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70:敌人来了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柳叶礁上,吕文焕等五个人都有些无力地趴在灯塔顶层之上,有些绝望地看着阳泉的方向.

  “吕头,我爹在码头上做工,我娘在纺织厂做工.”一个年轻的士兵低声道.

  吕文焕沉默了片刻,”我爹娘都在城外,种了几十亩桑田,我妻子在纺织厂做工,家里还有两个孩子.”

  灯塔之上又陷入到了沉默当中.

  夜色渐渐地笼罩住了灯塔,吕文焕站了起来,走到汽灯前面,打开灯罩,将汽灯点燃,小心地把灯罩关好,然后转过身来,抱着整个灯座调整了一下角度,确认灯光能让海面之上的任何船只看见.

  “吕头儿,怎么办啊?”

  “除了等待,我们什么也做不了.”吕文焕转过身,偷偷地擦了擦情不自禁流下来的泪水,”可是我们现在,却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

  “吕头,现在还可能有船来吗?就算有,不是被那些海盗船灭了,就是被吓跑了吧?”一个士兵感叹道.

  “我的任务是将灯点亮,不是管有船没船.”吕文焕轻声道:”或者就有一艘了,又或者真如你所说,有船被那些海盗击沉了,那些还在海上飘浮的人,看到我们的灯塔上的灯,也许就会给他们增添一些活下去的希望.阿牛,去做晚饭,大家还没有吃饭呢.”

  “哦!”一名士兵答应了一声.

  灯塔之上的灯在夜晚之中,犹如天上的指南星一般,崛强地在一片黑暗之中撑起了一片光亮.

  包括吕文焕在内,都不再去看阳泉的方向,都怕再看一眼,整个人便会崩溃.

  “灯,灯,有船,有船.”一名士兵忽然跳了起来,大声叫了起来,几乎在同一刻,吕文焕也看到了,他一下子站了起来.

  比起那些年轻的士兵,吕文焕却一下子认出了来得是什么船,那是大明的舰队,因为在这片海上,只有大明的太平号,大秦号,才会如此高大.

  “是我们的舰队,我们的舰队回来了,阳泉有救了.”吕文焕大叫起来.

  远处的战舰灯光开始闪烁起来.吕文焕大叫起来:”秀才,快看,对面在说什么?告诉他们,快去救阳泉.”

  吼叫声中,吕文焕一把将一个秀气的士兵拎到了汽灯面前.

  远处战舰的灯光在歇灭片刻之后,又开始了重复先前的节奏.

  “吕头儿,他们就是在问我们,有没有敌舰经过?”被称作秀才的年轻士兵带着哭音道.

  “告诉他们,敌舰已经过去半天了,让他们快去救阳泉.”吕文焕吼道.

  秀才站在底座之前,手忙脚乱地从底座下掏出几块不同颜色的卡片,不停地将汽灯射出去的光芒以不同的间隔,不同的光芒变幻着.

  远处海面之上的战舰正是千里回援的宁则远一行人,看到柳叶礁上灯塔传来的讯息,宁则远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不论他怎么赶时间,终于还是慢了半天,但愿阳泉已经接到警报,有了防备.

  “加速,向阳泉.”宁则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既然不能阻止损失的发生,那就只有尽可能地止损,或者替他们报仇了.

  以太平舰为首的十余艘蒸汽火炮战舰轰隆隆地从柳叶礁的远处一条线的经过,灯塔之上,五个士兵都禁不住泪流满面.

  当宁则远还在海面之上航行的时候,阳泉县城的城楼之上,杨致一行人等,终于看到了海面之上出现的一面面风帆.

  敌人,还是来了.

  慕容远看了看正对着海港方向上的四门火炮以及那些从容镇定的炮手,再抬头看看已经高高升起在空中的,只有一点灯光若隐若现的飞艇,又瞧瞧身边拿着小剑在挫指甲的大将军杨致,本来有些惶急的心态顿时平静了下来.

  他虽然经历过阵仗,但最凶险的一次,也不过是两年之前带着他的护卫们与几百个齐国军人作战而已,而现在,他要面对的却是数千比起齐国人要更凶悍的生女直人,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城墙之上有些轻微地骚动,那些被慕容远征调而来的曾经的军人们,则来回奔走地安抚着自己的士兵,军人的凶悍在这一刻显露无遗.

  一个慕容远认识的四十多岁的老家伙是岳父谢成家的护卫头子,平素看起来对谁都笑嘻嘻的,但此刻却如同一尊凶神一般,看到一个双腿筛糠得站不稳的家伙,立时飞起一脚将这家伙从城墙之上踢了下去,然后对着下面喊道:”换一个有卵子的上来.”

