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43:野人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官道之上,数十匹快马席卷而来,马蹄敲在水泥路面之上,发出清脆的哒哒之声,远远的看见这一彪人马过来,道上的行人纷纷避让.好在路够宽,马上骑士的骑术也异常高超,竟是有惊无险,便是在马路中间一辆不及避让的马车,当那些骑士飞奔而来的,却也一一提缰闪身,擦着马车掠过.

  官道之上不禁有人破口大骂起来.也有人在看到马上的那些骑士之后,倒吸一口凉气,这些野人,怎么出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大齐京城的效外呢!

  只不过这些人的速度太快,而像长安的人见过这些骑士的更是少之又少,甚至很少有人听说过他们,自然更别说了解他们了.

  因为这些骑士来自辽东.一个大唐过去曾征服过的地方,但因为那里太过于苦寒,即便在强盛的唐朝,也不过在哪里设置了一个督府而已,到了唐朝后期,大唐的统治在那里完全崩溃,那里也成了一片无主,无法之地.到了齐国接受了后唐时期的大部分遗产之后,也曾试图重新在那里建立起统治,但在几次试探过后,终于还是放弃了.

  一是因为那里的人桀骜不驯,残忍好杀,不拿别人的命当命,也不拿自己的命当命,征服那片地方代价太过于大,二来,也是因为那里实在是没有什么能让齐国人觉得值得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因此,那片地方便一直乱了下去.

  数百年的残酷搏杀之后,一支叫做女直的部分脱颖而也,渐渐地成为了那片土地之上最强悍的存在,可即便如此,他们也无一统那片蛮荒之地.

  三年之前,女直部落尝试着向齐国边境进军.

  其实对于他们来说,不到万不得已,他们并不想去挑战这个强大的敌人,盛唐时期,大唐军队将他们实在是打怕了,无数的野人部落在唐军的锋锐之下,直接被从历史之上抹去.祖先传下来的记忆,刻骨铭心.齐国人继承了大唐的遗产,在这些野人部落之中,自然也是不愿意挑战的对象.

  但三年之前,他们实在是活不下去了.天气一天比一天变冷,本来就贫瘠的土地产出,几乎要变得绝收,即便是畜牧部落,也因为牧草被大片的冻死,而导致牲畜大批大批的饿死,在这样的状况之下,不向齐国进军去夺取吃食,他们就得活活的饿死.

  进攻是突然的,齐国边军也没有想到一向很老实的这些野人部落,竟然悄没声儿的聚集了如此大的军队向他们发起了进攻,被这些野人部落一击即溃.

  但这些部落实在是太穷了,当他们碰到了齐国的坚城以及稳固防守的作战策略之后,他们便也束手无策.

  不过在一击得手之后抢到的粮食,物资,让这些野人彻底的疯狂了,战争的胜利,让他们突然觉得齐国军队也没有那样的可怕,向内地进军,抢更多的粮食,更多的财物,成了每一个野人部落的最大的心愿.

  而那个时候,恰好正逢大齐内乱.当一切都平定下来之后,大齐亲王曹冲,便去了辽东对付这些野人部落.

  整整三年,曹冲终于击退了这些野人部落.当大齐的这些边军有了一个强悍有力的领导者的时候,他们的综合战斗力,还是要超出这些野人的.

  “打骨打,前面有一个茶馆,我们在哪里小憩一下,吃点东西,稍事休整,然后再进长安城,如何?”打头一人,勒停了马匹,扬声道.

  随着他的停下,身后的数十骑全都停了下来.

  直到此时,路边的行人终于看清了这些人的样子.高大魁梧的身材,浓密的胡须,最奇特的就是他们的头发,有的辫成了无数的小辫子,有的披头散发只用一根麻绳在额头处一勒,更有的,脑袋前半部分秃头,后头乱发披散.

  “王爷,前面那大城就是长安了吗?”被称做阿骨打的人眯着眼睛看着远去巍峨壮观的长安城,深深地吸了一口的敢,脸色有些不好看,这一路上,他看到了太多的大城,但那些大城比起眼前的长安城来说,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而想起自己在辽东打齐人的城墙的时候,便是一个小小的县城,高不过丈余,也能让自己伤亡惨重,他不由得又是黯然失色.

  齐国人,果然是无法挑战的啊!

  “正是长安,可还壮观否?”曹冲大笑着,马鞭指着长安城.

  “岂止是装观?”阿骨打摇了摇头:”既然已经到了长安城,何不马上进城去拜见皇帝陛下,我可是一刻也等不得了.王爷,你也应该知道,每一刻,我的子民,我的盟友们都因为饥饿而死,我想马上与你们的皇帝陛下签定协议,然后能得到大笔的钱粮,让我的子民,度过这个艰难的时刻.”

  “钱粮,适宜种植,放牧的土地,都会有的.这一路行来,你也看到了我大齐是如何的地大物博,是如何的富庶,你要的那点东西算什么?只要你能做到我们想要你做的事情,那么,什么都好商量.”

