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52:暴露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田泯的骤然失态,让一边的孔连顺也大吃了一惊。

  “田会长,出了什么事?”

  田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喃喃地道:“难怪,难怪这一段时间小小的马王集风起云涌,难怪樊昌一个小小的牙将居然能在甘大将军面前说上话,孔连顺,你的运气,真是太好了。”

  孔连顺有些不明白,看到田泯的目光始终落在那队昂首阔步走过来的士兵的身上,他也不由自主地顺着田泯的目光看过去,最终将眼光锁定了为首的那个年轻军官身上。

  “田会长,您说得是那个为首的年轻军官吗?”孔连顺轻轻地问道。

  “你知道他是谁?”田泯眼瞳收缩,问道。

  “只听樊昌说起过是一个贵公子,来到他的部队就是为了渡金而来,樊昌那个糙汉,最是恼火这样的行为,曾经想尽办法想让这位贵公子知难而退,自己走掉,不过一直没有得逞。不过这一段时间樊昌倒是有所改变了,说这位贵公子倒也不是一无可取之处,能吃苦,学东西快,现在他是倾囊相授,还说这样的贵公子将来一旦从军,必然便是身居高位,现在得多传授些东西,免得将来一旦在这样的贵公子手下打仗,会因为他是一个草包而枉送了性命。”孔连顺笑道。

  “嗬嗬,嗬嗬!”听到这里,田泯不由干笑起来:“那个樊昌是这样说的吗?倒也真是傻人有傻福呢。要是入了这位贵公子的法眼,以后他可真是青云直上,飞黄腾达了。”

  孔连顺盯着那个径自向着好运来酒店走来的年轻军官,问道:“田会长认识这位贵公子?此人当真背景很厉害吗?樊昌说他姓闵,很可能与皇后娘娘有些关联。看田会长的意思,此人当真很尊贵了。”

  “岂止是尊贵而已,是贵不可言。”田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头看着孔连顺,“老孔,你的运气真是太好了。好好地抓着樊昌这个人,尽量与他结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觉得樊昌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未必就会比现在甘大将军差了。当然,这可能是一二十年之后的事情,只要樊昌不死,此人必然会青云直上。你与他结了这段善缘,以后在大明,大可以横着走了。”

  “有这么邪乎吗?”孔连顺笑道。“一二十年之后,未免也太长了吧?”

  “对于我们生意人来讲,眼光需要放得长远一些,一二十年算什么,钓线放得越长,将来的收益就有可能越大,老孔,要舍得投资,而樊昌,绝对是一个值得你大力投资的对象。”

  “因为这位贵公子?樊昌对他可算不得太好,甚至可以说是苛刻得很。”

  “这位贵公子的心性我还是有所了解的。樊昌对他苛刻,这事儿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也可以说是樊昌在这位贵公子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映象,有朝一日要用人的时候,他的心里必然会浮起樊昌这个人来。哈哈,要在这位贵公子的心里留下这样的映象,那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樊昌运气好啊,这位贵公子从军的第一站,居然是他这里,当真是出人意料,出人意料啊!”田泯连连摇头。

  孔连顺有些震惊于田汇的态度,他敏锐地发现,田泯已经好几次称呼他为老孔而不是孔掌柜了。后来仍然带着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自己,而前者,却是已经将自己放在了与他平起平坐的位置之上。

  贵不可言?孔连顺的脑子里,这四个字愈来愈大,已经完全占据了他的脑海。

  “老孔!”田泯捅了捅有些发楞的孔连顺,“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他们马上就要进你的酒楼了,还不赶紧去亲自招呼?”

  孔连顺一个激凌,清醒了过来:“可是将田会长一个人丢在这里,实在是太失礼了。”

  “在那个人面前,我狗屁都不是。”田泯认真地道:“只要伺候好了这位贵公子,将来说不定我们酒楼联合会都要托你的洪福呢,快去快去,不用理会我。待会儿我自己离开。老孔,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你要是错过了,那可是要后悔一辈子的。如果我估计得不错,这位贵公子在这里呆不了多长时间,到你这里来,说不定就那么一次两次,抓不抓得住机会,就看你的了。不说别的,单是让这位贵公子记住你,就会让你一辈子受用不尽。”

  孔连顺抱了抱拳:“那就实在是怠慢田会长了。”

