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08:家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瑛姑进门的时候,敏锐地发现屋内的气氛很是有一些不一般,不过看着众人的脸色,却也知道这是一件好事。瑛姑一直跟着闵若兮,对于秦氏一家来说,瑛姑基本上就是秦家的一员了。对于这一大家子的事情,瑛姑也是了如指掌。

  在瑛姑看来,作为一个丈夫和父亲,这个世上只怕已经找不到第二个像秦风这样贴心的人了。别说秦风是皇帝之尊,就算是普通人中,也是难以找到像这样完美的人的。怀上第二胎之后,闵若兮的脾气便变得有些喜怒无常,经常无故迁怒于秦风,瑛姑还很是担心秦风会受不了这个因而影响两人之间的感情,但担心了一阵子之后,便也放心下来。心中倒是更加在艳羡闵若兮当真是前世肯定是积下了莫大的阴德,这才有了这辈子偌大的福报。

  “饭熟了,吃饭啦!”她笑咪咪地道。

  秦家人在一起吃饭,什么食不言之类的规纪那是不存在的,虽然闵若兮很想立这一条规矩,但在秦风看来,这个时候,正好是一家人联络感情的好时候,那种看起来很有逼格的规矩委实是不近人情道理。

  一起说说话,替对方夹夹菜,顺便说些闲话,家人的感情便是在这样的一些琐碎的小事之中一点一滴培养起来的。

  在秦风的有意纵容和支持之下,即便是畏惧母亲的秦文秦武兄弟,在饭桌之上要显得比平时更加活跃一些。

  今天的主菜是火锅涮羊肉,闵若兮吃得清淡,秦风却是口味很重,而秦文秦武却是受秦风的影响更多一些,所以桌子上摆着的是鸳鸯锅。大盘大盘的羊肉是瑛姑亲手操刀切的,切得如此之薄而又丝毫没有破坏羊肉的肌理,自家小厨房里的厨师技艺纵然高超也达不到这个程度,这让秦风不禁想起了霍光当年在文汇章的小饭馆中一连切了好几年肉片的经历。

  薄薄的羊肉片挟起来,在上下翻滚的沸汤之中一浸便提起来,吹两口气便塞进嘴里,那鲜美的滋味,秦风是怎么吃都不腻的。

  一边在瑛姑的帮助之下慢条斯理地吃着饭菜的闵若兮看到对面三个有说有笑,吃得满头大汗的家伙,只能无奈地摇摇头。秦风有时候看起很好说话,但如果是他认准了事情,是怎么也不会回头的,而且歪道理一张嘴便是一套一套的,能将闵若兮驳得无话可说。在吃饭这件事情之上,闵若兮早已经放弃了将皇家规纪加诸其上了。

  而且,她似乎也喜欢上了这样的感觉。

  当年在楚国皇宫之中,父皇母后高踞其上,兄弟姊妹各据一桌,看似一家人在一起吃饭,但彼此相隔甚远,看起来彬彬有礼,但与眼前比起来,的确是少了那份浓浓的亲情所在。在经历了兄弟阋墙,兄妹反目的闵若兮来讲,内心对于亲情的渴望是极度强烈的,而现在这一切,恰好满足了她内心深处的这种隐藏得极深的欲望。

  瑛姑将羊肉放在三鲜汤中涮好,放在闵若兮面前的小碟里,闵若兮慢慢地咀嚼着,看着对面满面笑容的秦风一边自己吃,还一边忙着替他自己右边的秦文不停地挟着羊肉,对于秦武,他倒是很少帮忙.

  穷养儿子富养姑娘,这一点,秦风倒是贯彻得很彻底.秦文要不是自己压制着,只怕在她这个父亲的宠溺之下,尾巴会翘上天去.

  六十岁的时候,他真会放弃高高在上的皇帝之位,带着自己去遨游四海吗?会的,一定会的,秦风从不轻易许诺,但一旦许诺,便会一以贯之.当年说过的话,自己都已经忘记了,要不是秦风旧话重提,她根本就不会想起来.

  她出身皇家,看多了那些身居高位的人,想的都是如何将自己的权力更加牢固地握在自己的手中,哪怕是自己最尊重的父亲,也不会例外.但现在对面的这个人,却愿意为了一个承诺,放弃皇位,这是何等的情意深重呢.

  她的眼中,慢慢地浮起了一层雾气.

  秦风偶一抬头,看到闵若兮的模样,不觉一楞,”兮儿你怎么啦?”

  闵若兮微惊,知道自己失态了,摇了摇头,”你们吃的这么辛辣,熏着我了.”

  一边的瑛姑递过来一块热毛巾,闵若兮轻轻地擦了擦.

