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20:超距攻击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宁则远手持着单筒望远镜,死死地盯着天际,终于,眼前出现了大片的黑点,他微笑着放下了望远镜,做了几个手势,以太平号为首的舰队骤然加速,向前驶去.这个距离,他能看见对方,对方可看不见他.

  他当然不是面对面地迎着对方庞大的舰队驶去,明舰强大的是火力,需要拉开距离才能有效地给对手以毁灭性的打击,如果真让对方靠帮接战,明舰之上虽然有着强悍的战士,但老虎再猛,也架不住狼太多啊,芭提雅有一百多艘大小战舰,最起码也有近两万人的规模.

  陈慈也从望远镜中发现了芭提雅的舰队,他转头看向太平号所驶的方向,却是这支庞大舰队的侧面.

  只消看一看明军舰队的速度,陈慈心中就明白,不管这场战事最终结果如何,开战之始,终归是明军要大占上风.

  当别科看到明军那艘巍峨无比的战舰的时候,却骇然发现,他们处在自己这支庞大的舰队的正左方.

  这么大的舰队想要转向是很困难.即便别科是经验丰富的海上将领,此时也禁不住整个舰队有些乱套了.更何况,这支舰队的成员极其复杂.

  别科使出了浑身解数,调整着整支舰队的前进方向,他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明军舰队会出现在这个方向之上,也就只能将其归结为明军的运气使然.

  只不过让他绝望的是,当他千辛万苦地终于将舰队整个地调换了方向之后,明军的舰队早就驶离了原来的方位,顶住的仍然是他的左侧肋部.

  这个时候,他已经能清楚地看到明舰的速度了,那些没有风帆的战舰尾部翻起巨大的海浪,即便是逆风而行,仍然迅捷无比.

  心中骇然的别科迅速地组织了十来艘主力战舰脱离了大部队,向着明舰加速行去,如今的态势,也只有先将对手缠住,才能让他有时间再次完成舰队的调整,哪怕这些离队而也的舰队有所损失也免不得了.

  别科的反应不愧于他海上名将的声名,但委实这一次他的对手,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新式的蒸汽战舰,强悍的火力,都是别科这一辈子不但没有见过,甚至是连想也没有想过的.

  宁则远看都没有看那些组成队形向着自己扑来的战舰,目测了一下距离,他冷然下令.

  “舰首主炮,开炮.”

  此时,双方战舰的距离,还相差着五里,这个距离是任何投石机都不可能攻击到的,但对于太平号上的主炮来说,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舰首的巨炮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一股浓烟自舰首腾空而起,整个太平号此时也是微微向后一坐,坐在太平号顶层的那些岛国国王们在看到别科的庞大舰队之后,已经是有些惊慌失措,纷纷站了起来,此时战舰猛然回坐,这些人顿时站立不稳,踉跄后退,有的甚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舰首的巨响太过于骇人,这些人坐在甲板之上,浑然忘了站了起来,整个人都木木呆呆的了.

  陈慈稳稳地站在船舷边上,那声巨响,也将他惊着了,但他仍然死死地盯着正在空中飞行的那枚火球,初出膛时,陈慈只看到了一团火光伴着烟雾腾空而起,随即,他便看到了飞在空中的那团火焰.

  横跨五里的距离,这团火球落在了那支庞大舰队的正中间.正在忙着调整队形的别科怎么也没有想到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明军居然能对他形成打击.哪怕隔着五里远,他也听到了那一声巨响,然后他抬起头,便看到了那团跨海而来的火球.

  火球掠过了他的旗舰,落在了他身后的一艘战舰之上.

  轰然犹如雷霆一般的巨响在别科的耳边响起,震得他的双耳嗡嗡直响,眼前尽是飞舞的火球,木板,甚至于人的身体.

  啪哒一声,一个东西摔在了他的面前,别科低头看时,竟然是一个人的半截身体,上半截早就不知了去向.

  爆炸过后,烟雾渐渐的散去,别科冲到了船舷边,眼前的景象让他作声不得.

  被击中的战舰正中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洞孔,海水正从这个洞孔之中涌出来,而整个甲板之上,几乎已经看不到一个活人了.而更可怖的是,那艘战舰正发出难听的喀喀之声,从被击开的那个大洞周围,一条条裂缝正在迅速地扩大,延伸.

  别科知道这艘战舰撑不住了,海水的力量将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迅速地让这艘战舰分崩离析,明军的这一击,无巧不巧地击断了这艘战舰的龙骨.

  没有龙骨断裂的战舰还能生存下来.

  他猛然抬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远处的战舰.

  此时,双方的距离已经拉到了四里左右,而巨响之声在持续不断地传来.天空之中又出现了五个火团.

  “将军小心!”身边的卫兵们尽忠职守地扑了上来,用盾牌想要遮住别科,但别科却猛然一把推开了他们,如果是与刚刚击沉了这艘战舰同样的武器,那么,举着盾牌又有什么用,能将一艘战舰一击而沉的东西,又岂是薄薄的盾牌所以阻挡的.

