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00:群议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今天的会议规模算是近期最大的一次了,六部九卿全部到场,小小的议事厅内,几乎人满为患,像曹辉这样权力虽重但名义上的地位并不高的人,便只能委屈他坐在角落里了.

  作为齐国暗黑世界的主宰者,曹辉其实并不愿意在人数众多的地方太过于显眼,这几乎便是一种职业病.呆在黑暗之中,睁着闪闪发亮的眼睛,默默地观察着所有人,是他最大的爱好.

  正在发言的是新皇上任之后任命的户部尚书郑志宇,现在他是皇帝跟前的宠儿.此君上台之后,主持了全国范围内的授田,又规划了与明国商业贸易的大方案,现在看起来,效果异常的明显,至少齐国的国库以异乎寻常的速度丰盈了起来,支持着曹云那花钱如流水一般的改革.

  卓有成效的工作,自然会得到皇帝的青眼相加,郑志宇现在春风得意,风头几乎盖过了首辅田汾.曹辉的目光,静悄悄地扫过屋内的每一个人,过去的熟人已经看不到几个了,他和田汾几乎成了仅有的幸存者.而军方诸如郭显成之流,现在正在外进行着军事改革,根本就没有时间回到长安.

  看着侃侃而谈的郑志宇,曹辉在心里冷笑了几声.这位的确做了不少的事情充盈了国库,但在这个过程中,此人可也是赚得盆满钵满.授田是皇帝最为关注的事情,在明国的大半年,这也是皇帝映象最深的事情,大量的自耕农的存在,是明国坚实的统冶的基础,皇帝就是这么认为的,在这上面,郑志宇确实做得不错.

  但在主持商业规划的时候,此君的操作可就异乎寻常了.他创造了拍卖与明国贸易许可证的制度,将整个齐国划分成了若干个大区,每个大区,每一个行业,都只选择一人许可与明国进行贸易,而这个许可的获得很简单,那就是拍卖,谁出价最高,谁就能获得这个许可.

  在这个过程中,郑志宇就让自己在极短的时间内,变成了大齐最为富裕的人之一,他自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但却不知道所有的一切,都落在鬼影的眼中,在曹辉亲自掌握的秘密档案之中,此君的违法之事的卷宗,几乎垒得要有一人高了.

  曹辉当然不会现在拿出来.因为现在,皇帝还用得着他,此君正是风光的时候,此时拿出来,只怕皇帝还会怀疑自己的用心,但皇帝也是一个睿智之人,终有一天会发现不对的时候,到了那个时候,才是自己一击致命的时刻.

  这个人自从上台之后,自以为岳父田汾与自己不再受皇帝待见,所以想法设法地刁难鬼影,在经费问题之上是能拖则拖,能少就少,使得鬼影现在的活动经费经常没了着落,迫使自己不得不四处想法筹措经费,甚至要自己往内里贴补.

  想到这里,曹辉嘴角微微牵动了一下,却先让你得意吧.终有一天,你会知道我的厉害,到了那个时候,咱们新帐老帐一起算.

  “陛下,明国罢除权云,任命金景南为首辅,臣认为这对于我们是一件大好事.”郑志宇笑着道:”权云执掌明国权柄多年,此人为政,滴水不漏,明国还是一口破锅的时候,几乎就是靠着他当补锅匠,这才勉力支撑过来.此人下台,金景南上台,哈哈,金景南此人任都御史多年,在明国被人称为金阎王,得罪的人数不胜数,此人刚愎自用,眼中无人,手段强硬,远不如权云,臣认为,明皇只怕是头脑发昏了,哈哈哈,但这却是我大齐之幸啊!”郑志宇开心地道.”且看他上台之后的一系列动作,便可知此人急功近利,好高骛远,比方说一系列的政治改革,还有那个什么规模宏大的运河挖掘计划,这些事情,必然会让明国国内大乱.”

  “陛下,臣对此有不同看法.”另一个声音响起,曹辉不用看,就知道是兵部尚书冯珂,此人一直以来都是曹云的心腹悍将,在洛阳之时,此人更是表现出了对曹云的忠心,曹云登基之后,没过多久便将他调进长安任了兵部侍郎,当了三个月的兵部侍郎,便又一跃而成为了兵部尚书,与郭显成,鲜碧松一样,成为了大明军方的大佬.