  被踢下去的那人羞惭无地,慕容远也有些不忍,因为这是人之常情,这样一来,这个被踢下去的家伙,以后就要抬不起头来做人了.

  似乎感受到了慕容远的情绪变化,杨致抬起头来瞟了他一眼,笑道:”这就是战场.谁都怕,但是呢,在心里怕就可以了,要是表现出来,会传染的,这个时候需要克服恐惧的力量,这是个老兵吧,做得不错.现在可不是心软的时候,守城的可不是正规的军队,而是青壮,一勇则勇,一惧则惧.”

  “受教了.”慕容远紧了紧身上的盔甲.”大将军,敌舰靠岸了.飞艇是不是上去炸一波?”

  杨致摇摇头:”黑暗之中去向那些军舰投炸弹,可不见得能投得准,这些东西啊,还是拿来对付生女直人吧.战舰上不了岸,这些女直人可是会攻城的.那些战舰,留给宁则远来解决吧.咱们的手雷可不多,万万不能浪费了.”

  “要是火炮射程再远一点就好了,这样趁着他们正在下船的时候,直接轰击该多好啊!”慕容远有些遗憾.

  杨致撇撇嘴:”拜托,这是步兵炮,最多打出两里远,你说的那种炮,大概也只有太平号上的舰首重炮才做得到.慕容远啊,带兵打仗,不要做假设,而是要有效地利用自己手里拥有的东西,想太多,会干扰你的判断以及决断的.算了算了,你一个文官儿,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你这辈子,大概也没有机会带兵上阵打仗的.”

  慕容远嘿嘿一笑,”大将军教训的是,大明将才济济,我这样的家伙,能在后面搞搞后勤就很满意了.”

  杨致大笑:”我听说你想去昆凌郡?”

  慕容远不由得脸一红,”大将军从哪里听说的?”

  “你丈人,他还给我送过礼,说如果有机会的话,拜托我推你一把呢!”杨致大笑起来.

  慕容远的一张脸跟红布似的,心中只恨自己的老丈人当真是糊涂,所幸是在晚上,夜色倒是掩盖了他的尴尬.

  “让大将军见笑了.我还真不知道岳父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他小声道.

  “礼我收罗!”杨致嘿嘿地笑着:”因为我也很看好你啊.不过昆凌郡是大郡,而且是将来进攻齐国的最重要的后勤基地之一,想去那里当郡守,难度还是颇大的,你先前梧州弄好了,才会有机会.”

  听到杨致这么一说,慕容远这才松了一口气.

  “慕容远会努力的,不过经过这一劫,这两年来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伏,也许你因祸得福呢,谁说得准呢,我看这一次危机,你就处理得很到位嘛!”杨致笑道.”出了这样大的事情,整个梧州很平静,不能不说是你的功劳.所以说这一次,会给你的履历之上添上一笔不错的评价的,当然,前提是咱们守住罗.”

  “有大将军在此,那里还用得着慕容远操心,坐享其成,哦,不是,慕容只需要提刀杀敌就好了.”慕容远道.经过杨致这么一顿插科打诨之后,慕容远突然发现心里先前的那一点燥动,这个时候,居然一点也不见了,剩下的只是跃跃欲试了.

  码头之上,一块块跳板从战舰之上搭了下来,一队队的生女直人,哟哟怪叫着从船上蜂涌而下,宁则枫看着远处灯火通明的阳泉县城,笑着对身边的女直人头领兀术道:”兀术,看见了吧,那里,可是比辽东城要富庶,繁化得多的城市,那里面,粮食,女人,金银珠宝,多得你搬都搬不动,去吧,去为你的部族夺取更多的财富.”

  年轻的兀术大笑着提着一柄巨大的狼牙棒,也不走跳板,直接从船上一跃而下,然后向着远处的阳泉城奔去.

  看着渐渐远去的生女直人,宁则远脸上的笑容敛去.

  都是一些可怜人,他们不知道的是,当他们在梧州浴血奋战的时候,他的船队却要扬帆远去了,从他们踏上这块土地的时候,便注定已经成为一支被抛弃的孤军,再多的金银财定对他们亦毫无用处,他们终究会被越来越多的明人一一杀死.

  转过身来,他对段天德道:”你想要的蒸汽机,想来城外的厂坊里多的是,但我不会等你太长时间.”

  “统领放心,我的人已经下船去了,用不了太久,他们就会带来我们想要的东西.”

  宁则枫点了点头,眯起眼睛看向远处.

  阳泉城头,火光一闪,然后一声巨响传来,宁则枫身子微微一抖,脸上也变了颜色.

  “小小的阳泉城,居然也有火炮!”他惊疑不定地看向远方.

  (推荐一本新书:三国之主宰中原,喜欢看三国的朋友不妨前往一观,尚属幼苗,需要支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