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93:果然出事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忙碌了一夜的慕容远,直到天色放亮之时,才因陋就简地趴在桌子上准备小憩片刻,正自迷迷糊糊半睡半醒之间,大厅之外却传来了忙乱的脚步声和气急改坏的喊叫声,听声音,竟然是自己的老丈人谢成。

  一惊之下,慕容远睡意全消,一挺身坐了起来,正好看见谢成撩着袍子飞奔进来。谢成是谢氏家主,平素是最为注重仪容态势的一个人,此刻却是毫无形象可言,脸孔有些扭曲,满面涨红,靴子发出喀吱喀吱的声音明显是进了水,整个裤子的下半截,几乎全是湿的。

  慕容远的心立刻沉了下去,能让自己的老丈人变成这个模样,一定是出了大事。而这一次谢成到梧州来,只为一件事,那就是蒸汽纺织厂的事情。

  蒸汽机出事了!几乎是一瞬间,慕容远便得出了这个结论。

  “姑爷,不好了!”谢成几乎是冲到了慕容远的大案之前,上半身探出,面容狰狞地大喊道。

  “是不是蒸汽机那边出事了?”慕容远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扫了一眼跟在谢成身后涌进来的府衙官员。

  “不见了,不见了啊!”谢成有些语无伦次。

  “什么不见了?”

  “机器,连船一齐都不见了。”谢成终于喘匀了气。

  微微地眯了一下眼睛,自己当初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出现了。机器和船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不见,他们只可能是被人偷走,或者说抢走了。

  “船上的人呢?您不是守在船上的都是谢氏家中的好手吗?”慕容远一边从大案之后走了出来,一边质问道。

  “一个八级高手,带着两个六级好手还有一些护卫,可谁知,他们都不见了。”谢成道。

  “走,去码头。”慕容远大步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道:“捕房,武装巡捕马上跟我走,另外立即通知国安局去码头,那是一艘船,不是一个玩具,他们跑不了多远。”

  当慕容远走出府衙大门的时候,外面已经备好了马匹,捕快和武装巡捕也已经集结就位了。也不多话,慕容远翻身上马便向梧州河道码头疾驰而去。

  梧州的河道码头与江南四郡其它的那些码头基本一样,都是一州所在最为繁华之地,大量的丝绸纺织品从这里走出去,大批的粮食和日用物资从这里运进来,所以这里的码头极大,寻常时节,码头上一般都停靠着数十艘商船,进进出出之间,似乎永远也不会减少。

  一旦这样的河道码头出现了萧条,那基本上就代表着本地的经济出现了大问题了。当慕容远出现在河道码头的时候,却发现国安局已经比自己早到了一步,整个码头已经被戒严了,身着黑色制服的国安局人员遍布在码头之上。

  “郡守。”看到慕容远出现,站在码头边上的国安局肖魁大步走了过来。

  “肖将军,现在是个什么状况?”慕容远问道。

  “得到消息之后我们就迅速赶到了这里,封锁了现场,现在我们的人正在搜寻现场,不管是谁干的,总是会留下蛛丝马迹的,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想要一点痕迹都不留下来,那是不可能的。”肖魁道。

  “我现在最想知道那三台机器在哪里?”慕容远有些烦燥地道,“肖将军也知道,齐国人给觊觎蒸汽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件事情,只怕与他们脱不了干系。”

  “当然是他们干得。”肖魁点了点头,看向慕容远身后的谢成:“是谢家主吧?”

  “肖将军,在下正是谢成。”谢成不敢在肖魁面前托大,抱拳道。

  “听说谢家主买来这批机器是准备与本地丝绸商人徐福共建一个纺织厂?”肖魁问道。

  “是,建成之后,会成为江南四郡最大的一个纺织厂。”谢成道。

  “我已经派人去请徐福了,等他来了之后,还要请谢家主与徐福一起跟我回去一趟,有些事情需要向二位核实。”肖魁道。

  谢成有些不满,这是将自己当成犯人了吗?不过没等他说话,一边的慕容远已是道:“这是应该的。滋事体大,万万疏忽不得。”

  肖魁笑着冲谢成一拱手,“要有劳谢家主了。”谢成终究是慕容远的老丈人,又与皇后娘娘那边有联系,肖魁倒也不会真将谢成就当成一般人来盘问了。当下便看似随意地问起谢成这一起生意前前后后的一些细枝末节。

  正说着话,远处传来了一阵喧哗之声,中间夹杂着国安局人员的高呼,“找到了,找到了。”

