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03:汉语拼音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屋内众人顿时面面相觑.诚然,朝廷官员来自五湖四海,口音千奇百怪,到了越京城为官,虽然还是努力地学习越京城的口音,但只要一急起来,各种各样的让人根本听不懂对方在说啥的话便脱口而出,秦风所说的情况,他们其实碰到的更多.在座的各部尚书,每年都要和来自各郡的郡守,使者打交道,听懂对方的话,一向是个大难题,有时候,还非得有人在一边翻译不可.一般各部都会在自己对应各地郡治的司局之中,寻摸来自对方郡里的人为官,以避免因为语言不通而造成一些沟通上的问题因而误了大事.

  虽说深受其苦要,但像秦风这样,要统一全国的口音,还是让在座的所有人有些匪夷所思,难不成朝廷连说话也要管吗?关键是这些口音传承千年,又岂是说改就改得过来的呢?

  “这恐怕不是一日之功.”金景南沉吟道:”陛下的初衷自然是极好的,但这件事要做起来,可就真是难了.”

  “也算不上难.”秦风笑吟吟地道:”我也没有说今日开始执行,明日就要看到效果,这本身就是需要一代两代人的时间才能慢慢地完成的事情.而且,我也不是说要统一各地口音,我只是想要让大家在各地不同的口音之外,有另一种统一的读法,这样各地交流起来就更加容易了.各位,随着蒸汽火车马上就要在全国推广开来,地域之间的距离,随着火车的速度变快,将会变得更短,不同地域之间的人交流会变得更加的频繁,但语言不通,会极大地阻碍这一种交融.过去,我们很多人,活动区域恐怕都局限在一个极小的范围之内,有些人也许一辈子连县城都没有去过,但现在呢?大家想一想,从我们大明越京城到西地虎牢关,需要多长时间?”

  众人都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一个人到了另外一个地方,他说的别人不懂,别人说得他不懂,两人对话,完全是鸡同鸭讲,这会给人的心理造成阻碍和恐惧,会让他不愿意离开本乡本土去闯闯世界,而我们大明,是要大力的鼓励的人员流动的.所以,我们不能让语言成为人口流动的障碍.”

  耿精明用力地点了点头:”陛下言之有理啊.我们大明本土,绝大部分州郡,现在已经相当富裕了,而那些还没有富裕起来的人,说句实话,想发财致富的路子已经愈来愈窄了,因为别人已经站在了他们前进的道路之上,成了他们的阻碍.如果他们能离开大明本土,去西地,去楚地,就会是大有可为的.他们在大明本土生活多年,受到大明这些年来所形成的文化的熏陶,脑子活络,敢想敢干,如果去了这些比较封闭的地方生活,不但可以创造出更多的向上的通道,也可以起到带动当地人发展的作用.有时候一个地方,只需要一个人,便可以将本地的经济完全地带动起来.我支持陛下的做法.”

  小猫也点头道:”我也同意.军队里的士兵来自五湖四海,我们大明的军队,都是异地驻扎的,而且基层军队调动频繁,每到一地,军人与本地的交流都会出现很多的问题,与地方之上产生很多的矛盾,而很多时候,正是因为语言不通而造成的.如果能有一个统一的读音,那么这种情况就不会发生.而且军官们使用这种统一的读音发布命令,也避免了在战场之上因为部下听不懂他的口音而造成下结困挠.”

  曾琳抹着胡子想了想,也点头同意:”监察部的官员监察地方,每一地我都只能派遣通晓本地语言的人去,说白了,就是派本地人去,但这样也造成了一些问题,就是徇情枉法的事情,今年监察部已经处理了好几起这样的案子了.谁还没有个三情五顾呢,本地人回去监察,总会碰到许多的困挠,一旦这名监察官员不能守身守德,谨遵职来操守,就会将自己也陷进去.”

  秦风大笑:”这么说来,大家都是同意的了?”

  “我看没有问题.”萧华道:”统一读音,对于文化的推广也是有极大帮助的,只是陛下,这件事该如何做呢?以何地语言为标准?怎么推广普及?”

  “越京为我大明都城,本来应当是以越京读音为标准读音.不过呢,我担心以越京城的语言为标准语言,会引起其它地方人的反感,所以便开脆弄了一种新的口音出来.”秦风推了推手中的册子,”至于如何推广,我已经想好了办法.第一,我们要充分利用遍布大明的学堂,上至京师大学堂,各地郡学,府学,县学乃至村学,学校的先生们,首先要学会这种读音.”

