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47:绝不允许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秦风翻看着一叠叠来自桃园郡的关于儿子的报告,开心的哈哈大笑.这些报告事无巨细,连最普通的对话也被一一誊录在上,合在一起,倒似是一本厚厚的小说了.

  “这小子从小就没有受过什么苦,我让他去基层历练,他还以为很轻松呢,哈哈哈,这下子吃到苦头了吧?”秦风乐不可支地拍着大腿.”这个樊昌是一个妙人儿呢!明明晓得儿子的身份背景不得了,居然还变着法子的折腾他呢.”

  坐在边上的田康轻笑道:”他是变着法子想让齐王殿下知难而退,自己打退堂鼓离开他的部队,却不想殿下性子执拗得很,吃了苦头之后,便更不想走了,一心想要找回场子来.”

  “能理解能理解.”秦风连连点头:”想当初,皇后还是楚国公主的时候,也到我那敢死营去,我也是巴不得她赶快离开才是最好了.一支部队里,呆着这样一个人物,对于主官来说,那可真是上不得下不得,坐卧不安呢.不过那时我想尽了法子也没有把皇后赶走,现在这个樊昌手段更狠,却也没有把武儿赶走,嗯嗯,颇有乃母之风.”

  “齐王殿下这一次可真是遭了罪了.最后一场夜袭,当真是被打得鼻青脸肿.”田康笑道:”要不是那个章晃最好认出了齐王殿下,只怕齐王殿下还要被胖揍一顿.”

  “这个章晃也很不错啊,一百多人,便能将有二十个烈火敢死营士兵压阵的队伍打得全军覆没,王筠麾下还是有不少人才的嘛.以前听说过樊昌,还有一个叫什么覃野猪,是绰号?现在又多了一个章晃.”

  田康点头道:”这些年来,王筠一直驻扎在桃园郡,与齐国人的争斗就没有停止过.手下的人自然是越打越狠,越打越强.现在最能打的就是那个覃野猪了,所以驻扎在湘溪,现在哪里也是双方新兵较劲的地方.樊昌更稳重一些,所以驻扎在昌渚,那里是双方交易的最大市场,章晃是作为樊昌的支援部队而存在的.”

  “兵,真是要越打,才越狠.你瞧瞧,烈火敢死营的这些年轻人,这些年究竟还是经历的战斗少了,出去就挑不起大梁了.要是放在以前的那些老兵,怎么会让章晃如此轻易得手?”秦风摇了摇头.

  “陛下,这些前线边军的鬼魅伎俩多着呢,他们为了打胜仗,那是无所不用其极,烈火敢死营现在更大的作用,体现在卫护陛下安全之上,他们不需要这些阴谋诡计,只需要能堂堂正正的击败对手就好了.他们出手的时候,也就是陛下出手的时候,而陛下出手的时候,只怕差不多已经大局已定了吧!”

  秦风呵呵一笑:”你说得不错啊,越往后,战斗力最强的烈火敢死营就会愈褪化,即便是现在,如果让他们堂堂正正地与大明任何一支军队对垒,他们仍然能战而胜之,但要是放在湘溪,或者横断山脉这种地方,他们就不见得能稳操胜卷了.”

  “烈火敢死营还是有不少老将压阵的.”

  “不说他们了,正如你所说的那样,烈火敢死营以后出手的机会越来越少了,也许平齐之战,将会是他们最后一次出场了.”秦风摆了摆手,将那些厚厚的报告收了起来,”待会带回去与皇后一共欣赏.”

  “陛下,桃园乌正廷那边,来了一份报告,但语焉不详,似乎是秦厉之事,有了一些新线索,正在跟进之中.”他皱了皱眉头:”乌正廷是一个谨慎的人,既然说有了线索,但又含含糊糊,臣怀疑这里头有什么猫腻?”

  “你怀疑他在私下里搞什么动作?”

  “乌正廷上一次在秦厉之事上失了手,一直耿耿于怀.”说到这里,田康讪讪地笑了笑,”其实臣也耿耿于怀.我有些担心乌正廷想扳回这个面子来,所以有些线索,他想暂时捂着,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秦厉出海一事,必竟牵涉甚大,臣有些担心.毕竟乌正廷在桃园一隅,看不到全局.”

  秦风沉吟道:”秦厉已经出海,雷卫那边到现在也没有消息传回来,恐怕又会给他溜到,但就算他到了西方,一时之间,只怕也甚难有所作为.剩下的那些人,先让乌正廷去折腾,翻不了大局.你最近还是要将注意力放到楚地去.新式的工厂马上要在扬州等地上马,这里头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必然会引起极大地震动,必竟这是掀人饭碗的事情.由蒸汽机作为动力的工厂,是瞒不了人的,那么大的家伙,那样大的动静,是个人都能打探出消息来.我觉得曹辉吧,也肯定会将注意力集中到这一件事情上来.所以接下来,双方较劲的地方,只怕会在楚地了.”

