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30:探询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陈慈带着一千名马尼拉士卒终于赶到了芭提雅的曼宁港.

  原本以为曼宁港怎么也要抵抗一段时间的他,完全没有想到,曼宁早早地就落在了明人的手中,站在港口之上,看着面目全非的曼宁城,陈慈几乎不敢相信这就是这片海域曾经繁盛一时,仅次于马尼拉港,砚港的第三大港口.

  “来了好,来了比没来要好啊!”宁则远笑咪咪的眼神让陈慈有些心悸,总觉得宁则远话里有话,一副包藏祸心的模样.”陈公,我们的大军已经向芭提雅城发起进攻了.”

  “马尼拉愿为大明效劳.”陈慈拱手道.他还拉不下脸来在宁则远面前屈颜卑息,说那些为宁则远效犬马之劳的话.

  “陈公,我先前就说了,来了就好,来了就是一个态度.”宁则远仍然笑咪咪地道:”不过进攻芭提雅城呢,恐怕就不用劳动陈公的麾下了,等陈公赶到那里,芭提雅城早已经被我们拿下了,来回奔波,不值当的.”

  陈慈有些不信,想想雷卫在芭提雅岛上陷了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撼动芭提雅,这一次难道就这么容易了?但再看看港口里停泊的那些战舰上的火炮,再想想如今这片海域里所有岛国的军队都云集于此,又岂是先前雷卫单枪匹马所能比拟的?

  “不只马尼拉能为大明做些什么?”陈慈问道.

  “有的,有的!”宁则远笑着道:”连日血战,曼宁城浮尸遍野,血流成河啊.陈公是老军务了,当知道这种情况不马上处理的话,只怕会引起时疫,那太可怕了.可是我手下的军队,还有诸国联军全都涌去了芭提雅,这里人手实在不足,陈公如果有心,便让手下军卒收拾收拾这曼宁吧,该埋的埋,该烧的烧,该清理的便清理,如何?”

  这便是要将马尼拉的士兵当苦力来用了.

  陈慈愕然半晌之后,还是点了点头.这时节,再大的屈辱只怕也要忍了.从各个方面汇聚起来的情报看,眼前这宁则远只怕当真是不怀好意的,要是他将芭提雅灭了之后带着这支联军转头便去对付马尼拉的话,芭提雅便是前车之鉴了.

  回到马尼拉之后,他与洛一水再三合计之后,得出了一个让他们两人都极其无奈的结局,他们不是宁则远的对手,至少在海上不是.当宁则远整合了这片岛域之上的所有岛国之后,在陆地之上,他们也肯定会失败.

  在这样的局面之下,向宁则远屈服,便已成了必然之局.随着陈慈一起来的,还有宁则远点名要的马尼拉水师统领翁贝拉的脑袋.

  陈慈认为他们的屈服会换来大明国的原谅,但现在看起来,情况似乎并不像他们想的那么美妙,至少,从宁则远这里,他感受到的仍然是冷冷的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敌意.

  几天下来,一些更加恐怖的事情,就在陈慈的眼皮子底下一幕一幕地发生着.一群群的芭提雅人被那些岛国军队换押着,串糖葫芦一般地从远处押解了过来,就在港口之上,与那些来自明国的商人们笑咪咪地交易着.

  明国商人像验看牲口一样的看着这些芭提雅人的成色,青年男女,孩子,稍微上了一些岁数的,立即便被他们挑选出来仍在一边.然后便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将这些人像驱赶牲口一般地押解上了停在港口里的大型商船,然后扬帆远去.

  短短的几天,陈慈便看到至少数千人被这样运走了.

  陈慈在这里,也不是完全找不上说话的人,就算宁则远不答理他,但还有一个周扬帆是与他有交情的.于是他在一个晚上,提着几壶酒,便找到了周扬帆.

  周扬帆的战舰是港口里大明舰队之中唯一的一艘风帆战舰,好找得很.

  酒至半酣,陈慈问起此事,周扬帆大笑着看着陈慈.

  “陈公,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他半眯着眼睛,看着陈慈道:”这不就是在贩卖人口吗?”

  “大明煌煌上国,也干这样的勾当?”陈慈问道.

  “想要建成煌煌上国,私底下还没有一些阴暗的事情?”周扬帆反问道.

  “大明人丁众多,需要这些奴隶作什么?”陈慈问道.

  周扬帆冷哼一声:”谁说大明人丁众多了?便是大明本土,除了沙阳正阳越京这些地方,其它的地方就不缺人口?像桃园,武陵这些地方,经过了十来年的和平期,但也只能称得上缓口气了而已,当年的损失太严重了,十年时间,远远不足以让这些地方真正的恢复到巅峰时期,而像大明西部,人丁更是成了制约当地经济发展的一大困境.”