  三人同时抬头,看向那里,然后急步向着码头一角一大堆堆放着货物的地方走去。

  厚厚的毡布被揭开了,一个个的麻袋中间,垒放着的十数具尸体,鲜血早就已经凝固,看着那些面目狰狞的尸体,谢成肚内立时便是一阵上下翻涌,险些便吐了出来。

  慕容远和肖魁二人却是眼睛都不眨地盯着国安人员将尸体一具具地搬了出来,在码头之上排成一排,这二人,一个是出生入死惯了的,另一个在大明征服楚国的过程之中开始为官善后,见过的死尸比这更为凄惶的数不胜数,根本就毫不为之所动。

  蹲下身子,慕容远伸手按了按一具死尸,面色凝重地看着一边做着同样动作的肖魁:“死的时间,最迟也是昨夜午时左右。”

  “一击毙命。”肖魁轻轻地吐出一口气:“周立华,楚地颇有名声的八级武道好手,一柄快刀驰名江湖,竟然连反应的时间都滑,连刀都没有拔出来就被人杀了。杀他之人,最起码也是一位九级巅峰好手,或者是一位宗师。”说到宗师两个字,肖魁的声音有些发涩。

  两人站了起来,看向正在盘问这些货物主人的国安人员,那人正一迭声地叫着屈,自己的货物好好地堆在这里,谁知道天下也会掉下横祸来呢。

  慕容远默默地走到河边,低头看着浪花轻轻地拍击着石堤,半晌才道:“肖将军,昨天半夜就出手了,只怕现在快到锁江关了。”

  他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海盗出现在我们梧州,攻击阳泉,不是无缘无故的,他们要走锁江关,出江入海,海盗攻击阳泉,只不过是一个障眼法而已。”

  “锁江关一夫挡关,那里有数百士兵守卫,对方想要拿下,不是容易的事情。”肖魁道。

  “别忘了,他们可能有一位宗师,而且那些上岸的海盗,只怕真正攻击的目标就是锁江关,而不是什么阳泉。”说完这句话,慕容远转头就走。

  “来人,通知邓远平,全军集结,随我去锁江关。”

  “慕容郡守,我也去。”肖魁知道事情紧急,急步跟上,“国安局稍有五十名鹰隼在这里,可堪一战。”

  “好!”慕容远也不多话,两人翻身上马,向回疾驰而去。相对于码头上的事情,显然是截住那艘正在往锁江关而去的装着蒸汽机的船更为重要。

  半个时辰之后,五十名黑衣鹰隼,一千名留守在郡城的天武营士兵已是尽数集结到位。而出乎肖魁意料之外的是,从郡府里走出来的慕容远居然全身披挂,在他身后,还跟着二十名同样带甲持刀的武士,其中几个肖魁也是认识的,都是跟随慕容远的家仆。

  “这些人是父亲给我的。”慕容远低声说了一句:“都是沙场悍将。”

  “这就好。”肖魁倒是喜出望外,慕容海给儿子的贴身保镖,战斗力怎么会差?对上齐军他倒不怕,他担心的是齐军的队伍之中如果是真有一名宗师的话,那就麻烦了。有了这些人,再配上军队,便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看着慕容远准备策马离去,谢成倒是有些急了,一把挽住慕容远的马缰:“慕容,你是一个文官,这种事情,交给邓远平将军和肖魁将军足矣。”

  慕容远一抖马缰,摆脱了谢成的手,“岳父,您别忘了慕容远的出身,上马提刀作战,这些年来慕容远也可从来没有丢下,慕容身为一地郡守,出了这么大的纰露,怎敢不身先士卒?”

  看着慕容远一众人纵马齐驰而去的身影,谢成狠狠地一跺脚,转身看着自己身后的一众护卫,怒道:“还呆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快追上去保护姑爷?姑爷要是少了一根汗毛,我拿你们是问。”

  一群人发出轰然应诺之声,紧跟着马蹄声响,又一批人翻身上马,疾驰着追着慕容远等人而去。

  河道之上,一艘商船正迎风而行,虽然是逆风,但却是顺流,速度倒也不慢,而且明国宝清船厂制作的这种商船,本身就采用的是战舰的动力系统,需要人力不多,但速度却是极快。船头之上,徐福与蒋通两人并肩而立,都是神彩飞扬。

  “蒋大师,锁江关真没有问题吗?”徐福问道。

  “放心吧徐老板,等我们抵达的时候,锁江关必然已经是一道坦途了,过了锁江关,一入大海,便再无虞了。你啊,就等着去大齐享福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