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70:这是陷阱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齐军将领知道他说得并不是没有道理,只要胡不归站在这里,他们就没有办法赶往盘龙寨,大军结阵可以抗衡宗师,但想一边与其对抗一边赶路,那是想也不要想,一旦军阵散乱,面对这样的人物,就是送死.如果他带着几千人又是另外一回事,但现在,他只有五百人.

  盯着胡不归,他冷笑起来,平常时节,的确是如此,但这一次可是不同的呀,引诱出秦武的贴身护卫宗师,本来也是他们的任务之一,原本以为要在进攻盘龙寨的时候,胡不归才会出现,现在倒是想不到他居然提前在这里就现身了.

  我们也是有宗师压阵的.齐军将领看着胡不归,眼神之中露出了嘲弄之意.

  大刀高举,身后数百名士兵齐齐发出一声怒吼.随着齐军将领的脚步,再一次向前跨出一步.

  林中传来一声清越的剑鸣之声,齐军将领神色顿时一松.眼前募然出现了一个独臂负剑者.

  “兰大师!”他激动地喊道.

  “你们去盘龙寨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兰永传挥了挥手,对齐军将领道.

  “有劳大师!”齐军将领狠狠地瞪了一眼胡不归,再看了一眼横尸于地上的十数具袍泽的尸体,一跺脚,拖刀转身,大吼道:”跟我走.”

  数百齐军,哗啦一声散去军阵,瞬间便列成数路纵队,头也不回地跟着将领向着盘龙山急行而去.

  对于离去的齐军,胡不归看也不看,目光落在站在自己不远处的独臂负剑人,眼神幽冷.这一次如此大动干戈,费尽周章的布置,不就是了为了眼前的这个人吗?

  “兰永传?”他冷冷地问道.

  回答他的是一声剑鸣.兰永传负在背后的长剑弹出剑鞘,落在了他的独臂之上.

  “胡不归,你现在是不是很着急,想要马上赶到盘龙寨去?”兰永传冷笑道:”想去可以,先战胜我.”

  “十余年前,人屠子砍了你一条臂膀,你还有一支手可以用剑,今天要是另一只手也断了,接下来你准备用脚来使剑吗?”胡不归讥笑道.

  “纵然只有一只手,对付你也是足够了.”兰永传丝毫没有被胡不归的讥讽扰乱心神.平平地举起了手中的剑,对准了胡不归.

  两把剑对峙片刻,骤然之间剑气纵横,两人人影已是消失不见,满林子里只余下了剑影寒光但却又不闻两剑交击之音.

  倏忽之间,剑气尽数敛去,两人分开了十余丈距离,胡不归持剑手的衣袖片片粉碎,如同蝴蝶一般随风轻轻飞舞,赤着胳膊平举着长剑.对面的兰永传发髻散乱,满头长发披散下来.

  “胡老匹夫,滋味如何?”

  “说得你好像占了什么便宜似的.”胡不归冷笑起来.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兰永传轻轻摇头:”你不是我的对手,胡不归,这些年你光顾着过安逸日子了,可我不同,每天都在磨砺着自己的剑道,期待有一日能再遇到人屠子,找他报这断臂之仇.”

  胡不归居然点了点头,”你说得倒也不错,现在的你,的确比我高那么一点点,但真想要赢我,好像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吧,嘿嘿,既然如此,那就告辞了,我还有事要忙.”

  丢下这句话,胡不归仍然面向着兰永传,整个人却是闪电般地向后退去,转眼之间便退入到了林中,兰永传一怔,倒是没有想到胡不归居然说走就走,连脸皮也不要了.大怒之下,厉吼道:”那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想走,吃我一剑再说.”提剑便追了下去.

  文耀武停下了脚步,静静地感受着远处传来的的那一道道凌厉的剑意,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兰永远已经拦住了胡不归,剩下的就看自己了.

  抬头看向不远处的盘龙寨,天色渐明之下,那里的火光显得已经黯淡了下来,一条条黑影正在向着山顶前进,那是贾方舟他们率领的齐军了.没有了胡不归,剩下的事情,就很简单了.拿下了那秦武,回过头去再与兰永传联手一齐收拾那胡不归.

  他心满意足地向前走去.

  刚刚走出一片树林,整个人却是一僵,雪地之上,一个书生一手摇扇,一手提着酒壶,正高踞在一处雪堆之上,吟一句诗,喝一口酒,自得其乐.

  “石书生,你这个叛国贼.”看到这个人,文耀武顿时怒火滔天.

