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31:升华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岳开山最是痛恨曹天成.因为他的家族便是因为曹天成当年有意识地要消灭地方豪族而被楚将安如海彻底毁灭掉的.这也是他为什么在后来,一力劝说周济云投奔明国的原因所在.他想要覆灭曹氏对于齐国的统治.

  他是一个治理地方的人才,秦风重视他,甚至多过于重视周济云,因为大明其实不缺大将,但着实有些缺像岳开山这样的治世能臣.你只要想象一下当初周济云在昆凌郡面临的尴尬局面以及被战火多番蹂躏的昆凌郡有多么破败就能明白这一点.

  身在敌国,麾下全都是自身怀有仇恨的敌国子民,而就在这样的不利环境之中,岳开山成功地安抚了昆凌郡的百姓,将昆凌郡打造成了周济云牢固的根据地,并任借一郡之力养活了周济云数万兵马.

  纵然活得不那么滋润,但终究是活了下来,并且最后成了三国较量之中的一股关键力量.

  当然,他对齐国也还是有感情的,所以当八大家安排下来的蜇伏计划到了他手中的时候,他还是将这个计划交给了周济云,并且给予了他们不少的帮助.

  同为一类,兔死狐悲.同是家破人亡,自然同仇敌忾.这便是当初周济云最真实的心情写照.对于岳开山来说,投奔大明,为大明努力做事,其目的不外乎是希望大明能够帮助自己干掉曹氏,完成自己的心愿.

  不过到了大明久后,这个心思虽然还没有变化,但心境,却是在不知不觉之中与过往有了极大的不同.

  作为大明皇帝的秦风几乎是单人独骑来到被旱灾所困的涔州,让他受到了极大的触动,秦风当众求雨成功,让他更是受到了极大的震动.那种千万人同呼万岁的场景,让他当时震惊得几乎不能自已.

  因为那是发自百姓内心最真实的拥护和爱戴.

  岳开山终于明白了当年马向南离开长阳郡的时候,为什么长阳郡人牵马坠蹬不愿意他离开了,当初自己还以为这不过是一场政治作秀,但看到了秦风在雨中接受万众欢呼的那一刻,他发现是自己错了.

  你为百姓做了事,百姓便决不会忘了你,你有所付出,便有所回报.

  复仇,或者并不是人生之中最为重要的事情.而为这些百姓做些事情,反而要更有意义.就像自己离开昆凌郡的时候,虽然自己曾是入侵者,占领者,但那里的百姓仍然对自己异常感激.

  当有了这种认知之后,岳开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豁然开郎了起来.他毫无私心杂念地投入到了自己的新生活当中,并从中得到无比的快乐.

  而与之相对应的,周岚他们的想法,要求在岳开山看来,是有多么地幼稚和可笑,重建豪门世家,建起来了又能怎么样呢?终究不过是一家一姓的荣耀罢了.殊不知最后留下的是英名还是骂名.

  岳开山希望自己离开涔州的时候,能得到像马向南那样的荣耀,他希望自己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这个世界却永远记得他的名字.

  自己不可能做一个名君,但却能附于名君之翼尾,成为一代名臣.

  谋一家福,何如谋万家福!

  看一家笑,何如看万家笑!

  现在的岳开山,只觉得一身轻松,满心干劲,摆脱了过去的思维,现在的他,正准备甩开膀子大干一场呢.

  在秦风离开涔州的时候,岳开山用开玩笑的口吻给皇帝讲起了大齐八大家在预感到自己会覆灭的时候安排下来的后手以及蜇伏计划,换来的却是秦风不以为然的大笑.

  他是真正感受到秦风完全没有将这件事当成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也是,站在秦风的高度之上,这些小谋算,的确是上不了台面的小伎俩.

  这也让岳开山感到很放松.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之上考量,使得八大家所有的谋算,看起来的确就像小娃娃在过家家.

  “由着他们去吧!”秦风当时的回答,似乎在看着一出好看的戏剧:”如果他们真能重新崛起,那也是他们的本事.”

  马蹄踩踏着刚刚筑成不久的水泥大道,岳开山面带笑容地看着那些挥汗如雨,辛苦劳作的百姓,不时挥手向他们致意,而换来的,是百姓们如雷鸣一般的欢呼之声.

  一个肯折节下交,一个愿意卷起裤腿,挽起袖子与百姓们一齐挖泥抬石头的郡守,符合老百姓们对于脑子中那种清官的最为朴素的认识.

  岳开山抬头看着天空中的云舒云卷,脑子里想着的却是大明的皇帝,此时正在忙些什么呢?像那样一位智慧通天,心悯天下的帝王,过的日子可能要比自己还要苦上几分吧?没有他的辛苦,何来如今这大明的强盛天下呢?

