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28:两个时代的战争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夜,漆黑如墨.

  风,自海上来,从被烧成废墟一片的曼宁港掠过,发出一阵阵呜呜的怪响之声,大火虽然已经熄灭好几天了,但空气之中,总还是有一股淡淡的焦味,偶尔不知哪个地方传来一阵哗啦啦残垣断壁的倒塌之声,或者一阵子火星被风从地下翻卷起来,在空中昙花一现,旋即消逝无踪.

  慕容复与王先荣一左一右,开成了一个钳状的军队,自港口向外撒了出去.开口最宽的地方,正好对准着不远处的曼宁城.

  城内的敌军一定会来.不管是宁则远,还是慕容复王先荣,判断都是一样的.在经历了火炮之威之后,敌人想必已经完全没有了与大明军队在白天对决的勇气,趁着夜色发动偷袭,是他们唯一的选择,如果运气好,能够打到港口,甚至纵火毁掉停泊在港口之内的明军战舰,是他们能梦想到的最美丽的结果.

  大胜之余,胜方军队从内到外松懈从而让败方抓住机会,一举反败为胜的战例,历史之上从来都不乏见.

  不管是绝地求生也好,还是孤独一掷舍命一搏也罢,摆在埃尔多安面前的选择并不多.

  慕容复轻轻地叩着手边上的一台琉璃远射灯.这玩意儿他也是第一次见到,除了底座之外,整个都是由琉璃镶嵌而成的.

  他在明军大将,对于琉璃灯并不陌生,这玩意儿大明限制生产,限制消售,用王月瑶的说法就是饥饿营销,所以直到今天在大明还是属于奢侈品一类,但对于他这个级别的人来说,自然不是问题.

  但手边上的这个琉璃灯是大为不一样的,从他的名字就可以听出来,琉璃远射灯.慕容复也弄不清楚,为什么一点小小的不起眼的烛火,在这个玩意儿里点燃之后,居然能够射出极为强烈的光线.

  家里的琉璃灯他是司空见惯的,但那更多的是一种装饰,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这玩意儿居然可以用到作战之中.他搞不懂这个琉璃灯的构造,看起来极其复杂的模样.但这东西的厉害他是亲眼见识过的,黑夜之中,这种远射灯能将光线投射到极远的地方,数十台琉璃远射灯聚集到一起,几乎可以将光线照射到的地方变成白昼一般,有了这玩意儿,夜袭几乎便成为了不可能.

  这几年,大明的新鲜事物如雨后春笋一般地冒了出来,其中绝大部分都在军队之中得到了广泛的利用,这让慕容复对于天工署这个衙门充满了敬畏之情,要知道,蒸汽机也罢,火炮也好,还有眼前的这个小小的看似不起眼的琉璃远射灯,都出自那个天工署.

  外人都道明国军队无坚不摧,却不知道躲在军队之后的这个天工署,才是大明军队始终如此强大的真正力量所在.

  慕容复进过皇宫,也去过天工署的那个力量之城,在他看来,即便是皇宫的警戒,也没有天工署的核心所在力量之城戒备森严.

  由此可见朝廷,皇帝对于天工署的看重.

  这场战斗对于慕容复来说毫无悬念,也无法激起他多大的战斗欲望,在他们的埋伏的阵地前面,那片被烧过的废墟之中,已经被特种大队和鹰隼埋下了无数的机关.那种被天工署命为为地雷的火药武器,是慕容复见过的最为阴险的武器.

  慕容复在没有到特种大队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过世上还有这样的阴险毒辣的东西.他们这一次带来的,更多的是最初级的玩意儿,一个个小南大小的地雷被埋在地下之后,一根级细的丝线被拉出来固定在地上,当有人不小心绊倒了这根线上,地雷立即就会爆炸.现在那片废墟之中,就布满了这样的东西.

  当那些趁夜袭击过来的芭提雅军队穿过这片废墟的时候,首先迎接他们的不是军队,而是这些死神的镰刀.,

  这还是最简单的.在力量之城,慕容复还见过无数的在这个版本之上衍生出来的地雷,那些地雷已经不需要这些丝线了,个头儿也越来越小,但杀伤力却越来越大.听天工署的那些家伙们介绍说,随着火药研制技术的越来越高,手雷外的铁壳子的铸造工艺越来越高,地雷的杀伤力也越来越大.

  更多的被天工署的那些疯子们称之乐诡雷的东西被研制了出来,在力量之城的那些实验看得慕容复毛骨悚然,也让他对力量之城的那些家伙充满了敬畏.

  当然,对付眼前的这些没有见守世面的家伙,这种最初级的东西也就足够了.

  一场杀戮而已!慕容复在心里道.

