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42:下马威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樊昌带着化名闵齐的小军官一脸不高兴地告辞离去,看着他们的背影,王筠先前脸上的轻松全然不见,一脸怨气地望着野狗:”大将军,我还是觉得把人放苍狼营或者您的亲卫营更好.”

  野狗瞪了他一眼,”你以为我不想啊,但不行啊!一来是陛下不许,二来,我的亲卫营,还有苍狼营以前都在中央战区,里头的好头军官都是从烈火敢死营中调出来的,这些人长期在宫中宿卫,只怕都认得这位,就算我敢不听陛下的话,但让那些军官认出来,你说会发生什么,那不是去了一个历练的军官,那是给他们弄去了一个祖宗.”

  王筠有些忧愁,”樊昌很不高兴,这位是从最底层杀出来的军官,练兵极其严格,大将军,我感觉他一定会想办法把这位赶走的.”

  “他要是能让这位受不了被赶走,那也是他的本事.”野狗笑嘻嘻地道.”因为我也想将这位赶走,不过不敢说而已.”

  王筠眼前一亮,”这么说来,他要将这位赶走了,您不会怪罪他?还有陛下也不会怪罪他?”

  野狗大笑:”他要真做到这一点,我觉得他的位置还可以往上升一升.这位呆在哪里,那里都有压力啊!最好是把他弄到西地或者楚地去历练,我觉得是最好的.”

  王筠连连点头:”英雄所见略同,英雄所见略同啊.”

  健步如飞走出将军行辕的樊昌,在看到自己亲卫的时候,也看到了自己亲卫的身边,还站着另外两个人牵着战马站在哪里.

  樊昌和他的卫兵翻身上马,紧跟着樊昌而出的闵齐亦与那两个人翻身上了马.

  樊昌冷冷一眼扫了过去.

  “樊将军,这是我的亲卫.”闵齐赶紧解释道.

  樊昌呵呵一笑,将手一摊,身后卫兵立即会意地从怀里掏出一份册子,递到樊昌手中.樊昌翻开,排在第一位的,便是姓闵名捷的致果校尉.

  “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樊昌盯着那两人问道.

  两人先是一怔,接下来还是恭敬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樊昌在名册之上一扫而过.

  “名册之上没有你们的名字,你们即不是我即将接收的新兵,亦不是我原本的部下,你们要跟着我去哪里?”樊昌嘴里说着话,眼睛却看着闵齐.

  闵齐眨巴了一眼睛,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樊昌已经打马而去.

  “要么你一个人跟来,要么你和他们一齐回去.”

  马蹄声伴着樊昌的话随风而来.

  “好胆!”一名随从怒道.

  闵齐摆了摆手:”行了,你们回去吧,我一个人就可以了,本来我也不想带着你们.”他回头对两个随从笑说了一句,两脚一叩马腹,紧追樊昌而去.

  留下来的两人面面相觑,”怎么办?”其中一个问道

  另一个皱眉想了片刻:”那樊昌摆明了是不喜欢公子啊,所以甫一见面,就是一个下马威,得,公子有脾气也硬得很,肯定不会服软啊,我们还得去找甘大将军去,刚刚那樊昌不是说我们不是他的兵吗,简单啊,我们找大将军去,给我们先一个在册军人的身份,然后直接调去他在的部队任职不就可以了.”

  “这一遍流程走下来,公子早就离开桃园了.”

  “你担心什么?”另一人大笑,”那支新兵队伍里,你以为就没有安排人?公子身份何等尊贵,陛下虽然说让殿下去最危险的地方,但相应的保护措施也不会少的.这里是桃园郡,又不是昌渚那样的地方.”

  两人看着樊昌一众人等消失在街道的尽头,转身又重新踏进了郡守府.

  桃园车站,刚刚新建不久,自然比不得越京,正阳,沙阳这样的老牌大都市,但轨道车对于桃园百姓来说,仍然是稀奇物件,票价不贵,任何人都能承担得起,只不过现在桃园郡的运力还很有限,更多的还是运货,客运的一天,便只有上午和下午各一趟而已.

  此刻的车站之内,下午的唯一一趟客运的轨道车刚刚到站,从车上走下来可就不是普通老百姓了,而是一个个的军人.这让本来应该闹哄哄的车站,显得极为有规纪,这些新兵一下车,立即就在军官的命令声中,站成了整齐的队列,鸦雀无声地等候着来接应他们的部队人员,每个人的脸上都透露出兴奋之色.因为从今天开始,他们就要成为一名正式的军人了.新兵训练营三个月的地狱之旅终于走到了尽头.

  樊昌带着闵齐和自己的两名卫兵走进车站的时候,与他一齐过来的还有好几名军官.几人看起来都是认识的,互相打着招呼.

