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798:年轻的政治家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杨致叹了一口气,坐了下来,”死了五百六人呢?其实那几台蒸汽机让他们偷走也就偷走了,他们弄走了又能咋样?就能造出来?当年我们大明刚刚研制出来霹雳火,弩机的时候,齐国人还不是第一时间就弄走了不少,但最终呢,他们能造出来吗?直到数年之后,他们才在冶铁炼钢的工艺之上取得了突破,算是勉强能造出可用的机器了.蒸汽机比起霹雳火,弩机不知复杂到哪里去了,皇帝陛下说过,这东西,是一个国家的综合实力,工业实力以及完整产业链的体现,缺了那一环,都不可能制造出来.”

  田康明白杨致的想法,士兵的死亡应该更有意义.但他却不能同意这个观点.

  “大将军,这件事情,不能仅仅从军事角度上看,诚然,他们拿到这些蒸汽机也只能望而兴叹,仿制不出来,但在政治之上却完全不能如此了.如果任同齐人在我们的境内为所欲为,甚至将如此重要的国之利器也能随意地弄走,那不管是对于国民,还是对于军队心理上的打击都是巨大的,而反过来,却是对齐国人打了一针强心剂,会让他们国内的凝聚力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这对于我们大明正在实施的政策是极度不利的,您也知道,我们现在正在想尽一切办法破坏齐国的经济,让他们的百姓与其离心离德.”

  “你说得有道理.”杨致点了点头,”我也就是感叹几句罢了,其实说起来,要是真让齐国人从梧州弄走了机器,最没有面子的大概就是我了,我可是整个楚地的最高军事长官.说起来这一次齐国人的运气也当真好,咱们刚刚把战舰撤走,他们就乘虚而入了.”

  “这不是运气好,而是他们的情报系统仍然有着很可观的战斗力.”田康的眉头皱得极深,”做完了这件事,我要把更多的力气用在打击齐国谍探的身上了,楚地便是我行动的开始,这还要请大将军多多支持.楚地新归不久,心怀故国,或者是仇视我大明的人不在少数.我们大明兼并了齐国,有既得利益者,自然就有利益被损害者,而这些人,便是齐人策反的重要目标.这个徐福,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杨致笑了笑:”左右已经举起了刀子,自然要把这把刀利用到淋漓尽致.这个机会着实不错.”

  “我准备去梧州.”田康道.

  “你走了也好,顾诵现在看你非常不顺眼.”杨致笑道:”他跟我说要上弹章弹劾你我二人.还跟我说人心本恶,那里禁得起这样的试探和引诱,官府应当想尽一切办法来引导人们向善,而不是像我们这样去触发人内心深处的恶,他还说被逮捕的这些人,其中起码有一半人是因你我二人而起.”

  “他跟我可没有说这个.前两天见我不是还笑容满面的吗?”田康瞪大了眼睛.

  “那是他认为你是元凶,我是帮凶,所以不屑得跟你说这些了.”杨致大笑:”这些读书人啊,心中越是恨你,便越是笑嘻嘻地.”

  “得,你说得我背心里都冒毛汗了.”田康哈哈一笑:”不过就这件事嘛,他弹便弹吧,奈何我不得的.”

  杨致摊摊手,”你去梧州吧,我还要在这里继续收拾乱摊子.逮捕的人太多了,流放的时候,必须要动用军队押送的.”

  梧州,慕容远足足睡了一天一夜,这才爬了起来.

  一桌丰盛之极的宴席已经在等着他了,当然,坐在桌子上的只有他们一大家子.

  谢成浅浅地喝了一杯酒的功夫,慕容远已是狼吞虎咽地扒了两大碗饭了.

  “慕容啊,我要去收拾那个徐福,你为什么不让?这一次我可是给他坑惨了,这一件事还牵扯到了皇后娘娘,不还知道皇后现在有多么生气呢?”谢成有些恼怒地道.

  放下筷子,慕容远笑了笑,一边的谢飞烟立即给他舀好了一碗汤塞到他的手里,喝了一口汤,慕容远拿起餐巾,擦了擦嘴,此时的他,看起来就完全是一个极有涵养的谦谦君子,那里还看得出来先前半点在战场之上挥刀砍人的凶神恶煞的气息.

  “岳父,我不让您动那个徐福,是猜接下来朝廷拿这个徐福还有那些被俘的齐国士兵作一篇大文章,等到这件事差不多了,那个徐福没用了,岳父想怎么收拾他不成?”

  “会有什么大文章?”谢成有些不解地问道.