  石书生笑咪咪地从雪堆之上一跃而下,将酒壶系在了腰间,折扇哗拉一声收到了一起,指着文耀武道:”在齐国的时候,你们是官,我是匪,咱们可一直是敌人.后来曹辉那小子说老子们兄弟俩替他做一件事情,便不再为难我们了,好嘛,事老子们做了,他却想一石二鸟,想把老子兄弟两一并收拾了.要不是老子们运气好,逃去了明国,马豹子连命都保不住了.你们待我们如此,还想我装得没事人儿一般.告诉你,老子这人心眼儿最小了,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砍我一刀,老子便会将你斩成肉酱.”

  文耀武呵呵笑了起来:”一介山匪,口气倒不小,好得很,既然今天碰到了你,那就先收拾掉了你再说.”

  石书生大笑起来:”文耀武,你个傻缺儿,你就不想想,老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有什么好想的.你不是明国辅国公权云的贴身护卫吗?那死老头子不放心秦武,把你也派到这里来了?那又有什么区别,就算你能拦住我,但你好生看看,我们的队伍已经上盘龙山了,你觉得任你们那些新兵,便能抵挡得住我们的进攻吗?”

  “先宰了你,然后我再去宰那些小卒子.”石书生哗啦一声抖开扇子,笑吟吟地道.

  “找死!”文耀武双手握拳,脚在地上一踏,人已经如同炮弹一般冲向了石书生.

  石书生扇子当胸一划,似封如闭,摆了一个十足十的防御态势,轰然一声闷响,石书生上身微向后仰,手中的折扇顶在文耀武的拳头之上,竟是整个都弯曲出了一个弧度,而且随着文耀武力度的加强,扇子弯曲的弧度已是愈来愈大.一旦羽扇折断,石书生马上就会有生命之危.

  但石书生似乎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处在绝对的下风,嘴角反而露出了淡淡的嘲讽意味,文耀武看着对面石书生的反应,心头微微一震.据他所知,石书生可不是一个悍不畏死的人.

  有古怪.

  他的心里猛然闪过这个念头.

  石书生背手的那个雪堆,突然炸开了,一抹刀光随着炸飞的雪花一齐飞向了文耀武.

  “贺人屠!”文耀武凄厉地吼叫了起来,身形暴退.

  贺人屠举刀而立,刀尖之上一点血珠,缓缓坠下.

  文耀武连退十余丈这才站定,贺人屠的一刀,并没有真正的将他怎么样,反而是石书生的折扇重重地点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他宁可挨石书生一下,也绝不愿在刚刚这样的情况之下硬接贺人屠一刀,石书生只会伤了自己,但贺人屠一刀下来,是真正会要人命的.

  不过现在似乎情况也好不了多少,石书生与贺人屠一左一右成夹角之势,将他包围在了中间.

  文耀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陷阱!”他低低地道.

  “说得不错,陷阱就是为你们而设.”贺人屠提着刀,看着对方,”贪心的人,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文耀武沉默了片刻,看向盘龙山顶,那里,齐军已经发起了进攻.

  “山上的秦武,是真是假?”

  “你猜?”贺人屠嘿嘿笑着.毫无征兆地便一跃而起,一刀重重地劈向了文耀武,石书生几乎在同时亦是疾冲向了文耀武.

  另一处,兰永传渐渐地追近了胡不归,眼见无法摆脱兰永传的胡不归猛然转过身来,横剑而立,狞笑道:”兰永传,你既然阴魂不散,那我就来好好地领教一番你的独臂剑法.”

  兰永传身剑合一,疾飞向胡不归.

  胡不归没有迎击.回为从一边的一株粗可合抱的大树之后,突然转出来一个人,看似一瘸一拐,但仅仅两步,便已经跨到了胡不归的面前,沉腰坐马,一拳轰出.

  一声爆响,兰永传向后飞去,正面硬接了兰永传一剑的野狗两脚仍然深深地扎在了地上,但却向后退出,在雪地之上犁出了两条深深的沟槽.左手抱住右手拳头,脸上显出痛苦之色,这一剑,虽然没有刺穿他的拳头,但却生生地震断了他的数根指骨.

  兰永传当然也极不好受.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剑的对手会突然换了人,野狗这一拳,直击打得他浑身气息紊乱,人在空中,虽然竭力调整,但胡不归的剑已经如漫天风暴一般袭来,哪怕他竭尽全力,落下地来的时候,浑身上下,亦是布满了无数的剑痕.

  “陷阱!”浑身是血的兰永传凄厉地叫了起来.

  盘龙山上,无数把飞钩钩住了盘龙寨的墙体,一道道黑影如同大鸟一般,向着城头飞落而去.贾方舟与持刀的齐军将领,更是身先士卒.

  喊杀之声,瞬间响彻在盘龙山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