  “樊胡子,本来要找你喝酒去的,王将军却把你带走了,听说是去见大将军了,你小子是不是要升官儿了,以后别忘了提携提携老子啊!”几名军官围到了樊昌身边,打趣地道.

  樊昌现在正一脑门儿的官司呢,看着几个熟人,没好气地道:”升个屁的官儿,是我自己有事求将军帮忙呢.”

  “你小子现在面子大啊,都能求到大将军门上去了,有了大将军开口,你什么事办不成?对了,听说你妹子已经找回来了,这是大喜事啊,什么时候请咱们喝一杯?”

  樊昌指了指车站内那些新兵,”现在哪有时间,等今年大较的时候,我一定请你们.”说到这事儿,樊昌脸上终于是露出了一丝笑容,不管现在家里怎么样,但小妹回来了,终究是一件喜事.”先办事吧!”

  “不忙.”一名军官嘿嘿地笑着:”樊大胡子,既然今儿咱们都聚齐了,不妨将今年摸鱼儿的顺序先定一定.”

  “董野猪已经答应我第一个上了.”樊昌嘿嘿笑着.

  “放屁,他也答应我第一个上了呢!”那军官冷笑:”私下里的勾当,咱兄弟可不认,董野猪也不能坏了规纪.”

  “那你想怎么样?”

  “简单.”那军官大笑:”划拳,赢得先,输得后,一人一个月,怎么样?”

  “划就划,我还怕你啊!”樊昌冷笑.

  “得咧,哥儿几个,过来啊!”军官大笑着,招呼着几人凑到了一齐,然后几个人互相瞪视了片刻,下一刻,吆五喝六的猜拳声顿时响了起来.

  闵齐看得目瞪口呆,瞅着自己身边站着的樊昌的卫兵,低声问道:”他们这是在干什么呢?”

  “赌摸鱼儿的顺序呢!”

  “什么是摸鱼?”闵齐接着问道.

  两个卫兵大笑起来:”顶顶有趣的一件事,你以后就知道了.”

  两人不说,闵齐也只能抓瞎,眼见着那边瞬间便决出了胜负,樊昌终是没有抢到第一,输给了最先与他叫嚣的军官,排在了第二位.

  几个军官倒也光棍,一轮王八拳下来,决定了顺序,便就此散开,各自去找自己的队伍.

  他们却不知道,此刻在那停着的轨道车厢内,几个人正在盯着他们.

  “这些军官在干什么,什么是摸鱼儿?”辅国公权云不解地看着身边的胡不归,问道.

  胡不归解释道:”所谓的摸鱼儿,是前线军官们磨练新兵的一种手段,齐明两国,明面上自然是风平浪静,但暗底下,杀伐却从来没有停止过,没有大规模的交锋,但小规模地厮杀却一直在进行.这种摸鱼便是双方新兵的一种互相绞杀.借此来磨练新兵的一种手段.”

  权云脸上变色,”这不是要死人?”

  胡不归轻笑道:”当然会死人.不然辅国公以为每个月都报上去的军人伤亡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胡来,吴大将军不管?”

  “为什么要管?”胡不归摇头道:”听说吴大将军很喜欢.后来的甘大将军也喜欢,还说不磨不成器,不见见血,怎么能练出一支精兵悍卒?”

  “这什么摸鱼儿,殿下是不是也要去?”权云问道.

  “按理说,殿下是以致果校尉的身份去的,不算新兵,但这也说不定,如果带兵的将军认为殿下也需要磨练,说不定就派他带队去.”胡不归道.

  “这不行!”权云道.

  “辅国公,殿下一入军营,很多事情,便由不得我们了.要是让公子暴露了身份,这场历练就算是失败了.”胡不归摊摊手,道:”就算历练您也不用担心,到时候我会隐藏在左右,保护殿下的.”

  “战场之上刀枪无眼.就算有你,就能确保万无一失?”权云翻了一个白眼道.

  “这种摸鱼儿,其实类似于一种互相之间的猎捕,与沙场厮杀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大规模战场厮杀,我的确没有把握,但这样的小场面,胡某还是能应付的.”

  权云想了想,对身边的另一个人道:”石先生,你不用跟在我身边了,去昌渚,帮着胡老一齐盯着.”

  石书生摇了摇头:”皇帝陛下让我一直跟着您.”

  “我一个糟老头子,你跟着我干什么,再说了,我又不去别的地方,一直便呆在郡学里,有什么需要保护的.”

  石书生只是摇头.”这个您说了不算,皇帝陛下说了才算.”

  “辅国公不用担心,贺人屠也在武陵,到时候把贺人屠也招呼过来就好了,万万不会出事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