  慕容远笑道:”朝廷这一次在江南的动作,说句实话,是有意为之.其实在我看来,是可以用一些更缓和的手段来慢慢地达到目标的,如果这样做的话,需要的时间更长,效果会慢慢地显现,当然,也就不会引起如此激烈的反应.之所以现在如此地混乱,其实早在朝廷意料之中.不然就不会有国安田康,还有杨大将军亲自坐镇湖州了.”

  “这是怎么说?”

  “恐怕是陛下嫌那样的时间太长,他等不及,所以用了猛药,看起来受伤颇重,但只要治好了,便可焕然新生.如果齐国人不来插这一手,我们便又需要更多的手段来抚平这里的人心,但现在,现成的借口不是用了吗?”慕容远道.

  “嫁祸齐国人?”

  “也不全算是嫁祸吧!”慕容远大笑起来:”齐国人的确是插手了,只不过他们以为这场民乱是我们大明失算,失控而导致的,因此想来火上浇油,却不知这是一场完全在我们控制之中的变动.而且他们落在我们手里的这几百俘虏,还有那些战死齐军的尸体,可都是铁证.我以为啊,田康田统领绝不会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大肆在江南宣扬是齐国人策划了这一切.”

  “的确有这个可能.”谢成凛然道:”如此一来,就可最大程度地化解掉江南本地人的怨气,要知道,即便是最铁杆地支持大明的江南人,对这一次朝廷在江南的动作也是颇有微词的.”

  端起汤碗又喝了一口,慕容远接着道:”岳父,知道为什么我在锁江关的时候,给予那些战死的武装巡捕如此高的评价吗?因为如果这我所料不错的话,这些人在接下来会被朝廷竖为典范,树为英雄.还有那个第一个驾船去撞击蒋通的胖子,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江南本地人.他们为了大明英勇奋战至死不悔,为了大明丝毫不顾自己财产的巨大损失而甘愿奉出,多么好的宣传典型啊!您看着吧,那个看起来有些怯懦,但骨子里却不乏冒险精神的胖子,以后的商业生涯必然会顺风顺水,一路上升的.朝廷可正需要一个这样的江南典范呢,特别是一个活着的典范,只要他活着一天,他的事迹便会被宣扬一天的.岳父不是要想找商人合人丝绸生意吗,这个人我觉得是一个极佳的选择,趁着现在他还不热门,岳父可以去烧烧这个冷灶.”

  谢成眨巴着眼睛看着眼前的慕容远,这个女婿这一刻,让他有些陌生了.年轻的脸庞,看起来似乎羞涩的笑容,但说出来的话,办出来的事情,却是老练之极.

  “不做丝绸生意了,至少不会在你治下的梧州做.”谢成想了想,道.

  “为什么?”慕容远问道.

  “你前程远大.”谢成沉吟了一会儿,道:”我如果在你治下做生意,会对你的声誉有影响,我谢氏也不差这些利润.你是一棵大树,但现在还不够壮实,你将来长成参天大树之后,对我谢氏的帮助更大.以后谢氏仰仗你的时候多着呢,我不能看着眼前.”

  慕容远有些意外地看着自己的岳父,以前岳父在自己面前,哪怕自己是大明最年轻的郡守,他也是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的,这还是第一次,岳父将自己放在了从属的位置.

  想了想,他道:”岳父多虑了,其实这件事情,您可以换个角度再想一想.丝纺业在将来的很多年中,会是大明一个最为重要的利润所在之地,谢氏放弃他是不智的,岳父为我着想,我很是感激,但岳父也未尝不可取之于江南,用之于江南,在梧州经营丝绸之利,用来扶助梧州的经济民生发展,助我一臂之力呢?”

  谢成眼睛一亮,”你不怕别人说闲话?”

  “有什么好怕的?岳父将来在这里经营,所得尽数所馈给了本地,谁若说这个闲话,我就敢当面啐他一脸唾沫.”慕容远笑道:”更何况,女婿可不想在梧州呆太长的时间.”

  谢成一惊,”你有什么规划?”

  “女婿想去昆凌郡.”慕容远道:”未来大明伐齐,昆凌郡会是一路大军最重要的后勤堡垒,而未来那里的郡守,必然需要一个允文允武的郡守,我觉得我可以争取一下,如果我能在短时间将梧州打理好,才一次体现我在治理地方上的能力,另外这一次的与齐军作战,我也表现出了战场上作战的勇气,岳父,在大明,允文允武的官员,可并不是太多.”

  “你为什么一定要争取这个职位呢?”谢成有些不解.

  “在大明,将来要走得更远一些,必须要有战功.更需要文武双全,因为我觉得陛下的眼光,只怕不仅仅是放在这片大陆之上,岳父,我知道一些事情,但是很抱歉,我不能告诉你.”慕容远道:”我的出身是有问题的,作为蛮族出身,想要走得更远,我必须要比别人做得更好,而且要好得多才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