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50:相谈甚欢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田会长,真正想不到,竟然是您大驾光临,孔某何德何能啊,竟然劳动您老人家千里迢迢地到这个小地方来?当真惶恐之极。”孔连顺不是在说场面话,当真是感到意外之极。

  田泯,田氏家族里真正的实权人物,大明酒楼联合会的会长。对于孔连顺来说,那是真正的大人物,他已经不单纯是一个生意人了。

  身材修长,像一个读书人更胜过像一个生意人的田泯大笑:“孔老板,你的面子大啊,竟然能请动甘大将军为你说话,我不来能成吗?这可是甘大将军的面子呢!”

  孔连顺苦笑,真正想不到,这位绰号野狗的甘大将军,竟然不是敷衍樊昌,居然说到做到,没有这样的通天人物发话,田泯岂会将他一个小小的酒楼老板看在眼里。自己在马王集这一亩三分地上似乎还算是一个人物,但放诸天下,只怕就是蝼蚁一只。

  “说实话,在下也没有想到。”孔连顺道。

  “早前来的那个掌柜对孔老板无礼,召回去之后,我们已经给了他应有的惩罚,让他去涔州那边打理生意了,做得好,还有回来的机会,做得不好,就在哪边老死吧!”田泯笑咪咪地道:“孔老板可还满意?”

  孔连顺吃了一惊,连连摆手道:“过了,过了,在商言商,田掌柜也是谨守他的本份,在下丝毫没有怪罪的意思。”

  “嗯,孔老板大人大量,也行,算他运气好吧,但涔州还是要去的。”田泯微笑着道。“让他去那边干上两年,吃上一点苦头,也让他把那双眼睛炼得亮一点吧!”

  孔连顺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大人物一言便决其它人的生死命运,这可真是没地方说理去,说起来那位田掌柜也真是可怜儿见的,他与自己谈判时,狠命压价,还不是为了田氏争利益,现在说贬就给贬了,涔州那地,孔连顺可是知道,至少现在,那可是鸟不生蛋的地方,以前有谁知道那里?要不是大明皇帝陛下在哪里一场神奇的祈雨成功让他名声大噪,只怕这世上九成九的人,不知道涔州在那个地界。

  “田会长,在下已经略备薄酒,为田会长接风洗尘。”孔连顺躬身相让。

  “好,那咱们就边喝边谈,孔掌柜,不是田某人矫情,实在是事务缠身,在马王集这里可不能停留太久,这一次我可是带来了我们田氏最大的诚意呢!”一边在孔连顺的陪同之下往楼上走,田泯一边道。

  “田氏能看中我这小小的生意,那是我的福气。”孔连顺微笑着道:“更何况田会长亲自驾到,不管什么条件,孔某都答应了。”

  田泯呵呵笑道:“自然是两利,孔老板不必担心我们田氏店大欺人,单是甘大将军的面子,就足以让我们对你抱以最大的重视。”

  说话间,两人走到三楼的一间包房。整个三楼,一共只有四间包房,每一间都是硕大无比,不仅是用来吃饭喝酒,更是可以进行无数其它的活动。

  看着桌上准备的菜肴,田泯暗自点头,这孔连顺果然是一个七窍玲珑之人,桌上没有什么大鱼大肉,奇珍异味,只是准备了昌渚这一边的一些特色菜肴,不值什么钱,但对于田泯这样的人来说,反倒是这样的食物,还能勾起他的兴趣。作为大明酒楼联合会的会长,他什么山珍海味没有吃过?

  “看人下菜,孔老板果然不是凡人,难怪能在短短的几年之内将生意做得如此之大!”田泯也不客气,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拿起筷子挟了一著塞进嘴里,细细地咀嚼了片刻,点头道:“好,极好,孔老板,这是什么,我倒还真没有见过?”

  孔连顺坐在一边相陪,笑道:“其实不是什么珍贵物件,就是昌渚这边的一味野菜的根须,现在正值时令,采摘之后,摘其最细的一部分,在油锅之中一拖即可,外面酥嫩,里头却还保持着他的原汁原味。”

  “只怕这一盘便价值不菲吧?”

