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81:兄弟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樊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酒馆的,留在他脑子里最后的画面,是秦武一支脚踏在凳子上,拎着他的耳朵往嘴里灌酒,耳边传来的是酒馆里其它人的轰笑之声。

  有些痛苦地睁开沉重的眼睛,眨巴了几下,樊昌一下子便看到了几张熟悉的脸孔离他极近,他哧地一挺身坐了起来,砰的一声,脑袋撞在那人的鼻子上,一声惨叫,那人连连后退。

  “我在哪儿?”樊昌仍然有些懵懂地看着屋里的人。“你们怎么在这里?”

  屋子里的人,是抚远营的其它各部将领,覃野猪,章晃晃,何老妖,被自己一头撞在鼻子上此刻正一边揉着鼻子一边哼哼唧唧地正是覃野猪。

  “你在咱们抚远营的驻地啊!”何老妖笑嘻嘻地递给过来一大杯水:“宿醉的滋味自么样?现在一定想喝水吧?”

  樊昌的确想喝水,接过水杯,咕咚咚地一口气喝完,突然有些反应过来,怔怔地盯着水杯道:“何老妖,你啥时候对我这么热心了,你小子没往水里下料吧?或者是往里吐了唾沫?”

  何老妖大怒:“大胡子,你把老子看成什么人了?”

  鼻子变得通红的覃野猪走了过来,冷哼道:“何老妖,你敢说你没干过这种事?上一次大比,你输给了大胡子之后,在随后的酒宴之中往他的酒杯里掺马尿来着,别人没发现,老子可是看着了。”

  樊昌蹦地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我就说,我就说当时那酒味不对嘛!”一伸手想去揪何老妖的衣服,何老妖嗖地一下被退到了门边。樊昌一把没有捞着他,转身一拳便击在覃野猪的胸脯上,“你明明看见了,老子喝的时候,居然也不提醒,是不是回去笑得睡不着觉?”

  吃了一拳的覃野猪不以为意,大笑道:“还真是如此,回去之后,我笑得肚子都痛了。”

  章晃晃拖了一把椅子过来,塞到了樊昌的屁股底下:“大胡子,坐,坐,别生气了,他们两个,就算不得人。”

  樊昌疑惑地看着三人,狐疑的目光在三人面上转来转去。

  “你这样瞧着我们干什么?我们又不是大姑娘!”覃野猪摸了摸自己肥壮的脸庞。

  “不对啊,你们三个,啥时候对我这么关心了?”樊昌的视线从一个人脸上转到另一个的脸上,“这突然的热情,让人吃不消啊,你们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大胡子,看你长了一副慷慨激昂的脸,怎么却是一副小肚鸡肠啊?”何老妖蹭了过来,“咱们兄弟,啥时候对你不好了?可不就是亲兄弟一般吗?”

  “什么亲兄弟?有让亲兄弟喝马尿的吗?”樊昌怒目而视。

  “谁让你得意洋洋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样。”何老妖笑道。

  “老子干赢了你,不该得意洋洋吗?”樊昌回怼道。

  何老娇一下子跳了起来:“今天大较,老子要是再输给你,老子喝马尿。”

  “一言为定。”樊昌赶紧敲钉脚。

  “好了好了,兄弟伙的,别闹了,没的伤了和气。”覃野猪赶紧过来和稀泥:“樊昌,你当真不记得昨天的事了?”

  樊昌摇头:“只记得与齐王殿下还有周波出去喝酒,喝不过他们,然后就啥也不知道了。”

  “你当然不知道。昨天周波把你扛回来的,死猪一样沉。”何老妖不满地道:“老子本来准备把你扔到伙房那头的猪圈去的。”

  樊昌点点头,这才是何老妖的作风嘛,像现在这样殷勤的模样,自己真的适应不了。

  “那为啥没丢呢?”他反问道。“你要真把老子丢在猪圈里睡一晚,老子心中还坦然一些,现在你们搞这样一出,老子心里瘆得慌啊,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啊!你们又在谋算着我什么?告诉你们,老子现在刚刚犯了错,啥都没有,你们别打主意。”

  “别误会,别误会。”章晃晃走了过来,用力地按在樊昌的肩膀,将他按到椅子上坐下,“周波扛你过来的时候,我们出于礼节嘛,就招待了他一下,请他喝了一杯茶,他说了一些事,呀哈哈,让我们对你是刮目相看啊,果然是真兄弟啊,大家一感动,这不就对你破一次例吗?放心,下一次你再醉成死猪一样,我们一定把你扔到猪圈里,让你跟你的兄弟一齐睡觉打呼噜。”

  “周波说什么?又是说盘龙山上的那些事?那有什么好说的,又有什么能让你们刮目相看的,近两百兄弟,就这样没了。”樊昌叹了一口气,道。

  “不是说这个。”覃野猪道:“而是你在与太子殿下喝酒的过程之中,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太子的招揽。你知道吗?太子是准备将你带回越京城的,想让你和周波成为他的正副侍卫长呢?你小子要是答应了,那可不就是一步登天了吗?”

