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58:准备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樊昌与一个大汉重重地拥抱在一起,他身后的闵齐也好奇地打量着这位驻守湘溪的将领.这可是一个比樊昌还要能打的将领,要不然也轮不到他驻扎在两国的一块磨炼新兵的试炼场所在,与身材高大一脸大胡子的樊昌相比,这一位却是矮墩墩的极其壮实,往那儿一站,就像好一块门板一般.在闵齐的眼中,这人就好像是一个缩小版的野狗一般,长相极其凶恶,此刻与樊昌两人拥在一起,大力地捶着彼此的盔甲,听着盔甲那咣当咣当的响声,闵齐就觉得肌肉一阵阵的酸疼.

  王筠的手下算起来他已经见过三个了,樊昌不必说,是闵齐最熟悉的,那个揍了自己一顿的章晃没看过模样,现在又见到了一个,被樊昌称做覃野猪的覃野.

  单看那长得一副蛮横模样,倒真和野猪有的一拼.

  两人的打招呼方式让所有人都有些惊心动魄,不少人甚至在想着,要是自己被这两个家伙这么一抱,这么一敲,还能不能站处住.

  樊昌转过身来,冲着闵齐招了招手,闵齐立刻小跑着到了樊昌的身边,站得笔直.

  “野猪,这位就是这一次统带新兵的致果校尉闵齐,也是这一次行动的直接指挥者.”樊昌指了指闵齐,笑道.

  覃野猪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闵齐,皮笑肉不笑地道:”闵齐,听说过,听说过.”说着话,他上前大跨了一步,张开双臂便向着闵齐拥抱而来,”欢迎你来到这片血肉磨坊,小子!”

  在覃野猪张开双臂的时候,闵齐已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毫不示弱地也一把抱了过去,两人同时发力,盔甲挤着盔甲,发出咯吱咯吱地难听的响声.在外人看来,两个身上的盔甲似乎都有些向内凹陷了下去.

  “好了野猪,适可而止.”旁边樊昌敲着覃野猪的后背,大笑着道:”还怎么样?”

  覃野猪一松手,向后退了一步,歪着脑袋又看了一会儿闵齐,这才道:”小子,武道修为很不错,当一个致果校尉那是绰绰有余了,不过带兵打仗呢,可不是武道修为高就厉害的,能从试验场走出来,而且将更多的弟兄带出来,那才算是军中好汉.”

  “我会把所有弟兄都带出来的.”闵齐昂首道.刚刚两人的这次较量,让他心中大定,至少在武力的较量之上,自己可是丝毫不输给这位门板一样的汉子.

  听了闵齐的豪言壮语,覃野猪却是扁了扁嘴,”希望你能说到做到吧!”

  转过头,不再理会闵齐,而是对樊昌道:”他们的住处都已经安排好了.什么时候开始?”

  “三天之后吧!”樊昌想了想,道:”我还想再给他们补补课.”

  “临时抱佛脚啊?”覃野猪哧哧地笑了起来.”这可不是你大胡子的风格啊.”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樊昌脸色有些发苦.如果不是因为有闵齐这样一个特殊的人存在,今天抵达,明天他就会带着这批人进入大山.

  安排人带着闵齐一众人进入到要塞之中去休息,樊昌与覃野猪两人却是登上了要塞之顶,与昌渚马王集不同,这里,却是一派肃杀之气,黝黑的要塞矗立在距离大山不远的地方,犹如一道铁闸横在了大山之前,锁住了走出大山的通道.

  “何老妖这一次试炼效果如何?”看着远处巍峨的大山,山顶之上已经戴上了一顶白色的帽子,天气已是愈来愈冷了.或者再过几天,大雪就会从天而降.

  “不太好.”覃野猪的脸上也收敛起了先前的轻松神色,”损失比往年要多.”

  “折了多少人?”樊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进去两百,出来的时候还剩一百四十多,折了五十几个人.历年来损失最大的一次.”覃野猪摇了摇头:”何老妖说,这一次的对手又些强悍,齐国人的兵员素质愈来愈强了,正在迅速缩小与我们的差距.”

  “怎么会这样?齐人没有新兵训练营,他们都是直接从民间招兵的.”樊昌讶然道.”我们的人说是新兵,但来到对伍之前,却已经进行了数月的军事训练,到了部队之后,又进行了一轮,除了经验不足,其它已经与老兵差距不算太大了.”

  “知道齐国南天门吗?”覃野猪问道.

  “当然听说.这样的赫赫有名的大宗门,就算我不去打听,他的消息也会灌进我的耳朵里来.”樊昌道.

