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94:岸边蹄声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锁江关,顾名思议,就是要将河道锁住的意思。这里是原大楚费尽力气打造的一道关卡,目的倒不是为了军事上的用途,而是用来收税。原本的河道之中,布满了人工设置的各种障碍,除了鱼可以游过去,即便是小舢板行走其上,也要冒着沉船的风险,因为这些障碍,这里的水流便显得很是诡异,一个个的湍流,漩涡密布其间,让人望而生畏。想要从这里通过,就必须拐上一个弯,通过一条人工修建的河道。

  锁江关,便在这条人工河道之上,横跨河道的关口,彻底锁死了任何想要私自出关偷税漏税的那些人的想法。整座关卡原本都是用石料建成的,这样的工程在原楚国来说,的的确确也是一个极大的工程了,他建成之后,也的确对于楚国当时的税收事业起到了极大的贡献。

  当然,在前楚,特别是到了后期,很多事情也都变了样,关口再好,终究也是由人来掌控的,只要拿下了守关的人,什么事情也就好办了。

  到了大明时代,锁江关终于又恢复了他本来应用的作用,仍然是监控偷税漏税,只是不再收税罢了,经过这里的船只,只消出示缴税的证明,便可以通行无阻。

  与前楚不同,现在对于锁江关在军事上的作用,反而得到了放大。驻扎在这里的是武装巡捕,虽然不是正规的野战部队,但人数却是足足有一个哨,装备也比一般的武装巡捕要好得多。哨卡之上,更是装备了霹雳火,弩机等一应重物器。

  在锁江关值守的,除了大明税务司的官员之外,便是梧州的武装巡捕的一个哨五百人的士兵了。这五百人除了守卫锁江关,平时还担负着巡守河堤的任务,以防有人在锁江关的两边搞些猫腻来绕过锁江关从而达到走私的目的。

  高亚光从来没有想到过,锁江关居然会遭到大规模地围攻。

  整个江南四郡现在都处在一个微妙的局势当中,梧州虽然不像湖州那样矛盾尖锐,但那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式,稍有政治敏感度的人都能嗅出来。

  但高亚光不觉得自己这里会有什么危险,直到他看到一群暴民出现在他的视野当中。

  起初的他并没有将这儿当成一回事儿,只是派出了一队五十人的士兵前去阻拦并告诫他们不要靠近锁江关。

  但当这五十名武装巡捕被那些暴民干净利落地包围并杀死之后,在关卡之上目睹了这一切的高亚光就知道情况不对了。

  这哪里是什么暴民,这根本就是一只训练有素的军队。

  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夺取锁江关。

  高亚光牙齿咬得崩崩作响,因为他的一个决策,五十名兄弟死得毫无价值,但作为一名从正规野战军退下来的振武校尉,他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并在第一时间作出了判断。

  这些人是齐国军队,这从他们的现在展现出来的阵形,杀死自己兄弟时无意识地爆发出来的呐喊的口音,都已经明确无误地得到了证实。虽然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但这却是毫无疑问的事实。

  高亚光不需要知道这件事情为什么发生,他只是知道,这些人想要夺取自己的锁江关,他也不知道对方这样做的目的,他只需要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让对方得逞。

  涌来的那些齐国军队只怕有千余人之多,如果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军队的话,那么自己的麾下就绝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

  现在自己带的可不是当初在野战军的那些兄弟,他们只是武装巡捕,年龄偏大,有家有口,其中有战争经验的不过百余人而已。这里毕竟不是大明本土,在大明本土之上,一个村子里呐喊一声,说不定就能涌出上百个铁血战士。

  “把所有的弩机全都搬到这里来.”高亚光站在关口,大吼道,可惜的是霹雳火全都固定在关口之上,瞄准的也都是河道,要是能用霹雳火,他守住关卡的信心便要足一些.

  武装巡捕们一部分在高亚光的指挥之下,慌乱地站上自己的岗位,另一批则忙乱地搬着弩机,其中几个手脚发软,扛着弩箭箱子竟然一头摔倒在地上,弩箭跌落满地,看得高亚光恼火之极却又发作不得.

  看着黑压压的敌人扑了上来,高亚光抢过一台弩机,一把竖起弩头,”来吧来吧,来送死吧!”

  哒哒的弩箭之声猛然响起,下头冲过来的齐军顿时便有十数人中箭.后面的人不等中箭的要栽倒,竟然将这些人举了起来当作盾牌挡在身前,仍然在迅速地靠近,看到这一幕,高亚光心中更是一凉.

  不但是悍卒,竟然还是死士,只是他们要抢自己的锁江关干什么呢?

  “准备战斗!”当他看到一支支的飞抓从那些齐军的手中飞出来,抓住城墙的时候,高亚光顾不得再想其它了,厉声地吼叫了起来.