  “不就是去打你们的敌人吗?”阿骨打狞笑道:”我们也没有别的本事了.能用几千将士的性命去换取这些让族人生活下来的东西,那都是值得的.”

  曹冲微笑道:”这倒不急在一时,即便进了城,也不是马上就能见到皇帝的,我们的皇帝管理着如此庞大的国度,日理万机,你想要见到他,还需要先报备,看看什么时间有空,才好见呢?”

  “你不是皇帝陛下的叔叔吗?跟他说一声,不就行了.”阿骨打不解地道.

  “我的确是皇帝陛下的叔叔,但也是他的臣子,阿骨打,这与你们哪里是很不同的.我们这里,是一个讲规纪的地方.不像你们哪里,拳头硬的说话声音就大.”

  阿骨打想了想,”王爷,你们这里还不是一回事吗?因为你们的拳头比我硬,所以我来到了这里,否则,我又何必来呢,直接去抢不就好了吗?”

  曹冲大笑起来.”孺子可教也.”

  被曹冲称之为孺子,阿骨打也没有丝毫生气的模样,看起来倒是被曹冲打得服气了.在辽东,不仅是两军对垒他不是曹冲的对手,就是最后曹冲孤身一人进了他的部落,也将自负武力的阿骨打打得没有还手之力.

  “一路急行,渴了,也累了,稍事休息,随意吃一点东西,咱们再进城吧!”曹冲笑着跳下马来,走上路边一个简易在大棚子.

  “不是茶馆吗?能有什么东西吃?”

  “的确是茶馆,精美佳肴吃不到,但寻常的饭食还是有的.”曹冲道.

  一行数十人进了大棚子,里头原本有不少人,看到这些凶神恶煞的外族人,顿时纷纷起身避让,顷刻之间便只剩下了角落里的两三桌人,阿骨打凶神恶煞地看着他们,那些人携刀带剑,显然也不是善茬,见阿骨打瞪视他们,也毫不客气地瞪了回来.

  阿骨打的几名随从立时踏步向前,手也摸向了腰间的刀把,那些人也冷笑着站了起来.

  “都给我回来.”曹冲喝道.”这里是齐国长安,是有法度的地方,你们要是在这里闹事,触犯了律法,便是我,也救不得你们.”

  阿骨打挥了挥手,”都回去,坐下.”

  曹冲看了那几桌客人,这些人明显都是江湖中人,武道修为都不低,想来在长安也是有些名气的.他对这些人兴致缺缺,只是瞟了一眼,便又坐了回去.

  “掌柜的,一人一碗面,再随意来一些菜吧.”看了正好阿骨打一群人,笑道:”你这里可有好酒,如果有,尽管搬上来,不差你钱.”

  曹冲白发白须,一身儒士打扮,慈眉善目的,那掌柜原本还担心来了一群吃白食的,正寻思着要不要让小二去城门那边叫守城士卒,但一看曹冲,倒是放下心来.这是来了大生意啊,当下连声道:”有有有,不但有好菜,也有好酒,从明国来的正宗的二锅头,就是有些贵呢,客官要多少?”

  “一人一坛!”不等曹冲说话,阿骨打已是大声道.

  “一人一坛?”那掌柜的顿时直了眼睛,”这位,这位客官,这酒?”

  “我知道,很贵,很贵.”阿骨打从怀里一摸,竟然摸出了数枚珠子,”我拿这个付帐,够不够?”

  这几粒珠子在桌子上滴溜溜地转着,掌柜的有些不识货,角落里的几桌人却是一个个直了眼睛,珍珠很常见,但这么大的珍珠,可就罕见了,更罕见的是,这个随手一摸,便是好几颗.

  见掌柜的还在迟疑,一人笑道:”掌柜的,你发财了,这东西可不是随便就能到手的,还不快去准备?”

  那掌柜的一听,心中已是大喜,刚刚还见这些人剑拔弩张的,显然不是一伙,这些人既然这么说,自然是不假的了,当下便将珠子捡起来,纳入到怀中.一溜烟地奔向后厨.

  邻桌那几人却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小二,结帐.”

  小二一溜小跑地走了过来:”几位客官,鸡丝面八碗,每碗五百文,各色小菜六碟,每六百文,承惠一共七千六百文.”

  “谁身上带这么多铜钱,用其它的付帐可以吗?”那边为首的人笑骂道.

  “当然可以.”小二连连点头:”如果是用银子付帐的话,那就只需要二两五钱银子.”

  “明钞,收吗?”那人低声问道.

  小二瞟了一眼曹冲这边一群人,声音立即压低了,”收,当然收,也是二两五钱.”

  说完这句话,小二身子略侧,挡住了曹冲等人的视线,片刻之后,便笑容满面地离开,那一群人也收拾了包裹,大步离去.

  他们声音虽小,但却被曹冲尽数听在了耳中,正在擦拭筷子的曹冲,人在这一刻如同被一盆凉水浇了下来,整个都僵住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