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28:新时代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秦风站在了蒙着红绸的巨大机车前,手里拿着一柄剪刀,开动之前的所有检修已经完成了,只待他一剪子下去,大明的蒸汽时代就将正式开启了。

  “陛下,请。”徐来躬身道。

  秦风微笑着向前跨了一步,伸出了他手里的剪刀,车站里,无数双眼睛,都落在了他的手上。

  卡嚓一声轻响,锋利的剪刀轻而易举地剪断了红绸,随着红绸的落地,蒙着那长达十余米的机车的红布亦从上到下滑落到了地上,黝黑的机身呈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与秦风所见到的以前的原型机不一样,眼前的这台机车,外面罩上了漂亮的外壳,将那些复杂的线路,奇奇怪怪的机巧全都遮挡在里面,呈现在所有人面前的,似乎就是一个有些奇怪的长方形的盒子。

  秦风和官员们目光热切地看着蒸汽机车,只有他们才知道,这东西将会带来的划时代的革命,而车站里,更多的普通百姓则是有些茫然地看着这东西,实在搞不明白朝廷大张旗鼓地弄了这么一个长盒子是干什么的。

  看那个长盒子后面挂着的一载载车厢,难道这个长盒子之中藏着什么东西能将那十数截车厢都拖走吗?

  看着红绸落地,徐来高举着双臂,挥了挥手。

  下一刻,机车发出了一阵低沉声的轰鸣声,然后轰鸣之声愈来愈大,很快隆隆的响声便充斥着整个车站,车头之上的烟囱冒出了一股股的黑烟。

  车站里发出了惊呼之声,于他们而言,这个头顶冒着黑烟,身周还逐渐冒出股股白汽的家伙,眨眼之间便从先前的人畜无害变成了一个似乎要择人而噬的恶魔。如果不是皇帝秦风带着一大票文武大臣们安之若素地站在那东西的前面,如果不是警戒的士兵们用恶狠狠地目光瞪着他们,一些胆小的,说不定就要拔腿而逃了。

  “陛下,我去了!”徐来一个箭步跃上了机车,拉开了一扇小门,钻了进去。作为蒸汽机车的总设计师,他将全程跟随,一直跑到此行的目的地永平郡。

  这一次的蒸汽机车,除了装着徐来跟他的研究小组之外,剩下的,全都装着支援西地的各种农具,工具等物。将这些东西运到永平郡之后,再慢慢地转运到西地各郡治,特别是像营州,涔州这些极端贫因的地区。

  响亮的气笛之声鸣响,连续三声之后,这列蒸汽火车在咣当咣当的声音之中,缓缓地启动了。车站之中再一次传来了惊呼之声。

  看惯了由挽马拉着跑动的轨道车,现在自己跑了起来,车站里的官员们都是振臂欢呼起来,相比起挽马,这个大家伙吃得可是石炭,他不会生病,不会疲劳,效率自然比之以前要提高了不知多少。

  秦风也是大笑着,一个崭新的时代在他手中开启了。

  官员们的狂喜很快就带动了车站里的所有百姓,纵然他们还没有彻底搞清楚这里面的缘由,但皇帝,大臣们如此狂喜的事情,自然也是值得他们高兴的。

  蒸汽机车逐渐加速,驶出了庞大的越京车站。

  黑烟腾空,蒸汽缭绕,带着咣当咣当声音的蒸汽机车穿过城市,以前的车站原本在效外,但这些年来,围绕着车站,早已新建了无数的房屋,街道,将整个车站包围,即便是轨道车行走的地方,也只是由一排排的栅栏将他们与房屋隔离了开来。

  养着无数挽马的车站马廊里的挽马被这隆隆之声所惊动,不安地噪动着,发出嘶鸣之声,似乎在哀鸣他们即将失去一份工作。而蒸汽机车扭过之处,无数的百姓涌上了街头,呆呆地看着冒着黑烟的机车拖着长长的十数截车厢,从他们的眼前掠过。

  蒸汽机车驶出了越京城,速度愈来愈快,基本上已经能达到挽马以最快的速度奔驰的效果了,现在,他也只敢跑到这个速度了。

  蒸汽机车掠过了绿意盈盈的庄稼地,正在田里辛苦耕作的农民们呆呆地看着这个怪物拖着长长的车厢飞驰而过。

  蒸汽机车掠过了人流车流如炽的通衢大道,正在道路之上急急忙忙赶路的人们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呆滞地看着这个冒着黑烟的怪物鸣着响亮的汽笛声,将他们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这一天,蒸汽机车成了所有看到它的人最为兴奋的谈资,并以惊人的速度开始漫延开去。普通百姓们在讨论着这个不需要畜力便能飞快跑起来的家伙,认为这是上天赐给大明的利器。商人们则在盘算着,这个家伙的出现,将会多大程度上降低自己的转运成本,自己又能借着这个优势赚上多少钱。军官士兵们在讨论着乘上这样的列车,将会节省多少的时间抵达有可能有发生战斗的前线从而能抢到更多的功勋,官员在默默地考虑着如何利用蒸汽机车来带动本地的经济发展。

