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73:抓人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桃园郡,昌渚,马王集。

  在樊小妹居住的那个小院子中,孔连顺将盘子里最后一筷子青菜挟起来送到嘴中,有滋有味地咀嚼着,好半晌才意犹未尽地放下了筷子,一边坐着的樊小妹立即奉上了一杯清茶,看着桌上四个被吃得干干净净的盘子,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小妹的手艺是愈发的好了。”孔连顺赞道。

  “孔大哥这是睁眼说瞎话呢,你那酒楼我也不是没有去吃过,大厨的手艺可比我强多了。”樊小妹笑弯了眼睛。

  “真不是说瞎话,你是不知道啊,开了这么多年的酒楼,那里面的饭菜,可是真得吃腻了,不瞒你说,有时候啊,面对着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我情愿抱着一个红薯啃几口。还是你这样的家常饭菜最是意境悠长啊。吃了辈子也吃不腻的。”孔连顺很认真地道。

  樊小妹一下子红了脸,看着孔连顺道:“只要大哥喜欢,便是为你做一辈子也是无妨的。”

  孔连顺一怔,看着樊小妹,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从长安将樊小妹接回来开始算起,他与樊小妹在一起相处了差不多有半年了,这个女子虽然命运多舛,但不管是本人的姿容,还是心底里那一份善良,都是上上之选。她对自己的倾心,自己又不是木头人,怎么会一无所知?不过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在长安还有老婆孩子,自然是不可能娶樊小妹的。更重要的是,在内心深处,他是真把樊昌当朋友的,也就顺带着将樊小妹看成了自己亲妹妹一般的人物。远离家人,生活在朝不保夕,有今日没明天的日子里,孔连顺其实异常地渴望亲情来抚慰他的内心。这也是他没事就经常来与樊小妹聊天的原因所在。

  “小妹,我......”孔连顺露出了为难的神色,站了起来,搓着双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樊小妹垂下了头,脸上红晕褪去,变得有些苍白起来。“孔大哥,你别说了,我知道的。小妹我是个不干净的人,怎么能配得上你这样的好男儿!”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孔连顺两手乱摇。樊小妹却是抬起头来,看着他嫣然一笑,虽然她在笑着,但眼眶里蓄积的泪水,却让孔连顺看得心里发疼。

  但他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樊小妹。

  樊小妹将四个空盘子收到了一起摞着端起,一边往厨房里走去一边道:“孔大哥,你先喝茶,我去清洗一下。”

  孔连顺点了点头,木木然地坐了下来,看着樊小妹的背影,脑子里却一下子浮现出了樊昌的身影。

  他已经把樊昌卖了,现在的樊昌,说不定正在齐国军队的包围之下苦战,甚至于已经战死在沙场之上了,可他的妹妹,现在却还将自己当成亲人,当成了最可以信赖的那样一个人,孔连顺突然有些痛恨起自己来了。

  他将头搁在椅背之上,无神地看着头顶的椽子瓦片,这他娘的都过得是什么日子啊!希望这一次立下大功之后,鬼影能够同意让自己回去,否则不管是樊昌回来还是再也回不来了,自己只要看到樊小妹,内心深处都有有那种刻到骨子里的愧疚。

  眼不见为净,耳不听为宁。把头埋在沙子里装聋作哑,或者是自己最好的选择了。

  一盏茶喝干,孔连顺站起来准备离开,快到晚餐时间了,好运来酒楼将会迎来一天生意之中的最高峰期,他必须回去照看着了。而樊小妹也似乎是算准了时间一般地从厨房内走了出来,虽然她刻意地有些隐忍着,但孔连顺却仍然看见了她的双眼有些发红,显然,她躲在厨房里偷偷地哭过。

  在心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只能硬着心肠装着没有看到。

  “孔大哥要走了吗?”

  “嗯!”孔连顺点了点头:“今天有几个齐国的大客商与咱们大明的生意伙伴谈事儿,我得亲自去照应着一点。”

  “那我送您出门。”樊小妹小声道:“明天还过来吃饭吗?”

  孔连顺本来想拒绝,但看着樊小妹小猫一样乞求的眼神,终是没有硬着心肠说不来。“来的,还来的。”

  “好,那我弄好了饭菜等着你。”樊小妹笑逐颜开地道。

  两人并肩往门口走去,樊小妹刚刚伸手接触到门闩,大门却突然被敲响了。

  “是哥哥回来了吗?”樊小妹大喜道。

  “不可能是的。”孔连顺断然否定地道:“如果是樊兄弟,此刻早已经扯着嗓子吼了,哪里还会规规矩矩的敲门呢?”

