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61:李代桃僵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看到秦武兴奋的脸庞,吴岭干笑了几声,“的确很有趣,不过于殿下而言,这趣味嘛,就只能是站在高处看风景了。”

  秦武脸色一僵,看着吴岭:“吴大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吴岭干巴巴地道:“更何况殿下您可不仅仅是千金之子,您可是身系我大明安危之人物,这样的险境,如何能涉足得?自然是只能远远地观望风景,看着臣等沙场杀伐可也。”

  秦武恶狠狠地盯着吴岭:“难道我不是这个计划的所有核心吗?齐国人的目标难道不是我吗?我不出现,你的目标如何能实现?吴大将军,你既然都亲自跑到了这里,那所图只怕不小吧?”

  “殿下说得不错。”吴岭点头道:“齐国人想要将殿下您生擒活捉,那就非得出动宗师不可。鲜碧松麾下有两位宗师级高手,文耀武和兰永传。他们想要谋算殿下您,我却要谋算他们,这一次,我要让这二位宗师埋尸深山。”

  “既然如此,我如果不出现,对方怎么会上钩?”秦武瞪着眼睛道:“对方也不傻吧?”

  乌正廷在一边轻声道:“殿下,您出现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相信您肯定会出现在哪里,而且,我们还有另外的手段。”

  秦武的脸色愈发地难看了起来。

  “什么手段?”

  乌正廷轻轻拍了拍手掌,从门外进来了一个蒙面军人。

  “这是什么意思?”秦武问道。

  “取下蒙面巾!”乌正廷轻声道。

  进来的蒙面军人拉下蒙面巾,秦武顿时失声叫了出来,站在他面前的人,几乎与他一模一样,此时也穿着一身致果校尉的军服,两人面对面站着,似乎是在照镜子一般。

  “吴岭,你大明。”秦武勃然大怒。“你想李代桃僵吗?”

  “殿下息怒,关于此事,吴岭已经具文向陛下密报,虽然还没有得到陛下的回复,但想来,陛下和皇后娘娘也一定是允准的。”吴岭对于秦武的暴怒根本毫不为所动,“殿下可能还不知道宗师之间的交手有多么恐怖,即便是贺公和胡公也不敢言必胜。吴岭岂有胆子让殿下亲身涉险的道理。更何况,这一次殿下作为诱饵,本身就是极其危险的。因为不到最后关头,恐怕对方的宗师不会出现,他们不出现,我们的人自然也不会出现。殿下,根据国安所得到的情报,你们这一次的对手,可不是齐国人的新兵,而是齐国精锐龙镶。目前潜入该区域的龙镶军已经多达五百人,而我们,为了装作一无所知,进入该区域的人就只有殿下统率的那两百新兵和樊昌带领的五十名老卒。”

  秦武纵然没有上过战场,但也知道齐国龙镶,听了吴岭的话,颤声道:“那岂不是说,我们的这些士卒生还的希望极小?”

  屋里的人觉默了下来。

  “凭什么?”秦武一脚踢翻了面前桌子,冲到吴岭跟前:“凭什么要让我们的兄弟去送死?”

  吴岭看着秦武,毫不退让,“殿下,大明自立国之日起到今日,多少战士战死沙场?明知必死之时,仍然毫无畏惧地迎上去,这就是军人的职责和使命。因为大家都有一个目标,那就是为了大明。”

  他伸手指着那个假扮成秦武的军人,“他是我的贴身卫兵之一,他的父亲也是我的卫兵,当我跟他谈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他没有丝毫的犹豫,也只跟我说了这四个字。”

  “为了大明!”那名军人声音铿锵地道。

  秦武缓缓地摇着头,向后退了两步,突然拔腿就向外跑去。他身形刚刚一动,面前就多了一个人,伸手一拦,秦武便再也动弹不得。抬头看去,却是贺人屠。

  “贺公!”他大叫起来。

  贺人屠缓缓地道:“殿下可知一名宗师能造成多大的破坏吗?如果是在战场之上,在军队的配合之下,一名宗师便是杀上成百上千人也不是什么难事。更别提如果一个宗师隐藏下来,伺机行刺重要将领,朝廷大员,更是防不胜防。现在齐明两国在这一方面还保持着平静,可一旦两国开战,齐国穷途末路之时,未尝便不会行此孤途一掷之举。高级军官在军中有军队卫护还好,但那些文官呢?比方说他们行刺桃园郡守贲宽,贲宽如果死了,我们在桃园的整个后勤转运便会出大问题。所以,如果能一两百名士兵的性命换来两名宗师的性命,这于大明来说,是最为划算的。更何况,他们还不一定会死。如果应对得当,活下来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这些士兵都是我带出来的,我对他们最熟悉,我去指挥他们才更适。”秦武哀求道。