  “南天门因为涉及到了齐国的那一场政变,所以新皇登基之后,对他们打压得甚是厉害,现在南天门的大量弟子开始入伍,在这一股风浪的带领之下,齐国人征兵,优先挑选的都是那些江湖宗派的年轻习武子弟.嘿,说是优先挑选,其实就是你不来不行.现在你明白为什么了吧?排兵布阵,他们或者不擅长,但战斗力,却是杠杠的啊.何老妖是最后亲自接手了指挥并断后才撤出来的.这一次,你也要做好准备.”

  樊昌默默地点了点头:”敌人强大也是好事.对于我们来说,经历过这样的强悍的考验,才能真正成长起来.野猪,现在我们就未必比敢死营差了.”

  覃野猪哈哈一笑:”你小子心倒大.现在的敢死营不再从各部抽调精锐士兵了,而主要是招收勋贵高官豪门子弟,战斗力下降那是必然的,不过人家的老底子可还在,你确定你能比得上人家?”

  “现在不行,将来不见得就不行.”樊昌笑了起来.

  覃野猪想了片刻,倒也是认同地点了点头,樊昌的想法其实并不错.以前的烈火敢死营是大明的头号部队,其成员都是从各部之中抽调的最精锐的士卒组成,但大明如今国势已成,烈火敢死营上战场的机会已经几乎没有了,而进入烈火敢死营服役又成了所有勋贵豪门子弟们向皇帝表忠心的最佳通道,方方面面的原因之下,烈火敢死营在征楚之役结束之后,已经慢慢地开始蜕变了.

  一支过去再强悍的部队,一旦不再经常上战场,不再经受血与火的考验,那退化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而像樊昌,覃野猪这样的部队,常年在前线拼杀,自然又不一样.

  “不担心那个贵公子?”覃野猪问道:”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要是这小子在试炼中出了什么问题,你这一辈子就算是完了.小鞋可以穿到你死.别看咱们在本地算是响当当的人物,但在真正的大人物眼中,那只不过是一只小蚂蚁罢了.”

  樊昌摇了摇头:”我倒不担心他.你刚刚不也试过了他的武道修为吗?如果齐人仅仅是一些武道高强者,他还真没有事,更何况,我的新书记官和后勤官也跟了过来你没发现吗?这两个家伙是他的护卫.我估摸着,这两人的修为,可以一个打你几个.我只是更担心那些真正的普通士兵.”

  “那就看这位贵公子的指挥艺术了,实在不行,你就接手.咱们只是试练,不是让他们去送命.”覃野猪道.

  樊昌点了点头,”我会见机行事,一旦他出了纰露,我就会接手,这不正是我们跟着的目的吗?这几天休整,除了给他们再强调一下雪地作战的东西之外,更要给他们强调一下集体作战,技巧配合方面的事情.对付武道高强者,只要齐心协力,也并不可怕,再说你没有注意我们的武器配备吗?”

  覃野猪哼了一声:”怎么没有注意到?都是新鲜玩意儿,是那个贵公子给你带来的福利吧?喂,我就说你跟他相处了那么,就没有探听到他到底是那位大人物的公子啊?”

  “不知道,不过他姓闵,很可能与皇后娘娘有关系.”

  “这就难怪了.”覃野猪惊叹道:”楚国被我们灭了之后,闵氏就算是完蛋了,看来皇后娘娘还是想扶持一下后族的啊.这也是人之常情,大胡子,这你可真要当心了,这人可千万出不得事.”

  “我晓得.”樊昌点了点头,转身向下头去:”不跟你胡扯了,有这时间,我还不如多教一点东西给我的士兵们,野猪,我要的图纸,你准备好,晚上给我送过来.”

  “这还用你说吗?早准备好了.”覃野猪点了点头.

  踏进自己麾下驻扎的军营,一屋子的人立时便齐唰唰地站了起来.湘溪因为这里经常有各部新兵在这里来历练,所以也是专门修建了这样的一间军舍.两排长通铺一水儿地摆出去,就将两百人全都塞了进去.

  樊昌很满意自己的麾下,呆在宿舍里并没有胡天胡地,而是规规纪纪地坐在哪里,小心翼翼地擦试着自己的刀剑,整理着自己的行囊.

  双手压了压,示意众人都坐了下来,然后看着闵齐道:”什长以上军官都出来,其它人,早一点休息吧!”

  大宿舍外,是一间小小的作战室,整整一面墙上绘制着湘溪这一带的地图,而这此地方,也正是他们将要进入的地方.屋子的正中间,是一个沙盘,几乎占据了整个屋间的三分之二,沙盘之上.

  樊昌手按在沙盘之上,看着以闵齐为首的众人,道:”有一些新的情况,你们必须要清楚,闵齐,在了解了这些情况之后,我希望你能连夜与你的这些什长,哨长们拿出一份作战计划出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