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1882:广阳城之战(2)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急促的鼓声骤然之间在林间响起.

  无数的石弹从林中弹射而出,雨点一般地落向驻足不前的明军前锋马队.这自然不是专门的投石机射出来的石弹,仅仅是就地取材,以绳索将一棵棵粗细合适的树削去多余的枝丫,再将树冠编织成一个兜子,将大小适中的石头放置其中,发射之时,松开绳子,树杆反弹,将石弹发射出去,这样的石弹力道远远比不上投石机,距离也并不远,但却胜在密集.当然,就算只是几斤重的石头,被弹到几十米远的距离落下来,真要打在人身上,当然也是非死即伤.

  这林中别的没有,树和石头倒是多的.

  当遮天蔽日的石弹飞来的时候,前锋五百余骑兵就像是蜂巢被砸破了的野蜂一般,嗡的一声便四散而开,四周虽然是密林,是斜坡,但他们却毫不犹豫地纵马而去.

  在密林之中纵马奔驰,本来就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也是他们被再一次重新征召的原因.

  前锋成的地方瞬间便成了一片空地.

  那一片石弹落下,自然还是有好些倒霉蛋被砸中,倒撞下马来,有人一动不动,有人却还在竭力挣扎,而此刻,看起来正在四散逃窜的马队之中,一根根的绳套飞了起来,受伤的人很自觉的将手举了起来,一把抓住飞起来的绳套,那些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不拘是被套在了那里,总之,这些人都被拉得飞了起来,然后落在了那些纵马飞退的骑士马上.

  一轮石弹过后,林间伴随着战鼓之声响起了无数人的呐喊之声,乌泱泱的齐军从树林之间涌了出来,这些人身上,头上还插着不少的枝条,他们这样潜伏在密林之中,也难怪天上的鹞鹰完全没办法发觉.

  鹞鹰毕竟只是一只动物,发现敌踪,更多的还是靠着自己的自觉,它可没有什么分析能力.

  明军前军骑兵窜入林中之后,既没有后退,也没有试着重新集结,而是向着两侧的林中更深处纵马急驰而去,那些受了伤还活着的人,则被留在了原地,那些受伤的人挣扎着爬上马背,当然,马背上还搁着那些不幸已经死去的人,他们则是向着中军方向奔去.

  前锋遇袭,中军立时便停了下来,虽然是骑兵,但他们却并没有纵马奔驰向前冲锋,反而是停了下来,前方的骑士飞跃下马,从马背之上卸下一个包裹,打开,拿出里面一截一截的钢管模样的东西,伴随着他们的迅速的动作,一柄柄马槊赫然成形,这些人聚集在一起,挺着马槊,竟然是将自己当成步兵来用了.而在他们身后,一柄柄的强弓已经举了起来,箭头闪着寒光,而与一般羽箭不同的是,在箭头的后方,有四根小小的铁管被镶嵌在了上面,一截引线倒垂了下来.

  在他们的身后,后军并没有急于加速,仍然是那样不疾不徐地向前挺进.只不过已经由行军模式转化成了战斗模式,两边已经有不少的哨探撒了出去.

  战斗不是从中军这里先爆发的时候,而是在众人都看不到的密林深处,喊杀之声骤然响起.

  一名名山地蛮兵们操纵着马匹,如同灵猫一般地在树林之间穿行,行进之间,居然还能弯弓搭箭,射向在林中亦在向他们迅速接近的对方骑兵.那是齐兵的山地骑兵.

  很显然,齐军骑兵的数量比起山地蛮骑的数量要更多一些,不过蛮骑们倒是一点也不紧张,那些人在林间纵马,可比他们要笨拙得多,那里比得上他们这些自小便在山上林中讨生活的人.

  羽箭呼啸来去,更多的是射在树杆之上,但也不时有人传来惨叫之声.与蛮骑相比,齐军使用的多是软弓,这种羽箭射出来,碰上蛮骑们那上好的凯甲,压根儿都没有什么大用.反倒是蛮骑使用的都是明军特制的棘轮强弓,每一箭射出去,都带着呼啸之声,钉在树上,入木半尺,三棱的箭头锋利无匹.

  这种棘轮强弓便是明军专门替骑兵研制出来的,人在马上,又要操控马匹,又要拉弓开箭,腰腿无法借力,这便导致骑兵在马上根本不可能拉开硬弓,只能使用软弓,但安装了这种棘轮的硬弓,却不需要多大的力气,轻轻一拉,便能借用机括的力量将硬弓拉开.

