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13:失踪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周求一行人怀着满心的震撼回到了越京城。他已经决定死心塌地与殷福合作了,看到了青河郡那种规模的强布厂和那让他感到神密莫测的机器,他突然觉得,明国皇帝将自己的儿子封为齐王,似乎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是齐国人,为齐国效力那自然是义不容辞,比方说透过殷福弄到齐国一直想要大量买到的棉种。当他看到那些织布机的时候,他便知道殷福的确没有说假话,那就是一些吞食棉花的怪兽,明国产出再多的棉花,也会被它消化得干干净净。带回棉种去,大致也能让军方没有话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说不定朝廷还会嘉奖自己。

  当然,在为齐国效力的时候,与殷福这样的明人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也是非常必要的。这一次的事情,突然让他意识到殷福似乎并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商人,那些明人管制的极严的棉种,他好像轻而易举都能弄到。

  做为一个精明的商人,他隐约觉得这里头有些古怪,但他不愿深究,只要齐国朝廷觉得好,于他而言,那就行了。

  殷福办事的效率相当的高,他只在越京城呆了数天,殷福已经弄到了棉种,而且弄过一些他不明白的手段,将这些货物堂而皇之地发往桃园郡了,以轨道车的速度,几天之后,这些东西便会在桃园郡出现,然后交到他在哪里的掌柜手中,进而运回到大齐去。

  就在周齐决定也离开越京城的时候,一件意料不到的事情,却打乱了他的行程。

  他的保镖,那个由他朋友推荐而来的,一路上话不多,但却尽职尽责的保镖陈二狗失踪了。早上起床的时候一切都还好好的,陈二狗与其它几个保镖都准备上街去购买一些明国特有的物事带回齐国去。

  这是人之常情,周求自然没有不允之理。在越京城,有很多东西很便宜便在齐国,却是天价。比方说那些装在透明琉璃瓶子里的香水,那些极讨妇人喜欢的面膜,当然还有各种包装精美的好酒等等等等。

  但陈二狗这一去,却再也没有回来。

  越京城这样大的地方,个把人失踪,本来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但周求这样的人的保镖失踪,就显得有些异乎寻常了。他的这位保镖武道修为极其不错,可不是生活在越京城的那些地底下的蛇鼠能动得了的。而且这样一位壮汉,又不是妇孺童子,那些人又有什么必要冒着风险动他呢?

  一天一夜的寻找无果之后,事情终于摆到了国安部内务司的案头。田真是国安部的二号人物,同时也亲自掌握着国内司。

  田真仔细地打量着摆在自己面前的陈二狗的画像,那是殷福汇报上来之后,国安部派去的专门的画师根据众人的描述画出来的陈二狗的画像。这些画师的水平在绘画大家的眼中,自然屁都不是,因为他们只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真实地还原某一件事物本来的样貌。特别是画人,相当的传神。

  这是一张陌生的面孔,但田真总觉得似乎曾在哪里见过这个人。特别是那双眼睛,他觉得自己肯定在什么地方与这个有过交集。

  但自己认得人的,怎么可能是一介商人的保镖呢?

  “去请千面过来。”想了想,田真道。他猜这个人肯定是易了容,高明的易容术能够完全改变一个人的外貌,而千面是这个方面的大行家,田真一直认为千面在这个行当之上如果自称老二的话,就没有人敢称第一。

  千面这些年来,已经很少出任务了,更多的时候,是呆在总部之内教教新人,同时完善自己的技艺。与巧手,小猫这些人相比,他缺乏足够的领导能力,在国安部,地位虽高,但实际权力却并不大,现在倒像是已经在幸福地养老了。

  千面拿起了那张画像,仔细地看了大约小半个时辰,这才抬起头来,对田真说:“你猜得不错,这个人肯定是易容了,手法很巧妙,鬼影儿的风格。”

  一听到鬼影儿,田真的每个毛孔顿时都兴奋了起来,“能不能不原他的本来面貌?”

  “这个难度太大,即便是我做出来,与他原本的样子,只怕也有着不小的差异。”千面有些为难。

  “只要有四五成像,我大概就能猜出这个人是谁。”田真兴奋地道。“我总觉得这个人我在哪里见过。”

  “如果真有四五成像,或许我也能帮上忙。”门外传来一个人的身影,两个人抬头,便看见田康施施然地走了进来。

  “尚书怎么来了?”田真与千面二人笑着拱了拱手。

  “周求的事情牵涉到了朝廷一个大战略中的一环,此人身边的人出了问题,我不得不关注一下,看看到底是那路牛鬼蛇神。我可不想这件事出什么岔子。”田康笑道。

  “怎么?尚书准备好好培养一下这个周求?”田真笑问道。

  “自从拓拔燕反水,我们在齐国的网络被破坏严重,现在重构困难重重,这个周求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呢!”田康笑道。

