到这里,他突然笑了起来:”不过这里只有二十个,还带着一百八十个新兵崽子,那就大不一样了.这生意,老子做了,樊大胡子,你欠我的人情,可记清楚了.”

  “不会忘,今年全营大较的时候,咱俩合伙,把覃野猪干下去.然后老子输给你,让你当一回老大,老子老二,让覃野猪去当老三.”

  “一言为定.”章晃嘿嘿地笑着:”真要是烈火敢死营的家伙吧,老子揍他们那是没有一点心理负担啊,想当年,老子们可是被他们欺负惨了,被打翻在地还要碾上几碾啊.今天老子要报仇了.”

  “小心一点,这一段时间,他们被老子欺负得狠了,便拿那帮子新兵蛋子出气,还别说,这帮新兵被他们操练得很不错了.”

  “放心,老子在越京城的时候,跟烈火敢死营的人打交道多了,每年都要跟他们演习好几次,他们那一套,老子熟得很,再说了,这些来的人,了不起是敢死营的兵,收拾不了老的,还收拾不了小的啊!”章晃阴笑着,”你先在一边看热闹吧,等结束了,你再来收拾残局.”

  小小的营盘之内,闵齐作了最后一遍巡查之后,疲惫地回到了自己的帐蓬之内,作为一名致果校尉,当然还没有资格独享一个帐蓬,所以他仍然与两名士兵一齐住.

  离开桃园郡,已经小半个月了,这半个月,闵齐过得痛苦无比,作为一名致果校尉,他对这两百名新兵负有全部责任.樊昌虽然也跟着,但除了收拾他之外,其它时间一言不发,既不会出言指点,也不会代他下令.

  当他说话的时候,往往就是闵齐做错事情的时候,而闵齐迎来的,自然是劈头盖脸的一顿痛骂.闵齐恼火归恼火,有时候甚至恨不得宰了樊昌,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一路之上,他学到了太多的以前根本接触不到的东西.

  带兵,原来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简单啊!跟书本上的,跟那些统领千军万马的叔叔伯伯们所说的很不一样啊.

  闵齐自然不知道,他所接触的那些人,都是大明的高级将领,这些人早就脱离了最基础的东西,看到的,想到的,每日所做的,都是大战略方面的事情,即便偶尔谈到一些战术上的东西,也跟闵齐现在所接触的完全不一样.

  这些人,早就脱离了这个范畴了,不是他们不懂,而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必要去做这些事情了.

  他的皇帝老子秦风,在立国之前和立国之后,就没有打过败仗,平常跟他所讲的,也都是一些高屋建瓴的东西,辅国公权云不懂军事,传授给他的都是如何治国理政,跟基础的事务更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如果闵齐跟樊昌来谈谈战略方面的事情,保管让樊昌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如果他跟樊昌说这些平时带兵的鸡毛蒜皮的事情,那闵齐就完全不懂了.

  闵齐自然还搞不清楚这里头的差别,在痛恨樊昌的同时,倒也佩服这家伙懂得东西很多.

  累归累,但闵齐终于还是在每天的苦难之中找到了一些乐趣.亲身参与这些事情,让他对军队的确有了更多的了解.他甚至有时候很得意地想着等回到越京城之后,要拿自己这段时间学到的东西来好好的与父亲较量一下.

  当然,如果他真这么做的话,一定会被他的父亲打得更惨,他们皇帝老子不是不会这些事,而是现在没有必要做这些事了.

  真要论起来,樊昌现在让闵齐自己去体会到的那些东西,在当年秦风的眼中,只怕也不过是一些小儿科罢了.

  连盔甲也没有脱,闵齐就将自己重重地掷在毯子上,疲乏地闭上了眼睛.

  外头隐隐地传来了卟的一声闷响,疲惫的闵齐没有觉得什么,与他一齐住的两个士兵却是在同一时间腾地坐了起来.

  “怎么啦?”眼都没有睁,闵齐问道.

  两名士兵摸出了佩刀,一个走到了帐蓬门口,揭开了一条缝向往张望着,另一个则走到了闵齐身边,小声道:”校尉,有些不对,好像有敌袭.”

  闵齐震惊地翻身坐了起来:”怎么可能?”

  蹲在帐蓬门口的士兵嘴里开始了倒数.五,四,三,二,一.五个数字数完,他的脸色已经变了,回头用力地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我们安排的暗哨应当发出信号,但并没有,这只能说明一件事,他被收拾了.”士兵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两人看了一眼闵齐,有些迟疑不决,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做.也就是这小小的一个犹豫,外头突然爆发出了一阵呐喊之声.

  两人不再犹豫,一把拖起闵齐,就准备往外闯去,闯出帐外,三人都是傻了眼儿.

  一群蒙着脸的彪形大汉已是闯进了小小的营地,与他们想象不同的是,这些人,手里拿着的不是兵器,而是一根根的棒子.

  整个营地已经乱了套.那些新兵虽然也没有卸甲,虽然手里拿着刀枪,但在这些持着棍棒的大汉手下,完全就跟婴儿一样孱弱,三下五除二就被打倒在地.那些被闵齐分到各个小队去的特殊士兵,既要自保,又要照顾自己的麾下,手忙脚乱,顾头不顾腚,勉强支撑得几下,便也被摞倒在地.

  “又是樊大胡子搞得鬼!”闵齐愤怒地大叫起来,抽出腰间佩刀,便冲了上去.

  “校尉!”两个士兵大急,这些大汉拿着的虽然是棍棒,但敲在身上,那也是能伤筋动骨的.

  三人一头扎进了混乱的战斗之中.

  侥幸没有被击倒的十数个特殊的士兵,看到闵齐出现,立即放弃了自己的小队,突破了层层阻厚,聚到了闵齐的身边.却也只剩下十一二个了.

  “放下刀子!”闵齐咬着牙,脚尖一挑,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以为我锋矢,揍他们.”

  闵齐咆哮着挥舞着棍子冲了上去.

  真要论起打架的功夫,闵齐其实并不差,传授他武道的人,随便拎一个出来,那都是这天下最顶尖儿的人物.此刻愤怒之极的他如同一只小豹子一般,带着十一二个士兵扎进了蒙面大汉群中.这个时候这些士兵也总算是反应过来了,这些蒙面大汉,无非又是他们那个将军找来收拾他们的人了.

  闵齐虽然勇气可嘉,武力也不错,但拢共十一二个人,碰上了百余个强悍的边军有组织有预谋的攻击,仍然是如飞蛾扑火,没有抵挡多少回合,便被一一敲倒在地.

  闵齐被几根棍子压在地上动弹不得,却仍然倔强地昂着头.愤怒地吼道:”樊大胡子,我跟你没完.”

  “哟呵!”蒙着面的章晃从外围走了过来,刚刚那十几个家伙的作战风格,毫无疑问是来自烈火敢死营,现在他们一一被击倒,倒是让他觉得大大地出了一口恶气.此时晃荡过来,看着倔强挣扎的闵齐,他大笑道:”拿根火把来,让我看看这个敢直呼上司绰号的家伙长什么样儿?”

  此时,整个营地两百新兵,已经尽数被打倒在地了.

  一根火把举到了闵齐的脸前,照亮了他那张愤怒的脸.

  章晃的笑声如同被扼住脖子的鸭子一般戛然而止.

  然后他跳了起来.

  “撤退,全军撤退!”他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起来狼狈地向外跑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