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60:惊喜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野狗虽然是一个直肠子,但究竟是身细百战的沙场骁将,对于战场的敏锐直觉,显然不是在场的这些人所能比拟的,闵齐缓缓地向他讲述着自己所拟定的行动计划,野狗眯着眼睛听着,不时会插上一嘴,提出一个问题.而往往便是这样一个问题,便会将包括闵齐和樊昌在内的人,问得满头大汗.

  野狗完全将自己放在敌人的角度上,尝试着对闵齐的这份行动方案提出破解,而他所想出来的一些攻击方法,别说闵齐了,就连樊昌也觉得匪夷所思.但又不得不承认,野狗的这些看起古怪的攻击法门,的确是会起到效果的.

  樊昌听到更认真了一些,对于他而已,这不仅是一个开眼界的机会,更是一个可以提升自己指挥作战水平的机会.

  一份并不复杂的作战计划,边说边解,足足进行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才算完结.野狗满意地点了点头:”差不多了,至少从作战计划本身来说,我是看不出什么漏洞了,不过呢,战场百变,总是要随机应变的,万万不可一成不变.有时候战机稍纵机逝,有时候失败的缘由就是那么一点点不起眼的小事,所以啊临场应变是一员名将最该具有的素质,在这一点上,我可就不行罗.”野狗笑道.

  “大将军大客气了,今日能听大将军对这份作战计划的剖析,末将受益匪浅.”樊昌站了起来,抱拳真心真意地道.

  “吃得猪肉多了,也就大概知道怎么杀猪了.”野狗哈哈大笑,”樊昌,你们下去休息吧,小闵,啊,还有你们两个,留下来,我有些事情要问.”

  野狗指着闵齐和樊昌手下那两个新来的书记官和后勤官.

  知道这是大战在即,大将军要对这位贵公子面授机益了,毕竟这位贵公子第一次出现在桃园郡的时候,就是在大将军的衙中,显然大将军对这位闵齐是相当熟悉的.

  樊昌站起来施礼:”末将告退.”

  “去吧去吧!回来之后,我给你请功.”野狗竟然是站了起来,对樊昌道.

  樊昌有些愕然,以为这是大将军对即将出征的将士的特别礼遇,再次向野狗行了一个军礼,倒退数步,这才带着其余的人离开了这间屋子.

  屋子里只剩下樊昌与闵齐再加上那书记官和后勤官四人.闵齐终于是完全的放松了下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有些嗔怪地看着野狗:”甘叔,你干嘛?哪有大将军将主将赶出去,留下一个校尉单独说话的.”

  野狗哈哈大笑,上下端详了一番闵齐:”嗯,比离开的时候黑了,也壮了,现在真有些当兵的风采了,特别是那眼神儿,带着一股无形的杀气,越来越像皇帝陛下了,我喜欢.”

  “甘叔,瞧您说的,这意思是说我以前就没有那种疯爽英姿呗!”闵齐,也就是秦武嘟起了嘴,也只有在野狗这样亲近的家伙面前,他才会露出这样的神态.

  “以前也很不错,不过这是不一样的.殿下啊,你以前书卷气浓了一些,现在嘛,哈哈,终于有了一些当兵的痞气了.殿下在军营里骂过娘没有?”野狗转头看向一边的两个军官.

  “殿下如今可是啥都学会了.”书记官面露苦笑:”末将正在担心回去怎么跟皇后娘娘交待.”

  野狗拍着大腿笑道:”这才对啊,当兵嘛,就要有日天日地的劲儿,骂人算什么,你爹愤怒起来,能骂遍一个人的祖宗十八代,骂人的词儿还不带重样儿的.不过呢,你回去之后才娘娘面前的确要遮掩一二,娘娘这个人什么都好,武功高,待人大气,就是规纪多,瞧把你以前管得.我老婆就跟你母后学坏了,我一回家,吃饭有规矩,喝水有规矩,他娘的,可真是气闷啊,接下来指不定上床睡觉也有规矩了,等我儿子再大一点,我一定要将他接到军营里,可不能让他娘教他,那非得教成我小舅子那德性不可.”

  秦武呵呵笑着不接话,野狗可以在这里说他娘的不是,他可不能接嘴,再说了,野狗的老婆徐钰那是越国以前的豪门大户出身,那些规纪,似乎不是自己的母后教的,而是家学渊源吧.另外两个家伙,此刻恨不能将耳朵堵起来装做什么也听不到.

  野狗却是说得神采飞扬,对于秦武现在从内到外的变化,他是最为满意的了,他跟着秦风的时候早,那个时候的秦风比现在的秦武也大不了几岁,从现在的秦武身上,他依稀看到了早年秦风的影子.在他看来,这才该是老大儿子该有的模样,而不是以前那个彬彬有礼,言谈之间犹如大儒的小老头儿.

