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90:暴乱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一名捕快跌跌撞撞地穿过了院子,冲向了府衙大堂.

  “起火了起火了.”被高高的门槛一绊,顿时一个狗吃屎跌进了大堂之内,在光滑的石板之上滑出去极远,抬起头来时,恰好看见郡守大人那张铁青的脸.

  “哪里起火了?”湖州郡守顾诵恨不得一脚将这个丢人现眼的捕快重新踢回到院子里去,但在大将军杨致和国安部尚书田康的面前,终于还是强行忍下了这个冲动,怒问道.

  “城外的涂氏纺厂,起火了,冲天大火,浓烟站在城墙之上都能看到,涂氏纺厂怕是完了.”捕快手忙脚乱地爬了起来.

  “大将军,田尚书,涂氏是江南纺织的龙头,现在一朝毁于暴民,对于江南纺织,打击极大啊,是不是该出手了!”顾诵看着两位朝廷大员,有些艰难地道.

  “一个厂坊,毁了也就毁了,涂氏这些年不知积攒了多少家业,这点损失,他担得起.”杨致没有说话,坐在哪里专心致志地用一块丝绸在擦着他的那把小剑,而那把沉重的黑色大剑,此刻就横放在桌子之上,说话的人是田康,他看起来一点也不着争.

  “重头戏在城内呢!”田康冷笑道:”烧一个厂子算什么,,齐国人是想裹协着这些糊涂的纺织工人杀官毁城,然后再将被逼上绝路的家伙带着攻城掠地,重现当年越国莫洛的故事呢!”

  “田尚书,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些纺工就再无生理了啊,他们只不过是被人蒙骗,无端就犯下了这样的杀头大罪,实在是有些可惜了.”顾诵看了一眼田康,心道如果不是你田尚书一定要弄这一出钓鱼执法,自己又怎么会睁睁睁地看着这些人一步一步地走上绝路?

  “不等着,如何将那些藏在水面之下的家伙钓出来?”田康冷笑着道:”不能斩草除根的话,以后必然又会再起波澜.齐国的奸细,探子,对大明心怀不满想要作战的前楚人,这一次田某要将他们连根拔起,一劳永逸.顾郡守,这也是金首辅的意思.”

  顾诵苦笑,金首辅只怕还有另外一层意思.蒸汽机的大量应用于纺织行业,使得江南大量的人失业,失去了谋生的本事,首辅金景南一直想大规模地向西部涔州这些地方移民,但生在江南之地的人,谁会愿意去传说之中的苦寒之地西地涔州?既然软得不行,朝廷就想来硬得了.这一次下来,也不知会有多少江南四郡的人会被强行遣送到涔州去屯田开荒?

  这是赤裸裸地行先诱人犯罪,然后再抓住重惩,在顾诵这样一位读书人的心中,实在是有些太过分了,但作为地方大员,他没有办法解决现在面临的难题,大量失业的纺织工人堆集在他的辖下,便是一个个绝大的隐患,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为便会爆发,他担不起这个责任,也就只能任由田康将一个偌大的圈套布置了下来.

  三位大员枯坐大堂之内,两人稳如泰山,一人如坐针毡.

  半个时辰之后,先前的那名捕快再一次飞快地冲了进来,这一次学了一个乖,终于是没有再被门槛绊倒,不过脸色看起来却是苍白的,进门之后竟然连行礼也忘记了,大声道:”不好了,不好了,城外的暴民已经在向州城内涌来,东城门被城内的一些暴民抢夺,守卫城门的一队士兵死死不明,现在暴民正在向州府冲来.”

  “死人了啊?”田康抬起头来,狞笑着道.

  杨致将小剑拿到眼前,细细地端详着,不紧不慢地道:”应当不止一路人吧?”

  “是是是,还有一队往武库方向去了,另一队向着粮库方向去了.”捕快语速奇快,”好多人,黑压压的,每一路怕不有成千上万的人.”

  顾诵脸色大变:”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这有什么奇怪的.”田康淡然道:”其中一部分是被挑唆起来的纺织工人,一部分人是想趁着混乱发财的地痞流氓,另外一些吗,倒有可能是被裹协起来身不由己的.”

  “这些人岂不是太冤枉了?”

  “冤枉?”田康不屑地道:”如果他们老老实实地呆在自己的家中,会出这样的事吗?既然出现在暴民的队伍之中,那就不是冤枉.顾大人,江南的人太多了,需要清理一番,至于罪行轻重,你也不必担心,大理寺会秉公审判的,而监察部会盯着大理寺,所以你不用担心会冤枉一个好人,但我们也绝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杨致站了起来,看着田康道:”是你去武库,还是我去?”

