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62:课堂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辅国公权云踏进戒备森严的小院子的时候,正好看见吴岭黑着一张脸准备出来.见到权云,吴岭后退一步,身子微侧,以示对权云的尊重:”辅国公,你来了?”

  “怎么回事?不是说要带殿下回昭关去吗?怎么清还在这里?”权云还了一礼,不解地问道.

  吴岭苦笑一声:”殿下耍小脾气呢,把自己关在屋里,两天没吃饭了.关着门不许任何人进去.别说带殿下回昭关了,一听到我的声音,殿下便大发脾气,只怕现在屋子里没多少完整的东西了.”

  权云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大步走到屋门口,推了推门,转身看着门前的卫士,沉声喝道:”砸开!”

  护卫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权云大怒,一侧身子,和身便要往门上撞去,紧跟着他的吴岭赶紧一伸手抓住权云,辅国公这个身板,这个年龄了,倒不是说他撞不开门,这要是和身一撞,一个不好一头栽到地上,跌个三长两短,那就是祸事了.朝门口的卫兵使了一个眼色,那卫兵会意地抡起拳头,一拳击在门闩所在地方,房门纹丝不动,门闩却喀嚓一声断成了两截.

  “要造反吗?”屋里传来了秦武愤怒的喝骂之声,砸门的卫兵身子一缩,躲到了一边,权云冷哼一声,推开大门,大步走了进去.

  瞪着通红的眼睛看着大门的秦武正准备发作,却发现出现在他面前的赫然是自己的师傅辅国公权云,到了嘴边的一句骂声硬生生地吞了回去,站起身来,有些委屈地看了一眼权云,然后却仍是倔强地偏转头去,看向房门的一角.

  权云回头瞅了一眼吴岭,吴岭会意地亲手关上了房门,将屋里的空间完全留给了这师徒二人.

  权云伸手拖过屋子里唯一还剩下的一把椅子,自顾自地坐了下去,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秦武,淡淡地道:”听说你两天没吃饭,但看起来精神头儿还不错,骂人的时候,仍然中气十足,修习武道果然还是非常有用处的,至少扛饿,老臣看来,殿下便是再多饿上几天,也无所谓.”

  秦武转回头来,委屈地看着权云,道:”权师傅,不应当是这样的.”

  权云伸手提起桌上茶杯的茶盖,轻轻地敲击着,不愠不火地问道:”那人认为该是怎么样的?”

  “权师傅,弟子应当身先士卒,出现在战场之上.”秦武昂起头:”而不是像一只老鼠一样,躲在这里,而让其他人替我去冒险.”

  叮的一声,权云盖上了茶杯,坐直了身子,看着秦武道:”殿下,现在前面的山区内,一场残酷而激烈的战争正在展开,老臣就在这些勇士们正在流出鲜血,付出牺牲的时候,给殿下再上一堂课,殿下可愿听?”

  “弟子谨受教.”秦武躬身道.

  权云点了点头:”你是谁?”

  突出其来的问题让秦武楞怔了小半刻,这才道:”弟子是秦武.”一句话说完,猛然反应过来,接着道:”弟子是大明皇子,是大明帝国的齐王.”

  “那这大明帝国是谁的?”权云接着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秦武并没有过多的迟疑,而是直接道:”父皇跟我谈过这个话题,父皇告诉我,虽然秦氏现在是皇族,他是大明帝国的皇帝,但千万不要认为,这大明帝国就是秦家的.这大明天下,是大明所有百姓的,而秦氏,只不过是百姓们暂时认可的一位执掌者.百姓是这个大家的主人,而我们,就像是这个大家的管家.如果干得不好,主人是随时可能抛弃我们这位管家的.这就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

  权云欣慰地点点头:”知道为什么这么多的人会逐渐汇聚到你父皇的麾下吗?就是因为这一点,你父皇从来没有将他打下来的这个天下,看成是他个人的,秦氏皇族,前些年可能是有史以来最穷的一个皇族了,奢华,贪逸享乐,似乎与陛下丝毫沾不上边.虽然说开国皇帝差不多都是英明神武的,但你的父皇无疑是其中最为特殊的一个.殿下,如果秦氏皇族能够一代代地都保持着这样的特质,那么,千秋万代,就不是传说而会真正地成为现实了.”

  “父皇之所以受人尊敬,是他在战场之上一刀一刀地拼出来的,每当看到父皇身上的伤疤,弟子都会热血澎湃,弟子就是希望能追随父皇的脚步,并且成为一个像父亲那样的人.”秦武道.

