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84:敲山震虎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除了田康,其它几位大臣全都告辞离开了.

  “你还有什么事情吗?”秦风看着田真,问道.自从田泯之事出了之后,田真一直有些羞于见到自己,每次都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陛下,臣想了又想,给雷卫这样的大的权力,实在是不能让人放心.”田真道:”那可是不小的一块地盘,又会成立一支强悍的军队,这搞不好,就又会是另一个洛一水啊.洛一水和陈慈他们,可不是真正臣服我们大明的.他们想一统马尼拉那片海域,然后扼住我们出海的脖子的这个心思,可就一直没有死过.”

  “人皆有向上之心,这并不为过吧!我们双方斗智斗力,我们强,他们自然就老实,如果有一天,我们衰落了下来,那别人自立门户,也怪不得别人吧?”秦风笑道.

  “陛下,在哪里再扶植起另一股不弱于洛一水的势力,臣是赞同的,但雷卫,臣却是绝不放心的,不如调雷卫回来,让臣过去.雷卫此人,能力是有的,让他回来接替臣执掌国内司,在陛下的眼皮子底下,他便只能老老实实地成为陛下麾下马前卒.”

  秦风大笑:”田真,你这么跟我说,就不怕我怀疑是想借此出去另立门户吗?特别是田泯刚刚死了.”

  田真摇了摇头:”臣毫不怀疑.沙阳五大家,早就与大明结为一体,国荣则荣,国衰而休,臣或者会做错一些事情,但对于大明,对于陛下的忠心,却必然不会为陛下所疑.”

  秦风欣慰地点了点头:”你这话说得不错,我的确不会疑你们有二心,但我也不会同意你去那里的,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雷卫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而马尼拉那边现在的局势,看起来风平浪静,其实啊,暗流涌动,洛一水他们别有心思,卡努一心想要夺回他的权回,其它各国则想趁着局势将水搅浑,看看能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本来水就够浑了,现在秦厉跑去了西边,又有一股强大的势力要加入进来,水就更浑了.所以啊,想要将那边的局势镇压下来,是要死不少人的.”秦风淡淡地道.

  田真脸上微微变色.

  “雷卫会觉得这真是他名扬天下,免扬我大明的一个绝好的机会,所以啊,他这一次下手一定会极狠厉,你看着吧,用不了多久,那片海域就会被雪染红的.他会用刀枪,把那里所有的反对者的脑袋都砍下来.”

  “一味用强也不是最好的办法啊!”田真喃喃地道:”那里可是我们最重要的产品销售地,中转站,还是重要的原料生产地,就如同橡胶种植,粗步提炼,现在我们大明对这类物资的需求可是越来越大了.”

  “温水煮青蛙的方式自然是最好的,但现在我怕有些来不及了,所以便需要雷卫这样一把刀.所以啊,雷卫这个位子,你还是别沾得好.那片区域与我们大明纠缠太深,到时候雷卫杀得血流成河,不但会在当地被人所深恶痛绝,即便回到国内,只怕也会有人跟他过不去的.”秦风道:”等火候到了,我再将雷卫调回来,换一个温和一些的人去,该改的一些政策自然就会改,一动一静,一狠一柔,一张一弛,才能相得益彰.正如你先前所说,这样的脏活,我可不会让你去干.”

  “多谢陛下,是臣想得太肤浅了.”田真站起来躬身道.

  “沙阳是我的起飞之地,你们这几大家也是最早支持我的人,刘老爷子音容笑貌,至今思之,仍然犹如在耳边啊!”秦风看着田真,微笑道:”我是一个念旧的人,不会过河拆桥的,这一点,你们心中要清楚,这些年来,或者对你们颇有限制,但这也是为了你们好,树大招风的事情,不需要我强调你们也应该明白.田真啊,回头你也该告诉他们,只要沙阳五大家不谋反叛逆,那么荣花富贵将一直与你们相伴.”

  田真吓了一跳:”陛下,我们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沙阳人一定会是陛下最坚定的支持者.”

  “前两天,我的那位亲家还专门进了宫,跟我抱怨了几句,说田泯虽然有错,但怎么也不至于死,还说田泯在大明建国过程之中也是出了大力的,武陵那边也有消息传来,陈家洛虽然没有在公开场合说什么,但私下里也对心腹多有抱怨.你们倒还真是挺团结的.”

  田真的背心里嗖嗖地冒出了冷汗,卟嗵一声跪在地上:”陛下,田泯之死,的确是他自己愧疚难当,而且臣也没有跟他们任何一人抱怨过.这是臣自己治家不严之故.”