  想到这里,岳开山不由自主地挥动鞭子,敲在自己胯下马儿的屁股之上,马儿轻嘶一声,加快了步伐.

  千金难买寸光阴呢,自己年纪也不小了,当得珍惜每一寸时光.

  岳开山快马加鞭,向着目的地飞奔而去.

  而此时,岳开山认为必然正在辛苦工作的秦风,正趴在地上柔软的毯子上,手里拿着一支炭笔,聚集会神地在纸上画着什么.在他身后的大床之上,闵若兮倚在斜枕之上,面色却是有些苍白.

  片刻之后,闵若兮又是一阵恶心感袭来,不由张嘴发出干呕之声,趴在毯子上的秦风唰地一下站了起来,飞快地奔到了床前,拿起了地上的铜盆,举到了闵若兮的嘴边.

  “又泛酸了吗?又想吐了吗?”他一脸关切地问道.

  “想吐,吐不出来.”闵若兮有些烦燥,这一次怀孕反应之强烈,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怀着秦文秦武的时候,她该干什么干什么,从来都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这一次却完全不同了.这一段时间,吃啥吐啥,有时候连喝口水都会立马给你返回来.

  “挺过这段时间就好.”秦风放下铜盆,又立马殷勤地拿来了一碟糕点,拈起一块送到闵若兮的嘴边:”吃一块吧,舒宛说了,就算是吐,也要吃.”

  “你是担心我肚子里的孩子挨饿吧!”闵若兮一脸的挑衅意味,怀孕的反应如嘴强烈,她的心情自然好不了,这几天来,她满心满意地打着秦风的碴子.

  “哪里有!”秦风自然不会上这样的恶当,满脸堆笑地道:”我是担心你呐,一连几天都没有好好吃饭了,这可不行,瞧你,都饿得有些脱瘦了.”

  闵若兮摸了摸自己的腰身,恶狠狠地看着秦风,自己脱瘦了吗?明明快要胖了一圈好不好?”你成天赖在我这里算什么?我看你都快忘了你是一国皇帝了吧?多少国事等着你去处理,哪怕没事儿了去与大臣们讨论讨论,听听大臣们的意见也是好的嘛!你呆在我这里,我就能不吐吗?”闵若兮没好气地道.

  “不不不.政事堂的事情,让议政们去处理,这些小事如果还要烦着我,要他们来做什么?”秦风头摇得像货郎鼓,”你怀秦文秦武的时候,我不在身边,更别说照顾你了,这一次,我可是要全补上的.”

  听到秦风如此回答,闵若兮脸上瞬间布满了柔情蜜意,有一个这么贴心贴意的丈夫,自己这一辈子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当年所受的苦,换来如今的幸福,怎么算自己都是赚的啊.

  “我可是听说了,政事堂因为蒸汽机车的事情,争得不可开交,人脑子都快打成狗脑子了,你再不出去弹压一下,不定闹出什么事来.金景南过于强势,这件事情如果是权云来办,就不会搞成像现在这样子.”闵若兮笑道.

  “是王月瑶告诉你的吧!”秦风笑道:”那她有没有告诉你,她就是这个始作俑者呢?巧手这一次看准了机会,与徐来先行达成了协议,把商业部抛在了一边,准备吃独食,王月瑶恼火了,所以就挑动了金景南耿精明来与巧手打擂台呢.看来我要警告她一下子了,要是她再敢在你怀孕期间跟你说朝堂上的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我就让舒畅好好的收拾她一顿.”

  闵若兮哧之以鼻,”只怕是舒畅被她好好收拾一顿.”

  “说得也是啊,舒畅这惧内的毛病,年纪愈大反而愈厉害了些.”秦风有些讷闷地道.

  “你真不管这一次的风波吗?这样争下去,会不会碍着国事?”闵若兮坐直了身子,有些担心地问道.

  “蒸气机车的市场太大了啊,而且利润也高,更重要的是,以后他会衍生出很多其它的产品,大家都看在眼里呢,谁都想分一杯羹.让他们吵吵吧,反正工厂的建设并没有受到影响,争的只是归属权而已,我看最终啊,还是会同铁路总公司一样,单独地成为一个部门.或者就中机械总公司.”

  “就你爱瞎起名!”闵若兮笑斥了一句,”这么说来,你认为金景南会压服诸人?”

  “当然,如果他连这点都做不到,我还要这个首辅干什么!接下来江南的麻烦才是真麻烦呢,这些小事,不值一提,权当帮他们消化饭食了.争一争,吵一吵,也没什么不好的.”

  闵若兮抿嘴一乐,皇帝当然不希望自己手下的大臣们一块铁板,要真这样的话,这皇帝只怕也当得没滋没味了.

  记住手机版网址:m.

  1731:升华 (第1/1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