  “以后少吃,少吃!”秦风笑着道.”其实在越京城这样寒冷的地方,多吃一点辛辣食物对身体还是很有好处的,你不知道,为了找到辣椒,我费了多少功夫?那些远洋的海商可是费尽心机才将种子搜罗到带回来.”

  “等以后,我也会尝试着吃吃的.”闵若兮点了点头:”不过现在可不行.”她轻轻地抚摸着肚子.

  “好,好!”秦风大为高兴,”只要你肯吃,我可是会做很多的好食物的,以前没时间,也没心思,因为只有我一个人吃嘛,以后你要吃的话,我变着花样给你做.”

  “你哪有时间?”闵若兮微笑道.

  “时间嘛,挤挤总是有的,即便现在没有时间,最多六十岁后,我也便空闲下来了.咱俩这身体,活个百来岁肯定是没有问题的,还有四十年好日子过呢,到时候咱们啊,将这几个拖油瓶都甩了,就咱们两个人玩儿去.”秦风大笑.

  “父皇!”一边的秦文听到这里,立时不高兴地拿着筷子敲着小碟,秦武却只是微笑不语.”我可不是拖油瓶,人家在苏灿大人身边可是学了很多东西的,以后可是能帮着小武的.”

  “哟嗬?”秦风笑着摸了摸秦文的脑袋,”金融一道,何其艰深也,你才学了多久,便敢如此大言炙炙?”

  “便连苏灿大人也对我大加夸奖呢,说我在此道之上就是天才.”秦文骄傲地昂起头,”苏灿大人已经让我参与到制定对齐国的金融战的小组里去了.”

  “还有这样的事情?”秦风这倒是有些惊讶,苏灿这个人或者会拍拍秦文的马屁,但如果秦文真没有几把刷子,苏灿绝不会把秦文塞到这样重要的计划里去.

  “当然,父皇,要不要儿臣向您汇报一下这件事情最新的进展?里头有好几个小计划可是儿臣亲手制定的哦?”秦文得意洋洋地道.

  秦风哈的笑了一声,挟了一片羊肉直接塞进了女儿的嘴里,”还是罢了吧,作为我的女儿,你和我想说什么就可以说什么,但如果你作为大明的臣子,那你可还没有资格与我面对面的奏事,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可以请苏灿大人来跟我说,来,用羊肉塞住你的嘴.”

  秦文哼了一声,有些不高兴.

  “小公主莫要恼.”一边的瑛姑笑咪咪地道:”您亲自制定的计划一旦见了效,保管那苏灿肯定立即屁颠颠地来身陛下汇报替你夸功呢!现在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以苏灿那样严谨的性子,自然不肯说.”

  秦风笑道:”光凭苏灿将小文加到这个组里,便足以说明小文的能力了,武儿,你运气好呐,有一个深通金融的姐姐将来帮着你,你便如虎添翼.”

  “辅国公亦跟儿臣说过,说金融之道博大精深,从摧毁楚国一事之上便已见端倪,但这是一柄双刃剑,既可伤敌,亦可伤己.一定要慎之又慎地对待他.姐姐如果能在将来替大明撑起这一领域,的确是大明之福.”秦武道.

  “小武,你可别忘了,母后的肚子里可还有一个小弟弟呢?将来我替你把着金融,你准备让小弟弟帮你做什么呢?”心情大好的秦文一边嚼着肉片,一边道,”依我看啊,等以后你当了皇帝,我便替你管着钱,小弟弟以后好好地培养着,将来成为一个大将军,替你管着军队,那你便高枕无忧了.”

  秦武还没有说话,闵若兮已是断然道:”异想天开.你们这个还没有出生的小弟弟,可是一个富贵命,绝不会去操这些捞什子的心,他啊,当一个闲散王爷就好,游山玩水,架鹰溜狗,这些朝政琐事,他可不会参与.”

  秦文扁了扁嘴,道:”父爱长子母爱幼,母后可真是将这句话贯彻到了极致呢!”

  闵若兮一瞪眼睛,秦文立刻一缩脖子,整个人便往秦风身后缩.但耳朵一疼,已是被秦风拎着耳朵给扯了出来:”哎,小文啊,你说这话,你父皇可是真伤心啊,我疼你可比疼小武多得多了,小武,你说是不是?”

  “儿臣是男儿!”小武笑着躬身道.

  “行了,你母后今日的话你也记住吧,你这个小弟弟啊以后就当一个闲散王爷好了.富贵一辈子,逍遥一辈子.这是你母亲的老儿子呢,父母多疼他一些,你也能理解是不是?”

  “儿臣省得!”小武嘴角噙着笑,连连点头.今日父母这番话的意思,小文或者还是懵懵懂懂,但一直在辅国公门下进学的他,怎么会听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接下来,你去水师呆一段时间!”秦风放下了筷子,道:”这一次去呆的时间可能要长一些,一到两年,等你回来的时候,也就差不多要筹备你的大婚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