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77:那里都能建功立业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作为大明最为偏远的一个州郡,涔州地盘极大,但却人烟稀少,气候干旱,产出微薄,从前秦时期,便是穷得叮当响的一个地方。岳开山担任了涔州郡守之后,便立志要将这里变成西地江南,而也正在是他的大力推动之下,大明朝廷最终确定了挖掘一条从虎牢经雍郡一路抵达涔州的大运河。

  掘通这样一条规模宏大的运河,当然不是平地上硬生生地开挖,更多的时候,他们还是利用已有的一些河道等进行疏峻,只有在连通两个不相通的河道之间的时候,才会大动干戈。

  当然,即便是如此,工程量也是大得吓人的。单靠朝廷的力量,显然是力有未逮,在大明正在积极准备着一统天下的战争的时候,能投入进来的钱财更是有限,在很多时候,朝廷更多的是给予政策之上的支持。

  运河总公司,就是这样应运而生的一个衙门。除了主持整个的挖掘工作之外,他最重要的一个职能,便是去找钱。

  不过在大明,现在敢于冒险投次的人实在是不少。第一批航海的人,现在已经成了巨富,第一批投资铁路的人,现在终于见到了回头钱,特别是蒸汽火车现在已经正式上线,更快的速度,更大的力量,使得运力成倍地增加,高额的回报,已经是指日可待了。

  当初错过了这两次机会的人,在捶胸顿足后悔不已的同时,只能是瞪大眼睛去寻求下一下发财的机会。

  在别人的领域里想去分一杯羹自然是很难的,像航海,铁路,在十余年之中,已经形成了一个大致固定的圈子,此时想加入,付出的代价大不说,还不见得能受人待见。

  而新开挖的运河,在这些人看来,就是这样一个机会了。

  一条连通整个西地的大运河,他的光明未来几乎是清晰可见的。此时再不加入进去,以后只怕这样的机会廖廖无几了。

  在这些手里握有大量闲钱的人看来,运河只要能挖通,正式通航,那么赚钱就是板上钉钉的。唯一的风险,就是这条运河搞了一半,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进行不下去了,那投进去的钱就算是打了水漂。

  这样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在商人们看来,微乎几微,这亦是十多年来,大明朝廷在民间慢慢地积累起来的巨大声望所至,皇帝秦风更是一言九鼎,言出行,行必果。既然这条运河是皇帝陛下亲自拍板修建的,那么这最后的一点疑虑便也烟消云散。

  大量的热钱涌入到了运河总公司中。对于他们来说,考虑的已经不是有不有钱的问题,而是怎样合理化的运用这些钱的问题。

  大明的监察机构是相当厉害的。钱怎么用,用到了哪里去了,是不是该这样用,那可是事无巨细,一查到底的。只要找到了一点漏洞,这些人就能把你查一个底儿掉。

  皇帝对于监察机构的要求是非常苛刻的,他关于监察机构的一句话,现在已经成了监察部的座右铭:查不出来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

  秉承着这种理念的监察官员们,对于地方官员们来说,那就是一道悬在脑袋之上的利剑,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掉下来。

  抛开监察机构的监管不说,对于运河总公司来说,有钱好办事!

  一批批来自大明本土,来自楚地的有经验的工程队伍持续不断地加入,运河沿岸的地方政府,也大力组织麾下百姓加入到这一伟大的工程之中,无他,只是因为运河总公司是付钱的。对于地方政府来说,组织起一些闲余的劳动力来挣工钱,也是对地方经济的绝大贡献。

  齐国人曾经以为大明修建这样一条运河必然是劳民伤财,肯定会搞得民怨沸腾,但在明国人看来,这样一个大工程,对于拉动地方经济是一个绝好的助力,大明的地方官员们,更是将其视为增加本地收入的一个大好机会。

  不说那些青壮劳力了,便是老头子老婆婆,没事儿挥个小锤,敲几筐小石籽运去工地之上,也是可以赚回一天的饭钱的。

  明国人把这看成是一个整个西地的大狂欢,雍郡郡守钟镇就认为,大运河的修建对于整个西地的经济发展起大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也正是在这样的一个全民动员的局面之下,两年时间,大运河的主体工程便已经基本上挖通了,剩下的,像修建堤岸,种植草木保持水土,修建水闸等一系列事情,当然就要慢慢来了。