  陈慈默然.

  “陈公知道涔州这地方吧?”周扬帆问道.

  “知道.”

  “那里地域广阔,一郡之地,足以抵得上大明本土好几个郡,但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只有区区八十万人口.岳开山过得苦不堪言,现在大明正在执行开发西部大战略,开挖运河,力图要将西地变为渔米之乡,所以,也就需要大量的人口.现在岳开山在哪里设置了无数的屯垦点,农庄,正需要劳力填充进去.”周扬帆道.

  岳开山设置这些妻垦点,农庄,原本是为了安置江南那些被判流放的暴民的,但现在有了这些奴隶,想必岳开山会更开心一些.这样一来,他也更好管理那片地方.

  “可怜这些人背井离乡,这一辈子只怕再也没有希望回归故土了.”陈慈看着海面之上一片片闪烁着灯水的商船云集点,叹声道.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周扬帆瞪眼道:”这些人眼下哭哭啼啼,但说不定过些年后,你撵他们回来他们都不愿意回来呢,这地方有什么好的?想当年那些被从秦地卖到大明本土去的秦人,现在想让他们再回到故土去,打死都不走,一哭而闹三上吊呢!这芭提雅的老百姓我看也穷得很,远远不如我大明富裕,到了我们哪里,说不定于他们而言,就是一跤跌到了蜜糖罐里,就偷着乐吧?”

  陈慈叹息了一声:”但愿如此吧.不知这一次,宁侍郎到底要弄走多少人呢?”

  “多少人?”周扬帆哧哧地笑了起来:”多多益善.一个小小的芭提雅,又能有多少人口?充其量几十万人而已,抛去那些战死的,老弱的,又剩下几何?而且也不可能将人弄干净是不是?总还要留下一些的.在我看来,在芭提雅最多弄个几万人罗,这远远无法满足西地的缺口.”

  说到这里,他冲着陈慈挤挤眼睛,笑道:”要是马尼拉还差不多,马尼拉起码有近两百万人口吧?”

  陈慈霍然变色,”周将军,你说什么?”

  周扬帆干咳了一声,抓起酒杯,一仰脖子喝干净,有些尴尬地看着陈慈:”喝多了,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周扬帆是真在开玩笑,还是不小心露了天机,陈慈不知道,但他却能感到浓浓的危机扑面而来.

  “这一次,宁大人对我们马尼拉是不是异常的不满?”替周扬帆倒满了酒,他接着问道.

  “恐怕不是宁侍郎对你们不满,是大明朝堂对你们不满吧!”周扬帆挑了挑眉,”雷卫在芭提雅陷入困境,使得朝廷不得不派出大军前来,陈公,你说朝廷诸公会不会满意?如果说是权首辅倒也罢了,但现在的金首辅是个什么脾气,你恐怕有所不知.”

  陈慈如何不知金景南的性子,像这样的人物有什么喜好,他们自然是打探得一清二楚.金景南,用他和洛一水的太阳岛来说,那就是一酷吏.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周扬帆继续道:”没有这个金钢钻,却偏要揽这个瓷器活儿,焉有不出事的道理?不过陈公,你倒不用担心什么?至不过到时候回大明去,你两个儿子可都是我大明干城,你怕个什么劲啊?”

  于个人安危,陈慈自然没什么可怕的,但马尼拉可是他与洛一水两人十几年来的辛苦成果,从满头青丝干到白发斑斑,不谛于是他的又一个儿子.

  “周将军,你我交情自不必说了,你给我一个准话,朝廷于我们马尼拉,到底是一个什么章程?”陈慈有些急了.

  周扬帆却是沉默不语了.

  “周将军,你在马尼拉多年,陈某人自认为是将你当成真正的朋友的,这个时候,当真一字不吐吗?”陈慈有些急眼儿了.

  周扬帆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陈公,我只说一句话,宁侍郎下令,芭提雅王公贵族,斩尽杀绝,一个不留,但卡努及他的家人,却必须要生擒活捉.”

  陈慈的脸色一下子苍白了起来.

  “大明这是要助卡努复辟吗?”

  “未必.”周扬帆道:”战后,大明将在这里成立一个非官方部门,统合这片海域的所有商业事务,卡努或者会在其中担任一个重要的职务,当然,这也要看马尼拉怎么做了.”

  陈慈一下子明白过来,这个所谓的什么非官方部门,以后就是这片海域的太上皇了,至于统合所有的商业事务而不干涉政治,可能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