  这种强弓在明军之中并不太普及,因为明军正在逐渐淘汰弓箭手,一名合格的弓箭手可不是那么容易培养出来,明军之中,先是用弩机,到现在,更是开始向着热兵器过渡,随着大明1式的开始量产,弓箭手退出历史舞台,已是注定的事情.也只有这些蛮骑是一些特殊的家伙,从小就摸弓箭的他们,倒是异常喜欢这种棘轮硬弓.

  正如齐军将领孙阳所说,明军比齐军更强,其实便是强在这些装备之上.明人总是能根据实际的需要和部队的特长,替他们装备更适合他们的武器.就像这种棘轮强弓,也有那种中军正在使用的套接的马槊,还有那些加装了火药武器的长弓.

  两翼的骑兵们率先接战,数轮羽箭过后,两边的骑兵便在林间展开了厮杀.山地骑兵与平地骑兵作战完全是两个概念,你要做的不仅是与敌人搏斗,你还得与无处不在的树林战斗,一个不好,便会加人带马撞在树上,一个应对不当,便是身首异处的下场.

  蛮骑人数更少,但他们显然更适合这种作战,灵活的山地控马技术,让他们在林间如鱼得水,齐军人数虽多,却始终是有些发挥不出来.

  所谓棋差一着,缚手缚脚,便是如此了.在最早的时候,齐军山地骑兵,可是打得何卫平一点脾气也没有,但后来碰上了蛮骑,打得没脾气的就变成了他们.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莫过于此了.

  蛮骑在林间忽隐忽现,尽情地展现着他们高超的技艺,而在外边,战斗也正式开始了.

  “点火!”看着呐喊着冲上来的齐国步兵,一名明军军官厉声下令.

  引线被点燃,哧哧地燃烧着,没有射击的命令,这些弓手们却是动也不动.

  “射击!”

  伴随着一声令下,数十支这样的羽箭射了出去,不像平地之上骑兵接战之时的那种覆散射击,此刻的射击目标却很分散.

  箭支不动,但动静却实在不小.

  那些落地的或者尚没有落地的羽箭,,骤然就爆炸了开来,火光乍现,小小的铁管看着很结实,但在爆炸之中完全碎裂了开来,那些分散的碎片便成了要命的东西.

  不时有人惨叫着倒下,也有人一声不吭的便软倒在了地上,那些锋利的小碎片如果命中了脑袋这样的地方,基本上就是一击致命.

  “点火,射击!”

  明军军官根本就没有看前面的战果,而是继续下令,于是第二排箭枝便也射了出去.

  轰隆隆的爆炸之声不绝于耳.

  三轮箭后,冲锋的齐军步兵群已经开始稀疏了起来,慕容海呛地一声拔出了弯刀.弯刀出鞘,前面的马槊手们立时收起了长马槊,利落地将其拆了开来,翻身上马.

  “冲锋!”慕容海大声吼道.

  中军数百骑兵怪叫着冲了上去,原地,只留下了后营数百人,仍然在原地警戒着.

  不时有伤兵从林间退了出来,马上便会有其它的人拔出自己的弯刀,吆喝着冲进了林间.

  慕容海纵马灵活地绕过一棵大树,一刀将一名齐军捅下马来,蛮人所骑的这些马,个子小巧,速度并不快,但却灵活异常.

  整个密林之中到处都传来喊杀之声,慕容海微微地皱了皱眉,这一次似乎不同以往,齐军不再是一触即退地试探性进攻了,反而是一种真干一场的架式.

  看来广阳城真是齐军的底线所在了.

  这样硬碰硬地与齐军干,可就不是慕容海所希望的了.

  再战片刻,慕容海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感觉不错.冷笑一声,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哨子,放在嘴里,连续不断地吹了起来.

  听到哨声的蛮骑们开始一小队一小队地纵马向着密林深处奔去.

  如此复杂的环境之下作战,最难的是确定敌人的位置,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齐军具体的位置,那接下来自然就是这些山间猛虎的主场了.先将敌人的骑后引诱过来,让他们与步兵主力拉开距离,将他们先收拾了,再一步一步地来啃步兵.

  打了这么长时间,慕容海已经大致确定了敌人的兵力.

  在慕容海的身后,何卫平率领的主力步卒们正跟在慕容海扫荡过后的道路之上缓缓前进.慕容海负责清扫前方有可能的伏兵,何卫兵的步卒们才是攻击广阳城的主力.他们携带了大量的物资,不但供应自己,也需要为慕容海所部提供物资补给.

  “禀将军,慕容将军在距此地约二十里遭遇大股齐军阻截.”来自慕容海所部的信使给何卫平带来了信息.”是齐军主力,至少五千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