  “你可以将你父亲的人生分成两个阶段,你现在所说的,只是皇帝陛下的第一阶段而已,自从大明正式立国之后,你父皇还能经常上战场吗?真正凶险的就是当年的横甸之战,但那时,刚刚成立的大明帝国危在旦夕,可以说,横甸之战如果我们输了,那就再也没有大明了,所以,身为一国之主的皇帝陛下,亲自披挂上阵.而自那以后,皇帝陛下执坚披锐上阵搏杀便成为了一种奢求了.而且殿下,你要看清楚的是,皇帝陛下真正赢得大明无数子民尊重,爱戴的并不是因为他的赫赫战功,战功创造了大明,但爱戴却是皇帝陛下对大明的治理.后者相比于前者而言,不知要难上多少倍.现在,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秦武低头沉默不语.

  “身处不同的位置,就该有不同的任务.皇帝陛下现在的任务,就是将这个国家治理得更好,让百姓更富裕,让军队更强悍,让官员更清廉,作战,那是将军们的事情.而你呢,身为皇帝陛下的嫡长子,未来大明帝国的主宰,大明帝国不需要你去冲锋陷阵.皇帝陛下把你送到基层军队之中来历练,只是想让你了解军队是怎么一回事,让你经受生活的磨练,以后你还要去很多的部门去学习,去了解,因为很多知识,可不是书本上能学到的,有时候,甚至会出现与书本上相悖的一些东西.而这些东西,你不亲身经历,并不会真正了解.陛下可不希望自己的继承者闹出何不食肉糜的天大笑柄.”

  “弟子懂得.”

  “所以你现在真正需要认真学习的是如何了解人,如何用正确的人去做正确的事情.而不是希望去用自己的勇武来证明什么.你与皇帝陛下不同,你不需要证明自己和你的父皇一样强,你要做的,只是你自己.一个真正有能力承担起责任的大明皇子,大明齐王.”

  “那些人会死的.”

  “每个人都会死的.”

  “他们还那么年轻,如果我出现在哪里,那么,大将军会派出更多的高手,会更早的介入,现在,我不知道他们会有几个人能回来.”

  听到秦武略微有些哽咽的声音,权云沉默了片刻,才道:”殿下有仁心仁念,老臣很是欣慰,但将军们思考问题与殿下是截然不同的.他们要求的是最稳妥的胜利,尽量将胜利的果实扩大化,而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有些牺牲便是必然要做出的.以小的牺牲换来更大的胜利,任何一位优秀的将军,都会毫不犹豫地去做.其实为政也是如此,齐王殿下以为也会碰到这样的情况,当你需要牺牲一小部分人的利益来让大多数人的利益得到保障的时候,殿下,你会怎么做呢?”

  秦武看着权云,嘴唇蠕动,却不知该如何回答.他那稚嫩的心灵还无法做出如此残酷的选择,满足大部分人的利益,就要牺牲小部分人的利益,那这小部分的人,他们愿意吗?

  他将这个问题抛给了权云.

  权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以前,他一直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从来没有去想过这样的一个问题,但现在秦武正儿八经地提出这个问题,他要让眼前的齐王殿下心服口服的话,却不知该如何说起.或者,那小部分人自然是不满意的,但在大势之下,他们却不得不屈从.

  “师傅,如果说这些进山的人都是知情的,或者我心里还好受一些.可是他们都是被蒙在鼓里的,他们以为他们将要经受的不过是一场普通的历练,或者会有死伤,但胜利终究会属于他们.他们哪里知道他们将要经历的是魔鬼的地狱之旅,胜利最终会属于我们,可是只怕他们,最终却看不到了.”

  权云默然了片刻:”至少,顶替你出战的那位军官,还有你的后勤官,书记官,他们是很清楚自己这一次是去悍然赴死的.殿下,治理天下,从来都是一个大难题,都是解决一个矛盾就会诞生一个新的矛盾,我们要做的,其实就是不停地在取舍,殿下,世上没有两全事,你要学会去做取舍.”

  “父皇他,已经学会了如何取舍吗?”秦武突然问道.

  权云笑了笑,”殿下,这个问题,等你回到越京城,可以亲自去问陛下.”

  “我会去问的.”秦武点了点头:”师傅,如果长大会如此痛苦,我真希望我永远也不要长大.永远也不要面临这样两难的选择.”

  “殿下,什么时候你能做出正确的选择的时候,你就真正长大了,真正地成为了一个王者.”

  “师傅,我能不去昭关,就在这里等着他们回来吗?不管结果如何,我希望我能在第一时间看到他们,哪怕,是他们的遗体.”秦武低声问道.

  “好,老臣就在这里陪着你等.”权云欣慰地点了点头.看起来,齐王殿下至少在内心深处,已经过了为人君的第一个关口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