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68:冬雷震震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一个又一个浸漫了油脂的火把被从要塞之中抛了出来,落在雪地之上,哪怕风雪交加,他们仍然在熊熊燃烧着,将盘龙寨的周围照得通亮。书记官的身影刚刚窜出去,便暴露在了这些火光的照射之下,夺命的羽箭立时便追踪而至。

  显然,对手有箭术高手。一支支羽箭带着撕裂般的啸声,在书记官前脚刚刚离开,后脚就插在了他刚刚离开的地方,看得一众明军新兵们目眩神驰。

  连续数箭之后,城楼之上齐军似乎也感到无法射中书记官,立马便换上了弩机,哒哒哒的弩机鸣吃,羽箭泼水一般地射向他,这一次书记官终于没有那样轻松了,手中的佩刀舞得风车一般,一边格挡着箭支,一边向着城门靠近着。

  闵齐霍然站了起来,带着二百名新兵开始向前迫近。新兵们的呐喊之声将风雪的咆哮完全压制了下去。

  城楼之上的齐军注意力果然被他们所吸引,相对于书记官一个人的突击,似乎这后面的大部队更能威胁到盘龙寨的安危。

  闵齐深知弩机的射程极限,在堪堪前进到射程之内时,整支队伍便停顿了下来,只是鼓噪不休。

  城楼之上,后勤官已经陷入到了苦战之中,一名齐军军官死死地缠住了他。这名军官本身的实力比后勤官要弱上不少,但如果给他配上了一些士兵集体作战的话,那自然又不可山日而语。而前两天逃到这里的那些齐军新兵之中,本身就有不少的宗门子弟,这些人现在打仗不见得有多强,但像现在这样的单打独斗,却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了。

  书记官连滚带爬地终于靠近了城门洞子,整个人贴在城墙之上大口地喘着粗气,刚刚的距离不长,却让他竭尽全力,可即便如此,手臂之上仍然被一支弩箭擦过,带出一道血槽,鲜血浸湿了衣物,钻心的疼痛让他不住地滋滋地吸着凉气。

  城头之上传来响动,抬头仰望,一个巨大的物事迎面而来,身子一缩,整个人贴在了城门与墙体之间那勉强可供一人躲藏的狭小缝隙,呼的一声,一根巨大的擂木几首是贴着他的鼻子落了下去,然后又呼的一声被拽了回去。

  书记官擦了擦脸上的冷汗,也亏得自己身材削瘦,要是换成了后勤官那个魁梧的身材,只怕这擂木就能要他半条命去。

  不再有任何的犹豫,从怀里摸出两枚手雷,挂在了身后城门的两个门环之上,伸手拔出一枚铁环,从中掏出一截绳索,用力一拉,听到那哧哧的响声之后,他身子一矮,贴着地面便向一旁急促地翻滚开去。

  就在他刚刚离开这条狭小的缝隙一瞬间,又一根擂木呼地落下,与上一根不同的是,这一根上钉满了横七竖八的利刃,落下之时,刚刚那个可供藏人的缝隙别说是人了,便是一只狗也无法藏下,如果书记官刚刚还在这里的话,这一下便铁定要被扎上好几个窟窿了。

  书记官的身体不停地翻滚着,羽箭追踪着他的身影,此时他的腾转闪挪的区域就有限得紧了,身上不时传来一阵阵锥心的疼痛,很显然他已经挨了好几下了,但此刻却顾不得去察看自己到底是哪里受了伤,好在身上的甲胄质量够好,应当还不会致命,要不然自己也不可能还有力气翻滚了,尽量地身子蜷缩成一团,缩小着自己的体积,并且不断地让自己的速度更快一点,于快一点。

  城墙之上传来一声愤怒的吼叫,百忙之中的书房官抬头看时,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城墙之上落了下来,那是后勤官。他终于被从城上逼下来了。人还在半空,羽箭已是追着他而来。

  那名箭术高手掉换了目标,对准了坠落的后勤官,书记官压力一轻,立时跃起,却看到后勤官人在空中,已是结结实实地挨了两箭,如同石头一般地向下坠落下来。大惊之下,他一个虎扑,两手在空中捞住坠落的后勤官,腰身竭力扭动,两个落地的瞬间,他已是带着后勤官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

  “还行吗?”他大声吼叫着。

  “没死。”后勤官闷声道。

  两个倒是配合默契,翻滚的那一霎那,居然还同时伸手,替对方将身上插着的弩箭拔了出来仍到一边。运气不错,没有命中要害,弩箭虽然势急,但有了甲胄的抵达,入肉不过几分而已,看着鲜血横标,但基实并不影响战斗力。

