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71:来的正是时候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当无数黑影抓着飞钩凌空而来的时候,书记官和后勤官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掏出了怀里仅剩下的几枚手雷,想也没想,拔掉插销,拉燃引线,然后直接便往城墙之下抛去.

  城墙之上的明军士兵一共也只有不到两百名,就算拉开一线排成一排,也无法将城墙站满,当面对着这样的全面突击的时候,想拒敌于城墙之下是根本做不到的,他们唯一的优势,就是在敌人登城的一霎那之间,对敌人造成一些重创.

  城头之上,弩机哒哒的响起密集而又短促,齐国的弩机完全仿造于大明,对于明军士兵使用来说,毫无困难,只不过他们也只有射击一次的机会而已.

  一个个凌空飞来的齐军士兵下雨一般的惨嗥着落下去,重重地摔在地上,再也没有了声息,但也有更多的人登上了城墙,两脚一踏上实地,便抛去飞抓,执刀挺枪冲向了明军士兵.

  贾方舟刚刚站到城墙之上,便听到身后传来了轰隆隆的巨响,整个城墙似乎也随着这响声在晃动,这就是早前他听到的声音,只不过先前很远,而此时,却在他的耳边炸响,一时之间,脑子里尽是嗡嗡的响声.他骇然回头,城墙之下蜂涌而来的齐军士兵此时已经惨不忍睹,爆炸声传来的地方烟雾阵阵,烟雾之中,啉啉的声音不绝于耳,伴随着齐军士兵的惨叫声.

  山风吹来,烟雾迅速散尽,那几个地方已经宛如修罗地狱,有人肢体不全,有人浑身插布满了伤痕,鲜血正沽沽流出,更有的人后着面庞满地打滚.

  城墙之下,竟然被扫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空白地带.

  果然是明人的新式武器.贾方舟在心里狂喊着.这是什么,这到底是什么

  他瞅着那两个刚刚抛出这些玩意的明军军官,怒吼着向他们扑去.如果再让他们掏出几个掷出去,只怕城墙之下的齐军无人能够幸存.与他一样想法的,还有那名齐军军官,两人从不同的方向,冲向了书记官和后勤官.

  书记官和后勤官两人一左一右,中间站着的正是闵齐,事实上,他们两个早就已经投掷出了最后一枚手雷,剩下的,就只能是血肉搏杀了.

  两个向他们扑来的齐军军官,明显都是九级的高手,他们三个人与之比较起来,可就差得太远了.

  “杀”齐军将领怒吼着凌空一刀斩下.刚刚接仗,自己的队伍便损失惨重,而这里损失的每一个人,毫无疑问都是齐军之中的精英,每多死一个,都会让他心疼不已.

  后勤军提着一柄大枪,枪若游龙,红樱翻飞,抖出腕大的枪花,迎向了对面的齐军将领,一声巨响,铁枪的枪杆顿时成了弧形,后勤官两手虎口尽皆震裂,鲜血迸流,两腿一软,右腿已是单膝跪在了地上.

  齐军将领稳稳落下地来,举刀再度劈来.

  别看他在胡不归面前的是缚手缚脚,似乎不堪一击,但此刻在盘龙寨之上,却宛如天神一般的存在,一刀便将后勤官给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后勤官随手从地上捡起了另一柄长枪,几乎在同时,身边也有一支长枪探了出来,毒龙出洞一般迎向了齐军将领,却是站在他的身边的闵齐.两支长枪并肩作战,堪堪抵挡住了齐军将领的狂暴攻击.

  另一侧,书记官一个面对贾方舟,两个武道修为之上的差距,立时便让书记官陷入到了危境当中,如果不是贾方舟有些忌惮书记官手里还有没有那种能猛然爆炸的武器,只怕他早就性命不保了.

  盘龙寨上的战斗,基本上是一面倒,当越来越多的齐军士兵冲上了城墙,他们丰富的经验立时便让他们在与明军新兵的对决之中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如果不是明军之中还有二十余名烈火敢死营的士兵的话,城墙之上的境况会更惨.

  但双方甫一接战,明军仍然是被击打得步步倒退,很快便被齐军分割包围,陷入到了各自为战的境地.

  樊昌带着三十名老卒终于登上了盘龙山,此刻的他,却生生地摁下了手下想要立即出击援助袍泽的想法.作战经验丰富的他,一眼便看出了整个战斗的态势,相对于明人来说,齐军的数量太多了.即便他们这三个人加进去,也不过是杯水车薪,毫无作用.

  迅速地在林中布置了一个小小的陷阱,他趴在雪地之上,瞪着眼睛看着城墙之上,”突围啊,马上突出来啊.”他在心里狂吼着.

