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25:亡其国家,灭其宗族,断其传承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埃尔多安木然地站在城墙之上,看着前方不时传来的爆炸之声,城下,他辛辛苦苦驱使无数人众数天数夜不眠不休建立起来的阵地,正在一点一点的土崩瓦解,别说是那些土堡土墙,便连那些重要节点之上,他不惜工本用石料修建的石堡,在对方的攻击之下也不堪一击,在一声声爆炸之中变成一片废墟。

  他终于知道别科的舰队是怎样覆灭的了。几天前,他已经见识了明军战舰的速度,今天,他又看见了明人强大的火力。

  芭提雅在与一个根本就不可能战胜的巨人作战。

  城下阵地之中的军队已经乱了套,便连自己派遣在那里作为督战队的精锐官兵此刻也像没头苍蝇一般地乱窜着,他们丢掉了自己的阵地,抛弃了自己的武器和旗仗,向着曼宁城疯狂地跑了过来。有些人还一边派一边大喊大叫着,显然已经被吓得有些神智不清了。

  曼宁城并没有遭到攻击,但此刻,城上却是安静得让人有些发疹,这不是士兵们泰然,根本不在乎敌人,而是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了。从小到大,他们何曾见过这样的阵仗,便是自己,不是同样也没有见过吗?

  太平号上,一觉醒来的宁则远神采奕奕地召集了所有赶来的岛国国王们。此刻的宁则远,在这些岛国国王们的眼中,已经不再是一个简单的遥远庞大帝国的水师统领,而真正是一个可以一言灭一国,一言兴一邦的大魔王了。

  宁则远走进太平号那装修得很不错的会议室的时候,屋内的数十名小岛国的国王哗啦啦地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

  “见过宁侍郎。”

  异口同声地问安声,让宁则远身后的慕容复与王先荣两人都有些诧异。

  宁则远满意地点了点头。

  “大家都坐吧,今天把大家召集到一齐,主要便是商议一番怎么进攻曼宁城,以及接下来的芭提雅城了。”宁则远笑道。

  “一切由宁侍郎作主。”

  “我们愿为马前卒。”

  “但有所需,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会议室中,阿谀奉承之声立时不绝于耳。在亲眼目睹了明军战舰干净利落地歼灭了别科的舰队之后,在看到明人不费吹灰之力便将曼宁城外的芭提雅城防城地给摧毁得不成模样的时候,这一仗的结果,已经不再有任何的悬念了。

  “芭提雅敢于冒犯大明,这是不可饶恕的。”宁则远的脸色慢慢地沉了下来,“普天之下,莫非王臣,率土之滨,莫非王土,对于尊敬大明的属国,大明绝不会亏待于他,而对敢于冒犯大明的属国,芭提雅就是榜样。”

  宁则远不动声色地将这片海域的所有国家都称作了大明的属国,会议室内所有人都听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对这一称呼提出异议。以前马尼拉海域的这里所有的岛国在名义之上都是大明的生意伙伴,大家在身份之上是对等的,但现在,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所有人都相信,谁要是对宁则远的称呼提出什么不同意见的话,眼前的芭提雅便是活生生的榜样。

  “芭提雅犯我大明天威,虽远,亦必诛。”宁则远的声音里带上了浓浓的杀气:“宁某人这一次奉命讨伐芭提雅,将灭其国家,毁其社稷,废其城垣,亡其宗族,断其传承,自此以后,这天地之间,再无所谓芭提雅岛和芭提雅国了。”

  宁则远的声音并不大,但在所有岛国国王的耳中,却似乎比外面时不时便响起的炮声还要振耳发馈,所有人的脸色都不由自主地变得惨白,人人低头敛目,大气儿也不敢喘一口了。

  “大明此举,只为惩罚芭提雅的不敬,我们对于他们的土地,财富,人丁毫无兴趣。”扫视着众人的神色,宁则远淡淡地道。“所以,战后的芭提雅所有的这些东西,都将会成为战利品,奖赏给参与此战的有功之人。”

  屋内所有人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宁则远这是要将要整个芭提雅拆分开来,分赏诸国啊。芭提雅本土先不说了,那些在芭提雅治下的其它岛屿附近的岛国,立时便只觉得血液都要沸腾起来了。

  “接下来还有两战,曼宁之战与芭提雅之城之战,便是诸位显露身手的机会了,也是你们证明自己该获得多少战利品的时候。”宁则远道:“战功多者,多得,战功寡者,少得,无战功者,不得。大家可有意见?”