  他要看清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五团火球落在了舰队之中,爆炸之声持续不断地响起,别科纵然睁大了眼睛,也没有看清楚,火光里头裹着的那底是什么玩意儿,他只看到他的舰队瞬间陷入到了混乱之中.

  火光,烟雾,爆炸,惨叫,在这一时间充斥着别科的眼睛和耳朵.

  “散开队形,迅速接近对手.”瞬间的失神之后,别科作为一代名将的特质还是显示了出来,几乎在一瞬间,他就明白了如果任由对方在这个距离之上对自己发动攻击,自己便是一个只能挨打而根本无法还手的结果,下场如何,不言而喻.

  靠上去,围上去,利用自己舰只数量这上的优势,用自己比对方多得多的战士人数,堆死对手,乱拳打死老师傅,就是这个道理.

  他明白这个道理,宁则远自然更明白.

  舰首的主炮射速太慢,在抵近两里的距离这时,他最多还打上一炮,然后便是舷炮大发神威的时候了.两里,是他对这场海战双方舰队距离的最低限度,在这个距离之上,芭提雅的投石机也好,强弩也好,是根本摸不到他的边儿的.

  他要的不仅仅是一场胜利,还必须是一场他毫发无损的胜利,以此来震慑他将要面对的敌人,比起芭提雅来,马尼拉显然要更难以对付.

  临时拼凑起来的芭提雅舰队的弊端这个时候尽显无疑,而别得在编排对形的时候,将自己的核心舰队隐藏在了那些杂牌们的正中间,但这个时候麻烦就大了.芭提雅的精锐们想要散开,加速接近明军战舰,但在他们的前后左右,却尽是那些慌乱的杂牌部队,这些人本来都是抱着投机的心思而来,此时被明军鬼神莫测的攻击,几乎已经要打破胆子了,慌乱之间,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军令,基本上就是各顾各的,一团慌乱之间,甚至有舰只自己撞在了一起.

  就在别科怒发冲冠却又无计可施的时候,让他心惊胆战的巨响之声再一次传来,空中,六团火球再次挟着无比的威势击打过来.

  明军根本没有瞄准,因为在大海之上,上百艘战舰聚集在这么小的一个范围之内,目标实在是太大,这比他们训练时候打靶船可要轻松多了.只管向着这块目标的正中间开炮就是了.而无巧不成书的是,这支舰队的正中间,恰好就是芭提雅最为核心精锐的舰只,此时,却是只能干挨打而无法还手.

  舰首主炮两轮攻击之后,宁则远这才把目光放在了那十余艘加速冲过来的芭提雅战舰身上,开弓没有回头箭,即便这些舰只现在心惊胆战,却也只能毛着胆子冲上去,与别科的想法一样,接近一点,再接近一点,然后接舷而战.不过看看远处太平号那巍峨的战舰舰身,一股无力感又泛上了心头.

  他们的别扭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海面之上,以太平号为中间点,六艘战舰呈一个半弧形将冲上来的战舰包在了中间,舰身侧转,将侧舷暴露了出来.

  太平号上的陈慈这一刻浑身毛发倒竖,因为在他的位置,将明军战舰的所有情况尽收眼底,明舰的侧帮之上,一块块的木板突然滑了下去,一门门黑洞洞的炮口从这些炮门之中露了出来,与舰首主炮一模一样,只不过块头小上了许多而已.

  “旗舰链弹,其余舰只,开花弹!”宁则远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大声地下达着命令.身边的信号旗手,拼命地舞动着旗帜,稍倾,节奏变化得极为明快的汽笛之声也响了起来.

  下一刻,陈慈便看到了他永生难忘的一幕.

  太平舰上侧舷的七十余门火炮一门接着一门的响起,轰隆之声不绝于耳,而陈慈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链弹.

  从炮口之中飞出来的是两个铁球,两个铁球之间是由一根铁链子牵着的,这些宁则远嘴里的链弹在空中旋转着,飞舞着,向着扑上来的那十余艘战舰飞去.

  接下来,陈慈便看见了那些芭提雅战舰的桅杆,风帆在这些链弹的攻击之下,灰飞烟灭.

  另外五艘战舰的火炮紧接着响起,那些失去了桅杆,风帆的战舰此时恰好陷入到了混乱之中,近两百发炮弹准确地落在了这一区域.

  火光冲天而起,烟雾弥漫在海面之上,巨大的水冲一个接着一个的冒了起来,陈慈的眼前,再也看不到那些舰只的身影.

  陈慈如同一个呆子一般,两手死死地扣着船帮,而那二十余个岛国的国王,此刻的样子比起陈慈更是不如,有的在嚎叫,有的在哆嗦,有的自从一屁股坐下去之后,便再也没有站起来过.更有不堪者,此时已经晕倒在了地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