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39:不见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孔连顺轻轻地掩上了房门。屋里传来了女子号淘的大哭声和男子压抑的低泣声,他默默地在门口站了片刻,轻轻地摇了摇头。亲人相聚,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啊,可自己想要等到这一天,还不知要到什么时候。这一次回长安城,可怜自己便只能蹲在一处隐蔽的地方,偷偷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女,便不能不狠着心肠离开。

  不是不想见他们,而是跟在自己身边的附骨之蛆又哪里容自己前去相见。便是这偷窥片刻,还是自己苦苦哀求得来的。

  相比起自己,樊小妹虽然这些年命运多舛,吃尽了苦头,但总算还是全须全尾地回来了,一家人亲人团聚,当真让人艳羡。

  屋内,樊昌轻轻擦去女子脸郏之上的泪痕,昔日分别之际,小妹还不到十岁,眼下,却已经变成了大姑娘了。昔日的青涩幼稚早已不见踪影,那一双深蕴着看透世事的深遂,让樊昌却是格外地痛心。

  这些年,小妹遭遇的苦痛,樊昌不想问,也更不想知道,因为那会让他发狂的。

  “小妹,过去一切,犹如一场恶梦,永远不想再去想,从今天起,便是你重新活过一回,有大哥在,就没有人能欺负你,谁敢欺负你,我把他剁成十七八块。”樊昌声音很温柔,但话里的语气却是杀气腾腾。“现在,我护得住你。”

  樊小妹低低地嗯了一声,就像小时候一样,大哥站在身前的时候,总是能让她感到安心。

  伸手握住小妹的手,樊昌站了起来,“走,我带你回去见爹娘和二哥三哥,现在咱们家与以前可大不一样了,家里许了田地,新起了三间大瓦房,粮仓里的粮食多得吃不完,你的那个小房间,我让爹娘他们一直收拾得干干净净,就等你回去住呢。我已经让人回家去报信了,这个时候,家里一定弄了满满一桌子菜肴,就等着咱们回去呢。”

  樊小妹的脸色却瞬息之间变得苍白了,她坐在那没有动,樊昌一拉之下,她身子一歪,却又挣扎着坐了回去。

  樊昌一楞。

  “小妹,你怎么啦?”

  樊小妹低垂着脸,脸色愈发苍白。

  樊昌心中大震,蹲了下来,将樊小妹的双手紧紧地握在自己的手心,抬头看着妹妹的脸,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眼神直勾勾地望着地上,两片嘴唇咬得紧紧的。那神色,让樊昌蓦然想起小时候,跟妹妹不愿意做某件事情的时候一模一样。

  “小妹!”他低声道,语气之中带上了乞求之色。

  “我不回去!”樊小妹的语间有些颤抖,带着哭腔,但却透露出决然。说完这句话,她似乎从身上卸下了千斤重担,抬起头来,看着窗外,神情坚毅。

  “小妹。”樊昌道:“我知道,当初你们在外的时候,日子再难,爹娘也不敢卖了你,可是他们必竟是我们的爹娘啊。子不言父过,儿不嫌母丑,你说是不是?”

  “我不回去。我只要见到大哥就够了。”樊小妹的眼神定定地看着某处,“这些年来,我一个人也过惯了,我也不用哥哥养着我,妹妹能在这里活下来。”

  樊昌心中大痛。

  当年父母被掳掠到了常宁之后,像他们这种没根脚的普通老百姓自然是最被期压的那一部分人,父母山穷水尽,又遇上了过不去的坎,没奈何之下,卖了小妹,这才渡过了那段日子,勉强活了下来。现在看起来,这件事情对于小妹的打击,恐怕是刻骨铭心。以至于对父母兄弟都心生怨恨,不愿再相见。如此想来,如果不是自己这个大哥,小妹愿不愿意回来,都还是一个回题。

  “小妹,总要见一面吧,大哥带你回去,就见一面,然后大哥就带你回来,以后就跟着大哥过,好不好?你不想见,那就不见,行不行?”樊昌小声求道。

  樊小妹紧紧地咬着嘴唇,眼神仍然看着窗外,脸孔有些扭曲,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但眼中却商有一滴泪水淌下来,这些年来,自己的泪水似乎流干净了吧。

  “相见不如不见,大哥,他们卖我的时候,情份就断得干干净净的了。大哥,你想骂我就骂我,想打我就打我,我是绝不回去见他们的。如果不是还想见大哥你一面,当初孔掌柜将我从那个地面赎出来的时候,我早就一死了之了。”樊小妹轻轻地道。“我这样的,还是死了比较干净。”

  “不,小妹。”樊昌心中大为恐慌,紧张地咽了一口唾沫,“好,不见便不见,大哥不逼你,但你也不要有什么其它的念头。回头我在马王集给你弄一个院子,你就在这里住下来,大哥就驻扎在马王集,你每天替大哥做饭好不好?我可是记得,你从小做得饭就极好吃的,大哥这些年,一直想着那个味道呢!”

