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91:降者不杀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弥漫的烟雾之中,传来了军官尖锐的口哨之声。第一排的盾牌兵提起盾牌,与身后的枪林齐齐向前踏上一步,盾牌落地,发出重重的声音,伴随着士兵们的齐声怒喝之声。

  “杀!”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但内里包含着的肃然和杀气,顷刻之间便在武库内外弥漫,这一瞬间,这里仿佛化身为了铁血战场。

  烟雾之中有人影在向前冲来,弩机毫不犹豫地开始了扫射,哒哒的弩机声伴随着沉重的人体坠地之声,怒吼声,哀嚎声,惨叫声,乱成一团。

  唯一不变的只有那些不同如山的明军士兵,脸上毫无表情地看着前方影影绰绰的景象。这些人都是杨致悄没声地调来的百战老兵,分散进入到湖州郡城,然后悄悄集结,就地使用武库之中的武器装备。

  湖州本来就是一个商业重城,外来流动人口极多,再加上这些日子乱成一团,即便是齐国的谍探也完全没有发现,杨致已经在城内偷偷地藏起了一支军队,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四郡周围的那些集结的军队之上,殊不知,那些军队只不过是做做样子给他们看罢了,解决问题的,只是这些已经在城内的军队了。

  烟尘散尽,冲进来的人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景象,惊呼之声此起彼伏。

  冲在最前面的,此刻已经全都倒在了地上,身上插满了弩箭,鲜血正在冰冷的地面之上如同一条条红色的蚯蚓蜿蜒曲折地扭动,渐渐地汇合在一起,成了一条红色的大蛇扭动着,漫过稍高一些的地方,然后在低洼处汇集成一汪汪小小的血泊。

  前方的暴民骇然止步,而紧跟在后面的却还不清楚状况,仍然在喝骂着向前涌动,推动着前方的人前行。

  那一排排倒在地上的死尸就如同一条明显的分界线,明军虽然没有发声,却似乎在清晰地告诉着他们,这里有一条无形的界线,过线者死。

  前面的暴民拼命地躬起了身子,一条腿屈了起来抵御着来自后面的压力,一边大声哀嚎道:“军队,军队,快跑啊!”

  后面的暴民终于发现事情不对了,有机警一些的,拔腿便欲向方逃命而去。真正的齐国谍探和那些意图反明的人,事发之后都是最为积极的冲在前方的那一批,现在,却是已经死得差不多了,即便有三五个混在人群中专门来煽动百姓情绪的谍子,此时也一个个地低下了头,恨不得所有的人都不认识他们。

  很明显,明军早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后面的那些本来想跟着打秋风,发混乱财的地痞流氓们此刻跑得比谁都快,只可惜,这不是平常的街头斗殴争抢地盘,打不过还可以跑,今天他们对抗的是一个国家的暴力机器。田康嘴角噙着冷笑,抬起一只手,像赶蚊子一样挥了挥。屋脊之上,立刻便出现了一排弓手,弯弓搭箭,凄厉的箭啸之声划破长空,转身奔逃在最前面的几个暴民身形向前一冲,紧跟着便栽倒在地上,背心里,一枚羽箭的尾部正在风中颤颤巍巍地晃动着。

  “降者不杀!”田康低沉的声音在场中响起。

  “降者不杀!”上千名士卒的齐声呐喊,让所有暴民为之失色。他们何曾见过一支军队真正的杀气和威风呢!

  被鼓噪而起的热血和勇气来得快,消散得也是极速,被一盆冰水从头浇到脚底板的时候,这些人才突然明白自己在干什么?造反,两个字在他们的脑子中萦绕,不管是在那个朝代,沾上了这样两个字的人,只有两条路,要么成功改朝换代,要么身死族灭暴尸荒野。

  勇气消散得干干净净之后,便只剩下了无边的恐惧,在明军士兵的怒吼之下,一团又一团六神无主的暴民们抱着头蹲了下来。

  当然也还有强悍的,当九成九的人抱着头蹲下来之后,这些倔强地仍然站着准备寻摸机会的人便显得无比碍眼了,田康正眼都没有瞅他们一下,弹了弹手指头,弩箭再一次地呼啸着从那些蹲着的人脑袋之上掠过去,将那些仍然站着的人砍麻杆一样的射倒在地上。

  蹲着的人这一回干脆都趴在了地上。

  一名明军军官越众而出,向前行了几大步,厉声道:“所有人,趴在地上,四肢摊开,违令者,杀!”

