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16: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翁贝拉看着陈慈,有些阴阳怪气地道:”陈大将军,我们知道您的两个儿子都在大明身居高位,但是您也没有必要这么维护他们吧?他们又不在水师,就算我们将明国水师全歼在这里,也不会影响伤到您的儿子的,顶多就是会影响他们在大明的地位吧,就算被明国皇帝罢职丢官,也可以到我们这里来,荣华富贵难道还能少得了他的?”

  陈慈大怒:”老子与国相一起辅助国王陛下的时候,你还在哪里?还在卡努那个余孽手下讨生活吧?你有什么资格教训老子?翁贝拉,你知道明国有多大吗?你知道明人的水师有多强悍吗?他们的一个郡,就比我们整个马尼拉都要大.他们的水师有多强悍,当初你在卡努手下当水师将领的时候,难道没有见识过?”

  翁贝拉被陈慈揭了他最不愿意提起的老底儿,也是勃然大怒:”明国大又能怎样?他还能游水过来啊?区区五六艘战舰,就将堂堂的大将军吓得不敢向前,不是有心袒护又是怎么样?只要国相一声招呼,我们能在这里集结起上百艘战舰,灭了他又能如何?就算他的水师远渡而来,我们有着主场之利,天时地利人和皆在我方,怕他何来?此刻正是我们马尼拉一统这片海域的最好机会,岂能轻易放过?”

  陈慈怒不可遏,呛的一声便拔出了腰中宝剑,翁贝拉也毫不示弱,抽出腰中佩刀,与陈慈对峙.

  “好了,都是大将,国王陛下面前如此失仪,成何体统?把家伙收起来.”洛一水怒喝道:”翁贝拉,向陈大将军道歉.”

  翁贝拉怒视着陈慈,没有动作.

  “怎么,连我的话也不听了吗?”洛一水阴沉沉地道.

  翁贝拉脸上红一阵青一阵,半晌这才还刀入鞘,向着陈慈躬身一礼:”陈大将军,是末将口不择言,得罪了.”

  陈慈长叹一声,转身看着洛一水:”国相,宁则远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您不是不清楚,您觉得他是一个自大狂吗?我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带着这几艘战舰便来马尼拉耀武扬威,但这是不是他的故意示人以弱呢,大明的庞大水师,是不是隐藏在大海之上的某个地方?如果他是真存了这个心诱使我们出手然后一举将我们歼灭,那我们此时公然反目,岂不是正中对方下怀?”

  洛一水沉吟不语.

  “再者,这一年来我们做的事情,以明国鹰巢的情报能力,不可能不知道,明知道我们心怀二意,他还敢如此做,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望国相斟酌,陈某言尽于此.如果国相决意要打,陈某不善水战,也只能整军备武,等待明人攻上马尼拉本土之后与之决战了.”陈慈略带着悲愤之气说完这翻话,后退了几步,坐在椅子上再不言语.

  察兰听了陈慈的话,也是颇为意动:”国相,陈大将军的话不无道理啊,这宁则远是大明的名将,岂会犯如此大的错误?”

  “大明志在一统天下,现在与齐国看似和平相处,实则暗中波澜不断,齐国人这些年一直在致力于发展水师,力量已经颇为不弱.”洛一水缓缓地道:”按理说,明人此刻不应当也不敢派出他们所有的水师来攻打我们.毕竟一统那片大陆才是秦风的意愿,我们这里对他来说,只是一个产品的中转站,原料的生产地,这也是我想冒一下险的原因.因为机会就只有那么一次,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翁贝拉连连点头:”国相言之有理.”

  “一旦等到大明统一了那片大陆,那么他就会腾出手来收拾我们,如果到了那个时候,我们还是像现在这样一盘散沙,那根本就不会有丝毫的抵抗之力.这也是我急于要一统这片海域的原因所在.只有将大家所有的力量结合在一起,才能抵御外来的侵略.”

  “或者明人被齐国击败,那就更好了.”翁贝拉补充道.

  “如果明国被齐国击败,齐国的皇帝,可没有明国皇帝秦风这样的雄心壮志,也不会有他这样的眼光长远,而且他们的海上实力比之大明更是远远不如,我们的时间就更充裕.”洛一水道:”老陈,我不想一直生活在秦风的阴影之下.也不想马尼拉这一片海域成为明国人放养的一群羊,他们随时随地的都在肆无忌惮地薅我们的羊毛啊!这样让他薅下去,越往后,我们的反抗力量,反抗意愿会越薄弱的.你们也看到了,即便在我们马尼拉,他们也开始在挖我们的墙基了,他们开办学校,免费让我们的孩子入学,学习他们的语言,学习他们的习俗,他们的生意人遍布我们马尼拉,这些商人修桥铺路,赈灾扶弱,比我们朝廷做得还要好,明人在这里的口碑越来越好,你说说,长此以往,我们马尼拉,便会被他们在不知不觉之中同化掉,然后自觉自愿地成为他们的一块飞地,老陈,你甘心我们一起辛辛苦苦打下的这片江山,就此为他人作嫁衣吗?”