  吴岭走到了他的身前,摇头道:“殿下,那是不可能的。而且,说到指挥军队作战,请恕臣直言,我的这位护卫,恐怕现在要比您强得多。由他去指挥,这些士兵活下来的可能性更高。”

  秦武挣扎了几下,但在贺人屠的面前,他与一只小鸡也没有什么区别,根本就不能撼动对方分毫。

  “大将军,那些士兵与我朝夕相处,对我极是熟悉,换了人,他们一定会知道的,大战未起,主将先逃,这会让士气涣散到极致的,必然未战而先败啊!”秦武喊道。

  “殿下忘了那二十名敢死营士兵吗?还有樊昌的书记官和后勤官,有他们在,假殿下便不会露出任何破绽。”吴岭肯定地道。“贺公,请齐王殿下好好地睡一觉吧!”

  秦武愤怒地看着吴岭,大吼道:“吴岭,我恨你。甘叔叔,救我!”

  吴岭晒然一笑。野狗瞪眼望向别处。

  贺人屠伸手在秦武的身上拍了拍,秦武脑袋一歪,整个人便软溜了下去。

  看着面容有些狰狞的秦武,吴岭轻笑道:“其实这个样子的齐王殿下,是真正的能让人敬重啊。”

  野狗呸了一声,“怎么着,难不成说等齐王殿下长大成人之后,你就不敬重了?”

  “哈哈,你也学会给人戴帽子啦!”吴岭大笑:“我是想说,等齐王殿下有朝一日真正成为了一个合格的储君之后,那我们对他就只有敬畏了。现在,他对于我们这样的行径格外愤怒,但长大以后,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一屋子的人尽皆默然。

  “明天,计划正式启动,假齐王殿下将率部进山。山里的事情,便由贺公您全权筹划指挥,吴某就毫无办法了。甘大将军,贺公,胡公,辛苦了。”

  “为了大明!”野狗道:“辛苦个屁啊!”

  贺人屠哈哈一笑:“只要文耀武和兰永传敢出现,我就把他们的脑袋给你拎回来。”

  “那倒不必,必竟是一代宗师,该有的体面我们还是要给他们的。”吴岭摇摇头。“乌正廷,桃园郡那边现在应当已经启动了吧?”

  乌正廷点了点头:“应当启动了。相信辅国公出现在哪里,会让齐国人更加确认齐王殿下已经进了山,随后辅国公会赶来湘溪。”

  “本来想让辅国公回京城去的,偏偏让这个老家伙一眼便看破了我的算计,老奸巨滑啊,石书生最后能及时赶到地方吗?”

  “石书生可是大盗出身,崇山峻岭于他而言,就像自家后院。”胡不归笑道:“等他陪着辅国公演完了戏,再赶去完全没有问题。再说了,以大将军您的估计,不是说齐国人会先试探吗?”

  “鲜碧松是个极度谨慎小心的人,他一定会这么做的。”吴岭道。

  野狗走过去抱起了秦武,“我送殿下去休息。”走到门边,他突然转过头来看着吴岭咧嘴一笑道:“吴阎王,这一次齐王殿下可是记恨上你了,你以后没好日子过罗。”

  吴岭冷笑:“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祸福趋避之。齐王殿下现在还年轻,以后自然知晓其中的利害关系。再者说了,我的年纪比皇帝陛下还要大不少,将来也肯定在皇帝陛下之前升天,齐王殿下纵然记恨我,又有什么关系?”

  “你还升天?下地狱吧!”野狗笑道。

  “彼此彼此,如果我在第十八层,你一定会第十七层,咱们哥儿俩还可以聊聊天。”吴岭反击道。

  野狗耸耸肩,想想吴岭杀人如麻,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真要下地狱,估计两人差不多在一块混了。

  昌渚,马王集。孔连顺终于送出去了最后一份确认齐王已经参加了这一次历练的情报。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他神情黯淡,樊昌,这一次只怕是回不来了。

  怅然地走过长街,经过了樊小妹居住的那个院子,在门外停留了好久,终是没有踏上台阶,而是转身大步离去。他只希望,做完这件大事之后,齐国人看在他的功劳的份上,让他回到长安城与家人团聚,他永远也不再回到桃园,不再回到昌渚,不再回到马王集。也就不会想起樊昌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