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66:丝纺中心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梧州郡守慕容远绝对是大明年轻一代之中最炙手可热的明星人物,毕业于大明官员的摇蓝京师大学堂年纪轻轻的他,掌一郡之权,娶如意娇妻,,更是在先前立下了一系列的赫赫功勋,不管是在大明征楚的时候的抚恤善后,还是在齐国人阴谋夺取蒸汽机利用江南事件策划的暴乱之中,他都应对得当,不但让上司赏识,而且得到了大明皇帝的亲自下旨褒奖.

  而且作为蛮族出身这一点,在他现在的官途之上,不但不会成为他的阻碍,反而成了他身上最为亮眼的一点,成为朝廷的一个榜样,亦让所有归顺了大明帝国的那些少数族裔感到振奋,大明朝廷不以出身论英雄,只要你有本事,愿意为朝廷效力,那么朝廷的大门便永远为你敞开着.

  距离江南大规模地暴乱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一年半,数万犯事的暴民被发配,大部分去了遥远的涔州,营州,少部分罪行较轻的则去了昆凌郡等地,而他们的家人,或是自愿,或是被迫也都跟着这些人移民,数十万人背井离乡,对于他们个人和家庭而言,是一件极其残酷的事情,但对于江南本地和涔州,营州等地而言,却不得不说是一件好事.

  平静下来的江南开始静静地舔食身上的伤口,蒸汽机驱动的各类大型厂坊开始显现他的威力,无论江南出产多少蚕丝,都会被他们无声无息地吞噬干净,大量的棉花也从外地运进江南,在这里被织成棉布,然后再进一步地漂染,变成了各色精美的花布,然后销往四方.

  江南的经济不但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迅速地恢复到了他的鼎盛时期,甚至已经开始了超越,成为了大明经济的又一个驱动中心.

  在这里,汇集了各地的商人.将海量的丝绸产品,棉织品源源不绝地运出去.不但销往海外,也销往大明现在唯一的一个强大的邻居,齐国人的地盘之上.

  齐国的丝织业,棉纺业,因此而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原因很简单,明国出产的这些东西,不但便宜,而且要更为精美,哪怕齐国因此采取了很多的保护性措施,仍然挡不住明国的产品大量地输入,明面上齐国制定的高额税收似乎拉平了明国这些货物在齐国的售价,但实际上,私下里的走私甚嚣尘上,大批的走私产品在少量的正规进口货物的掩护之下,堂而皇之地在齐国各地出售以赢取高额的利润.

  对于慕容远来说,这一年半,是舒适而惬意的一年半.

  大明地方官的权责现在划分得极为清楚,不再像过去的朝廷地方官员那样,啥都要管,甚至还要开堂审案.一个个一听名字就能搞清楚这个部门是干啥的衙门口,将每个人的职责区分的清清楚楚,治安有警察局,审案有大理寺,安抚地方有民政局等等,而作为一郡最高长官的慕容远,所要做的就是把握全郡的大局方向就可以了.

  对于地方主官,大明考核的标准其实也很简单,一是经济的发展,二是本地的稳定.对于慕容远来说,他主要做的就是大力发展梧州的经济而已.至于稳定,刚刚经过大规模清洗的江南地区,所有人都老实得跟鹌鹑一般.

  对于楚地实力最为雄厚的财阀谢氏的女婿来说,慕容远比其它地区的那些主政者有着先天的优势,他的岳父大人,不但自己在梧州有着大笔的投资,还拉来了许多跟谢氏有关系的那些财力雄厚的家伙一齐来梧州发财.楚国归明之后,土地改革便一直在持续不断地推进,那些失去了大量土地但手里又有着大笔现金的家伙而言,想要找到一条稳定的发财的道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很多行当,早已被人瓜飞殆尽了,想要插进去,付出的代价不是一般的大.而有了慕容远这个切入点,他们自然是欣然前来.

  慕容远自然也是雄心勃勃,对于他而言,成为这个庞大帝国未来的首辅才是他的最终目标,而要做到这一点,他自然就要表现出比别人强大多的能力才有可能达成.蛮人出身现在是他的亮点标签,但越往上走,这个标签则会成为他的阻碍.

  梧州,将是他亮眼政绩的第一个标杆式地域.

  现在他正致于将梧州打造成江南丝绸棉纺制口的生产出售中心.而在以前,这个地位,属于湘州.但现在随着海上贸易的大发展以及蒸汽厂坊的出现,不靠海的湘州已经在新一轮的竞赛之中败下阵来了.整个产业中心,正在向梧州迅速地迁移.

