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74:人生有很多无奈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看完杨致与慕容远联名的奏折,秦风叹息了一声:“还真是一个人才呢!小武,你怎么看这个宁则枫?”

  将奏折递给了秦武,秦风问道。

  从盘龙山回来之后,秦武便更多地跟在了秦风的身边与闻一些军国大事,但并没有什么实际的职务,而他的下一个落脚点,将会前往水师历练一番。

  一目十行的浏览完奏折,秦武却是有些恼火:“此人当真是顽固透顶,死不足惜。父皇,现在这个样子,整个江南岂不是要蒙受重大损失?数千全副武装的敌人,即便是要剿灭他们,也是需要时间的。”

  秦风耸了耸肩:“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杨致,马向南他们都不是吃干饭的,宁则枫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事情也会被局限在梧州境内解决掉。江上燕的一万骑兵,雷暴的骑兵以及杨致后期调上去的兵马,已经将梧州牢牢地给封锁住了,他们跑不出去。江上燕,雷暴都是宿将,他们正在梧州划格子呢。”

  “什么叫划格子?”

  “就是将梧州的地快划分成一块一块的,一地一地的剿灭过去。”秦风笑道:“梧州虽然经济发达,但地方倒不大,最多一个月,这些人便会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

  “可是梧州这一次恐怕要损失不小。”秦武有些不甘地道。

  “慕容远最开始的时候处理此事非常干净利落,能在梧州这样的地方,在这样的时候,实行坚壁清野,将所有的人都撤进了城市之内,可见此人能力果然高人一筹。如此一来,损失的不过是一些财产而已,只要人没事,失去的很快就会挣回来。一个月的时间而已,这点损失,我们还是承受得起的。”秦风道。

  “可惜宁则枫沉海了,要是抓住了他,真该将他千刀万剐!”秦武虽然点着头,但脸上的怒火却并没有平息。

  “各为其主,其实站在齐国人的立场之上,此人可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忠臣了。”秦风拍了拍秦武的肩膀,“即便是敌人,我们也应当给予这样的人尊重,不是吗?”

  秦武楞了一下,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宁则远已经到了宝泉港,接下来他会进京一趟述职,述职完毕之后,他仍然会返回马尼拉,这一次,你就跟着一起去吧!好好去见识一下海外风光,开阔一下眼界。”秦风道:“也了解一下水师具体是怎么一回事。”

  “父皇,我可以亲自指挥一艘战舰吗?就是咱们的那种蒸汽火炮战舰?”秦武有些渴望地看着秦风问道。

  “那你可就别想了。”秦风失笑道:“水师可不比陆军,这可是一个高技术的兵种,你要是当了舰长的话,估计下面没有人肯跟你上船干活。”

  “父皇,我哪有您所说的这么不堪!”秦武有些恼火。

  “现在水师的每一个舰长,哪一个不是在海上干了一二十年的老家伙,年轻的舰长,好像还没有听说过,你要想当舰长的话,只怕先要从一个最基本的水手干起。想要成长为一个合格的舰长的话,起码要个十几二十年时间吧,你确定你有足够的时间?”秦风问道。

  一听这话,秦武顿时泄了气。

  “你去水师啊,重要地是了解水师,了解他们的构成,了解他们的战斗力,知道他们能够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这样以后你想要利用水师做点什么的时候,心里才会有数,才不会胡乱地下命令。”秦风道:“即便是我,也从不干涉水师的具体运转,不懂却瞎指挥,那是要出事的。小武,这一次你去水师历练,就是学习,不能指手画脚。这一点,我会给宁则远讲清楚的。”

  秦武点头道:“是,父皇,那怕就是当一个小兵,我也绝无怨言。”

  “那你就甭想了,上一次盘龙寨的事情,你母亲每每念及都会使脸色给我看,所以这一次啊,你是以水师观察使的身份去的,没有实职,我估摸着宁则远会把你供起来。不会让你有丝毫危险的。虽然这会少了见识许多风光的机会,但却胜在稳妥,现在我想想,你母亲也好,还有辅国公也好,他们所说的也有道理,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你的确不需要像我那个时候一样冒险了。”秦风耸耸肩。

  看着秦武一脸失望的模样,秦风道:“不过你也别以为这一趟过去就真啥事儿也没有了,西边的猛虎王朝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打过来,从现在反馈的情报来看,他们已经是厉兵秣马了,真要动身的时候,咱们的情报不见得跑得比他们的战船要快。你这一次过去,不但要看看水师,也要看看整个马尼拉的防御情况。当然,还要看看那里的风土人情,国计民生,马尼拉是我们大明重要的原材料生产基地,那里出了什么问题,我们大明是会咳漱的。”

  “明白了,父皇。”秦武连连点头。

  “走吧,跟我去校场看看,今天李小丫在校场烈火敢死营的人比试呢!咱们去看看热闹。”

  “跟烈火敢死营的人比试?”秦武有些奇怪,“他们两边是怎么较上劲了?”

