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57:壮行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樊小妹动作轻柔地给樊昌戴上了围脖.

  “哥,小心一些啊!”

  樊昌摸着柔顺的围脖,看着樊小妹,微笑道:”小妹,你放心好了,这等小阵仗,对你哥来说,寻就跟吃饭喝水一样寻常,跟齐军精锐打了那么多次仗,你大哥我就安然无恙,对付那些新兵,要是我少了一根毛,那就算我输.”

  樊小妹声音有些哽咽:”我虽然不知道打仗的事情,但也知道战场之上,刀枪无眼,你可千万不要大意.真要是打大仗,你身边都是身经百战的猛士,妹妹我还真放心一些,带着一些生瓜蛋子上战场,你又要当爹,又要当妈,他们还帮不了你什么,这不更让人担心吗?”

  “哎哟,我家小妹懂得可真多啊!”樊昌大笑,伸手捏了一把樊小妹的脸蛋,”以往嘛也许会是这样,但这一届的新兵可真有一些不一样的,你就放心吧,到时候站在你大哥身边的可不是普通的新兵蛋子,所以啊,你尽管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

  站在一边的孔连顺解释道:”小妹,不是跟你说了嘛,这一次啊不是有那个贵公子嘛,那是来部队渡金的.”

  “正是这样的人,才让人恼火和担心啊,啥都不懂,啥都不会.上了战场,只会连累你.”樊小妹嘟起了嘴,愈发的不满起来.

  “这个叫闵齐的贵公子与你想象中的贵公子还是有些不一样的.”樊昌笑道:”说句老实话,这样能吃苦的贵公子,我倒也是第一次遇上.真要论起此人的武道修为,别看比我年轻,那还真比我高,要单打独斗啊,他一个能削我两个,当然,指挥部队打仗,那我一个就能打他几个了.”

  “小妹尽管放心吧,这个贵公子不但武道修为不错,身边更是跟了不少卫士,这些人可都是老兵,不过他们都冒充新兵在你哥的手下混呢.所以啊,老樊这一次的出征啊,只怕比起往年来要更轻松一些,对不对?”

  “话是这样说啊!”樊昌叹了一口气:”但这样,也浪费了这一次的机会啊,这些人,终究是很快就要走的,到时候我的麾下可就出了一个缺口了,想想也是恼火.”

  “樊兄何必为此烦心?他们走了,到时候你便去王将军,要求他给你补足,当然,新兵是不要的,对不对?”孔连顺在一边出主意道.”一来二去,你只会占便宜是不是?”

  樊昌眼睛一亮,”这个主意好,到时候就这样办.孔兄,你给我出了一个好主意呢!”

  “樊兄,其实这一次你收获大了,不但以后能够补上一些好兵,更是与这位贵公子有了一段香火情,像他那样的人,以后稍稍地提携你一下,你还怕你不飞黄腾达吗?”孔连顺道.

  樊昌却是皱眉道:”老孔,我以前就跟你说过,樊昌取功名,只向直中取,不向曲里求.”

  “樊兄,每个成功的人在路上,都会遇着各种各样的人,这些人中,有些是给你设置阻碍的,但有些却是能给你助力的,这就是所谓的贵人了.有贵人相助,这不是丑事,这是幸事.就拿咱们大明的皇帝陛下来说,皇后娘娘不算是他的贵人吗?以前沙阳的刘老太爷不算是他的贵人吗?要不然,刘老太爷的孙女也不会成为如今的太子妃了,这可是早就昭告天下的事情.所以说,樊兄大可不必为此感到难为情.有贵人相助,你能更快走上更高的岗位,更好地施展自己的抱负,这没有什么不对!”孔连顺正色道.

  “大哥,孔大哥所说是正理.你以前对那个贵公子百般刁难,现在他都快要走了,你还是要跟他搞好关系的.要是他真记你仇了,以后会找你麻烦的.”樊小妹也劝道.

  樊昌一笑:”如果他真是这种小肚鸡肠的人,那也没有法子,真要与他搞好关系,那也是这次试练过后,我为他摆一场送行酒吧,在这之前,在这场战斗之中,他必须听我的,要是不听,我照样会踢他的屁股.”

  樊小妹狠狠地捶了她哥一拳,”一直都是这样犟.”

  “咱们兄妹那是一脉相传!”樊昌收敛了笑容:”小妹,还有十天,就是你的生日了,说实话,我差不多忘了,但爹娘却还记得,他们专门给我送了信来,本来让我好好地给你过个生日的,可我却没有时间来给你过生日了,如果愿意的话,回家去一趟吧,就在生日的那一天,不管你回不回去,我想爹娘总是会准备一桌好饭好菜的.”

  樊小妹低下了头,脸色有些苍白,让樊昌欣慰的是,这一次樊小妹没有断然拒绝.他很感激地看了一眼孔连顺,樊小妹回来之后,他忙于军务,其实很少有时间能安慰开解劝说小妹,这些事,基本上是孔连顺在做,樊小妹能有今天的变化,樊昌自然要归功于孔连顺.

  “好了,不过就是离开一个月而已,很快我就回来了,不多说了,我得走了!”樊昌看着两人,大声道.

  “当真不喝一顿酒再走,今天我可是带了好酒过来的?”孔连顺笑道.