  两人刚刚想要爬起来,一声巨响突然在城门之处响起,距离城门不远处的两人顿时耳中嗡嗡作响,不约而同地又一屁股坐了回去。

  手雷爆炸了。

  两人对视一眼,又是一跃而起。径直冲向了城门,而此时,闵齐也带着他的新兵们从远处如同虎一般地扑了过来,目标,都是城门。

  城上显然被这突然而来的巨响之声给弄懵了,整个城墙似乎都在颤抖,阵阵烟雾腾起,浓烈的硝硫味道随风而散。

  书记官与后勤官两人冲到了门前,原本厚实的木门,此刻已经被炸开,两扇大门其中一扇扭曲的不成模样,另一扇却是变成了碎末,遍布各地。

  盘龙寨的大门已经在明军的面前被打开。手雷奈何不得钢筋水泥的城墙,但木门却是抵挡不住如此强力的爆炸冲击。

  齐军们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东西,当巨响发生时,所有人都有些茫然地抬头看向天空,打雷了吗?可是这冬天啊!只有极少数人还能保持着清醒,看着那一团从城门处冒出来的浓烟。

  明军其实也有那么短暂的失神,不过他们之中却有人很清楚地知道发生了什么,在爆炸刚刚发生之后,这些人立即便拳打脚踢将那些目瞪口呆地新兵打醒,然后摧促着他们发起了冲锋。

  后勤官和书记官两个人都已经变成了血人,但两人仍然一马当先地冲进了要塞之内,触目之处,看到的是终于反应过来的齐军将领正带着齐兵从城墙之上涌了下来。

  看着对面乌泱泱地冲过来的齐军,书记官一咬牙又摸出了一枚手雷,拔掉插销,拉动引线,在手里停留了数息之后,猛然抛了出去。

  手雷落在了涌来的齐军士兵之中,下一刻,猛烈的爆炸再一次响起。

  刚刚还黑压压的人群霎那之间便变得七零八落,有的人被强劲的气浪掀飞,有的人立毙当场,有的人浑身是血满地乱滚,还有一些人面目呆滞在原地转着圈圈。

  后勤官一声怒吼,挺刀冲向前方,那个先前将他逼下城墙让他几乎丧命的齐军军官,此时正如同喝醉了酒一般地在前面踉踉跄跄,站立不稳。

  后勤官一掠而至,刀光闪动,砍向那名齐军将领的脑袋。齐军将领有些呆滞地抬起头,这一刻,他的眼中除了迷惘,再无任何其它的情绪。

  只是一刀,那颗头颅便迎风飞起,颈上热血如同喷泉一般冲出了颈项。

  “杀!”后勤官提着血淋淋的刀子,冲进了残余的齐军之中。

  “杀!”书记官提刀也冲了上去。

  更多的喊杀声从身后传来,闵齐带着的近两百新兵从破开的大门之内冲了进来。

  整个要塞之内,杀声盈天,浓浓的血腥气哪怕在这样的风雪天气之下,依然浓烈得让人闻之欲呕。

  天色微明之际,一切都平静了下来。

  闵齐迎风站在盘龙要塞之上,凝视着茫茫群山,书记官指挥着士兵们正在清理血腥无比的要寨,这一战,齐军无人幸存,即便是受伤未死的齐兵,也被闵齐下令毫不留情地尽数斩杀,此刻,尸体正被士兵们一具具地抬着扔出要塞。

  受伤不轻的后勤官也不能闲着,此刻,正带着一群士兵在哪里修理着大门,接下来,他们可就要迎接敌人的进攻了。

  天色已经大亮,闵齐仍然如同雕塑一般地立在城头,不知什么时候,书记官和后勤官两人也站到了他的身边。

  “伤不碍事吧?”闵齐低声问道。

  “不碍事。”两人同时摇头:“小伤而已。”

  闵齐笑了笑:“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带着大家到盘龙寨来了吧?”

  后勤官沉默不语,书记官笑了笑:“于必死之中找一条活路?”

  “不错。对于我们来说,这一趟任务是必死之局。作为军人,我们必须服从命令,服从大局,但作为我们自己而言,也要想办法在完成任务的前提之下,找到了条生的缝隙。如果是在丛林之中,旷野之上,我们没有哪怕一丝儿的活路,但在这里,我们还有那么一点点活下去的希望。”闵齐看着两人:“兄弟,接下来,保重吧!”

  “我要去好好地睡一觉。”书记官转身便走。

  “我想了想,那大门还是不太结实,我这就带人去用东西将其封死。”后勤官说着也急步而去。

  闵齐笑了笑,转过身,看着起伏不定的白色山峦,远处有狼嗥之声,一声接着一声,但却不是在靠近,而是在远离。

  这里这么浓烈的血腥气,都不能吸引他们向这里靠近,只能说明一件事,有更多的让他们恐惧的家伙正在向着这里聚集。

  该来的,总会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