  他只有三十人,唯一能做的,便是希望有人能突围而出,向着他的这个方向而来,然后他以出其不意之势给予齐人最大的杀伤.然后,便与那些无法突围的战士们一齐战死在这盘龙寨吧.这些新兵都是他的人,他绝不能抛弃自己的手下.

  盘龙寨上,明军的损失正在飞速地上升.闵齐与后勤官两人双枪齐出,勉强迫退了齐军将领之后,闵齐突然飞身而起,向着城墙之下落去.

  “我先走,你们掩护”在空中,他还不忘大声吼道.

  “不要”后勤官大惊失色.他当然知道闵齐并不是逃跑,而是想以身诱敌,为他们创造出逃跑的机会.说到底,闵齐才是贾方舟,齐军将领这些人的目标.

  果然,闵齐摆脱出来向城楼之下落去的时候,贾方舟和齐军将领两人不约而同地舍弃了书记官和后勤官两人,飞身向着闵齐追来.

  “杀出去啊”闵齐一边飞身狂奔,一边放声大吼道:”突围,突围.”

  三个人兔起鹘落之间,已经离开了盘龙寨,无巧不巧地正是向着樊昌埋伏的所在逃来.

  “樊头,那个王八蛋居然逃了.”樊昌身边,一名老兵咬牙切齿地道.

  “你知道个屁”樊昌瞅了他一眼,”他这是在用自己为战友创造突围的机会,你知道吗拿好家伙,准备战斗,咱们给那两个人一点点小惊喜.”

  雪地之中,三十把弩弓举了起来.

  闵齐与身后两人的距离愈来愈近,他拼命地提起最后一口气,还想把身后的两个武道高手诱得再远一点,将时间拖得再久一点,这样,后勤官和书记官两人率领残余的人突围的希望便更大一些.

  他冲进了林子.这一瞬间,他突然看到了林子里的樊昌,顿时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雪地之上.倒地的他,瞥见了樊昌等人手中的弩弓,一霎那之间便明白了对方想干什么,下意识地,便整个人借势仆倒在了地上.

  追在身后的贾方舟和齐军将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都到这个时候了,林子里居然还有一支伏兵,闵齐倒地,在他们看来,只不过是力竭而已,两人毫无顾忌地一头撞进了林子,伸手便抓向了倒在地上的闵齐.

  三十把弩弓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

  这些人本来都是樊昌精选出来的保护这支明军新兵历练的精锐,几乎不用樊昌下命令,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密集的弩箭,将贾方舟和齐军将领两个人完全笼罩住,这样近的距离,别说两人没有防备,便是有防备,也无法躲过如此的攒射.大惊的两人,唯一能做的,便是护住自己的要害.

  射出手里的弩箭之后,樊昌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已是如同一支离弦的利箭一般,径自扑向了冲在更前方,受创更重的齐军将领.手中的钢刀狠狠地斩向对方的脖子.

  齐军将领浑身是血,一声狂吼从地上弹了起来,反手一抓,竟然一把扣住了樊昌的钢刀,卡嚓一声,将樊昌的佩刀硬生生地扭断,但就在这一瞬间,倒地的闵齐翻过身来,不知从哪里拔出了一柄漆黑的匕首捅向了对方,嚓的一声轻响,匕道轻而易举地破开了齐军将领的甲胄,深深地扎入到了对方的小腹之中.

  一声凄厉的狂吼,齐军将领松开了樊昌,反手一把抓来,闵齐只觉得脸上一凉,那张精心打造的易容面具顿时不翼而飞,一张陌生的面孔出现在了齐军将领和刚刚站起来的贾方舟的面前.

  齐军将领怔怔地看着面前的这个人.

  “你是谁”

  他只来得及问出这一句话,手握着半柄断刀的樊昌便扑了过来,一刀斩在了他的脖子上.头颈被斩断的瞬间,齐军将领下意识地一拳挥出,樊昌卟的一声平平地向后飞起,重重地跌倒在了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只觉得全身上下无处不在疼痛.这还是齐军将领已经几乎油尽灯枯的一击,却也让樊昌受伤极重.两人的武道修为相差太大了.

  “结阵,拒敌”樊昌嘶声吼着,冲到了闵齐的跟前,在他的身后,三十名明军士兵冲了上来,将二人团团地包围在了中间.长枪前指,盯着贾方舟.别看贾方舟现在的样子很是凄惨,但真实的战斗力受损并不太严重.

  “假的,假的.”贾方舟却没有发动进攻,而是直勾勾地看着闵齐,嘴里喃喃自语地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