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53:愤怒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桃园郡,国安局。

  乌正廷小心地剥开了一个蜡丸,蜡丸之中,裹着一圈纸条,将纸条一层层地展开,最终一张寻常大下的信纸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上面空无一字。

  从身边抽屉之中拿出一小瓶无色的液体,拧开瓶盖,提起一支毛笔蘸了这液体,一行行的涂抹在了信纸之上,等待了片刻,空无一字的信纸之上,终于开始浮现一行行的字迹。

  这种密写手法,在情报界是最常见的隐蔽手段,当然,像大明国安这种庞然大物,他们的密写药水都是特制而成,如果不知道密写药水的配方,就算你拿到这些信件也是毫无办法。

  如果孔连顺这个时候站在乌正廷的身边看到这封情报的时候,一定会吓得魂不附体,因为这就是他送出去的情报,上面写着的,正是他与田泯交谈的内容,以及与樊昌两人平日里的一些谈话。现在,却是完整地落在了乌正廷的手中。

  一行行仔细地看下去,乌正廷的眼睛也是越瞪越大。因为在这份情报之中,孔连顺不仅仅是平铺直叙,而是在后面还加上了自己的判断。

  他判断,那位在樊昌军营之中历练的贵公子,极有可能,便是大明的齐王殿下,当今皇帝唯一的儿子。

  看到这里,乌正廷的一颗小心脏已是卟嗵卟嗵不争气地猛跳了起来,他整个人,也险些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他用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才让自己的惊呼之声被生生地吞了回去,另一只手使劲地掐了大腿软肉一把,剧烈的疼痛让他清醒了过来。

  乌正廷不怀疑这份情报的真实性,而且他现在几乎就可以肯定,在樊昌军营之中的那个所谓的贵公子,肯定就是齐王秦武。田泯身为田家的二号人物,掌管着田家遍及天下的酒楼客栈,又是大明酒楼联合会的会长,以他的身份和地位,的确是有机会见到齐王的。越京来的贵公子,在田泯嘴中的贵不可言,就是一个傻瓜也能猜出这人是谁了。在大明,除了皇帝皇后齐王殿下,谁还当得起贵不可言四个字?

  该死的!乌正廷用力一拳擂在桌子上。咚的一声,桌子上的物事被震起了老高,又纷纷乱乱地落了下来,门口的卫兵推门探头,迎来的却是乌正廷的怒骂:“滚出去。”

  卫兵吓了一跳,一吐舌头,飞快地缩回了脑袋,砰地一声又将大门关紧。

  乌正廷很愤怒。

  一是愤怒田泯居然能将这样的事情透露给了孔连顺知道,二更愤怒齐王殿下到了桃园,到了昌渚,他这个国安部负责整个武陵战区的大头子,居然连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这要是齐王殿下出了什么事,武陵战区从上到下,谁能逃脱得了责任。

  好半晌,他才平息下了心中的怒气。开始思考这一事件可能带来的影响。他手里拿着的这一份情报,只不过是孔连顺送出去的情报的誊本而已,真本现在早就已经到了鬼影的手中,甚至很可能,现在就在送往长安鬼影总部的途中。

  山雨欲来风满楼啊!鬼影一旦知道了这件事情,岂有不掀起风浪的道理。当今之计,只有迅速地将齐王殿下送离昌渚,不,远远的送离桃园郡才是正理。否则桃园郡必然会掀起惊涛骇浪,鱼龙白服,听起来很美,但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那绝对是一件糟心的事情。

  皇帝陛下的心也是真大,居然敢把齐王殿下派到形式如此复杂的昌渚去。往好了说,这是历练,往差了说,这是让齐王殿下在刀尖上跳舞呢。

  “来人!”他大声喝道。

  门外的卫兵立即便出现在他的面前。

  “把陈平安将军找来。”

  乌正廷的副手陈平安在一柱香之后出现在了乌正廷的面前。

  “对孔连顺的监控,到了那一种程度?”乌正廷问道。

  陈平安笑道:“那小子的确狡滑,如果不是我们因为他要帮着樊昌找妹妹这一件事产生了怀疑因而一路盯上了他,还真发现不了他的异常,现在,他的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

  “别说废话。”乌正廷现在心情极度不好,可不想听陈平安在哪里夸功。

  看到老大神情有异,陈平安心里一哆嗦,莫不是孔连顺那里又出了岔子?