  轰隆一声巨响之声骤然在远处响起,慕容复一下子站了起来,举起手中的望远镜,望向远去的那片废墟.

  火光闪现之中,有人的身体被轰上了半空.借着火光,慕容复从望远镜中看到了从曼宁城方向涌来的那黑压压的人群.

  “还真是下本钱啊!”慕容复撇了撇了嘴.”可是又能怎么样呢?不过是来得越多,死得越多罢了.”

  随着第一声爆炸之声响起,连绵不绝的爆炸之声在那片刻墟之中响起,惨叫声不绝于耳.

  城头之上,埃尔多安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可以肯定,那不是来自港口的那些敌舰之上的强大武器,敌人还有类似的这种威力巨大的武器.

  “擂鼓,助威,派出所有骑兵,强攻!”他失态地一拳砸在了墙垛之上.

  至此,偷袭,已然变成了强攻.

  这场夜战,由明军来打,所以宁则远便将所有的岛国的国主们请到了他的太平号上,摆上了酒宴,一边饮酒一边观赏着这一场战斗.

  爆炸之声响起,那怕是对炮声已经有些习惯了的岛国国主们也是惊讶提全都站了起来.

  “诸位,你们不会以为我们只有火炮吧?”宁则远大笑起来,”这些火炮,是装备给我们水师的,而陆军,他们的这类玩意儿更多.”

  “宁侍郎,看样子,曼宁城出来的敌人,只怕有一两万之众,大明武士虽然神勇,但也不过两千人,不若宁侍郎下令,让我们去支援吧,也让我们为大明略尽绵薄之力.”一名国主躬身道.

  “不必!”宁则远笑道:”今天各位尽管在此喝酒吃菜,看我大明儿郎是怎样歼灭敌人的,战斗,从明天开始才会交给你们呢,有各位立功的时候,不必急在一时.”

  埋在曼宁城士兵进攻的道路之上的地雷,将密密麻麻地涌上来的曼宁军队以及夹杂在其中的青壮甚至壮妇一片片地放倒在地上,前进的道路之上,顷刻之间便堆垒了一层层的尸体.前面的倒下了,但后面的还在汹涌的扑上来.

  “亮灯!”慕容复下令道.

  在明军的阵地之上,无数的琉璃远射灯被点亮,与此同时,另一侧的王先荣也下达了同样的命令,两道钳臂之上交叉的灯光,顿时将曼宁城军队的进攻区域尽数照亮.

  突如其来的强光,让正在拼命向前奔跑的曼宁城军队在那一霎那之间停滞了下来,他们茫然地举头看向两边,看向前方,再抬头看向天空.

  天,仍然是那样黑,远处的海港仍然什么也看不见,但唯独他们,暴露在了明亮的光线之下.

  几乎在他们被光芒照亮的同一时刻,海港之内,以太平号为首的六艘大明战舰,同时有军官大声地下达了命令.

  “开炮!”

  数百门战舰侧舷炮一门接着一门的冒出了火光,一枚枚炮弹划过了夜空,掠过了明军阵地的上方,落在了这片被光芒笼罩的地方.

  太平号上,数十个岛国国主,哪里还有心思喝酒,早前的海战,他们只看到了结果,并没有看到过程,更没有看到六艘军舰上的数百门舷炮同时开火时的威势,但此时,他们看到了.

  美酒虽然就摆在面前,但他们此刻那里还有一点点的心思喝酒,一个个口干舌燥地看着来自曼宁城的那乌泱泱的人群,成片成片地被收割,每当爆炸之声响起,便不知有多少条性命被无情地收割.

  而到现在为止,他们的视野之中,还没有出现一个明军.

  曼宁军队,到现在为止,伤亡泰半,连明军的影子都还没有看到.

  当火炮的轰鸣之声终于停止的时候,在那片明亮的区域之内,残余下来的曼宁守军如同没头苍蝇一般地到处乱撞着,此时,他们的队伍早就变得零零落落,这里一群,那里一簇,还有一些人形单影只地胡乱地跑着.

  埃尔多安木雕泥塑一般地立在城头,他派出了他手头所有的骑兵队伍,恰巧便撞上了对方最为猛烈的炮火攻击,连一点点威力都没有发挥出来,便几乎全军覆灭在了那片区域.

  远处,战鼓之声响起,无数的明军从光亮的后方跃出,杀向了乱成一团的曼宁军队.

  这已经不能称之为战斗了,失魂落魄的曼宁人,哪怕明军明晃晃的战刀迎面砍来,也只是呆呆滞滞地看着刀子落在自己的身上.

  “这是两个时代的战争!”宁则远摇了遥头,将杯中的葡萄美酒一饮而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