  自从渡过了上一次的旱灾险情之后,涔州郡守岳开山的日子是越来越好过了。一场大雨缓解了迫在眉捷的危机之后,涔州开始大量地修建蓄水池,眼见着运河通水的日子已经愈来愈近,涔州人的干劲也是愈来愈足了。

  以前的涔州地广人烟,人丁流失严重,这曾经是限制涔州发展的最大的问题所在,不过现在,大明已经帮其解决了这个问题。提前引爆了江南机器与人争夺工作机会的脓包之后,大量的人被迁移到了涔州。

  对于首辅金景南的铁碗政策,岳开山是叹为观止,当然,这里头必然有着皇帝的鼎力支持,不过岳开山是绝不会往这里头深想的,有首辅顶缸就足够了,而涔州无疑是这一次事件的最大受益者之一。被流放到这里的那一批暴民,再加上他们的家属,超过了十万之众,一下子便缓解了岳开山人手不足的问题。

  当初参加了江南暴动的那些百姓,现在还处于一个被管制劳教的状态当中,涔州一个个的农庄,便成为了他们的劳动场所,而在这些农庄不远处,官府却又兴建了一个又一个的村庄,用来安置这些人的家属。

  对于这些暴民当初的处置,朝廷也是想尽了办法。如果家属愿意跟着移民到涔州的话,那么他们的罪责便会大幅度的减轻,比方说判处了三年劳教的,家属愿意跟着过来在涔州定居,那么这个年限便一下子减到了一年。在这样的处理办法之下,绝大部分人,都选择了移民。

  当然,岳开山对于这些在农庄之中服役人的并不苛刻,在他看来,这些人都是大明要发展的一定时期的牺牲口,本身而言,这些人并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徒,所以在这些农庄之中,服役的人除了人身自由受到一定的限制之外,其它并没有什么与普通人不同的地方。在里面表现好的,甚至还可以在一天的劳作之后,回到不远处的那些村子里自己的家中。

  岳开山认为这些人以后都会是涔州的子民,当然不能苛刻对待,而是要让他们念着官府的好。

  而对于另一批移居到这里的人,岳开山可就完全不这样看了。这一批五万人,来自于芭提雅。他们是被海商一批批的贩卖到这里来的。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便是岳开山内心深处的认知。安置这些人的农庄,可就是高墙深垒,戒备森严了,涔州为数不多的部队,便都驻扎在这些农庄的附近,以防止这些人干出一些什么事情来。

  为了弥补驻涔州部队的不足,岳开山还大力训练民兵预备役,准备随时镇压这些来自海外的家伙。而且这些农庄的设置都极有技巧性,他们被军队,官府衙门,大明人的村庄,农庄在有意无意之间死死地包围着。

  策马站在一处高地之上,俯览着不远处的一处农庄,岳开山神清气爽地对身边的涔州驻军将领马磊道:“几年辛苦,终于看到了成果了。”

  “郡守这几年来呕心沥血,上上下下都看在眼里,打心眼儿里佩服呢!”马磊笑着道,这倒不是拍马屁,而是岳开山的确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官员。

  “还是陛下英明啊!”岳开山叹道,“如果没有陛下的支持,我便是累得吐血,也是做不成什么事情的。”

  马磊深有同感地连连点头。

  “大战就要开始了,马磊,呆在涔州,离战争可就太远了,作为一名军人,你是不是感到很遗憾?”岳开山问道。

  马磊嘿嘿地笑了笑:“不瞒郡守,的确有这种想法,昔日的战友们,用不了多久,便又可以建功立业了,我却只能在这里当一个看守哦。”

  岳开山大笑:“话虽然如此说,但对于我们来说,立足于本职工作,做好自己的事情,本身就是在为大明的一统天下做出自己的贡献。马磊,你说,我们涔州在大明一统天的时候,能做出的最大贡献是什么呢?”

  “正要请教郡守。”马磊问道。

  “最大的功劳,当然是安稳地方,让涔州的百姓安居乐业,如果还能做得更好一点的话,就是能尽早地种出粮食来,不但不需要朝廷的援助,反而能给朝廷提供赋税,提供粮食,提供我们力所能及的帮助。”岳开山道:“大明如今上百州郡,每一个州郡都能做到这一点的话,那大明何愁不胜,天下何愁不一统?并不是非得要上到战场之上才能建功立业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