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65:别来送死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一夜风雪,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风倒是不刮了,但雪却愈发的大了起来,密密匝匝,目力所及之处,不过身前数尺之地而已.不过樊昌却等不得雪停了,留下十名战士看护伤员之后,便带着其它人冒着大雪,开始向前艰难前进.

  行进的路线事前便是有计划的,樊昌并不虞会失去闵齐他们的踪迹,唯一有些担心的是在这样的恶劣天气之下,他们会突然遭到齐军的突袭,必竟接下来他们就要进入到齐军境内了.双方在这一片区域内虽然有着一定程度的相互默契,但任何一方突然来一下狠的,另一方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能期待着下一次将场子找回来.

  樊昌生怕闵齐他们战场经验不足,不能准确地根据战场之上的蛛丝马迹作出正确的判断从而为齐人所趁.

  这样的历练,练的不仅是进攻,对战场态势准确的判断,有序的撤退,同样也是训练的科目之一.任何的判断失误都有可能付出血的代价.

  小半日功夫之后,樊昌一脸铁青地站在一棵树前,这里本来应当留下闵齐他们一行人的信号,但现在,樊昌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再找找.是不是标记在了其它树上.”樊昌冲着赵二吼道.

  看着脸色不善的樊昌,赵二这一次没有嬉皮笑脸,而是带着几个人再仔细地寻找了一遍,然后一脸失望地回到了樊昌的面前.

  “没有,差不多的树我们都找了,他们再犯浑,也不可能随意地找一棵树做标记,这里全都是树,他们要这样做的话,我们怎么找?”赵二道:”头儿,他们是不是迷路了?”

  “有这个可能.”樊昌抬头看了一眼仍然密密匝匝的雪花,将眼光投诸到了手臂上架着鹞鹰的士兵.

  那名士兵摇了摇头,”樊将军,这样的天气,鹰根本就不会上天,再说了,即便勉强它飞上去了,又能怎么样了,根本就不可能发现他们的踪迹.”

  虽然早知道是这样一个结果,但亲耳听到对方说出来,樊昌心里仍然是十分的失望.

  “头儿,现在怎么办?我们要不要按照预计计划前进呢?或者雪停之后,他们就能找到正确的道路.”赵二低声建议道.

  樊昌想了片刻,却是摇了摇头:”先停下来,如果他们当真走错了方向,雪停之后辩明方向仍然会走回来,我最担心的是他们在这个时候碰上齐军,如果我们按照预定计划走,就有可能与他们所处的位置愈来愈远.雪停之后,鹞鹰就能找到他们的踪迹吧?”

  “应当没有问题.”架着鹞鹰的士兵点头道.

  “那就这样,让士兵们休息,养足精神,一旦雪停发现了他们的踪迹,我们就要加速前进了.”樊昌断然道.

  在众人抓心挠肝的煎熬等待之中,大雪终于停了下来,但樊昌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按照他对时间的判断,只怕大半天的时间已经就这样过去了.如果闵齐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走错了路而是一直在前进的话,现在距离他们已经距离不近了.

  不等他吩咐,雪停之后,鹞鹰便已经起飞了.

  一场大雪之后,天气仍然阴沉沉的,樊昌的脸色也如同天气一般,这一次出来历练,他千防万算,终于还是出了幺蛾子.

  再一次地掏出地图,铺在地上,樊昌的眼睛在上下反复审视着,盘算着如果出现了最坏的情况,自己要如何应对.

  整整半个时辰之后,天空之中终于出现了一个黑点,但看着黑点回来的方向,樊昌却是仰天长叹了一口气,那是他最不希望出现的一个方向.

  一直不太正经的赵二,这一次也是满脸的郁闷之色.

  “头儿,他们正在往盘龙寨方向走.”

  盘龙寨里一直都有齐兵驻扎,平常季节一般都有三百名左右的士兵驻防,只有在冬季,会减少到百余人左右,因为这样的季节里要将补给送进山里,实在是太困难了.这就像明军在这片区域里的另一个前哨寨子金山寨一般无二,一到冬季,驻防士兵便会减少到百余人左右.

  但这百余人可不是新兵,而是精锐老练的齐军骁勇,樊昌不认为闵齐碰到了这支队伍会有胜机.而且,那些先前被他们击溃而逃的齐军,也有极大地可能逃到盘龙寨里去.这就会让盘龙寨里的齐国守军数量,达到两百人左右.

  “鹞鹰既然能准确地找到我们的人,能不能替我们送一封信过去,我们肯定是追不上他们了,但鹰却可以.”