  “不了,今天军营之中有一场壮行酒.”樊昌道:”我要去哪里喝,这是我们军队的传统.”

  “既然如此,那就等你归来,我为你摆庆功酒,樊兄,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孔连顺一揖到地.

  “借你吉言!”

  马蹄踏破长街,一路径自奔向军队辕门,远远地看到樊昌奔来的卫兵立时打开了辕门,樊昌不停歇地快马奔入营中,径自到了校场之上.

  那里,已经摆满了长长的条桌,大碗肉,大碗鱼,大碗酒堆在桌上.

  樊昌翻身下马,大步走到正中间,手一伸,跑步跟过来的一名士兵立时便将手里的军号递给了樊昌,拿起军号,樊昌仰首向天,鼓足了力气吹响了嘹亮的集结号.

  伴随着集结号的响声,一队队的士兵从自己的营房之列队而出.

  率先而出的,都是老兵,他们背负双手,两腿叉开,站在最外围,而由闵齐率领二百新兵,则跑步到了最中间,站在了闵昌的面前.

  放下军号,闵昌的目光一一扫过面前的所有人.这一刻,樊昌作为一个沙场杀伐多年的悍将的杀气毫不保留地释放了出来,即便是闵齐,在樊昌眼光的逼视之下,也不禁有些心虚.

  “明天,我们就要出征.”樊昌的声音很低沉.”这不是演习,而是战争.我不想在这里说什么虚头巴脑地话,而是要告诉你们,上了战场,你就要有死的觉悟.每一次新兵入伍,都会有这样一场磨练,每一次,也都会有士兵永远地倒在那片试练场上再也不能回家.”

  “所以,现在,我给你们每一个人选择权,现在,你们还有资格选择退出.你选择了退出,就不会去参加这场试练,当然,以后你也不会出现在主战部队之中,在你以后的三年军事生涯之中,我会安排你去后勤,或者伙房,直到三年之后你退役.”

  说到这里,樊昌停了下来.

  场中一片寂静,但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好,很好,我很欣慰,没有孬种.那么我也认可你们已经做好了在战场之上为国捐躯的准备了.”樊昌道:”那现在,你们可以瞻仰一下你们的前辈们英姿了.”

  他抬起头来,看着外围的那些大兵.

  “所有人,脱去上衣.”

  外围的数百士兵一言不发,却是手脚利落地脱去身上的衣物,呈现在所有新兵面前的,是一副副布满刀疤的胸膛,多则十几条,少则一两条.

  樊昌大笑着指着这些士兵:”看看你们的前辈吧,每一道伤疤,都是他们的军功勋章,看到了没有,他们的伤,都在前胸.因为我樊昌的部队,从来没有在战场之上后退过一步,我们只有一个信念,向前,向前,再向前.”

  “向前,向前,再向关!”赤裸着身体站在寒风中的士兵们齐声怒吼起来.

  闵齐只觉得身上起了一层层的鸡皮疙瘩,腹中却又一团热气自下而上,一直涌上了他的脑袋,使他的脸庞涨得通红.

  这就是大明的军队,这也将会是以后他秦武的军队.有此雄师,何愁天下不平?

  樊昌三两下也将自己的上衣扒了下来,就这样赤裸着上身走到了他的新兵们面前.

  “现在,轮到你们了,脱下你们的上衣.”

  新兵们有些迟疑.

  “脱下来!”樊昌厉声吼道.

  在樊昌的逼视之下,新兵们终于有些羞涩地脱下了自己的上衣,更是有些羞惭地看着外围的那些伤痕累累的身体,特别是他们的将军,胸膛之上的伤疤更是让人触目惊心.而他们,虽然筋肉虬结,充满了力量,但却光溜溜地什么也没有.

  在军队之中,伤疤,就是士兵们说话大声的底气所在.

  当然,也有例外存在,那就是那二十个来自烈火敢死营的士兵.

  樊昌的眼光从他们身上一掠而过.

  闵齐特别地不好意思,因为他身上没有一块伤疤,他当然能理解樊昌所做的这一切,因为他的父皇,身上的伤疤也是横七竖八.

  “不要因为你们还没有伤疤,就不好意思.”樊昌却是笑了起来:”作为你们的将军,我特别希望你们每一个人在一场战斗结束之后,身上都没有伤疤.但是,如果你有了伤疤,我希望,他是在你的胸膛之上,而不是后背之上.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

  “军法官!”樊昌大声吼道.

  “在!”一名军官大踏步向前.

  “宣布战场军纪.”樊昌厉声道.

  军法官鹰一样的眼睛先扫了一眼新兵,然后才一字一顿地开始背诵军纪.

  每一个杀字出口,校场之上的气氛便寒冷一分.

  “战场之上,向死而生.即便是死,我也希望你们是死在敌人的刀枪之下,英魂将受到大明百姓的祭奠,如果是死在军法官的刀下或者是我的刀下,你们将受到所有人的唾弃.”樊昌厉声道.”明白了吗?”

  “明白!”

  “好,今天,你们是主角,这一顿酒,是为你们准备的,这是你们出征的壮行酒.现在,所有人入席!”樊昌大手一挥,赤裸着上身,走到了头里的条桌前,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