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75:得失的计较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覃野猪坐镇的飞虎口要塞,原本他是唯一的老大,不过这一段时间,他可就憋曲了,因为相对于这一段时间呆在这里的人来说,他这个小小的牙将,就是一个小萝卜头了。其实甭说是他了,便是他的顶头上司抚远营的统兵将领王筠,在这里,现在也根本不算个啥。

  齐王殿下就在飞虎口,现在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因为甘大将军的苍狼营现在就在离飞虎口不远的地方驻扎。前任首辅权云虽然已经离开了权力的核心位置,但人家可是辅国公,齐王殿下的老师。而整个武陵战区的大将军吴岭这尊神,现在也居住在飞虎口要塞之内。

  在这些人面前,覃野猪当然只剩下了被吆喝的份儿了。

  从顶头上司抚远营将军王筠哪里,覃野狗也总算是知道了这些人聚集在飞虎口的大致的原因,也了解到了他的战友樊大胡子这一趟的任务,居然算得上是一趟必死之旅。不过对于覃野猪而言,也只是伤好了几天罢了。当兵就是这样,本来就是将脑袋掉在裤腰袋上晃荡的行当,有时候明知是个死,也要硬着头皮上。

  如果樊大胡子这一次当真回不来了,自己能做的也就是以后多替他杀几个齐国兵,帮他报仇罢了。

  此刻的他,正与王筠两人并肩站在校场之上,看着齐王殿下指挥着一队吴岭的亲兵正与来苍狼营的一队士兵对抗,苍狼营的士卒由营将马上有亲自指挥,两队在飞虎口要塞的校场之上你来我往,对抗得甚是激烈。

  这两支人马都是有名的悍勇,不管是单兵作战,还是集体意识,整体能力比起抚远营的士卒来说都是高明不少。

  覃野猪这些天来,只要他们这里开炼,他就会准时出现在一边观摩,也是存了一个偷师学艺的心思,要是在另外的地方,他可就拉不下脸面去偷窥了。别人也不见得欢迎,但在飞虎口嘛,这里可是自己的家,尽可以光明正大地来瞧了。

  没有比这更好的学习机会了。因为为了让齐王殿下对两军对垒之时的军阵变化更为熟炼,马上有刻意地在迎合着齐王殿下的指挥水平,有意识地在对垒的时候制造着各种各样的麻烦让齐王殿下来解决。有些东西,齐王不见得一眼便能瞧明白,但一边的覃野猪却是看得恍然大悟,大有茅塞顿开的感觉。

  不过齐王殿下的学习进度也让覃野猪叹为观止,十几天下来,他已经极有模样了,指挥军队,张驰有度,在一定程度之上,已经能与马上有对抗上一段时间了。

  想着当初齐王殿下刚来飞虎口要塞时在校场上练兵时的模样,覃野猪便心有戚戚焉,虽然时间差并不大,但彼时的齐王与此刻的齐王,不管是能力上和气度上,似乎都有了不小的变化。现在的他,更像是一个王者了。

  想着当初刚刚见到这位乔装的致果校尉时,自己还大力地拍着对方的肩膀称赞其年轻有为时,覃野猪便变得身上汗滋滋的,不过又格外得意。这大概要算是自己的人生巅峰时刻了吧,以后可以在其他人面明吹嘘上一辈子了。

  不过在抚远营,似乎也只有在何老妖他们面前吹自己拍过齐王的肩膀了。樊昌踹过齐王殿下的屁股,自己比不了,听樊大胡子说,章晃晃带带着人将齐王殿下直接给干趴下了,齐王殿下更是直接被章晃晃几根子擂翻,自己也比不了。

  想到樊昌,覃野猪的心情又不好了起来。也不知道那个大胡子,还能不能活着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果然是天资聪颖,练到这个地步,已经差不多了,接下来,更多的就是要进行沙盘对演,学习指挥大规模的军团作虎了。”一边的王筠点头称赞着,“野猪,这些天你也学了不少东西吧,马上有将军的绝技这一回可是全都拿出来了,你绰号野猪,与苍狼营的作战风格倒是差不多,学得多的话,以后可受用不尽。”

  “将军,的确是受益匪浅!”覃野猪点头道。

  “怎么?心情不好?又想起大胡子了?”王筠扭头看着覃野猪。

  “能不想吗?只不知他还能不能活着回来?”覃野猪叹了一口气。

  “九死一生,凭天意吧!”王筠对于手下骁将的生死照样十分在意,可是这件事,他是作不得主的。叹了一口气,“走吧,你去弄点酒菜,陪我喝几杯。”

  “好呐!”覃野猪道:“樊大胡子来的时候,还给我带了好几坛好酒了。”

