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09:生意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顶楼的房间里,处处显露着豪奢的气息,一跨进房门,那整整两面的琉璃幕墙便把周求给镇住了。

  琉璃在齐国还属于顶级的奢侈品,他家自然也装了有,但像这样由高差不多四米,宽有一米的琉璃拼接起来的幕墙仍然让他一时之间呼吸急促,光是这两面墙,成本就是一个恐怖的数字啊。他知道这样的琉璃愈大,便愈昂贵。

  站在这个房间里,当真是南北通透,一面可以看到不远处洛河河堤之上的柳树随风舞动着枝条,河中各色船只往来繁忙,另一头,亦能欣赏到远处越京城的城墙以及更远一些的皇宫那些巍峨的建筑,看起来这幢得意楼的高度,因为地势的原因,要比皇宫的绝大部分建筑还要高。

  在后面紧接着进来的秦厉一行人大多都是目露恍然之色,比起周求还能保持镇定之色,他们的表现就大大不如了。这里头,也只有秦厉知道更多的事情,在齐国,价格高昂的不像话的琉璃居然是从沙子里面炼出来的,之所以价格如此之高,完全是由于明国控制产量,谋取暴利而导至的。

  “这得意楼如此之高,怕是已经逾规了吧?贵国居然不加以理睬?”周求隔着琉璃幕墙看着远处依稀的皇宫建筑,有些震惊地问道。在齐国,最高的建筑永都只能是皇宫。

  殷福不以为然地笑道:“逾规?过去或许有这样的说法,不过我们大明皇帝可不在乎这些,连秦国皇室专用的沙漠黄岩现在都已经走进了寻常百姓家。周兄,对皇室的尊敬,可不是在这些外在的东西上,在我们大明,对皇室的尊敬,那是放在心里头的。得意楼只是其中一幢而已,以后还会有更高的建筑出现在越京城的。”

  “还会有更高的?”周求瞪大了眼睛,五层大楼,在他看来,已经是异常壮观的建筑了。

  “当然,据我所知,正在建设的大明军事学院就会高达七层。”殷福骄傲地道。“听说每一层,都能容纳数百人入住。”

  “厉害,不得不佩服啊!”周求伸出了大拇指。

  一边的秦厉听着殷福的话,心中更是震憾不已。大齐自明国获得了水泥配方之后,全国便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出了无数的水泥作坊,但现在,生产出来的水泥,更多的是用来修建道路,而利用钢筋水泥技术来修建楼房,构架桥梁的这些建筑工艺尚在苦苦地摸索之中,好像现在齐国最多也就只能建造三层高的大楼,至于架桥的技术,还完全没有眉目。而明人,却已经能建造七层高的大楼了。

  秦厉虽然在这上面是外行,却也知道,造这样的大楼,可不仅仅是简单的叠加而已,里面涉及到的技术工艺,相当的复杂。而这些技艺的攻克,又不仅仅是在民间的运用,在军事之上,应用得会更加广泛。

  齐国,一直在苦苦追赶,国内都是一边倒的乐观,只怕想不到,双方的差距,仍然如此之大。自从踏进了这家得意楼,秦厉一直都处在被震撼的过程当中。从一楼到五楼,那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小机关,却能证明明人正在将他们的最新的技术,应用到生活中的每个角落,而这,是秦厉最为担心的。

  周求与殷福两人落座在靠近洛水河一边的桌边,秦厉一众人等便坐在了靠近越京城城墙的那一头,看着远处那巍峨的城墙,秦厉的耳朵,却一直在注意听着殷福与周求二人的谈话。

  殷福虽然只是一个商人,但能量却不小。周求与他做的是棉花生意,棉花是多年以前明人从海外引进的新品种,一经推出,便迅速风糜整个大陆,但因为引进时间不长,种植面积还不大,其价格一直居高不下。更重要的是,棉花已经成为了这片大陆之上御寒的最佳选择物,像在齐国,军队现在便一直强烈要求将冬季御寒物换装成棉袍,可惜大齐现在并不产出棉花,而明国虽然开始大面积种植了,但对于此物的出口一直持管制态度,每年的出口配额都是有数的。

  周求每年弄到的棉花,基本上都是出售给了大齐朝廷,价格当然是居高不下,也正是因为周求能从明国弄到超出限额之外的棉花,所以此人一直是大齐军方的座上客。而周求的门路,自然便是这殷福了。

  这一次周求亲自跑来越京城,自然是因为这桩生意出了问题。而他又已经与军方签署了协议,到时候要是拿不到棉花,军方自然是不肯善罢干休的。这由不得周求不着急。

  “殷兄,酒可以待会儿喝,咱们还是先说说正事,正事儿不解决,这酒,周某人可是真得吃不下去啊!”还没有坐稳当,周求已是拱手向着殷福道。“要是殷兄对价格不满意,咱们还可以再谈嘛。”

  殷福笑着替周求倒了一杯热茶,“周兄,不是钱的问题。”

  “那是什么?”周求脸上变色,不是钱的问题那对他来说,问题就更严重了。要知道棉花一直便是明国的管制物资,莫非这种管制进一步加大了,可是先前没有一点消息透露出来啊。“难道说贵国不再允许棉花外售了?”