  其实现在秦武正跃坐在野狗面前的大案之上,翘着儿郎腿,一晃一晃的,半点儿也不像一个大国的储君殿下.

  不过野狗呢,就喜欢现在这个模样的秦武.

  房门突然传来了几声重重的敲击,秦武一怔,野狗却突然反应了过来,笑道:”跟你一说话,就欢喜的忘记了正事儿了,嗯嗯,那个你,去开门.殿下,接下来可要给你一个惊喜了哦,刚顾着跟你说话,把他们都忘了.”

  书记官跑去打开房门,房门一开,整个人都怔住了,外头站在前面的,可个个都是大人物.

  吴岭一步跨入房内,指着野狗笑道:”野狗,还指望着你先跟殿下好好地讲一讲现在的这个形式,你倒好,扯到十万八千里之外了,回头去京城的时候,我让我老婆跟你夫人好好地念叼念叼你今日跟殿下所说的话.”

  野狗脸色大变:”吴阎王,男人之间的对话,你这就不厚道了啊.”

  吴岭大笑,野狗怕老婆,与舒畅怕老婆,这是大明官场之上经久不衰的笑资,每当与他们两人吵架的时候,只要祭出这个法宝,必然会无往而不胜.

  看到吴岭,刚刚还坐在桌子上的秦武腾地一下就跳了下来,挺胸道:”大将军.”

  他与野狗亲厚,那是因为野狗一家子在越京城的时候,出入皇宫就跟自己家一般,他也是往野狗的府邸常来常往,那就跟一家人一般,但这位一直驻扎在昭关的被称为吴阎王的大将军,闵齐心中还是有些忌惮甚至是畏惧的,毕竟他可是听野狗说过,这家伙当年跟父皇作对的时候,在山中坚持了三年,连人肉都吃过的狠人.

  “见过殿下.”吴岭笑着抱拳.这里是军中,不是其它地方,秦武在他军中任职,理论上便是他的下属,按理说他根本就不用施礼的.

  秦武的眼光向后看去,惊讶地再次一一施礼:”胡公,贺公.”

  在吴岭的身后,跟着的是胡不归,贺人屠.而在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面目阴沉的汉子,另外还有一个蒙着脸的家伙,也不知是什么路数.

  “你们,怎么都到这里来了,我不过是去山中历练一番,用不着这么大阵仗吧,你们都跑到这里来了,齐国人那边不用多想便知道这里出了大事.”秦武有些懵.

  “这个殿下倒不用担心,我们早就来了,就跟在野狗的队伍之中.”吴岭笑道,”现在在昭关,另一个我正在视察各部队,贺公现在正在沙阳一带晃荡呢.别说是齐人了,便是桃园贲郡守,也不知道我们已经出现在了这里.”

  “这是为什么?”秦武迷惑不解地看着吴岭.吴岭专门跑到这里来,可不是为了拍自己马屁,这家伙,从来就不知马屁为何物,而且胡不归,贺人屠这些人,又哪里需要拍人马屁,便是父皇对他们也是客客气气,自己算老几?

  吴岭转身指着那个面目阴沉的汉子,”这是国安部在武陵战区的总负责人,乌正廷乌将军.接下来,先由乌将军向殿下解释一下整个事情吧.”

  乌正廷大步走到秦武跟前,抱拳施礼道:”乌正廷见过齐王殿下.”

  秦武赶紧还礼,这位是坐镇武陵战区的国安部的最高负责人,那也就是国安部的巨头之一了.

  “殿下,您在昌渚历练的消息,其实在一个月之前,便已经泄露了出去.齐人已经知道了这一事件.”乌正廷没有废话,直接干巴巴地道.

  秦武一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到昌渚,从头到尾只有父皇母后,吴大将军,甘叔以及王筠将军知道,再就是我的那些随行人员了,这是怎么暴露出去的?齐国鬼影这么厉害了吗?”

  乌正廷老脸一红,”殿下,您的暴露,实在是一个意外.这里头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实在太多,说起来一言难尽,以后末将会给殿下一份详细的报告.”

  秦武心思电转,看着屋里诸人:”这么说来,这一次我的历练,肯定会有另外的波澜是不是?”

  “据我所收到的情报,齐国人已经在这一次历练的区域设好了圈套,想将齐王殿下您生擒活捉.”乌正廷道.

  听到乌正廷的话,秦武没有一点惊讶的表情,反而哈的一声笑了起来,”所以胡公,贺公都来了,这么说来,你们已经有了对应的计划了,啊哈,还以为这一次的历练会索然无味,现在看起来,才真正有趣了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