  田泯挥了挥手,示意孔连顺赶紧去办自己的事情。

  有些忐忑地孔连顺刚刚走到一楼大厅的时候,闵齐带着这一队军人也走进了好运来酒楼。这近两个月的时间,他的确是吃足了苦头,从最开始樊昌一门心思地变着花样儿地想让他知难而退,到最后发现赶不走人又下了狠心地操练他,务必要让这样的贵公子多学一些军队中的作战常识,闵齐可谓是尝尽了人间酸甜苦辣,出来的时候还是一个温文尔雅皮肤白皙的翩翩公子,两个月后,他已经成了一个面目黝黑,眼中不经意就会流露出杀气的标准军人了。便连说话也已经不知不觉地带上了军人那特有的粗犷气息。

  麾下两百新兵,他当然不可能都带来,今天跟着他来的,也就是烈火敢死营的那二十个,再加上新兵营中表现出色而被提拔起来的几个基层军官而已。

  “老板。”闵齐一声大叫,孔连顺立刻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校尉有什么吩咐?”

  “有没有独立一点的空间?”闵齐扫了一眼大厅里格局,好运来酒楼的生意一向不错,这个时候,酒楼内已经有大半坐满了。

  “有有,别人来没有,校尉来那当然有了,三楼有独立的包间,一向留着给贵客呢!”孔连顺笑嘻嘻地道。

  “我们可算不上贵客。”闵齐笑吟吟地道:“只不过是一些大兵罢了。”

  “大明军人,保国卫家,我们这些做生意的,要是没有大明军队的卫护,那有如今安安顺顺地做生意赚钱的好形式呢,所以只要是大明军人到我们好运来酒楼,那就都是贵客。”孔连顺不动声色地拍着马屁。

  “这话我爱听!”不但闵齐脸上露出了笑容,便连他身后跟着的那二十余个军人也个个喜笑颜开,不管在哪里,受到人尊敬,那都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

  “好,那就三楼包间,老板放心,我们不会吃霸王餐的。不会短了你的银钱,兄弟们要是高兴了,还另有赏赐!”闵齐昂首道。

  “在大明,我们可从来不会担心军人吃霸王餐。”孔连顺笑吟吟地一边引路一边道:“谁不知大明军纪森严,说起来我们这些商人啊,最喜欢的就是做军人的生意了,豪爽,大气,比一般人还要守规纪得多。”

  一席话说得一众当兵的个个心怀大畅,看着这酒楼老板那可就是顺眼多了。

  “老板,我们二十好几个呢,你这楼上包间可坐得下,先说清楚了,咱们可是要坐在一个屋里头的,要不然不热闹。”闵齐问道。

  “校尉尽管放心,别说是二十几个了,便是再多一些,那也是坐得下的。”孔连顺赶紧答道。

  看着消失在楼梯转角处的闵齐一行人,一楼最角落不显眼的地方,一个正独坐独斟独饮的老者不由暗自摇了摇头。

  殿下终究是江湖经验浅啊,居然没有瞧出一些端倪来。这好运来酒楼在马王集可是一等一的酒楼,说不上门槛有多高,但怎么也不至于他们一进门,老板就亲自过来招呼吧?这明显是一直有人在关注着他们呢?

  挑了挑眉头,老者心中浮现出的却是另外一张面孔,那就是今天赶到这里的田氏的那位二号人物,大明酒楼联合会的会长田泯。此人,有没有可能认识殿下呢?说不准。毕竟是田氏家族的人物,虽然并不在官场,但并不是没有机会见到殿下的。

  想到这里,老者微微皱眉,或者等殿下回到军营之后,自己是不是要走一趟国安部那边,不过国安部也不知道殿下就在马王集啊?这事儿还真是有些难办,万一那田泯认识殿下,又好死不死地说给了这个好运来酒楼的老板了呢?

  那事情就有些大条了。该死的田泯,这个时候跑来马王集干什么,纯粹添乱。贺人屠还在武陵那边没有赶过来,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卫护殿下安全,可不能让殿下离开自己的视线。看来只能是派人去桃园把乌正廷找来了。貌似这事儿,还真不能再瞒着他了。

  老者在哪里愁肠百结,三楼包间之内,闵齐可是豪气万分,一脚跨在凳子之上,高举着酒碗道:“兄弟们,今儿个好好地松乏松乏吧,回去之后,咱们还得抓紧时间苦练本领,我们已经让樊将军刮目相看了,过些日子出去摸鱼儿,我们要打破抚远营各部摸鱼的纪录,否则不足以显示我们的威风,大家觉得如何?”

  “好!”酒楼里的汉子们轰然应是。

  紧闭的大门之外,孔连顺静静地听着屋内的响动。

  摸鱼儿!这位贵公子也要去摸鱼儿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