  与此同时,湖州郡府所在,一出几乎相同的戏码也正在上演,不过与武库这边略略有些不同的是,聚集在这里的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甚至还有不少的娃娃,透过大门看到这副景象的顾诵的嘴唇又哆嗦起来,“不能放箭,不能放箭啊!杀不得,这是杀不得的。”

  杨致微笑着看了他一眼,“只要他们不冲击府衙,自然不会放箭。但如果他们潮水一样不管不顾地冲过来,那便也顾不得了。所有人听着,齐声大吼,冲击府衙者,杀无赫!”

  府衙内外,不论官员还是士卒,都使尽了浑身的力气吼了起来,便连顾诵,也扯着嗓子大声吼着,他相信杨致所说的话,这些人要是真敢冲击府衙的话,杨致这位沙场百战老将只怕眼睛都不眨地便下令开杀。

  这院子里的绝大部分兵丁,全都是杨致调进来的老兵,而隶属于他顾诵的只不过是一些捕快和一些武装巡捕而已。这些人在这些老兵面前,啥都不算。

  饱含着杀气,或者还带着些许哀求意味的喊声,似乎真的是起了作用,外面鼓噪的人群竟然渐渐的安静了下来,这让顾诵的心情稍许平复了一些。

  “大将军,您看,都是陛下的子民啊,还是听话的。”顾诵擦着冷汗,低声道。

  “不见得,心怀叵测之徒总是少不了的。”杨致笑答道。

  杨致话音未落,外面突然传来了一个洪亮的声音:“我们要见府君,我们要吃饭,我们要工作。我们要和府君说话。”

  听了这话,顾诵抬腿便向外面走:“肯商量便是好事,我去好好地劝说他们。”

  杨致挑了挑眉毛,不作声地跟了上去。背在身后的手,不引人注目地作了几个手势。

  站在府衙前高高的台阶之上,顾诵看着街面之上黑压压的人群和一张张脸庞,深吸了一口气,正准备好好地安抚一下这些不安的百姓的时候,密集的人群之中,突然传来了啉啉的弩箭射击的声音。

  从三个方向上,十数枚弩箭几乎是不分先后地射向了顾诵,人群瞬间大乱起来。

  顾诵一个文官,压根儿就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而他身边的杨致,却在第一时间抬起手来,将顾诵拉到了自己的身后,白光缭绕之间,薄如蝉翼的小剑闪电般地绕身盘旋飞舞,来袭的弩箭纷纷被凌空斩断。

  斩断来袭弩箭之后,杨致脚尖半旋,恰好转过身来面对着院内,两名本来站在门边的捕快恰在此时提刀向着顾诵斩来。刀光如惊鸿,速度似闪电,这两个捕快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来的能力,分明就是江湖之上的武道高手。

  杨致轻笑一声,踏前一步,两手探入刀光之中,卡卡两声响,两柄刀顿时被他生生捏断,毫不停留,双手行云流水一般地一拍,两柄断刀顿时没入两个刺客的琵琶骨中,紧跟着修长的手在两人身上轻飘飘的一拍,两个人霎那之间七窍流血地软倒在地上。

  “宗师!”两名刺客软倒在地上,绝望地叫喊了起来。“杨致!”

  杨致哈哈大笑,“做刺客,第一要做到的便是很好地掩饰自己的杀气,你们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当真蹩脚得很。”

  大笑声中飞起两脚将两名刺客踢进了院子中,早有士兵飞身而出将两人牢牢地按住捆缚起来,其实这个时候,这两人已经被杨致废去了全身修为,比起普通人犹为不如了,哪里还有反抗的余地,瞬间被四马攒蹄地牢牢地捆了起来。

  再次转身的杨致,面对的已经是十几个从人群之中疾扑而来的刺客,冷哼了一声,杨致屈指弹动,一个个飞来的身影便如遭雷击,从半空之中卟嗵卟嗵地坠了下来。

  院外密密麻麻的百姓此刻已经完全惊呆了。从院内涌出来的,从墙上跳出来一排排的士兵手执利刃,一步步地逼近着他们,而他们,却是在下意识地向后退着。

  事情的发展显然与他们预想的不一样。从那些刺客跳出来开始行动的时候,整个事情便完全不同了。

  惊魂未定的顾诵此刻却又突然回过魂来了,竟然身手敏捷地从杨致身后几个跳跃便到了前方,挥舞着双手大吼道:“乡亲们,这是齐国人的阴谋,你们不要上当。现在听我的,都蹲下来,蹲下来。”

  举许是顾诵身上那一袭郡守的大红袍服给了那些百姓们一点点的信任感,终于,在一些人抱着头蹲下来之后,越来越多的人抱头蹲了下来。

  杨致玩味地看着顾诵,这读书人,有时候看起来胆子也真是大得可以,其实即便到了这个时候,杨致亦不能确定,人群之中到底还有没有隐藏的刺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