  樊小妹苍白的脸上浮上了一抹红潮,看着樊昌:“好,大哥,以后我天天给你做饭吃。”

  樊昌重重地点了点头。

  孔连顺坐在靠窗的位置,一碟毛豆,一壶酒,正在自斟自饮。看到樊昌大步走了过来,连忙站了起来。

  樊昌双手抱拳,向着孔连顺一揖到地。

  “大恩不言谢,以后孔老板有什么为难事,尽管招呼我樊昌。”

  孔连顺笑道:“一点小事,樊将军不必记挂在心上。”

  樊昌摇头道:“于孔老板而言,这是一件小事,但于樊某人而言,这可是天大的事情,孔老板,这一次一共有多少用度,樊某人一定会还给您的。我知道,一千两银子,恐怕不够这一次的花销。”

  “樊将军说钱干什么?”孔连顺摆手。

  “这可不行,孔老板帮我找到了小妹,这份恩情已经巨大,岂能再让孔老板垫钱的道理!”樊昌执着地道。

  “好吧好吧,樊将军这样说,我也不矫情,这一次打到小妹,拢共也就用了四五千两银子,其中大头是小妹的赎身银子。樊将军什么时候方便了,再还给我可好?”孔连顺笑道。

  “好!”樊昌用力地点了点头。看着孔连顺,问道:“我小妹这些年一定吃了很多苦头是吧?”

  孔连顺迟疑了片刻,这才点了点头:“一个女孩子这些年有遭遇到什么,樊将军想必也很清楚吧?那样的地方......”

  樊昌脸色铁青,“那些欺负过我小妹的人,我会一个个找到他们,将他们砍死的。”

  孔连顺叹息道:“最初的那个人,的确倒是可以找到的,可是这些年来,那么多个,怎么找,怎么杀?樊将军,恕我直言,这样的事情,不如忘掉。”

  “小妹不肯回家。”樊昌双手捂着脸庞,肘撑在桌上,一时之间,堂堂汉子竟是泪流满面。

  孔连顺一怔,接着便想清楚了内里的缘由。“她这些来受了太多的苦,心中有怨恨也是必然的,必竟当初她才不到十岁,便遭了那样的大难,这些年来,又何曾过过一天的舒坦的日子呢?樊将军,此事只可慢慢来,万万不能强求啊!”

  樊昌点了点头,“我明白。”

  “小妹既然不愿回家,不若就去我那宅子先安顿下来。以后再慢慢相劝,你看如何?”孔连顺问道。

  樊昌有些犹豫。

  “樊将军不必担心,我孤家寡人一个,买那宅子,也不过是一个商人习惯于置产而已,我就住在酒楼好了,正好照看我的生意。”孔连顺笑道。

  “那就麻烦孔老板了,一客不烦二主,这份情谊,我樊某人记着呢,小妹便请你帮我安顿一下,我总得回家去一趟,我派人给家里送了信儿,现在家里只怕都还盼望着我带着小妹回家呢!”

  孔连顺叹了一口气。

  “慢慢来,过些日子,小妹心中的怨愤之气渐消之后,再相劝吧。”

  樊昌走出好运来酒楼,回头望时,楼上那个窗户,露出了樊小妹的面庞,他用力地挥了挥手,翻身跨上战马,向着远处疾驰而去产。

  樊家如今早已不是当年的贫困模样了,回到家乡,分了田地,有了房屋,大儿子又成了大明的将军,就驻扎在本地,一家人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四乡八里,谁不奉承着他家呢?以前的小小村落,随着马王集的兴起,如今早已是一个规模极大的庄子里了。

  今天樊昌的亲兵一路策马狂奔送来了喜讯,更是让樊家欢喜若狂,如今的樊家,可算是家大业大了,樊昌的两个弟弟,也都已经说了媳妇,生了孩子。如果说还有什么心事的话,也就是樊小妹的不知所踪了。

  现在,最后的一块心病也没了。一大家子从得到信开始就忙忙碌碌,准备好了最好的美味佳肴,只等着樊昌带着樊小妹归来。两个老人,更是一直站在院子里,翘首以盼地望着庄子通往外面的大道。

  清脆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两个老人精神大振,但紧接着便看到,只有一人一骑,策马狂奔而来,不由得都是脸色大变。

  记住手机版网址:m.

  1739:不见 (第1/1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