  陈慈面色发苦:”自然是不甘心的,可是对方势大,我们除了努力与之周旋之外,武力对抗,委实不智.”

  “努力周旋的结果,就是我先前提到的结局.”洛一水断然道:”明人搞这一套,已经是驾轻就熟了.老陈,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啊,现在明人绝对不敢大举向我们进军的,一旦他们在这里陷入了与我们鏖战的泥潭,齐人岂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秦风是明智之人,岂会因小失大?我们一旦统一了这片海域,我觉得我们有十年的时间休养生息.因为明齐之战,非三五年可以结束,而他们一旦发生战事,在财政之上,明国只怕更要依赖我们这里,那时候的我们,便有了足够的本钱与他们谈条件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陈慈沉默半晌,”国相,即便你想要开战,我也觉得不能急在一时,宁则远此来,第一个目标肯定是芭提雅,我们不妨先观望,如果他们打芭提雅都很吃力的话,我们再适时介入,方才稳妥.”

  见到说服了陈慈,洛一水脸上顿时露出了微笑,陈慈对洛氏一向忠心,这些年两人虽然在执政思路之上出现了很大的分歧,但洛一水倒是从来没有怀疑过陈慈会背叛他.

  他也希望洛氏与陈慈能够善始善终.

  “陈将军所言深得我心啊!”洛一水轻松地笑了起来:”芭提雅已经整军备战,集结了三十艘主力战舰外再百余艘各类战船,而我们再给他加一把力.”

  “国相是说……”陈慈有些疑惑,洛一水不是刚刚还要说观望的吗,怎么转眼之间就要加入进去了呢?

  “这些年来,我们也悄悄地扶植了一些海盗,特别是近一年来,战事频起,这片海域反抗明人的浪潮不断,不少人被明人赶下了海,这些人都是我们可以利用的,到时候的芭提雅海战,他们会参与进去,这样一来,芭提雅便可以集结起五十艘左右的主力战舰.这样的力量,我倒想看看明人怎么与他们交战?”

  “国相神机妙算,明人要么掉头就跑,要么便与芭提雅决一死战,而我们便可以在一边先坐山观虎斗,到最后来收拾残余,不管是谁得胜,最后还能是我们的对手?到了那时,芭提雅完蛋了,这片海域再也没有谁敢与我们对敌,明人被我们歼灭了,一时之间也无法抽出手来对付我们,我们再集结这片海域的所有力量,努力发展水师,以备明人他日来攻.”翁贝拉得意洋洋地道.

  陈慈沉默半晌,从理论上讲,洛一水的这个策略是没有问题的.

  “那这么说来,这一次的砚港集会我们去还是不去?”陈慈问道.

  “去,当然要去,不过国王陛下不能去,万一那宁则远心怀不轨,将国王陛下扣下了,那我们就无法可施了.”洛一水看着陈慈,缓缓地道.

  陈慈站了起来,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国相的意思是让我去看看?”

  “老陈,你的两个儿子都在大明为官,我不是疑你,我也从来没有疑你,这一点,你要相信我.”洛一水坦然道:”我们只是在执政理论上不同而已,所以你去,是最合适的,宁则远对你会客客气气的,你也可以借此一探明人的虚实,让我们做到心中有底.”

  陈慈深深地看了洛一水一眼,”好,我去.国相既然如此相信我,我便去看看明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洛一水大笑道:”我就知道,老陈你不会让我失望,礼物我已经备好了,很丰盛,先礼后兵嘛,老陈你去之后,还要好好地替我与国王陛下解释一番不能来的理由.”

  陈慈苦笑:”何必解释?他们心里清楚得很.”

  洛一水大笑,察兰自然是不能去的,真被宁则远扣下了,他洛一水可就没有了大旗可扛.而他更是不能去,他要真去了,宁则远搞不好真的会做掉他.

  “那我即日起程.”陈慈道:”想来周扬帆是肯定要去砚港的,我便搭他的战舰去吧!”

  陈慈有些意兴阑珊地离开了国相府.

  “国相,陈慈会不会趁此机会背叛我马尼拉投奔明人?”翁贝拉不怀好意地道.

  “住嘴!”洛一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陈慈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叫他陈大将军.”

  翁贝拉有些委屈地道:”国相,我是担心他泄露了我们的机密.”

  “这不是什么机密!我们想干什么,宁则远清楚得很.”洛一水冷哼道:”老陈如果要走,他会当面向我开口,绝不会干什么夜奔的勾当.更不会在离开我之后出卖我,这一点,翁贝拉你给我牢牢记清楚.我不允许你再对他无礼.”

  “末将明白了.”翁贝拉垂下了头.

  “陛下,臣如此安排,您可还满意?”洛一水转身看向察兰.

  “国相运帱帷幄,孤很满意.”察兰连连点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