  “我没答应?”樊昌有些心虚。

  “你当然没答应,听周波说,你拒绝的干脆利落,你说你舍不得我们这些老兄弟啊,还提了我们几个的名字,还说你舍不得你的部队,说你在要第一时间打进齐国去等等。大胡子,真是想不到,我们几个在你心里,还有这样高的位置啊!”章晃晃感叹地道:“这段时间,我可是将你骂死了,天天躲在营房里咒你祖宗十八代呢。”

  “为啥?”樊昌不解地问道。

  “还为啥?你从桃园回昌渚的过程之中让我干了什么?”章晃晃没好气地瞪了一眼,“齐王殿下被我一棍子敲翻,然后还用七八根棒子把他夹起来戏耍了一番,你说我怕不怕?”

  “殿下不是那样的人,我还经常踢他的屁股呢!他都说没事。”樊昌道。

  “以前不知道啊,当真是怕得要死。不过现在知道了。”章晃晃得意洋洋地道:“这牛,老子可以吹一辈子。”

  樊昌突然有些心虚起来:“我昨天喝成那样,那周波居然把我送回军营来,也真的,就不知道找个客栈把我丢里面醒酒啊,昨天我那样子,王将军没看见吧?要是看见了,我就惨了。刚刚犯了错,还不被王将军再拾掇一遍啊!”

  “你可拉倒吧!”何老妖大笑起来,“昨天啊,王将军比你还惨,你是周波一个人扛回来的,喝醉之后比较老实。咱们的王大将军可是被他的卫兵们摁着才抬了进去,要不然,他还非得给我们表演一段耍大刀呢!”

  “怎么会这样?”樊昌瞠目结舌。

  “这一次盘龙山大战,我们得了大便宜,甘大将军不是高兴吗?非得留王将军喝酒。咱们武陵战区有一个算一个,谁喝得过甘大将军?这不就成这样了吗?所以啊,你就放心吧,没事儿的。”

  “你们怎么全都跑到这里来了?”

  “能不来吗?这一次咱们大获且胜,当然要庆祝啊,还有,大较明春就要开始,王将军召咱们回来商议,这一次可是全军大较哦。咱们的对手战区已经定下来了,是新宁营。”

  “车喆的新宁营?”樊昌问道。

  “不错。”覃野猪咧开嘴笑了起来:“上一次咱们运气不好,抽中了吴大将军的猎豹,输得无话可说,这一次咱们捡到一个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也没那么容易吧?要说我最想碰到的,就是厚土营.”何老妖道。

  “陆一帆这个人邪门儿得紧,军中福将的名声不是随便叫出来的。”樊昌摇头道:“再说了,厚土营的装备可比新宁营好多了。”

  “那是,再者了,车喆才打了多少仗,跟咱们王将军比起来,那就是萤火与皓月争辉,陆一帆那厮别看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那也可是沙场老将。还是新宁营好打。”章晃晃也表示相同的意思。

  “得,甭管是新宁营还是厚土营,反正只要不碰到猎豹和苍狼,我们跟谁都有得一碰。大胡子,你小子够意思,本来我们几个还想给你摆酒的,不过咱们王将军这一次喝得惨了,估计有一段时间见到酒就就会烦,听到酒字就会恼火,所以咱们还是避过这个风头儿,过几天再说。”覃野猪道。他隐隐是这四个人中的老大,一语既出,四个人连连点头。

  外头突然传来一个阴测测的声音:“是吗?原来本将的肚量就这么小?”

  屋内四人霎那之间都变了颜色,外面的声音不是抚远营主将王筠的还能是谁的,也不知道来了多长时间了,把几个人的话都听了多少。

  相顾失色之间,屋门砰地一声被踢开了,不过进来的王筠脸上却没有怒色,倒是一副开心的模样,盯着樊昌,“大胡子啊,你就是一个没福气的,这要是跟着齐王殿下走了,以后注定是要飞黄腾达的,那时候回过头来,还可以照顾一下我们抚远营嘛。”

  嘴里说着怪责的话,脸上却满满的都是赞许的表情怎么也掩饰不住。走到樊昌跟前,大力地拍着他的肩膀。

  屋内另外三个人也涌了过来,一时之间,马屁乱飞,刚刚背后说了将军的坏话,现在趁着将军心情好,得赶紧弥补一下,不然穿起小鞋来,未免夹得脚疼。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