  两人正准备离开校场的时候,天空之中突然一声清越的鹰鸣,王筠霍然抬头看向天空,一只矫健的鹞鹰正在飞虎口要塞的天空之上盘旋着。

  “消息回来了。”王筠一下子兴奋起来,对着不远处的一名卫兵做了一个手势,那人立即从怀时掏出一枚哨子含在嘴里,用力地吹了起来。

  数声之后,天空之中的鹞鹰简一般的俯冲了下来,落在那名吹响哨子的士兵的肩膀之上。士兵先从腰间皮囊之中摸出一根肉条塞进鹞鹰的嘴里,然后才小心翼翼地从鹰腿之上解下了一个小竹筒,小跑着到了王筠跟前,将竹筒递给了他。

  打开竹筒,从内里掏出一个小纸卷,展开一看,王筠的脸上立时露出了喜色。

  “怎么样王将军?”覃野猪也探过了硕大的脑袋。

  “大获全胜。”王筠用力地握紧地拳头,在空中用力一挥。

  “我是问大胡子活着没?”覃野猪赶紧追问道。

  王筠摇了摇头,顿时让覃野猪的脸色大变。“信上只有四个字,大获全胜。其它啥也没有说。”看到覃野猪的脸色,王筠赶紧道。

  “那就好,那就好。”覃野猪长出了一口气,“既然没说他死了,那他就一定还活着。”

  王筠瞥了一眼覃野猪,这一次前往大山里的除了四位宗师,还有假扮闵齐的军官,以及齐王殿下的两名侍卫,这些人的身份,那一个都比樊昌要高,信中连他们都没有提,又怎么会提到樊昌呢?

  不过这一层,却不必向覃野猪说明了,有时候,有希望总比没希望要好得多。

  “我得马上去向吴大将军和辅国公汇报。”王筠握着纸条道。

  “王将军,消息是不是回来了?”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齐王有些焦急的声音传来。显然,刚刚飞鹰落下,齐王殿下也看见了,所以急急地结束了演练。

  “殿下!”王筠向他施了一礼,道:“大获全胜,想来事前制定的所有目标均已达成。”

  “那大胡子呢,我的两个侍卫呢,还有,那个假扮我的军官呢?我连他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呢?”齐王追问道。

  “殿下,信上没有说,”王筠迟疑了一下,还是道:“不过我想,既然是大获全胜,那他们定然是无恙的了。”

  听到王筠的话,秦武顿时喜形于色。

  “走,我们一起去见吴大将军和权师傅。”一把抓住王筠的手,秦武拉着他飞快地奔向了要塞。

  要塞之内,原本属于覃野猪的那间视野可以俯览整个飞虎口的房间,现在早就成了吴岭和权云两人平时的休憩之地,当然,以前如同狗窝一般的这间房子,在这两位住进来之前,便已经被重新拾缀了一遍,如今是窗明几净,屋内摆上了盆栽花卉,墙上更是悬挂着丹青墨宝,与先前相比,那是天上地下之分了。

  摆几样下酒菜在窗前,烤着炭火,温着老酒,隔着琉璃窗一边欣赏着外面的雪景一边小口啜酒,两人意态轻松地随意聊着天。当然,这样的两位大人物的随意聊天的内容,放在外面,可都是能影响大明天下的大事情。

  对于这一场战争的胜负,吴岭其实并不太在意。在他的估计之中,获得意料之中的结果,大概在七八成之间,还有一两成,那就是战场之上一些不可估量的意外因素了。世上本来就没有十拿九稳的事情,别说有七八成的希望,只要超过了五成,他就觉得值得一试。更重要的是,成本不算大高。成功了,两位齐国宗师的性命的价值无可估量,失败了,他所付出的也极其有限。

  对于他这样指挥千军万马的人来说,一两百个士兵的性命,真的是一个小得不再小的数字,每年武陵战区的士兵因为训练失事而死亡的人数,就不止这个数呢。

  “齐王殿下这一段时间的成长,看着让人欣喜。”权云喝一口洒,满意地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古人诚不我欺也。”

  “不管是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经历这么多的事情,都会迅速成长起来。”吴岭微笑道:“更何况齐王殿下本身就极其聪颖,他的成熟,对于我们大明来说,是一件幸事。”

  “就是过程惨烈了一些,希望这一次能有一个好的结果,死伤的人不要太多才好。”

  “辅国公的想法恐怕会落空。”吴岭摇了摇头:“以我的估计,这一次能够回来的人,只怕不足双手之数。”

  权云顿时怔住。“几百人就这么没呐?”

  吴岭笑了笑:“两军交战,几百人的死伤算得了什么,只要事前设定的战略目标能够达到,这点损失,真算不得什么。”

  “殿下只怕难以心安。”

  “这样的事情,以后在殿下的生涯之中会碰上很多,他要学会习惯,学会在其中去计较得失。”吴岭缓缓地道。“只有他能冷静地做到这一切,才算是真正具有了王者之姿。”

  权云一仰脖子,将杯子中的酒一饮而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