  “我知道.刘兴文其实是借着这件事来作文章呢,小武已经十六岁了,刘兴文是想早日让他成亲,这样他才更放心一些.这人啊,比起刘老爷子来差得太远了.你私下里去找他,跟他说,就说我说了,十八岁之前,小武是不会大婚的.这不是我有了什么别的想法,而是为了两个孩子好.”

  “是,臣记得了.”

  “至于陈家洛,的确是心中有些怨气的,总觉得自己可以担任更高的位置,但他的能力,指挥一营兵马已是极限了.让他担任更大的职位,不但会害了他,也会害了别人.不过这一层,你就不必与他多言了.”

  “臣记得了.”

  秦风突然笑了起来:”沙阳五大家,现在可谓是富可敌国,钱多了,便可以多做一些其它的事情,像你们在沙阳的那些修路铺桥的事情就做得很不错,其实这样的事情,你们也可以在其它地方做一做嘛,不要让别的人觉得你们是饕餮,只进不出.一个好名声,还是很重要的.”

  田真连连点头.

  “你去吧!”秦风挥了挥手,”去做事吧,接下来,我们又有的忙了.”

  “臣告退!”田真只觉得今日当真是够刺激了,陛下说得云淡风轻,但内里隐藏的内容,可就太多太多,值得自己回去好好地品味一番.

  皇帝如今愈来愈是喜怒难测了.自家出了田泯这样的事情,陛下根本就没当一回事儿,还说自己下手太狠,田泯罪不至死.但这些在自己看来不是事情的事情,陛下显然却极其看重.看起来,自己以前的一些想法,从根儿上就是错的.

  沙阳五大家,沙阳五大家!走在长长的宫道之上,田真突然就明白了过来,陛下这是嫌弃现在还有沙阳五大家这么一说啊!自己这些人有钱,有权,有兵,却还联成一体,荣辱与共,一有事便共进退,显然已经招了陛下的忌了,或者说是招了其它人的忌了.

  书房之内,秦风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正在收拾着屋内的乐公公.与大臣们打交道,可比带兵打仗要累多了,特别是要处理某些事情的时候,心就更累了.

  “乐公,你说田真听懂了我今天话里的意思吗?”秦风突然问道.

  乐公公停下了手里的活计,笑道:”陛下,田真是一个七窍玲珑心的人,比起刘兴文大人那可是高了不止一个档次,这些话,刘大人或者听不懂,田真是一定听得懂的,如果老奴所料不错,以后竭力打散沙阳五大家联盟的人,非田真莫属.以后或者就要称之为沙阳田氏,沙阳刘氏,沙阳陈氏等等了.”

  “这样最好.”秦风点了点头.”沙阳五大家联成一气,不管是在政治上,还是在经济上,进则同进,退则同退,已经有人在说他们是大明最大的豪门了,这可与我们大明的国策不符,他们自己拆散,别给人话柄,就是最好的,毕竟是跟着我最早的人,我不希望他们最后下场不好.”

  “曾大人看着年老体衰,不哼不哈,执掌监察部以来,也没有什么雷厉风行的大动作,但做起事来,当真是润物细无声啊,那些案卷一件件地拿出来的时候,老奴都惊得出了一身冷汗.”乐公公摇头道.”他可与金首辅是完全的两类人呐.”

  “曾琳是何许人也,在楚国纵横两朝,闵若英明知道他与程务本是一伙儿的,却拿他一点儿办法也没有.那才是真正厉害的人物呐,所以我才不会允许他再呆在东部五郡,而是要将他带回越京城,许以高位.这是一条真正的山中猛虎,而且是不到关键时刻不露獠牙的那一种.”秦风微笑道.

  “不管他如何厉害,也只能老老实实为陛下做事.”乐公公笑吟吟地道.

  喝了几口茶,秦风放下茶碗:”说起来江南之事,我终究还是有些不安啊,现在山雨欲来风满楼,但我总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但具体哪里不对劲,却又想不出来.”

  “陛下是累了,江南不会有什么大乱子的,现在马向南马公一直盯在哪里,杨致杨大将军也悄悄地去了哪里,田统领坐镇,大明数名重臣一齐将目光投诸在哪里,即便有事,也能迅速平定.”

  “曹辉是在江南,这个是已经确定了的事情,这家伙厉害着呢!”秦风皱着眉头道:”我总觉得他伎不止此,一定还会有些什么别的图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