  “也是!”樊小妹略略有些失望,伸手取下门闩,拉开了大门。

  门槛外,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背着双手,看着樊小妹,笑容可掬。

  “请问您找谁?”樊小妹落落大方地问道。这里是马王集,不但有军队,还有监察部的监察官员,刑部的武装捕快,治安一向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我找孔老板。”汉子笑吟吟地指了指孔连顺。

  听说是找孔连顺的,樊小妹便将身子侧开,让出了身后的孔连顺。

  孔连顺看着对方,有些惊讶,他并不认识这个人。

  “请问您是?”他拱拱手:“在下正是孔连顺,好运来酒楼的掌柜。”

  汉子笑道:“孔老板,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呢。不过过了今天,你对我就会很熟悉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乌正廷。”

  孔连顺的脸色唰地一下变得惨白,整个人一下子摇摇欲坠起来,一边的樊小妹见状,赶紧伸手扶住孔连顺。

  “孔大哥,你怎么啦?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乌正廷嘿嘿一笑:“樊小妹,樊昌的妹妹是吧?这位孔老板不是身体不舒服,他是事发了,被吓得。”

  孔连顺一手扶住门框,勉力让自己站稳。他没有见过乌正廷本人,但这个人的大名他却是多次听过的,以前秦厉也跟他说过,这个人是大明国安部的一个颇为厉害的角色。他找上了自己,还能有什么别的事情?自然是自己的老底儿已经被人摸清了。

  “孔大哥是好人,你们是什么人?赶紧离开,不然我喊人了,告诉你们,我哥哥可是大明的将军,这街上到处都是捕快。”樊小妹扶住孔连顺,大声威胁道。

  乌正廷大笑起来,玩味地看着樊小妹,“樊小姐,你问问你身边的这位孔掌柜,看看你大声叫起来,有没有什么效果?”

  孔连顺勉力站直了身子,看着樊小妹,冲着他摇了摇头:“小妹,对不起。”

  “孔大哥,你为什么要对我说对不起?”樊小妹有些惊慌,“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乌正廷挥了挥手,身后黑暗之中走出两个身穿黑色制服的人,一左一右地将孔连顺夹到了中间。

  “樊小姐,我们是国安部的。这位孔老板是齐国的奸细,现在事发了。”乌正廷收敛起了笑容,正色地道。

  “不可能,孔大哥怎么会是齐国奸细?”樊小妹脸色也变得惨白起来,连连摇头,“他是一个好人,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对于你来说,他或者是一个好人。但是樊小妹,他接近你是有目的的,他是想借着你的事情拉近与你哥哥的关系,从而从樊昌哪里得到我军的很多重要情报。”乌正廷道:“而且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你的哥哥这一次的出征行动,已经被你眼中的这个好人出卖了,现在他们是生是死,我们都不能确定。”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樊小妹连接倒退几步,摇着头,身形摇摇晃晃。乌正廷拍了拍手,黑暗之中又冒出来两个人,走进了小院之中,却是两个身着制服的女子。

  “这段时间,你们就呆这里,好好地陪着樊小姐吧,不许无礼。”乌正廷吩咐道。

  “是,大人。”

  乌正廷转过身来,看着孔连顺:“请吧孔老板,我想我们会需要很多的时间来好好地谈一谈了。”

  孔连顺颓然地点了点头。被两名卫兵挟着,几乎是脚不点地的向着外面的一辆马车行去,在上马车的那一瞬间,他回过头来,看向樊小妹,而此时,樊小妹也亦然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眼神之中透露出来的不解,震惊,愤怒,伤心夹杂在一起。

  “小妹,跟你大哥说一声,我孔连顺对不起他啦!”孔连顺突然喊了起来。

  樊小妹无力地垂下了头,呜呜的哭泣了起来。

  越京城,田康仰头看了一眼田真府第那金壁辉煌的大门和匾牌,稍微停顿了一下脚步,便又大步走上前去。片刻之后,大门打开,田府家主田真亲自迎出了门外。

  “田大人,今日怎么到我这里来了?”田真笑吟吟地道。

  其实真算起来,最早的时候,田康算是田氏的家奴,一直受命潜伏于越京城。但因为中间的一些事情,田康与田氏决裂,从而过起了隐姓埋名的生活,直到田康遇上了秦风。时过境迁,十余年的时间过去了,田康现在却已经成了田真的顶头上司了。

  田康自己都是感慨万千,更何况田真本人了。

  两人除了公事,私底下基本上没有往来,更别提登门拜访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