  得益于老丈人的大力相助,慕容远募集了大笔的资金,在梧州的阳泉扩建码头,建起了大型海船能够停靠的大型码头,修建大型仓库,制定优惠政策,吸引各地的丝绸棉纺的商人们在这里聚集,在他的一系列的动作之下,阳泉这个靠海的县城,正在慢慢地向着慕容远心目中的目标达成.

  “阿远,成功了,成功了.”一阵爽郎的大笑声从大厅之外传来,正在与警察局的一位官员讨论为警察们换装的费用问题的慕容远霍然站了起来,看着走进来的岳父谢成.

  “搞成了?”

  “当然搞成了.”谢成大笑着道:”你可别忘了,论起对纺织机这些东西的精通程度,我们楚地的人,比大明本土的人可要强多了,我精心挑选了那么多有经验的老家伙,又从科学院里专门高薪聘请了他们的技术人员,整整闭门研究了一年,岂有不成功的道理?”

  慕容远大喜过望,转过头对警察局的官员道:”行了,就按你所说的给你们拨款,不过专款专用,要是你们用到了别处,也不用我不找你们,监察局的人自然会找上门去.”

  “多谢郡守.”那名官员大喜过望,本来以为还要打上一个折的,不想就这么轻松地得手了,当下连连道:”怎么敢乱用,法规森严,我可不想为此受挂落.郡守,不知什么喜事让您这么高兴,说出来让我也高兴高兴呗.”

  慕容远快活地笑着道:”咱们梧州自己投资的研究的与蒸汽机配合使用的提花机成功了.”

  那警察局长却也是本地人,自然知道本地的事情,大明现在的蒸汽驱动的织布机,只能织出平面的丝绸和棉布来,想要在这些棉布和丝绸上织上花纹还是需要用过去老式的提花机,效率低下,根本就跟不上整个生产的节奏.而与蒸汽机配合生产的提花机一旦能够大量生产,生产出来的丝绸也好,棉布也好,必然要大大地上一个档次.

  “保密工作要做好,我们梧州马上投资建立起一个新式的提花机厂,这将是我们梧州经济腾飞的又一大驱动力.哈哈,这个可是在大明科学院之外,第一个发明出来的新式机器,岳父,这篇奏折上到朝廷,只怕陛下也会欢喜的.”

  “那是自然.”谢成笑道:”不过阿远啊,丑话说在前头,这新式提花机是谢氏投资弄出来的,梧州郡府想要加入进来不是不可以,但我们谢氏是要控股的.”

  “当然没有问题,这是光明正大的事情,慕容远可不怕别人背后戳我脊梁,谁投资谁受益,这可是陛下当年说过的.不过岳父,最多给你百分之五十一,多了你也别想.”慕容远笑着道.

  谢成叹了一口气,”行,谁叫你是我女婿呢.”

  屋里几人都是大笑起来,这样一来,梧州不但在接下会成为整个楚地的丝绸棉纺生产销售中心,还在生产之上构成了低,中,高三个档次的完备的生产体系.低档的自然是那种平布,中档的则是这种提花机生产的带花纹的布,而高档的,就是手工刺绣了,这也是慕容远一支坚持不肯放弃的一个项目.一来,手工刺绣可以解决相当一部分的就业问题,而来,接受定制的手工刺绣,的确有着机器大工业大批量生产出来的产品有不具有的鲜明的个人特色.当大批量的机器产品倾销到市场上的时候,手工刺绣的产品已逐渐成为了受高档人士表睐的奢侈品了.别看它的市场规模小,但架不住它的价格高.

  警察局长心满意足地告辞离去,慕容远与他的老丈人则开始在梧州的地盘之上寻摸着在哪里适宜弄一块地建设这个新式的提花机厂.

  陈建满头大汗跑进慕容远的官厅的时候,慕容远正好从地图之上圈出了一块地来,是在锁江关附近,这里临江,生产出来的东西更益于运输出去.这提花机的销售对象,主要还是针对整个楚地的丝纺工业.

  看到陈建的模样,慕容远就知道没有好事.作为梧州国安局长的陈建如此地失去了仪态,只能说明事情又小不了.

  有时候慕容远真不想看到这个家伙.

  “郡守,越京城来的紧急情报,相同的情报已经同时送往了上京马郡守处以及杨大将军处.”陈建将一份情报递到了慕容远的手里.

  展开只扫了一眼,慕容远的脸色顿时变了.

  “我的运气不会这么差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