  田康一笑:”我去武库吧,大将军是宗师,在这里护着顾大人更安全一些,我们也不知道齐人的探探之中到底有多少高手?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他们是一定要杀顾大人而后快的,顾大人不死,这些人怎么才能裹协那些暴民走上那条不归路呢?”

  顾诵看着轻松的两人,脸色铁青.江南经过这一劫,也不知要死多少人,又有多少人将在事后破家,多少人妻离子散,会有多少人伦惨剧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看着顾诵愤怒的脸庞,田康在走过他的身边轻轻地道:”顾大人,一个强大帝国的崛起,必然会有很多人会被牺牲,为了这个目标,如果有一天需要牺牲田某的时候,田某绝对会欣然引颈就戮.”

  顾诵嘴唇哆嗦道:”这会伤了天子之仁的.”

  “不会.”田康笑了笑:”天子将政事完全交付给了政事堂,将来真有事,那也是政事堂担责,田某是直接责任人.到了那时候,只需要将首辅和田某交出来,自然便可以平息楚地之人的怒火.”

  顾诵目瞪口呆地看着田康欣欣然地走出了大堂,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半晌,才转头看向杨致.

  杨致摇了摇头,”我私信跟陛下交流过这件事情,陛下只回给我一句话,工业化革命是大明强大的必由之路.”

  “这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懂,但我会猜.陛下的意思大概就是在说,在大明变得无可匹敌之前,这是必须要付出的牺牲.顾大人,不要多想了,两军对垒,千军万马战死在沙场的时候,不也是为了这个目标吗?”

  “那是不一样的,不一样的.”

  “为什么不一样?同是为了一个目标,都是送命.”杨致手指弹动,指间的那柄小剑顷刻之间消失不见,又反身提起了桌上的黑剑,侧耳倾听着外面的动静.

  “快到了.”

  他走到了大门前,看到府衙里的兵丁已经严阵以待,院墙,门楼,箭楼里布满了弓手,而在大堂的院子里,一排排的兵丁手执长矛大刀,已经排成了密集的队形.

  顾诵急走几步,牵着杨致的衣袖:”大将军,少死人,哪怕是将来把他们都发配到涔州,终究还是活着的.”

  杨致微笑着点了点头:”当然,我们的目的,也不是杀人.”

  通往武库的道路之上,大概有两千余人,这些人中,相当一部分人都是有着明确的目的,想要做大事,没有武器可不行,如果能抢占武库,内里库存的大批武器,足以武装起上万人,有了家伙,才能真正达到他们的目标.

  与冲往郡守府,粮库的人有老有少不一样,往武库跑得的人,大多都是青壮汉子.被煽动起来的纺织工人,其中有很多人直到此时还抱着要找官府老爷们讨个说法或者是想趁乱去粮库抢些粮食而浑身没有意识到,他们现在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真正意义上的造反了.而去武库的这些人,除了别有用心的,就是一些不安分的家伙了.

  大明拿下楚地的时间并不长,不满大明,心怀故国的人其实并不少,而其中,更有一些地痞流氓,平素在官府的压制之下,只敢做些小打小闹的事情,今天一看机会来了,自然就想趁此大干一番.

  武库的大门已经清晰可见,大门前宽敞的空间里,没有看到有军队在守护,倒是几个看门的士兵转身风一般地跑进了围墙之内,砰地一声,关上了院子的大门.

  “冲进去,冲进去.”疯狂的人群之中有人振臂大呼,一两千人嗷嗷叫着冲向了院墙,其中更有数人直接飞身跃起,如同大鸟一般,高高地跃过了院墙,落向了院子内,人在半空之中,已是抽出了随身携带的武器.

  田康冷冷地站在武库大门高高的门槛之上,在他的身前,是密密麻麻的全副武装的士卒,一面百竖起起来的半人高的盾牌缝隙之间,露出了弩机黑洞洞的发射口,在弩机的身后,一名名身经百战的老兵站得稳如泰山,手中长枪斜斜指向前,开成了一片密密麻麻的枪林.

  十几个鸟人从空中落了下来,身在空中,他们已经看到了院中的情形,惊叫声中,却是无法改变自己的身形重新飞回到院墙之外去.

  他们揣着一颗绝望的心情落到了院子里,不等他们有第二个动作,密密麻麻的弩箭已经攒射了出去.

  可惜这十几人都是江湖之上数得上名号的人物,在如此密集的弩箭之下,连一丁点儿还手的余地都没有,便被射成了刺猬.

  在他们倒下的瞬间,围墙摇晃了起来,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围墙整个的被推倒了,刚倒在地上的先行者完全掩埋了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