  “不是李小丫跟他们较上劲儿了,是我特意安排的。”秦风冷笑道:“这几年来,烈火敢死营的战斗力下降得极快,知道为什么吗?”

  “知道!”秦武道:“老一辈的烈火敢死营的官兵们,大部分调去各部成为了军官,还有一部分退役了,新进入的烈火敢死营不再是从全国各地部队之中选拔,而是更多地成为了一种荣誉,很多勋贵子弟,大商大豪的子弟都挖空了心思想进敢死营来当兵,兵员素质下降得很快。”

  “敢进来,就要准备给我脱一层皮!”秦风冷笑:“我的亲卫营,说出去荣耀,但更多的荣耀是需要他们去争取的。这一段时间,不仅是李小丫,很多将领都会回京述职,包括马猴,他们每回来一个,我都会让他们去好了地教训一下这些家伙。”

  “父亲准备整治烈火敢死营了吗?”

  “当然,这才几年没有上战场?就已经不成样子了。”秦风摇头道。“我已经跟和尚说了,在接下来的整顿之中,那怕就是给我练死几个也是没有问题的。将那些莫名其妙的人吓走最好。”

  “父皇,这样会不会让有些大臣们太没面子?”

  “军队可不是给他们讲面子的地方,再说了,他们推荐的人,我不是已经统统接受了吗,这还不是给了他们面子?”秦风不屑一顾。

  “父皇,既然如此,何不恢复敢死营传统的鳞选兵将的方法呢?”秦武道:“您的亲卫团,战力理应是天下第一。”

  “此一时也彼一时。”秦风叹了一口气,“现在敢死营上战场的机会,其实并不多了,现在他更多的成了一种政治象征了。我也从来没有过让他们具备以前敢死营的那种战斗力,但起码,他们也要保持我们大明军队的平均水准吧。小武,有些事情,不是以你我的意志为转移的,就像现在敢死营的很多人,他们其实只不过想通过种途径来给自己渡上一层金而已,可是你父皇我呢,偏生就还不能拒绝。你想想,这里头有多少是跟随你父亲多年的老人,这些人在大明的建立过程之中都立下了汗马功劳,即便是那些大豪大商,他们也是国为立了功的,在最初我们困难的时候,这些人可都是真金白银拿出来替国家解决了困难的,现在人家提出这样的要求,我要是断然拒绝,岂不是让人觉得不通情理吗?我需要团结他们。人生啊,有时候有很多的无奈,但你却不得不接受他,然后自己想办法把这些不好的事情,尽量地变得好一点。”

  秦武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明白了,父皇。”

  “当然,这些人也并不是一无是处,至少,他们是我们大明最忠心的一群拥护者,因为他们的利益与我们大明的利益紧紧地绑在了一起,大明兴,他们才能享受花华富贵嘛,所以说还是有改造的余地的。”秦风突然又展颜一笑:“自从马猴去职之后,敢死营就不再设统领了,统领一职一直由中央战区的最高长官兼任,等你从水师历练回来,你就来当一任这个亲卫营的统领。如果你能将这些人练出来,那对你将来,倒也是颇有好处的,要知道这些人以后即便没这个本事在军界混下去,但回去之后,将来只怕也是一方大豪,能够影响很多人和事的人物呢!”

  “是,父亲。”秦武一脸的兴致勃勃:“不过我更想让他们脱胎换骨。父皇,我还是想请您把樊昌给我调来。”

  秦风大笑:“你还没有忘了这家伙?好吧,既然你坚持,那就去找你小猫叔叔吧,樊昌现在是副将吧,你去马尼拉那边,也的确需要几个得力的人手。”

  “我看更重他在练兵上的能力。”秦武道:“父皇既然许给了我烈火敢死营统领的位置,那我自然要让他们重振昔日雄风。”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