  殷福笑道:“也不是,只是因为我们内部的需求突然变大了。”

  “据我所知,贵国一直在西地大力推广棉花的种植,总产量每年都在稳步增加,怎么突然之间内部需求就变大了,殷兄,你我合作也有数年了,即便是以前偷偷摸摸地做这些事情,也不见你减小出货量,这一次突然这么说,实在是让我难以理解啊.”周求摇头道:”殷兄还请给我一个实在话.”

  殷福一笑,卷起袖子,露出内里的衣物,”周兄,你说说,这贴身穿着的,是棉布衣服舒服呢,还是丝绸的舒服?”

  “这还用说?当然是棉布衣物舒服.”周求也卷起袖子,露出内里的棉布内衣,”自从有了这棉布之后,那些丝绸内衣,统统被我扔到了一边.”

  “那你说是麻衣舒服呢,还是棉布衣服舒服?”

  “这就更没有可比性了.”周求晒笑,突然有所醒悟:”殷兄,你不会跟我说,你们准备所有人都摒弃麻衣穿棉衣吧,这价格,即便是贵国百姓富裕,恐怕也承受不起吧?”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殷福笑道:”我们大明的棉花产量已经上来了,更重要的是,我们已经在缫丝,织布这些工艺之上取得了极大的突破,棉布的价格,马上将会迎来一个跳崖式的下降,以前普通百姓负担不起的东西,以后将不再是问题.所以啊,国内的市场都将无法满足,哪里还有更多的棉药向外出售?”

  周求眨巴着眼睛道:”能降到一个什么地步?”

  殷福举起手,在周求面前比划了一个手势,周求目瞪口呆,半晌突然大叫起来,”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殷福压低了声音道:”据我得到的消息,天工署弄出了一样种织布机,具体是怎么样的我不知道,但据说一台这样的机子一天织出来的布,便能顶得上过去一百个人一天织出来的布,你说这价格能不跳崖吗?”

  “如此价格,还有何利润可言?”周求颤声道.

  “利润当然有.”殷福笑道:”周兄啊,棉花数量减少这是不得已的事情,不过呢,咱们还可以做做别的生意,比方说这棉布的生意.”

  他笑得无比奸诈:”这东西在我们大明价格下来了,但在齐国,不见得下来吧,周兄你如果能将大明这些价格低廉的棉布运到齐国,这其中的利润之高不用我说吧?”

  周求眼前一亮,如果真能做到,那利润岂能用高来形容,简直就是暴利了.但马上,他的脸色又暗了下来:”殷兄,不瞒你说,我与大齐军方已经签定了一大笔棉花单子,现在你这里这么一搞,回头他们能剥了我的皮.这一单,无论如何,你也要满足我啊.”

  “这个我还真没有办法,我只能将手里还有的一点存货全部给你.”殷福摇头道:”你可知道,今年的大棉所有的棉花都要收归官收官营,根本不对我们出售了.”

  “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周兄,我给你想了一个主意.”殷福压低声音道:”你们齐国不是一直想弄棉花种子嘛,这些年,想来通过一些手段,也弄到了一些,不过呢一直不能大规模种植是不是?”

  “是,你能弄到种子?”周求眼前一亮:”如果能弄到大量的种子,我也可以交差,毕竟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大齐朝廷一直在努力想要获得棉种,只不过大明管得严,一直只能少量的获得一些,完全是杯水车薪.”

  “我能给你弄到.顺便还附带一本如何种植棉花的书如何?”殷福嘿嘿地笑着,”不过这价格嘛!”

  “一斤种子,百两银子.”周求毫不犹豫地抛出了一个骇人听闻的价格.

  “好,一千斤种子.”殷福两眼发亮.”另外这本书,也价值一万两银子,怎么样?你在别处,绝对弄不到这样的书.”

  “成交!”周求道.”不过殷兄,这以后棉布的生意,我希望还是由我一个人来代理.”

  “当然,这生意,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的是不是?哈哈哈!”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