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69:宗师一击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贾方舟一边走着,一边用力地啃着干饼,被冻得生硬的饼子简直比石头还要硬,用力地咬下一口,含在嘴里好一会,才会变得酥软起来.吃不上几口,腮帮子都有些酸软起来,顺手从倒垂下来的枝叶上抓过一把雪塞进嘴里,冰冷入嘴,倒是麻木了疼痛的感觉.

  数百人在雪地之上排成两路纵队,有些艰难地向前挺进.雪很深,武道修为更高的人走在最前面,后面的士兵则踩着前面的脚印前进,以最大程度地节省体力.

  这些人可不是什么新兵,而是齐国边军之中最精锐的那一部分,能够节省体力的每一个细节,他们都做得极其到位.

  贾方舟猛然停了下来,正在咀嚼的嘴巴也停了下来.好一会儿之后,他才转头看向身边的齐军将领,”听到了没有?”

  “打雷的声音.”齐军将领手里拿着干饼子,显然也有些大惑不解.

  “可现在是冬天.”贾方舟.”声音是从盘龙寨传来的.那是什么?为什么能传这么远?”

  齐军将领困惑地摇摇头.

  贾方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明人又弄出了什么新东西吗?我得先去看看,我现在有些怀疑盘龙寨能不能多坚持一些时候.你们继续按照原计划行进.”

  先向前飞掠不过百余步余,又一声闷响传来,这一次贾方舟听得更清晰了一些,脚下不由一沉,顿时将雪盖踩碎,哗啦啦的响声中,积雪纷纷落下.

  雪林深处,一株松树之下,一个老者一袭青袍,盘膝而坐,听到那远处隐隐传来的闷雷声,微笑着站了起来.

  “有趣啊,比预估的要更有趣一些.小家伙们总是能给人带来惊喜啊.”老者自言自语地道:”既然如此,我自然也要去给他们凑凑趣的.能多活几个总是好的,免得殿下以后心里老有这么一个疙瘩才好.”

  说着话,一伸手,头顶之上的雪冠之中,一柄长剑无声无息的滑出,钻进了他的衣袖,消失无踪,老者向前跨出一步,然后就消失在了这片松林之中.

  另一个地方,一个壮汉在这样大冷的天里,居然赤裸着上身,正在用雪不停地搓着那疤痕纵横的身体,两声闷雷从远处传来,他有些愕然地抬头看向盘龙寨的方向,半晌之后,从地上抓起一件衣服胡乱地套在了身上,迈开大步向着远处走去.不像先前的那个来去无踪的青衣老者,这个壮汉的脚印一个深一个浅,居然是一个瘸子.

  闷雷之声传来,一个隆起的雪堆忽然动了起来,一个抱着刀的汉子从里面钻了出来,抖擞了一下身上的雪花,然后扛着他那柄巨大的桨刀,向着盘龙寨方向走去.

  盘龙寨的另一个方向,一个裹着白色披风的家伙从树上慢吞吞地滑了下来,举起酒壶喝了一口酒,另一只手却是拿着一只扇子,哗啦一声打开,扇了几扇,然后身形晃动,如同幽灵一般地也奔向了盘龙寨.

  与此同时,在距离齐军行进队伍的不远处,一个独臂负剑与另一个提着一柄长枪的武者对望了一眼.同时站了起来.

  “我嗅到了剑气!”背着剑的独臂汉子道.

  “是胡不归?”另一人点了点头.

  “他在向我们而来,不,看起来他是准备去袭击贾方舟他们.”背剑汉子道.

  “是个好主意,如果是偷袭的话,只怕贾方舟他们会损失惨重.”

  “我去对付他,你去盘龙寨找机会抓住秦武.”

  “小心一些.”

  “胡不归是使剑的,我也是使剑的.”背剑的汉子轻笑了起来,”正好看看谁的剑更利一些.”

  两人伸出拳头,轻轻一碰,一人向左,一人向右,分道扬镳.

  背剑的武者叫兰永传,在十余年之前,在与明军的一场战斗之中,他被贺人屠一刀砍掉了一条手臂,狼狈而去,勉力保住了一条性命.但那一战,却使他受益匪浅,虽然失去了一条手臂,但武道修为却是猛涨了一截,这些年来,他一直呆在军中磨砺着自己的剑道,自认为与当年相比,自己已经判若两人了.他很希望能再碰到贺人屠,报那一刀之仇.胡不归,他自然也是知道的.他不认为胡不归会是自己的对手,也许在很多年前,胡不归也算是杀场之上的一个狠角色,但那个人自从成了周氏的供奉,后来又跟着周氏归顺了明朝之后,便再也没有经历过生死搏杀.在这一点上,胡不归绝对比不上自己.

  哪怕两个人的武道修为相若,兰永传也有着绝对的信心战而胜之.

  贾方舟隐身在距离盘龙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之间,透过那一个个白色冠盖之中的缝隙,看向盘龙寨.

