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87:担忧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慕容远成为谢氏的女婿,起初谢氏是极为抗拒的,当初大明的皇后娘娘说得可是要将谢氏女纳为皇妃的,不想最后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皇妃没有当成,谢家女儿还被赐婚给了一个蛮子.对于谢成来说,慕容远的确就是一个蛮子.

  但这是皇帝的旨意,再憋屈也要忍着,好在最后闵后兮专门为此派出了瑛姑,跟谢成说明了其中的缘由并致以歉意,皇后都做到这一地步了,谢氏要是再不识好歹,那只怕下场就要不妙了.

  不过当女儿嫁过来之后,谢成却又慢慢地欢喜起来,因为随着了解的深入,慕容远的形象在他的心中慢慢地清晰起来,虽然出身蛮族,但慕容远的身上却看不到丝毫的蛮子的粗鄙,反而是温文尔雅颇有君子之风,而且对于皇帝赐婚的妻子谢飞燕异常的敬重,可以说是慕容家现在虽然有婆婆,但却是谢飞燕在当家.

  慕容海的老婆,慕容远的老娘,是大字不识得一个的蛮族女人,但在越京城生活多年,对于中原大族,豪门世家却也是了解得不少的,对于谢飞烟这样一个出身世家的儿媳妇满意得不得了,媳妇儿一进门,立即就交出了家里的大权,啥事儿不管只管当她的老太君了.而像谢飞燕这样的女子,从小不但要学习琴棋书画,管家这种事情自然也是要好好学习的,慕容家交到了她的手里,与往日气息自然气象大不同.上上下下打理得一丝不苟,以前慕容远不擅长的一些迎来送往的人情礼节,更是被她做得天衣无缝,慕容远在楚地为官,现在渐渐地被当地官绅以及读书人接受,与这个老婆着实是大有关系的.

  女儿自己欢喜,生活又幸福美满,谢成即便心里有再多的怨气,现在也都消散了.再者说了,慕容远年纪轻轻便已经是一郡之守,未来前程可期,虽然因为出身蛮族的原因不见得当得上首辅,但未来一个议政,那是稳妥妥的囊中之物.而慕容海现在手握兵权,更是声名赫赫,谢氏有这样一个亲家,也不算是吃亏的事情.

  此刻看到慕容远有些走神,谢成放下了筷子,道:”怎么,是碰上什么难事了吗?老夫能不能帮上忙?”

  慕容远斟酌了一下,道:”岳父,现在江南四郡的形式很是不好,随时都可能有大事发生,特别是湖州那边,已经可以用山雨欲来风满楼来形容了.”

  “这事儿,朝廷不是早有定议了吗?现在满朝廷的目光都盯着那里,听说大将军杨致,国安部田康都已经到了那里,你有什么好担心的?蒸汽机的出现,必然会导致天下的大变革,咱们的皇帝陛下看得很清楚,必然有安排.”谢成笑着摇头道.心想女婿当真还是年轻了一些.

  慕容远有些惊讶,”岳父怎么知道杨大将军和田大人到湖州去了?”这两个人的确是在湖州,作为梧州的郡守,慕容远当然是得到了通报的,但谢成一介商人,是怎么打听到这么机密的消息的?

  谢成得意地笑了起来:”有些事情,岂是想瞒就瞒得住的,我自然有我的渠道.”

  慕容远脸色郑重,低声道:”岳父,这事儿还有其它人知道吗?”

  “知道的人不多.”谢成道:”也就是那么几个人而已.大家也正是因此看到了朝廷的态度,才敢进行大规模的投资啊,要不然你以为我拿着钱不当数啊,一台蒸汽机多贵啊,我还一口气买了三台运到梧州来准备建厂?”

  “正想跟岳父说这件事.”慕容远道:”湖州气氛极其紧张,梧州却有些平静得让人感到诡异,小婿心中着实不安.您办厂的事情,还是暂缓,机器也不要先拖到梧州来.”

  谢成有些不高兴地道:”怎么啦?你这是嫌弃我来这里办厂给你的名声抹黑么?机器早就再梧州这里运了,厂子的事情我也早跟这里的人谈妥了,可没有借你半点名声,也没有打你的旗号办事.”

  慕容远苦笑一声:”岳父不要误解了我的意思.我是说,现在的梧州并不安全,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还是缓一段时间更好.”

  “这事儿缓不了.”谢成虎着脸道:”你不是没有看过蒸汽纺机的威力,对于商人来说,时间,就等于是金钱,谢氏如果不抓紧,就会失去市场,而一旦失去了市场的份额,想要再抢回来,不知要费多少心力金钱?”