  架鹰的士兵摇摇头.

  “樊将军,您也看到了,鹰的确能判断出我们的队伍,但他每一次下来的时候,都需要我吹起鹰哨,它听到了特别的招唤之声之后,才会落下来.除非他们的队伍之中能有一个会吹鹰哨的人,才能让鹞鹰落下去,否则不可能的.”

  听了这话,樊昌二话不说,迈步便向前走去.其它的士兵立即便跟了上去.

  “加快速度,先前的风雪很大,他们的速度肯定不快,也走不了多远,咱们加把劲儿,一定能赶上他们的.”赵二一边快步赶路,一边大声地给士兵们鼓着劲儿.

  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了下来,但樊昌并没有停下来宿营的打算,从这里往盘龙寨的路,即便是夜晚,他也是能准确地找到路径的.让他无比窝心的是,鹞鹰最后一次起飞带回来的消息,是闵齐的那支队伍仍然在无比坚定地向着盘龙寨前进,而这一次,根据鹞鹰直线来回的速度,那名架鹰的士兵判断出闵齐一行人,即便在大雪漫天的时候,也没有停止前进.领先他们距离,即便是直线来算,也超过了十里.可这里是崇山峻岭遍布的山区啊,直线距离十里,实际上的距离,只怕是二倍,甚至是三倍有余.

  这样的天气,想要追上他们,难度已经甚大了.

  樊昌只希望他们能在夜晚停下前进的脚步扎营休息,这样的话,他拼着一夜不睡,就能追上他们了.

  赵二突然停在了路边的一棵树边.

  “头儿,你快过来.”这种树在这片区域之中并不多,也是事先樊昌与闵齐等人约定的互通消息的消息树,刚刚赵二路过这里的时候,看到这样一棵比较特别的树,下意识地多看了一眼,没有想到居然有所发现.

  樊昌走到了树跟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猛然伸手撕下了一块树皮,树皮之下,果然藏着一封包裹好的信件.

  撕开封皮,打开薄薄的信纸,樊昌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天色比较暗,站在他身边的赵二并没有看清楚信纸上的字,此刻看到樊昌有些呆若木鸡的模样,不由问道:”头儿,怎么啦,他们是不是知道自己走错路了?”

  樊昌没有说话,好半晌才对赵二挥了挥手,”让兄弟们先停下来,我要好好地想一想.”

  满腹狐疑的赵二走到了前方,招呼着其它人暂时休息.不是说要加快速度赶路吗?怎么这个时候却停了下来.

  樊昌此刻却没有心思去理会赵二在想什么,一屁股坐在树下,手里紧紧地攥着那封薄薄的信纸,心里却是如海啸一般浪涛澎湃.

  信并不是闵齐写来的,而是那个与自己合作了不短时间的那位书记官.

  信很简单,就只有几句没头没脑的话.

  “樊将军,回去吧.我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不要来送死.”

  他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们还要自己不去送死,那么难道他们是准备去送死的吗?那闵齐呢?那个甘大将军亲自吩咐送到自己队伍中来的贵公子,一看就身份尊贵,也准备去送死?

  脑子之中突然如同一道闪电划过,霎那之间,樊昌忽然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闵齐,还真是那个在自己麾下干了很多的闵齐吗?

  临走的时候,他只是冲着自己拱了拱手,一言未发地便离开了,这与他平时表现出来的态度迥然不同,在那一场搏斗之中,此人突然表现出了与平时展现出来的实力根本不相符的武道修为.

  这个人已经被调包了.时间就在甘大将军将闵齐单独留下来说话的时候.

  一定有着一个什么自己不知道的计划正在进行中.而这个计划的重点,必然就是在盘龙寨.

  樊昌霍然站了起来.

  “赵二.”他大声吼道.

  “头儿,我在!”赵二如同弹簧一般地从地上弹了起来,跑到了他的身边.

  樊昌将手里的纸卷送到了嘴里,看着一脸讶然的赵二,他吩咐道:”你,带二十名兄弟,现在立即返回,护送留守营地的伤员们出山.”

  “啊?”赵二吃了一惊.”头儿,送伤员这么简单的事情,用不着我吧?”

  “服从命令,我不是在跟你商量,不要嬉皮笑脸.”樊昌怒道.

  “是,将军.”赵二愤怒地瞅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樊昌回过头来,看向盘龙寨的方向.

  不管你们想要做什么,但那里还有自己的近两百名士兵,这个时候,自己应当与他们站在一起去迎接困难,或者是死亡.如果就此转身离去,这一辈子,只怕自己都难心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