  不出他所料,盘龙寨已经易手了.一具具的尸体被横七竖八地丢弃在了外面的雪地之上,叮叮咚咚的声音不时传来,对方居然在修补寨门,他们是想在这里休息几天吗?贾方舟不由在心里冷笑起来.

  明军的战斗力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原本他以为盘龙寨最不济也可以支撑到他们到来,最理想的状况,就是明军正在攻击盘龙寨的时候,他们从后面包抄上来,这样一来,兴许用不着宗师们出手,自己就可以拿下齐王,两位宗师只要缠住那个齐王的宗师护卫胡不归就好,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可以将那个宗师也留下来.

  但现在,这个如意算盘显然是破产了.

  盘龙寨上火光熊熊,明军点燃了好几个大大的火堆,将整个盘龙寨照得透亮.寨墙之上,他们东一团,西一伙,正就着一个个大火堆在烧烤着什么东西,欢笑之声,清晰地传进他的耳朵之中.

  贾方舟不太在乎这不到两百明军,就算他们战斗力再强,也不可能是自己带来的人的对手,他在乎的是那几声闷雷之声是什么造成的.

  最大的可能,就是明军又弄出了什么最新型的武器.让他有些恼火的是,鬼影根本没有打探到任何的情报.如果这一次来的不是齐王秦武,而且不是因为这个秦武要立下一些特殊的功勋来竖立他自己的威望的话,这种武器,根本就不可能暴露在自己的面前.

  必须要弄清楚这是什么东西,最好是能在击败他们的时候,能弄到几个这样的玩意儿然后带回去好好的研究.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目光从雪地之上那些齐军士兵的遗体之上收了回来,看向那个站在城头之上的明军将领.

  火光闪耀,让那人的面庞在贾方舟的眼前显得异常清晰.他没有见过秦武本人,但却见过秦武的画像.那是秦武前不久去虎牢关等地主持运河开凿仪式的时候,被鬼影儿的人看见才描绘下来的影像.

  果然是他.

  贾方舟心中一阵欢喜.

  他无声无息地从树上滑了下来,转身向着来路走去.明军已经占领了盘龙寨,接下来还是有一场硬仗要打的.

  齐国军队行进的队伍已经能看到盘龙寨了,山顶之上那被熊熊燃烧的火光照得透亮的盘龙寨就如同一个明亮的火炬.领头的齐军将领终于艰难地手里的干饼子全都咽了下去,看着远处那闪烁着光亮的地方,他咧开嘴角笑了笑.

  不到两百新兵而已,自己却带着整整五百精锐,他们够自己啃一口吗?

  笑容刚刚在嘴角绽开,心中却骤然闪过一道警讯,他霍然回过头来,一道亮光从他的眼前闪过.

  “小心!”他猛然大吼起来.脚在雪地上重重一顿,雪花飞溅,地上的积雪被他这一脚踏得四溅飞起,落脚之处,厚厚的积雪荡然无存,齐将军领已是高高跃起,人在空中,两手已是握住了背上的一柄刀和一截刀杆,两手一合,卡嚓一声,合二为一,一柄长近三米的大刀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重重落下,再度飞起,刀光闪亮,他已经捕捉到了那一抹闪烁的剑影.

  惨叫之声连接响起,那柄犹如鬼魅一般的剑光自长长的队伍后方掠过,数十人几乎同时倒地.当剑光再度出现的时候,一柄大刀已是凌空劈来.

  凌空飞来的长剑剑尖骤然上扬,叮的一声轻响,手持大刀的齐军将领一声厉吼,空中连着几个筋斗翻了回去,落下地来,单膝跪地,嘴角已是渗出血迹.

  单薄的剑尖正面对撼重武器,受伤而退的居然是重武器.那柄长剑一击得手,却并未退去,悬停在空中,剑尖晃动,似乎在寻找着下一次出手的机会.

  “是宗师,结阵!”齐军将领悍然挥刀再次出击,而在他的身后,齐军士卒们飞快地开始列阵,一面面盾牌竖立了起来,长枪架在盾牌之后,一层又一层,是中间,弓手弩手们齐唰唰地举起了手中的弓弩.

  悬停在空中长剑在空中一闪,疾刺而出,齐军将领狂吼着挥刀迎了上去.可那长剑在空中弯过一个弧度,绕过了齐军将领,将他身后十数名还没有来得及躲入阵中的齐军士兵再次斩杀在当场.

  齐军将领愤怒地吼叫起来.

  “进!”他高举着大刀,向前跨出一大步,身后,已经聚集起来的军队跟着他向前跨出一大步.向着离他们不远处的那个青衣人逼去.

  青衣人大笑起来,手一招,空中的长剑如同飞鸟投林,回到了他的手中.

  “盘龙寨虽近,可你们却没有机会到达哪里了.”胡不归意态悠闲地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