  “这人目标太大了一些。不是一个好的对象。”千面摇头。

  田康与田真二人都笑了起来,有时候,有些事,目标大了不是好事,但放到另外一些事情上,目标大,显眼,却会成为另一层保护色,只要操作的技巧够高明,手段够隐蔽,反而能起到更好的效果。

  看着两位大佬的模样,千面耸了耸肩,不客气地坐到了田真的座位之上,拈着那张画像颠来倒去的看,而国安部的两位大佬此刻却像小弟一样倚在案边随意闲聊着,田真甚至还有闲心替千面在哪里磨着墨。

  一个时辰的时间便在千面的描描画画之中飞快地渡过,地上丢满了被他画废了的或者不满意的画纸,田康与田真也不会一直凑到他的面前看他描象,两人早就坐在了另一边,低声地商量着在齐国重新构建网络的事情。

  构建困难,但破坏,却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拓拔燕的反水,对于国安部的打击是相当严重的,相当一部分潜伏在中高层或者齐国上流社会的明国谍报人员,便是在那一次事件之中落网的。

  齐人归还了那些明人谍探,以此换取了明人的水泥制造技术,但却毫不客气地将那些投奔了明人的齐国探子砍了脑袋。

  国安部辛苦了一年多,到如今也只不过是在构建了一个低层的网络,在获取情报方面,这些人的能量是有限的,想要更深入的了解齐国的内政外交政策,就必须要打通齐国高层的关节,但这,无疑是最难的。齐国被曹云洗了一遍之后,可是干净得让人觉得无处下手,更何况,现在的齐人,大都依然认为他们是老大,将来的胜利必然是属于他们的。想要让有这种认识的人投奔明国,难度就大了不止一个档次。

  “成了!”随着千面的一声欢呼,田康与田真二人同时抬起头来,看到半瘫在椅子上的千面,两人一下子站了起来,疾步走到了大案前,对于千面的手艺,这么多年来,他们二人从来没有怀疑过。

  “至少有五分模样。”千面有些得意,“这世上不会有人比我做得再好了。”

  “那是当然。”田康笑着拍了句马屁,拿起画像,将其展开在自己与田真面前,两人只看了一眼,都是面色大变。

  “我就说这个人我一定是认识的。”田真喃喃地道。

  “好家伙,乌正廷在武陵掘地三尺的找他,没有想到他居然深入虎穴,在我们的眼皮子底晃荡了这么久。”田康摇头道。“又在他身上栽了一个大跟斗。田真,找到他,抓住他。”

  田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力地点了点头,大步走到门前,厉声喝道:“来人啊!”

  千面站起身来,盯着这幅画像,“这人是谁?”

  “鬼影儿,秦厉,我们的老相好。”田康幽幽地道,眼里闪着凌厉的光芒。

  “越京城一百多万人口,想要找到一个刻意想要藏住的人,难度可不小。”千面皱了皱眉头,他虽然没有见过秦厉,但却也知道此人曾经给大明带来过多大的麻烦。“这人手段可不简单。”

  “打草惊蛇,关门打狗,这一次,万万不能再让他逃脱了。”走回来的田真冷然道。

  “这件事就拜托田大人你了,有什么情况迅速向我汇报,秦厉在越京城出现的事情,我还要向首辅,陛下禀报。”田康冲着田真拱了拱手,与千面两人迅即离去。

  周求已经准备离开了,他的时间宝贵,自然不可能因为一个保镖的失踪就呆在这里不走了。殷福沉着脸走进了他居住的房间。

  “殷兄,陈二狗有消息了吗?”周求问道。

  “周兄,我这一次可真是害苦我了。”殷福没好气地道:“那个陈二狗是鬼影的谍探,现在国安部正满越京城的搜捕他呢,要不是我背后的人硬扎,现在我早就被国安部提溜去喝茶了。”

  周求大惊:“什么?那我,我......”

  “我既然没事儿,你当然也不会有事儿了,我后面的人将你也保下来了,不过周兄,这一回我可是要大出血了。”殷福不满地道。

  周求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殷兄所出的血,全部包在我身上。”

  他当然担心,这是在明人的地头上,自己要是落到了明国国安部手中,能不能回去都还得两说了,相比起自己的安全,出点钱算什么,再说了保持与殷福的合作,以后钱财只会滚滚而来。

  听到周求这么说,殷福阴沉沉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一点点笑容。

  记住手机版网址:m.

  1713:失踪 (第1/1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