  “这一盘需要大约五十斤这样的野菜方能凑齐。”孔连顺笑道。

  “果然如此啊!”田泯连连点头道。

  “田会长,尝尝这酒吧,这酒倒不是大明产的,而是来自齐国,以秘法酿制,虽然比不得大明的酒类繁多,倒也别具风味。这是齐国大商周求送于我的一瓶,胜在物以稀为贵。”孔连顺微笑着道。

  “周求啊,那可是在齐国手眼可通天的大商啊,特别是与齐国军方关系甚好。”田泯笑道:“你与他也熟?孔掌柜果然厉害。”

  “倒也谈不上很熟,每次他到马王集来,总是在我这里下榻吃饭,毕竟在昌渚,也就只有我这里才能提供原汁原味的齐国风味的饭菜。”孔连顺道。

  “已经很厉害了。”田泯点头道:“做生意,做得无非就是一个人脉嘛。孔老板,我也就明人不说暗话了,我们田氏呢,看中的不仅仅是你这好运来酒楼现在日进斗金,更重要的是,你在齐国商人之间已经积累起了相当的人脉和声望,将来我们田氏酒楼是要在齐国遍地开花的,所以嘛,像孔老板这样熟悉大明,又熟悉大齐,而且在大齐还有相当人脉的人才,才是我们最为看重的。”

  “田会长谬赞了。”

  “起初呢,我们想与孔老板合并,其实也就是想利用孔老板的这方面的能力,为我田氏将来开辟齐国市场,对于齐国这一行当来说,我们纵然是过江龙,但也难奈地头蛇啊!”田泯笑道:“不怕孔老板生气,最初呢,我们只是想让你孔老板成为我们田氏旗下一个大掌柜而已。”

  孔连顺微笑不语。

  “但现在不一样了。”田泯笑道:“既然你能与甘大将军拉上关系,而且以前贲郡守也为你说过话,这份量可就足够成为我们田氏的合作伙伴了。所以这一次,我来不是谈合并,而是谈合作的。”

  “多谢田会长的看重。”

  “一个大明酒楼联合会理事的位子,再加上几年后我们干掉齐国之后,整个田氏在齐国市场之上的总掌柜,孔老板觉得如何?这已经是进入我们田氏的核心管理层了!”田泯轻轻地抿了一口酒,盯着孔连顺道。

  孔连顺吃了一惊:“田会长,这样重要的位子,孔某恐怕不能胜任。”

  田泯转动着杯子,若有所思地道:“位子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孔老板,现在我们也算是自己人了,那我也就说几句真心话。生意做到田氏这个地步,其实也已经不仅仅单纯是生意了。田氏家主现在纵然位高权重,但仍然战战兢兢,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有份量的盟友,你既然能与甘大将军拉上关系,又能在贲郡守面前说上话,这对于我们田氏来说,就弥足珍贵了。放心,我不会问你是怎么与他们拉上关系的,我们只需要知道,你能做到这一点就够了。甘大将军不用说,那是皇帝陛下的第一心腹悍将,说一件事你就明白了,皇帝陛下对满朝文武大臣都是尊重有加,但唯独对甘大将军经常是开口就骂,出手就打,这代表着什么想来你也明白。皇帝这是把甘大将军当成了真正的家人才会有这样的举动。贲郡守呢,是文官中的代表人物之一,是继马公之后,朝廷准备要竖立的又一个文官典范。你想一想,如果咱们田氏以后碰上了什么事儿,这二位哪怕不是帮什么大忙,就是随口说上一句,也够我们田氏受用不尽。你别用这种眼光看我,田氏纵然是陛下从龙之臣,但与这二位比起来,那份量差得太远,你只消看看沙阳五大家现在的境况就明白了,其实并不是都得意的,我们家主没有拿到国安部的头号位子,方大治丢了视为囊中之物的首辅之职,陈家洛虽然还掌握着一营兵权,但在吴岭手下,已经渐渐被边缘化,刘家是皇亲国戚,在政治之上的发展也就那样了。你是聪明人,当能明白我的意思。”

  孔连顺连连点头,脑子里想起的却是樊昌那张大胡子脸。

  “田会长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孔某人要是还不答应,那就真是不识抬举了。”孔连顺道:“孔某愿竭能所能为田氏效力。”

  田泯大笑:“不是效力,是合作。”他举起了酒杯,“孔掌柜,为了以后的合作愉快,饮胜。”

  “饮胜!”孔连顺也是满心欢喜地举起酒杯,一声清脆的撞击,两人一饮而尽,相视一笑。

  事情谈定,田泯也显得放松了下来,这孔连顺无疑是一个识抬举的,起先他还担心此人仗着甘大将军和贲郡守的势头与自己纠缠一二呢。

  殊不料孔连顺却也是庆幸不已,他完全没有想到从樊昌这根线上,能给他带来这么大的收益,这一下子就等于进入到了田氏的核心层了。

  两人各有各的欢喜,当然却是不能为常人道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