  这股讨论的热潮,势必还要延续很长的时间。因为这一趟的试车如果获得完美成功的话,那么接下来大明的所有主干道上的轨道车,将尽数换成这样的蒸汽机车。

  巧手温鹏是欢喜的,铁路总公司,运河总公司被从工部剥离出去之后,工部的总体利益是受到了极大损失的,下面的官员也颇多微辞,但这一次他抓住了天工署,与他们联合建立了蒸汽机车厂,总算是抢在了商业部的前面,王月瑶这一段时间忙着和苏灿合计着坑齐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让他抓住了这个机会。

  大明的轨道车在大明本土已经遍布各地,这是一个庞大的市场,天工署的那帮家伙缺乏经营的本领,蒸汽机车厂以后的运营必然会被工部牢牢掌控,这可是一个能下金蛋的老母鸡啊。垄断意味着暴利。铁路总公司想掺合进来分一杯羹,那是做梦,自己就指着赚他们的钱呢。

  一台蒸汽机车的成本现在大约需要五万两银子,不卖他个十万两一台,简直就是对不起这项伟大的发明。

  光是满足大明本土未来所需要的蒸汽机车,只怕便需要好几年的时间,而接下西地,楚地的地盘,比起大明本土更大,那些地方将来需要更多的蒸汽机车,想想就足以让巧手心里乐开花。

  皇帝摆驾回宫了,巧手看着一边不怀好意地看着自己的商业部的王月瑶以及铁路总公司的曾毅,当机立断地开溜了,他可不想让他们有抓住自己的机会。曾毅倒也罢了,王月瑶着实难缠。

  金景南瞅着跑得比兔子还要快的巧手,嘴角露出了狡猾的笑容,一边的耿精明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道:“首辅呐,这蒸汽机车妥妥地就是卖方市场啊,只要造出来,不管要价多少,铁路总公司都不得不买,还有那些县里的由私人投资建设的支线,需要的更多,这可是大买卖啊!”

  “自然是大买卖!”王月瑶清脆的声音传来,“我估计着,将来这个蒸汽机车的规模和收益,不会比运河总公司,铁路总公司的收入少哟!”

  金景南的眼睛显得更亮了一些,“王大人是这样估计的?”

  “当然。”王月瑶巧笑焉然:“首辅,您想想啊,咱们大明现在有多大,需要多少这样的蒸汽机车?将来击败了大齐,又需要多少这样的机车?我可是听说了,工部准备将这种蒸汽机车定价十万两银子一台呢?他一年只需要造一百台出来,这就是一千万两呢!”

  金景南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子,“我觉得规模如此之大的蒸汽机车厂,不适宜在由工部独掌,应当效仿铁路总公司,运河总公司一般,独立出来,诸位大人觉得如何?”

  “如此甚好。”众人连连点头称赞,王月瑶更是鼓起掌来。

  “既然大家都不反对,那回头我就让人行文,在政事堂中讨论一番。”金景南笑咪咪地道。

  “只怕工部会反对!”曾毅笑道。

  金景南回望左右,政事堂的绝大部分人物此刻就在自己的周围,那巧手即便是长出三头六臂来,一支手投自己一票,那也是少数派。

  “政事堂中,少数服从多数。”他笑得极其开心。对于政事堂来说,拆分开来的这样的大衙门越多,他说话的声音便会愈响亮,因为这些拆分开来的衙门,虽然级别上比各部低了半格,但却是直接对政事堂服务的。

  可怜的巧手不知道,他匆匆跑路之后,剩下的大家伙一合计,便已经将他卖了一个精光了。当他得知内情之后,只怕会想死的心都有。

  对于属下这样的勾心斗角,秦风是乐见其成的,于皇帝而言,他可不希望自己麾下的某个部门太过于强势。拆分,便是剥夺他们权力的手段之一。而且每一次这样的拆分,都会空出许多的官位,这也是大家喜闻乐见的事情。没有空位子,大家就不能进步嘛。虽然像各部长官们进步的空间已经很有限了,但谁还没有一个心腹手下啊,人家跟着你,长时间的不进步,这不就没了向心力了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