  “乌将军,自从发现了孔连顺的破绽之后,我们便盯紧了他,但孔连顺的情报传输体系极其诡异,每一次来接收情报的人都不一样,而且从来不与孔连顺直接发生联系。都是到固定的地点去收取情报,而这些地点,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发现了六个。”

  “也就是说,他至少已经送出去了六份情报。”乌正廷道。

  “理论上是这样的。”陈平安道:“本来我们是能截获这些情报的,但将军你不是说过要放长线钓大鱼吗?所以我们就只是盯着这些线路,将鬼影负责这些线路的人全都摸清楚了。最新的一条线路,是孔连顺利用了齐国大商人周求的货栈送出去的情报。”

  乌正廷心中暗叫侥幸,这一次幸亏是通过周求的货栈送出支的情报,才能让这份誊本出现在他的手里。

  周求是大商人,当然,他也是齐国鬼影最大的线人之一,麾下不知藏了多少鬼影的人手,而同样的,周求也是国安部大力栽培的对象,渗透与反渗透,在周求的麾下,可谓上演着精彩绝伦的好戏。当然,因为周求在无形之中有了倒向大明的趋势,这才——使得大明国安部稍稍占得了上风。

  对于这样的两面间谍,乌正廷一向是很厌恶的,但却又不得不承认,他们有时候能发挥出来的作用无以伦比。

  而且周求还是朝廷之上另一桩大计的实际执行者,是以周求现在的身份,对于大明来说,真正知道的人还是很少的。

  “大人,是不是要收网?”陈平安问道。“孔连顺绝对是条大鱼啊,鬼影在他身上投入了这么多的资源,光是负责他情报线路的人就有这么多条,一旦将他们全起出来,我估计在桃园郡内,能将鬼影的势力尽数拔光。”

  乌正廷摇了摇头:“监控再上一个级别,你去昌渚坐镇,不要惊动了他。另外,派人盯着田泯。”

  陈平安吃了一惊,“大人,盯田泯,这不大好吧?要是让田真大人知道了,我们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这田泯虽然与孔连顺有过接触,但据我所知,纯粹是出于商业考虑。”

  “我们为国做事,不需要看谁人的眼色。也不因为这人是谁。”乌正廷冷冷地道:“孔连顺既然是大鱼,那与他有接触的人,都要严秘监视。”

  “明白了。”陈平安低声应道。“那个樊昌,是不是也要监控起来?”

  “樊昌在军营之中,一举一动自有人管,但他的那个小妹,也得监控起来。”乌正廷吩咐道。

  “知道了。”

  “你去吧,这件事情,列入绝密。”乌正廷敲了敲桌子。“带一队鹰隼过去。”

  陈平安一个激凌,突然觉得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简单了,先前孔连顺的事情,也不过列入一级机密而已,这一下可是拔高了一大截。

  送走了陈平安,乌正廷却又来了客人。

  眼前站着的是一个普通的军官,如果不是因为他来自昌渚,是樊昌现在的书记官的话,他真还懒得见,现在真抓心挠肝呢。

  来人将一面小小的牌子放在了乌正廷的面前之后,便后退了一步。

  看到牌子,乌正廷的面色微变。抬头看着对方,“你来见我因为何事?”

  书记官道:“乌将军,胡老因为有事不能离开昌渚,所以委托我来,相询问将军一事。”

  “什么事?”

  “田氏田泯曾与昌渚好运来酒楼孔连顺有过接触,胡老想通过您知道田泯与孔连顺说了些什么?”书记官道。

  乌正廷冷笑起来:“原来是因为这个。”

  书记官有些奇怪地看着乌正廷。

  “是想知道田泯有没有向孔连顺泄露齐王殿下就在昌渚的消息是吧?”

  一句话出口,书记官的脸色骤变。

  “您,您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怎么知道的?”乌正廷砰地一拳砸在桌子上,这一次,却是将桌子砸了一个大洞。“那个孔连顺是他娘的齐国间谍,我们跟了他半年了。田泯不断告诉了他齐王殿下就在昌渚,而且现在这个情报只怕已经到了鬼影总部。”

  书记官听到这里,转身便欲走。

  “回来。”乌正廷怒喝道。“你想干什么?”

  “当然是回昌渚,让齐王殿下马上离开昌渚。”

  “你以为是想走就能走的吗?”乌正廷怒道:“你知不知道,在常宁郡,齐国就有两个宗师在哪里。从昌渚到桃园数百里路,你能担保齐国人不孤独一掷?告诉你,我不能担保,只要有一丝丝的可能,就不能冒险。”

  “那以乌将军之意,要怎么办?”

  “你既然是樊昌的书记官,这一段时间,想尽办法让齐王殿下一直呆在军营之中,我已经派了一队鹰隼进入到了昌渚,你再找个名头将胡老也弄进军营之中,另外,请甘大将军以巡查的名义去昌渚巡视军队,这样一来可暂保无虞,我会马上去武陵,向吴大将军讨要一个说法。”乌正廷脸色有些狰狞。

  虽然他的级别与吴岭无法相比,但国安部与军方却是两条线,作为国安部在武陵战区的最高负责人,乌正廷其实并不惧怕吴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