  普通的士兵不会配备这样后武器,高亚华只在大明军队的水师陆战队和那支身着黑衣的神秘的鹰隼身上看到过,一想起那两支部队的骁勇,他的背脊便有些发凉.

  丢掉弩机,一把抄起身边的砍刀,一跃而起,砍断了一根飞抓.

  “战斗兄弟们!”在他身边一排排的士兵涌上来,挥刀用力地跺着飞抓.

  高亚光在斩断第二根飞抓的时候,抬眼看了一眼郡城方向,如果郡城方面的援军不能及时赶到的话,那么,锁将关必然陷落,但问题是,事情发生得如此突然,郡城收到消息,再集结兵马赶来,天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战斗兄弟们,郡城的援军已经在路上了.”高亚光奋力地将一个已经落在城头的齐军砍翻,声嘶力竭地给士兵们打着气.

  高亚华其实没有抱什么希望,他只是作为一名战士单纯地想抵抗更多的时间而已.但实际上,此刻慕容远一行人正在快马加鞭地奔向锁江关.

  有战马的加起来还不到二百人,基本上所有的骑兵都被韩华锋给带走了,一路狂奔的途中,慕容远已经想清楚了所有的事情,所谓的阳泉暴乱,只不过是齐国人的障眼法,为的就是将驻守在郡城的韩华锋的主力部队吸引到百余里外的阳泉去.在阳泉的必然只是一小股的所谓海盗,而他们的真正主力,必然是在锁江关.

  拿下锁将关,装着蒸汽机的商船才能从哪里通过,进入大海,他们的战舰,此刻一定就等在海面之上.

  “快一点,再快一点!”慕容远用力地鞭打着平时视若珍宝的战马,那是他父亲为他亲自挑远的一匹好马,平时他就将其当成兄弟一般.此刻挨了打,一边委屈地嘶鸣着,一边更加用力地向前飞奔而行.

  而在他们的身后,步兵们则只能靠着两条腿奔跑了.

  江面之上,商船在寒风之中顶风顺流而下.蒋通与徐福谈笑风生.

  “徐掌柜啊,此刻明军的主力,只怕正在阳泉一带瞪大眼睛找寻着所谓的海盗呢,哈哈哈,等他们回过神来,我们已经通过了锁江关,海阔凭鱼游,天高任鸟飞了.”

  “曹统领真是神机妙算,将明人玩弄于鼓掌之上.”徐福由衷地道.”如此大的一件事,就这样轻轻巧巧地就完成了,事后想必明人国安部的那个田康,肯定会气得吐血.”

  “现在我们说起来简单,但真要说起来,这可是一盘大棋呢,你看着曹统领谈笑风生之间运筹帷幄,却不知背后我们付出了多少艰辛?田康可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好对付的?”

  “没看出来他有什么本事.”徐福不屑地道.

  蒋通笑道:”那你可真是小看田康了,曹统领费尽了心机,将这一次的行动与挑动江南纺工的暴暴编织在了一起,把田康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到了湖州这些地方,这才有了我们今天的轻松,这里我们是大获全胜了,但在湖州,我们必然会面临着一个惨败的局面,付出的代价,是你远远想象不到的.”

  徐福怔了半晌才道:”这几台机器就这么重要?”

  “当然有这么重要,只要能得到他,便算折损成千上万的精锐,我们也是在所不惜.”蒋通冷酷地道:”更何况,湖州之乱,就算全面失败,我们也不算是一无所得,至少那里会变得一片稀乱,明人在哪里也会失去民心,经济受到重创之后想要恢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如果用人命就能换到这些的话,那我们齐国人是不惮于用人命来换的.”

  徐福默然不语.心中却不禁暗暗地为自己以后的日子有些担忧了.摊上了这样冷酷的上司,有朝一日他将自己也送进这样的境地,那该如何是好?只可惜,现在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回头之路,留在明国的话,只会是死路一条.

  蒋通瞥了他一眼,笑而不语.

  这个世界之上,除了极少数的一些人,绝大部分都是被人支配的命运,即便是身为宗师的他,也不能例外,又何论一个小小的徐福呢.

  两人不再说话,只是默默地盯着船头泛起的白色的浪花,只到岸边急促的马蹄声将两人从沉思之中惊醒了过来.

  蒋通霍然站了起来,远处的河堤之上,数百匹战马拉成一条直线,正在向着锁江关方向狂奔.

  “我们离锁江关还有多远?”他转头,厉声问同样震惊不已的徐福.

  “蒋大师,只怕他们会在我们前面到.”徐福胆战心惊地回答道.

  岸堤边,慕容远也看到了那一艘孤独前行的商船,但此时,他却也是鞭长莫及,不过只要自己及时赶到锁江关,牢牢地守住了那里,就什么关系也没有了.

  人可以走,但东西得留下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