  田康点点头:”陛下所虑甚是,其实我们已经在哪里有所布置了,以前一直养着的一些钉子,最近也开始活动频繁,以曹辉的德性,岂会放过这样大兴风浪的机会.”

  “这些钉子,只怕是障眼法?”秦风提醒道:”曹辉此人,我甚是清楚,他手下一个秦厉,便已经不同凡响了,此人就更加厉害了.”

  “是,臣从来不敢小视于他.”田康笑了笑:”一个能与郭公扳手腕的人物,我一向把自己放得比他低,对上他,就是小心小心再小心的.那些钉子,肯定是障眼法,是浮在水上的冰山一角,大头当然在水下.”

  “你觉得他会怎么干?”秦风问道.

  “臣觉得,有一件事,他必然会做,那就是煽动那些被打碎了饭碗的从事丝绸行业的工人闹事,这是最简单,也是最节省成本的事情.而这,也是我们最担心的事情.”田康道:”做到这些事情并不难,他只需要动用那些明面上的人手就可以了.”

  “你觉得工人闹事是必然?”

  “是.”田康道:”您想想,任何人被敲了饭碗,吃饭没有了着落,看不到自己的前景,都会惶恐害怕的,这个时候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之下,便会形成乱潮,也许这些人只是想向官府讨一个说法,但如果有人在其中暗中策划,就有可能形成大乱子.这对于他们来说是惠而不费的事情,但却能给我们增加太多的麻烦,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们采取镇压的方式话,对于我们融合楚地的大计是有影响的.”

  “重点在扬州?”秦风问道.

  “是.”田康道:”臣准备马上赶去哪里压阵.”

  秦风点了点头:”去了哪边,与马向南和杨致多多沟通,马向南老成持重,马氏在楚地很有影响力,杨致也是如此,楚国被我们平灭之后,杨一和当年的那些部属多有出来做事的,这些都是地头蛇,有他们相助,你会省心很多.”

  “是,臣去了楚地之后,一定会先去向马公和杨大将军报告.”田康点头道.

  “那你去吧!”秦风站了起来,拿起了那厚厚的那叠报告,”走时再跟首辅好好地商量一下楚地之事,楚地,该硬的时候就要硬,该软的时候,还是要软的.”

  “陛下,想要这件事完整的推行开来,只怕硬得时候多,软的时候少.其实首辅已经制定了一些安制计划,只不过故土难离,想让那些人背井离乡到其它地方谋生,的确很难.”田康道:”最终,只怕也只能来硬的.”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最后,他们总会知道,这一切是为了他们好,就像是当初那些秦人背井离乡的时候还不是一样的悲苦无比,但现在,他们不是庆幸自己走得早吗?现在的他们,比起还在西地的人,何尝不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呢!”

  “道理是这样的.可认识这个道理,却需要太长的时间了.”田康无奈地道.

  送走了田康,秦风夹着那叠厚厚的报告,乐呵呵地向着后面的寝宫走去.

  将报告放在了闵若兮的手中,秦风笑呵呵地一边品着茶,一边笑道:”武儿从小锦衣玉食,没有吃过什么苦,这一次去倒真是让他见识到了最基层的军队是怎么一回事,哈哈哈,这个樊昌,颇有我当年之风.”

  闵若兮翻了几页,渐渐的便柳眉倒竖起来,啪地一声将报告掼到了地上,”这个樊昌简直该死.敢这样对付武啊!”

  秦风吓了一跳,奇怪地看着闵若兮:”樊昌哪里该死了,他又不知道闵齐就是武儿,如果换成是我,我也会这么干的.”

  闵若兮柳眉倒竖,”就像你当初想把我赶出敢死营一样?”

  秦风呵呵一笑,”我不是没有赶走你吗?瞧瞧,哪怕樊昌使尽了手段,咱们的儿子也没有屈服,就像你当初一样啊.现在那樊昌不是没辙了,乖乖地接受武儿了.”

  闵若兮喘了几口气,脸色总算是有些缓和了,指了指地上:”帮我把报告拿起来.”

  眼见马屁有效,秦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笑着捡起了报告递给了闵若兮.

  闵若兮再翻看了数页,眼睛再一次瞪圆了:”这个所谓的摸鱼儿是什么?”

  “哦,就是两边小规模的较锋,这在前线很正常,我以前在落英山脉的时候,也常干这种事.”秦风轻松地道.

  “武儿也会去?”闵若兮冷哼道.

  秦风一笑:”这你倒是放心.樊昌嘛,肯定会一视同仁,但你别忘了,在哪里吴岭,野狗,王筠,他们敢让武儿去哪里经受这样的生死历练,哪怕对于武儿来说这样的历练一点风险也没有,他也不敢这么做.所以啊,到了那时候,会有安排的.”

  “最好是这样.”闵若兮冷哼道:”武儿去受受苦,看看最基层的光景,我不反对,但这样的事情,那是绝对不允许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