  看到翁婿两人的气氛紧张了起来,谢飞燕站了起来,替二人的杯子里斟上酒,小声道:”好了好了,老爷,父亲这不也是为你着想吗?大明的官员要有政绩,不但看地方平安,更看重地方上的经济发展,梧州以前的丝纺行业本来就比不上其它三郡,经济实力也是最弱的一个,现在我们谢家愿意来这里投钱,本地人都欢喜不尽呢,把事业做大了,也是老爷的政绩不是?”

  转过头来,看着父亲,又道:”父亲,您也真是的,老爷让您缓一缓,那就缓一缓呗,钱哪里是挣得完的,再说了,凭着老爷家的关系和我们谢氏的生意网,想要占领市场份额哪有那么难呢?”

  “行了行了,我知道.”谢成哼了一声,”慕容啊,你不要以为我是一个商人就不知道你们的事儿,江南四郡之事啊,齐国人也插了手,但不管是齐国还是大明自己,目光都落在了湖州之上,那里才是较量的主战场呢!梧州,人家还看不上呢!还有三天,机器也就运到了梧州了,就按你所说的,机器先放在仓库里秘而不宣吧.等湖州那边结果出来再说.”

  “多谢岳父体谅!”慕容远大喜道:”到时候我派人去替岳父守着这些机器,保管万无一失.”

  “我们谢家还缺这几个人?”谢成不屑地道:”不是我在你面前夸口,咱家的护卫可比你这郡守府的人扎实多了.”

  慕容远苦笑.

  “父亲,这话您在老爷面前说说也就可以了,在别处可千万不敢乱说.”谢飞燕警告道.

  “你当你爹我傻啊,这不是在女婿跟前吗?”谢成哈哈一笑.”这次从上京城过来,给你们带了些礼物,里头有给亲家母专门寻摸的一些,燕儿回头不要忘记了.”

  “知道了!”谢飞燕笑吟吟地道.

  郡守府慕容一家是其乐融融,享受着天伦之乐,而在梧河边上一个风景雅丽的庄园里,刚刚钓鱼归来的曹辉,却是一口鲜血喷将出来,面前洁白的地板之上顿时血迹斑斑,令人触目惊心.

  “大人,您没事吧?”几个人都是惊呼了起来.

  曹辉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几页薄薄的信纸被他捏成了一团,紧紧地攥在了掌心之中,指甲深深地嵌进了掌心之中,丝丝的疼痛,让曹辉从巨大的悲痛和愤怒之中慢慢地清醒了过来.

  盘龙山大败,五六百精锐一去不返,两位宗师级高手兰永传和文耀武葬身深山之中,连他的左膀右臂之一的贾方舟也没能回去,对于齐军来说,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大惨败.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站在他面前的人有些骇然的发现,他们的统领大人的眼睛,已经变成了通红.

  “生还者有几个?”

  “统领,生还者只有四个人.我们将他们分开,细细地审问了,综合他们四人的口供,这显然是一次明人有意识地策划出来的陷阱.”来人低低地道.

  “急了,我们都急了.”曹辉重重地一拳砸在身边的桌上,坚实的桌子顿时四分五裂.”这件事情,为什么没有及时地向我报告?”

  “当时时间比较紧急,再者统领这里也到了关键时刻,所以朝廷的意思是不益让统领您分心.”

  “混帐啊!”曹辉呻吟道:”都到了什么时候了,还想着争权夺利.贾方舟你个混蛋,当真是死不足惜啊.”

  屋内几人都默不作声.

  过了很久,曹辉才慢慢地恢复了平静,”仔细说一说,里头提到的一件能发出雷鸣般的武器是什么?正是因为这个东西,才导致了我们围攻明军失败的是吗?”

  “是!”来人道.”明军撤走之后,我们仔细勘察了盘龙寨,坚实的大门四分五裂,是被巨力撕裂的,而据生还者讲述,就是一声如同巨雷般的响声之后,明军就同洞开的大门杀了进来.后来在与围攻他们的我军交手的时候,他们也是投掷出了这种东西,每一次都是伴随着烟雾,火光炸响,方圆丈余方园之内,几乎生还者.如果不是因为有这样的武器的存在,他们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对手.”

  “又一样新武器吗?”曹辉有些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脑袋,”这一次又是什么?”

  “我们正在查.但到现在为止,一点儿线索也没有.这种武器,根本还没有配备到明军的军队当中,应当是明国齐王随身侍卫的东西.可能是因为不好制造太过珍贵,所以不能大批量地制造.”

  “不管什么东西,只要被研究了出来,接下来的第二步,就是降低成本可以大规模地配装.想尽一切办法,找到这种东西到底是什么?”曹辉厉声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