  会议室内鸦雀无声。

  “没有意见吗?那很好。”宁则远呵呵一笑:“为了保证绝对的公平公正,这一战,大明军卒将不会参战,而只会作为诸位的预备队。当然,为了保证战事的顺利,诸位的军队需要被整合,慕容复将军是我大明百战悍将,他将会负责整编你们的军队,然后指挥进攻事宜。大家有意见吗?”

  一名稍年长一些的岛国国主站了起来,有些战战兢兢地道:“侍郎大人,意见我们自然是没有的,不过曼宁城城高坚固,又有地利之险,不知......”

  宁则远一笑,“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大家不用担心,你们都是我大明忠心耿耿的属国,难道我宁则远敢不竭力相助让你们立下殊功吗?所以,到时候我会派出一支火炮队伍,为你们开路。”

  此言一出,会议室内吁气之声立时响成一片。先前宁则远的安排,由不得人不担心这是不是大明的驱虎吞狼之策,在消灭芭提雅的同时,名正言顺地将自己这些人也一并收拾了,但现在宁则远愿意派出火炮助阵,就大大不同了,这段时间以来,大家已经亲眼见识到了火炮之威。

  在大炮的射程之内,什么样的城郭拿不下来?以往的所谓固若金汤的坚城,在大炮的威力之下,只不过是一个笑话。

  现在大家要做的,似乎只需要去讨好那位看起来极是凶恶的慕容复将军,然后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能够得到更好的任务,少死人,多得功劳。屋内所有人看向慕容复的眼神顿时都热切了起来。

  “统领大人,曼宁城内埃尔多安派人前来求见。”一名军官叩门而进,拱手向宁则远禀告道。

  “想投降吗?这个时候可晚了一些。”宁则远大笑起来。

  太平号甲板之上,宁则远看到了那位埃尔多安派出来的使者。

  “埃尔多安是想投降了吗?”宁则远看着跪伏在自己面前的来使,笑道。

  “芭提雅先前不知大明虎威,无知冒犯,还请大国上使看在芭提雅不过一边鄙之国,不懂教化,不知大体,饶恕芭提雅,芭提雅从此之后,愿永远大明蕃属之国,年年上贡,岁岁来朝。”使者低眉顺目地道。

  “不接受!”宁则远干脆利落地蹦出三个字。

  “为何?”使者猛然抬起头来,脸上露出悲愤之色:“上使不要逼人太甚,我芭提雅还有数十万国民,数万精锐之士,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宁则远冷笑着道:“回去告诉埃尔多安,我不管他是真心要投降也好,还是在使缓兵之计也罢,都不会丝毫改变我的决定,芭提雅,必然亡国,回去吧,告诉埃尔多安,拿起武器,准备与我战斗吧,不要再想什么杂七杂八的主意了,除了战斗至死,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当你们向大明露出你们那可笑得自以为锋利的獠牙的时候,你们身死国灭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我杀了你!”那使者狂吼着向宁则远扑来,宁则远冷笑一声,身后慕容复和王先荣两人一左一右越众而出,一齐出手,将那使者牢牢地摁在了地上。

  “将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给我仍下海去,让他游回去给埃尔多安报信吧。”宁则远吩咐道。

  王先荣提起那使者,走到船舷边,看了看高度,皱了皱眉,这个高度仍下去,只怕就要没命了,伸手招来两个士兵,“带到一层去,扔下海。”

  宁则远拿起埃尔多安写来的信件,看也没有看,直接撕成了碎片,随手一抛,满天纸屑随风飞舞。

  “做错了事,就要承担代价,以为认个错,服个软,就可以得到宽恕,然后再卧薪尝胆,奋发图强,以期来日东山再起,哈哈哈,做梦!”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慕容复笑道:“跟着侍郎做事,可真痛快。”

  宁则远大笑:“慕容将军,开始做事吧。”

  “遵命!”慕容复躬身领命。

  曼宁城内,埃尔多安闭上了眼睛,“连投降也不被接受吗?看来他们是要用我芭提雅来立威了,下去吧,告诉我们的国民们,不想成为奴隶,不想失去他们一生的所得,不想成为一个亡国奴的话,那就准备死战吧。派人去告诉国王陛下,地不分南北,人无分老幼,全员上阵,杀敌保国。”

  “是。”

  屋子里只剩下了埃尔多安,他呛的一声拔出了佩刀,“即便芭提雅要亡国,我也要溅你们一身血。”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