  “一种全新的口音?”众人再一次目瞪口呆起来了,这不是将本来就很难解决的问题的难度再一次加大了吗?

  “想要成为学堂里的先生,就必须要通晓这种读音.”秦风不容置疑地道:”这些人都是有学问的人,学起来也应当很快是不是?礼部要设置一个考试,先考那些郡学的先生,然后由郡学回去之后再考那些县学的,依次类推,不能通晓的,就没有资格成为一个先生.”

  “陛下,这恐怕有些强人所难了,想要将一门语言推行下去,强来是不成的.天下学堂现在何其多也,学堂之中的先生何其多也,难不成我们还能从越京城派出大批的人去一个个的教他们怎么说吗?”萧华有些瞠目结舌地道:”这样搞,老臣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村村有学堂的局面就要停摆了.”

  “自然不会让老先生的苦心付诸东流.”秦风拿起桌上的小册子,丢给了萧华.”这些天来,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怎么迅速地推广此事.琢磨良久之后,弄了一些新东西出来,只要学会了这些,那么哪怕字有千千万,也能轻而易举地读出来.那怕就是不识字的人,只要通晓了这个玩意儿,也能将书上的字读出来.”

  “陛下莫要欺老夫,岂有这种事情?”萧华可不是三两句话就能哄得过的.拿起秦风丢过来的册子,只是翻天第一而,便已经是目瞪口呆了.

  第一页上秦风那在萧华看来很弊脚的字体赫然写着三个字他是认识的.声母表.但下面画的符他就认不得了.

  又翻开一页,仍然是三个字仍然认得,韵母表.便意思自然也是不懂的,现在仍然画着一些符号.

  莫名其妙地翻开第三页,声调.好吧,这两个字他也是认得的,但下面的意思仍然不懂.什么阴平阳平上声去声,莫名其妙.

  在往后翻,字便写得密密麻麻了,第一行便是一个符号,他翻回了第一页,果然与那个声母表下的第一个符号是相对应的,不过后面写了一行字.a:发音时,嘴唇自然张大,舌放平,舌头中间微隆,声带颤动。O:发音时,嘴唇成圆形,微翘起,舌头向后缩,舌面后部隆起,舌居中,声带颤动。

  一排排的看下去,与前面的两页相对应的,竟然都标注有发音的方法.

  “陛下,您弄这东西,花费了多长时间?”萧华看了片刻,小册子的最后,有几页是专门举的例子,以新读音与老读音作为对照,萧华终究是学富五车的人,看了那些东西的读法,再看了这几个例子,在嘴里品咂了几番,不由得瞠目结舌地看着秦风.在他看来,这可是一门极大的学问,但皇帝居然在处理日常政务之外,不声不响地便弄了出来,这便让人震惊了.

  秦风异常得意,同时心里也有一种小小的恶趣味带来的快感,老子从你们不知道的地方来,现在我已经还来了火药,带来了蒸汽机,带来了火车,现在还将汉语拼音和普通语也一并弄过来,等过个一二十年时间,这世间与自己曾经生活过的世间,便几乎毫无区别了.

  “没费多少时间,没事时弄的.”他轻描淡写的道.

  当然没有花多少时间,这些东西,在前世,那是自小便学习的,熟得不能再熟了,当一个文抄公而已,有什么难度可言.

  “乐公公!”他拍了拍手,一直候在外间的乐公公闻言立即走了进来,怀里抱着一沓这样的小册子,笑嘻嘻地给在座的各位一人发了一本.

  “乐公已经完全通晓了这种读音,所以今天接下来的时间,你们就由乐公公教授这种读音,学不会的,不许离开这里,后厨已经给你们备好饭食了,哈哈哈!”秦风大笑着离坐,袍袖一摆,便向后走去”萧老爷子,你在学会的时候,可还要一并想一想,怎么迅速地推广哦!小猫,你随我来,我有些事情要问你.”

  小猫正自发愁地看着这本鬼画符的小册子抓耳挠腮,闻言大喜,一跃而起,”是,陛下.”

  带着小猫,秦风大步离去,听着后面传来乐公公那太监特有的阴柔嗓音正在领着一帮高官们诵读拼音,秦风的心情简直不要太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