  “冯珂说说看?你什么时候对政事也有很深的研究了?”曹天成看着冯珂,呵呵笑道.

  “陛下,臣只对军事有兴超,有研究,政事,着实不通.”冯珂站起身来,弯了弯腰,道:”权云下台,金景南上台,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明国对我们的敌意,也说明了明人正在加速国内的整合而准备与我们的战争.”

  “说得详细一些.”

  “陛下,权云手段圆滑,处理政务强调平衡,而金景南则与之相反,从他做都御史就可以看出来,此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秦风选择此人上台,是在向国内传递一个强烈的信号,那就是接下来的岁月之中,大明只有一个目的,而为了这个目的,明国是会不择手段的.这个目的,自然就是为了准备与我们的战争,所以陛下,我们在军事之上的准备,必须还要加快脚步.而且秦风将他的心腹爱将甘炜派到武陵战区,更是一个明证.”冯珂道.

  工部尚书林春冷笑着站了起来,”冯大人,你不能为了替军方争取利益便这样信口开河.”

  冯珂转头怒目而视,”我哪里信口开河了?”

  林春却不理会他,向曹云施了一礼:”陛下,臣认为,短期之内,明国必然没有向我们开战的理由.”

  “说说你的道理.”曹云一摊手道:”今天将大家召集到一起,就是要集思广益.”

  “陛下,臣司职工部,就从臣的老本行说起.冯大人可能不知道修建一条长达千里的运河需要多少人力,需要多少资金,但是臣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便暗自测算了一番,就算不准,但也差不了多少.想要将这条河修成,没有数亿资金根本就是妄想,而明国现在一年的财政收入,最多也只有一亿左右而已,在支付完那些必须要支出的项目之后,能够动用的资金并不多,而且这还不仅仅是资金的问题,还涉及到庞大的人力物力.想要办成这件事,明国非得倾其所有,这还不见得能成功,说不定这一件事就会拖垮明国的财政.所以臣认为,明国近几年,绝对不可能先向我们挑衅.而且军事改革,宜缓不宜急,需得事事求稳才好,一旦步子走得急了,出了乱子,谁能负得起这个责任,倒是我们工部,现在需要大力的支持,陛下,我们需要修建更好的道路,这不仅仅是促进经济,更重要的是有利于日后军队的调动,我们需要修建更多的水利来保证我们不受干旱水涝之害.现在明国与我们一样,重点都在国内,而不是轻启战端,不用讳言,现在明国的确有与我们对垒的资本,但谁都明白,我们两国一旦开战,必然便是国力的消耗,谁坚持得更久,便能获得最后的胜利,相比之下,兵甲之利反而在其次了.”

  曹云微微点了点头,转头看着坐在自己身侧的田汾,”首辅怎么说?”

  一直沉默不语的田汾听到皇帝问到他,这才抬起眼睛看了众人道:”陛下,臣觉得二位大人说得都有道理.”

  “这是什么话?他们二人一个说明国会向我们挑衅,一个反对说不会,二者皆有道理是个什么说辞?”

  “陛下,臣并不是敷衍了事.秦风任命金景南为首辅,其目的,的确便是加速国内的整合.明国虽然完成了对秦国,楚国的征服,但这两国与明国本土的融合还是有些一些问题的,特别是楚国,此时金景南上台,肯定是秦风觉得权云的手段见效太过缓慢,不利于明国的未来战略,秦风不想再和风细雨,而是想用雷霆手段,其最终的目的,的确是要有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对我大齐的战争准备.”田汾道.”而刚刚林大人所说的也有道理,是臣认为,短期之内,明国的确不会向我们发起战争,整合需要时间,形成合力更需要时间.其实现在就是我们与明人在抢时间而已,谁先完成对国内的整合,谁先在国力之上能够对对方形成优势,那么,战争便开始了.”

  “那你觉得,我们能够在这场时间上的赛跑上获得胜利吗?”

  “陛下,臣不敢妄言,明国现在有很多的问题,但我们也同样如此.”田汾道,”军事改革,民生发展,都需要大量的金钱投入.而我们在财富的创造之上,与明国相比,还是有差距的.我们胜在人丁众多,土地肥沃,地大物博,如果我们能将所有的这一切都拧成一股绳的话,还是有相当的胜算的.”

  “户部会为陛下分忧的.”郑志宇站起来慷慨激昂地道:”我们正在计划着新的增收方案,今年,必然会给陛下一个惊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